<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异世龙蛇 > 第八章 蜂鸣
    新书冲榜,筒子们有票就多多支持下,谢谢了!

    尹阴大夫院中,黑衣贼人几乎靠着一只腿撑着,蹲在地上,强忍着脚上的痛,咬牙切齿的看着尹阴大夫:“尹阴氏真的是没人了,我不过是黑胡大哥帐下一小卒,嘿嘿。”

    “结果尹阴大夫,整个府上竟拿本大爷没任何办法,最后还是靠蛇余公子王越这个外人,才能伤到我,不然,我早已来去自如的离去。”

    听着他的话,王越心道,此人真是狡诈难缠。

    果然,尹阴小君子面色一红:“住口。”

    “本君子不出手,你还真道我府中无人了。”

    “士瑶。”尹阴大夫喝住他:“千金之子,坐不垂堂,你难道忘了吗?区区一个贼人…”

    “哈哈。”黑衣贼人又道:“小君子便是敢出手,也是看着我一只腿为蛇余公子所伤的情况下。”

    “即便如此,还心怀战战,竟被爹爹叫住了,分明是怕了本大爷。”

    “唉!”他唉了声,摇着脑袋,鄙视道:“小君子这么大,还如此听爹爹的话,莫非是没断奶吗?”

    “可恶的贼人,你,我杀了你。”

    尹阴小君子,从未听过此等言语,又是在如此多宾客面前,被此一激,当真是怒急。

    他想也没想,身上隐隐泛起一片黄光,拔剑便冲。

    “士瑶。”

    尹阴大夫再要叫住,但哪叫的住,当下吩咐周围众武士随时准备救援。

    然后又与王越道:“士瑶年轻莽撞,还请蛇余公子多多担待点,老夫事后,必然有重谢。”

    王越自是无有不允,对其重谢,还稍稍推却了几句。

    尹阴小君子,酒宴前坑了一回爹,这下显然是又坑爹了。

    不过这小君子,虽然莽撞冲动,年轻气盛,手底下倒还真有两下子。

    王越观着场内,目光落在他身上隐隐泛出的黄光上。

    小君子的两下子,当然不是指他战斗力有多强、多高,只看尹阴大夫随口就是千金之子、坐不垂堂的家教,无论是大夫本人,还是小君子动手的机会也不多。

    如此,因家学渊源,他或有比通常武士强的多的力量,但是实际战斗力,与高手较量一番就知了。

    王越重点关注的是他身上特殊的气,小君子才将之转化运起,他就感觉此力隐隐与重力有关,再将感知放过去,果然,小君子身周的重力,比其他位置少了三成。

    因着重力减少,小君子身轻冲速也快,而减少的重力,却被转化成了他之气力,相比没有特殊气力的武士,他无论在力量、还是速度,都强出不止一筹。

    “轰。”

    小君子身上黄光,在临近出剑时,渐凝在剑上,隐隐生出一股剑势,向黑衣贼人笼去。

    “这是。”

    王越惊讶的感知到,黑衣贼人身边,重力骤然增大。

    无疑,小君子的剑术、与其自身力量,是完全成体系的。

    看到尹阴小君子的力量与剑术奥妙,王越耐下心来,静观其变化。

    场内,感受到小君子的剑势,黑衣贼人稍稍惊讶,随即面上冷笑。

    不愧是大夫之家,渊源可溯及上古时期的血统高贵者,论及力量,小君子远在他之上。

    但是,武士之力,不在其强,唯在其精。

    小君子如此粗放的运用气力,境界分明还停留在低段武士,不过这套精妙的剑技和配套的气力加成,倒能将其实力拔生至中段武士,可也不过如此罢了。

    他,除却因没血统,因而力量差了些,境界却已是对武士气力转化运用自如的高段。

    这之间,可是差了一个境界呢。

    眼看着小君子剑势已近,黑衣贼人往旁侧一滚,轻而易举让开。

    小君子这一剑,直戳在地上,巨力扩散,叫庭院表层扑的青石板炸开碎裂一地。

    “好!”周围众武士见得小君子此等威势,竟杀得黑衣贼人退让滚地,纷纷叫好。

    尹阴大夫,面上气氛稍缓,只道若小君子能够杀此贼人,倒也能在宾客面前显其勇武。

    可是他此想法才生出,黑衣贼人就出手了。

    庭院中,猝然响起一声急促响亮的蜂鸣。

    “此种声势,这门剑技,难道就是传说中的……”

    观看者场内情形的申到,似乎是想到了什么面色大变。

    “小君子小心。”

    王越目光也紧紧盯着黑衣贼人掌中的剑,这种感觉和声势,是那剑被无形力量催的在高频震动所致。

    这无疑是一门强力剑技,以武士之气作用在青铜剑上,竟形成了高周波剑刃的效果。

    真是厉害啊,他可是在现代见过高周波剑刃。

    只想不到在这冷兵器时代的世界,竟能以剑术形态出现,而黑衣贼人这一剑,一旦出手,必定是无坚不摧,尹阴小君子那两下子,哪怕和其对拼力量,都是不够看,硬碰上去,结果必是剑断人亡。

    哪怕他若上去,硬架的话,蛇骨鞭多半也会被切开。

    对付此等剑术,就压根不能给其准备时间叫剑震起来。

    可是此时,黑衣贼人已然准备好。

    “嗡~嗡!”

    嗡嗡剑鸣声中,黑衣贼人扭身自地上弹起,不招不架的与尹阴小君子迎了上去。

    院落中响起一阵无比诡异的声音,火花四溅中,尹阴的剑势,就好像豆腐碰在了刀上,被轻易破开,眼看即将被杀死,黑衣贼人却将剑锋一偏,隐隐转向王越,按而不发。

    他此时已受伤,腿脚不便,若无王越在此,他逃离不难,可王越在此,就有些难办,在脚受伤的刹那,他就存了将小君子激出来擒拿的心思,如今小君子果然就要被他擒拿了。

    只要小君子到手,嘿嘿!

    这么想着,他顺势一揽,就要将冲势未止的尹阴小君子制住。

    “小君子。”“士瑶。”

    尹阴大夫、众武士、宾客,哪想到刚才还“占上风”的小君子,转眼间就要落入此等境地了呢。

    情势,实在是转变的太快了些,黑衣贼人脸上已露出了得意的笑。

    “这样厉害的武士,若能全心投效于我,两座,不,三座镇邑,三千户人口我也愿意封出去啊。”一旁吕里小君子,看着这番变化,也是目眩星驰,神色十分激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