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异世龙蛇 > 第七章 斗
    新书冲榜,筒子们有票就多多支持下,谢谢了!

    什么?他就是黑胡?

    众宾客看向贼人的眼光不一样了,黑胡是谁?黑胡是名闻天下诸国一股盗寇之首,据说他也是贵族大夫家出身,却不知为何沦为大盗,并且麾下汇集了一批强大的武士武卒,其聚啸山林、往来如风,横行北方诸国近五年,竟无一国能治。

    据说,最近黑胡与陈国昭氏的武士战了一场,虽有损失,却还全身而退,邺国烙南大夫以为其可欺,就率武士武卒前去围剿堵截,却不想几乎为其尽没,就是烙南大夫也被杀死,此开大夫为盗所杀之先河。

    其后黑胡报复,几乎摧毁了烙南一地除却城邑外一切村邑镇邑,直到邺国国家武力率周围大夫齐师来伐,这才退走,前一阵子,据说往申国与淮上边境来了。

    也因是此,此段时日,尹阴小君子请了许多宾客,个中目的,就有借众人武力,齐过申国边鄙往淮上去,这里须知,尹阴小君子可不是去讨伐,而是聚集力量,叫黑胡不敢轻动而放他过去。

    由此,可见黑胡是何等人物?

    只是名震诸国的黑胡,缘何会至尹阴大夫府邸中偷盗?以他的实力,还用得着偷?

    “哈哈。”黑衣贼人又笑:“什么黑胡,黑胡大哥岂会做这等偷盗事?”

    “我只是看到一块难得美玉,见猎心喜,想要送给黑胡大哥罢了。”

    说着,小心将手上美玉收好,王越一看,不正是他送给尹阴大夫的那块美玉么?

    收好美玉,黑衣贼人扫视各位武士,鄙视蔑笑:“你们这群武士,不过是家养此shi的狗,怎比得过我行千里的吃肉的狼。”

    “尹阴大夫,今夜承蒙招待,来日我当饶你君女一命,留下做我黑胡大哥侍妾暖榻。”

    “狂妄!”尹阴小君子听了,面上通红,已经是气的急了:“众武士还愣着做什么?”

    “继续看着这可恶贼人羞辱我尹阴氏么?”

    眼看他发怒,众武士对视一眼,开始小心的朝黑衣贼人压过去。

    王越看着摇了摇头,黑衣贼说的没错,这些武士,确实是家养的狗,比不得行千里的狼,他们虽有武士之力,但是看来,无论是战斗意志、战斗经验以及种种,都是差的很呢。

    这倒也是,他们是武士老爷啊,平日里也就在武卒、野民面前耀武扬威,可能很少有与其他武士交手的经历,即便有,也只是切磋较技,少有生死搏杀。

    此等人,以武士之力恃强凌弱,那是没半点问题,可是遇到强手,往往会很无力。

    至于那些曾在外游历过的武士则厉害些,但是选择被大夫们以一小邑招揽,他们的心也是软了,而心一软,则剑也软,却是再也拿不出昔日游历时那种亡命搏杀之气。

    眼下他们面对的敌手又是何人?不用看也知,绝对是身经百战,甚至能在他口中昭氏麾下第一武士手中活命,这已经不能以通常眼光视之了。

    真正的搏杀,可不是许多武侠小说中你一招、我一式的拆来拆去,擂台之上你一下我一下的得分,而是动辄分出生死,强者活、弱者死,强过一线那就是生死之别。

    而这强,也不仅是力强,更包含心理、武器、环境、智慧等各类因素,能在远强于自身的对手手中活下来,此人无论本身身手、还是智慧都是不一般。

    此等凶残之狼,放到一群被天天投食的宠物狗面前,就是眼前这局面了。

    “嘿嘿,一群狗崽子,在大爷面前,畏畏缩缩狂吠都不敢。”

    黑衣贼人笑着:“也罢,便留你们一条小命。”

    说着,他脚下陡然发力,巨大的力量自脚下本当炸开,却无形间扩散三尺,结果只惊滴微尘,他整个人却借其反力,骤然朝一位武士突袭过去。

    他这番动作,说起就起,几乎毫无征兆,被靠近的武士居然有些猝不及防,只是本能出剑朝前砍杀,一旁四位武士,也是自各个方位出手,后方武士只能追击。

    “哗!”

    贼人突袭的动作,刹那间,由动而静,说停就停,恰恰停在了五位武士攻击圈外,突袭冲击带起的巨大惯力,被他自如转化,只叫他脚下生根,上半身以之为圆心微微旋了一圈,脑袋在空中画了个小圆。

    王越看的分明,那力量并未消散,仅是化为旋势,力还在势中运转着。

    这五位武士难了,此等驭力之技,哪是高出他们一线,偏偏他们还缩手缩脚。

    “刷!”五位武士剑刃齐齐落空,恰旧力已死,新力未生,他们须调整之时,黑衣贼人身形一缩,由静而动,骤然再向前,掌中二尺长剑,横向切出了一道顺势电光。

    三位武士被这电光圈在范围内,内里的衣甲被轻易切开,虽然还差一点没被腰斩,但肚烂肠断和之已无大分别,这种伤势,若无超凡手段,已是无救。

    “什么。”尹阴大夫与众人看得呆了,黑衣贼人的武力,实是远超他们的预料,以此形式,很可能十几位武士不仅留不住他,或许还会死在她剑下。

    被划开腹部的一位武士,眼中还有着难以置信,似乎在说:“你,不是说留我们小命么?”

    黑衣贼人确实是留他们小命,奈何他们挡在了他要走的路线上呢?杀却三人,他便拔腿往府邸外方向奔去,虽府门紧关,但他却直接借冲力上墙,接连在墙上踩踏六步,眼看着再向上伸手一搭就要翻出墙外。

    忽然,一个冰冷的声音传入他的耳中。

    “这面玉璧,乃是我送予尹阴大夫之礼,阁下这样便想拿走么?”

    声音不大,却轻易入他之耳,说话时候还在远处,话完时,就恍若已在身边。

    不用看,黑衣贼人就知来人速度之快,实力之强。

    而随声音而来者,更有一声空气呼啸。

    他转头一看,就见之前远在宾客群中的王越,竟已横空而来至他身旁,掌中不知何时多了一根苍白的长鞭,空中那声呼啸,就是长鞭破空生出。

    听着破空音,贼人就知鞭有多厉。

    绝对不能挨上一鞭,挨上不是死也是伤,就不用走啦,很可能死在这里。

    但这鞭势,已圈住了他的进路,若想不挨,无论是出剑、或是其他手段,他这冲势都无法维持,如此,就得被打落,重新回至尹阴府内了。

    “该死,就知道这府里尹阴大夫、其小君子、以及众宾客中或有几个能威胁到我。”

    这么想着,贼人只得放弃此次突围,将身一扭,让过了这一鞭,然后准备落地,只是他浑没发现,已让过的长鞭,竟大异常理,违背物理规律,自行往旁边一兜,套往他脚上。

    “怎么回事?”

    贼人脸上惊惧万状,明明躲过的鞭,怎会?

    他却不知,这条鞭本就近似活物,它的主人挥鞭之势已了,可是它自身也会动。

    如此出其不意之下,他脚被长鞭鞭尾缠住了。

    王越面无表情的拉转鞭力,他知这黑衣贼人实力不凡,驭气运力之能,无比精妙,远非寻常武士可比,是故根本不将他拉回来斩杀,这等手法杀一般武士没问题,对此贼人可不行。

    他却是直接将气力灌注,化作蛇骨鞭拉、扯、绞三力。

    此贼,以他此时之能,既不能一下击杀,便就借此如绞断其他武士脖子一样绞其一腿。

    “啊!”

    鞭力一发,贼人就感其力,但他与那些武士不同,竟还能将气运至腿上被缠处,并由内而外化生出一股撑力,与王越蛇骨鞭的绞力对抗。

    但他这等部位的外撑力,本就难以转化,勉强能化出来,力量也不甚大,平日里运转周身靠着其抵御战场中乱箭还凑活,面对王越可全力而为的一绞,简直是不够看。

    眼看着,他一只脚就要没了。

    贼人却灵机一动,将气力聚于裤腿,向下一带,他又将腿往上一抽,来了个金蝉脱壳,叫王越这一绞绞的滑脱了,饶是如此,他那只脚,自蛇骨鞭缠绕处至脚跟,一圈大片皮肉都被绞脱,甚至差点伤到筋。

    “蓬!”他自高墙前落回院中,一只腿强自撑住身体,显然另一只腿的伤势,虽未伤及筋骨,但对他影响已是不小。

    院中,王越负手持鞭而立,他不出手则已,一出手,就叫这贼人首次负伤,还差点断了其一条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