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异世龙蛇 > 第三章 以法
    新书冲榜,筒子们有票就多多支持下,谢谢了!

    傍晚之时,一辆马车在一位武士携着十几位武卒的引领下,入了尹阴城邑。

    这一行人就是王越等人,在前方引路的是武士田晴和他家的武卒。

    “大人,再过去一段,就是尹阴郭城,你们看,宴会虽还未开始,但喜庆已起。”

    武士田晴在前边招呼道,他知王越是贵客,也猜其身份为公室公子,但毕竟是亡家破国的公室王裔,虽身世显赫,却因无领地也无实际名位,所以不知该如何称呼王越,最后只一句大人,这总是没错。

    王越微微颔首,说道:“我也已听着,丝竹之声已起,此音乃是燕燕宴前之奏。”

    燕燕,乃是邺风中的诗歌曲目,所叙邻国邺国国君送妹出嫁之情之景,其情感人至深,故一经流传,以至各国诸侯、大夫们但有嫁女事,无不引用。

    昔时渚氏君女备嫁时,渚氏家中也有仆人乐师排演,王越自阿木记忆中自有获得,还十分熟悉。

    听着丝竹之音,王越于马车上也打量这座尹阴城邑。

    这是除却阿木记忆中渚邑,他来此世见过的第一座城邑。

    之前,他曾与子敬交谈,曾闻成礼中关乎筑城之礼。

    其中有言,三里为城,七里为郭,意思是一座城市的营建规制中,一地大夫及其吏员所居及办公之内城为郭城,城墙周长三里,其外是外城为国人所居,外城周长七里。

    但此座城邑,其大小早已超过规制,尤其是外城,甚至超过数倍,以成礼而论,已是僭越,而一地大夫都可如此僭越,就可见昔日的大成王朝,到此时已经衰落到何等地步。

    另一方面,也反应出时代的发展。

    大成王朝以成礼规制天下,却是在五六百年前因时而设,那时候的天下,人口远不及今日,整个文明区域仅是西成当时所在中原一隅,而今六百年过去,西成已是历史,当时被分封至周围蛮荒的各路诸侯的封地,也不复蛮荒之态,不提国都,仅个中国内大城,无论人口繁华,甚或都超国昔时大成国都。

    人口既多,城市也自发展,诸多不合时宜的礼制,也自被时代淘汰,这,仅是时代变迁的一个小方面。

    “大人,您且稍后,鄙人这便进去面见小君子,亲手为大人呈上名帖。”

    正大略浏览着城市风貌,马车不觉已穿过内城,到达尹阴城邑中心之地尹阴大夫府邸所在,当下武士田晴去送名帖,王越也自下车,而后尹府家仆过来,引领蛇大去将马车停好,他们便在门口等待。

    王越看那停车之地,马车数量,就见得今日客人之多,而不时还有人过来,都是些商人、以及本地士人官吏之流,他们都受了请,自无须在外等待,径自入了门庭。

    此刻,尹阴大夫府邸内,正大的厅堂华美广洁,皎木地板被刷的明净透亮,漆黑纹有华丽火焰纹饰的几案被有序的分成主、客,中左右的排开着,上面摆满了漆碗、漆碟,盛放着各色丰美食物。

    五尊青铜大鼎被列在中间,熊熊油火下,烹着各色肉食,散的肉香四溢。

    青铜融制的树型灯具,在各处华丽撑开,枝干上燃烧着火烛,将这厅内照的通明。

    尹阴小君子居于厅堂之中,正随着家冢四下查看。

    往往所见有不足处,他就一番指点,家冢立刻招来家仆往来进行修正,其实这一场宴,自有下人布置的妥当,他只是关心重视,唯怕有所不足,叫吕里小君子以及其家臣看轻。

    武士田晴就在这时在家仆引领下,匆匆入了大厅。

    “是武士田晴啊。”小君子疑惑的看着他,不悦道:“你不在外边候宴,到这里来做什么呢?”

    “小君子,今日我请到了一位贵客。”

    田晴微微躬身,随即将王越的名帖呈上。

    小君子不以为然,平民游历武士出身的武士田晴,能请到何贵客,但一见名帖,却眼前一亮。

    “这是诸侯王室才有的烫金名帖。”

    小君子的眼光,自不是田晴可比,武士田晴眼中的金牌,实际上是烫金,广为诸国王室所用,乃是以秘法将金液烫于铜牌表面,说白了就是镀金,在地球现代很普通,但在此世,这个时代,就不一般了。

    烫金的工艺,历来只在诸侯王室工匠中流传。

    “蛇余国?”

    小君子看着帖上纹章及字,当即读出上面含义。

    “应是数百年前为西方妖戎所灭的蛇余国,但传说,此国当时王族公室及人民,都为妖戎的妖民杀死。”

    “难道这王越竟是假冒。”

    尹阴小君子想着或有此可能,可是这烫金名帖如何来?

    嗯,这数百年间诸侯争霸,不知多少小国被灭,个中不少小国也是有此术,或有流传出来也未可知。

    今日若真请了一位假冒王族公室公子者来参与宴会,到时候一看现了形,那传出去岂不是贻笑大方?

    此类事情,又也不是没有过,百年前就有个百戏者,竟胆大包天,伙同几位游历武士,冒充公室,可怜蔡国一位大夫,识人不明,结果天下各国大夫耻笑至今,叫后人都为之蒙羞。

    而若是真的,则又不同,虽其已失国,但公族血统高贵,能请到宴上,那就是增光添彩了。

    这么想着,他就问:“田晴,你见的那位贵客,是何等风姿?”

    田晴不明其意,但还是回想了下,说:“那位贵客,身姿仪容不凡,周身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叫人望而低头,心生敬畏,另随行有六位随从,无一不是实力高强的武士。”

    “武士,你确定都是?不是游历武士?”

    “小人确定,昔日小人也曾游历,经历过许多危险搏杀,对危险有着感应,这位贵客麾下的武士,每一位都叫我心中本能惊惧,必定是武士,而且还是武士中的好手。”

    “小君子,如今他们就在门口等候,小君子一出去就可见之。”

    尹阴小君子想了想也是,王室公族之气质底蕴,又岂是寻常人能装出?

    以他之眼,再作交谈,若是假冒,定叫其原形毕露。

    但再仔细一想,自己阅历其实也少,万一错看了呢?

    当下又对一旁家冢说:“你去请申到大人过来。”

    他口中的申到,也是他的贵客,乃是本国公室子弟,故以国氏为姓,其又是当代法家名门高弟,学识丰厚,见识广博,有他陪同,当不至于看走了眼。

    安排人去请申到,因其也是今夜酒宴重要宾客,已在厅外,很快,一位白衣君子就被请了进来。

    进来后,两人各自见礼,接着,小君子就说起此事。

    “申兄,我见识浅薄,还请为我把此关,不然,若真漏了位假冒公室公子者请进来,我尹阴氏就也如当年蔡国那位大夫般,要沦为笑柄了。”

    白衣君子笑道:“小君子之事,却是简单,稍后我与小君子出门见他,小君子可隐一旁,我先去一试,若是假冒,管叫他原形毕露,小君子只须命武士拿下此等胆大包天之徒,若是真的,小君子再行迎接便是。”

    “那就多谢申兄了。”

    “这不过是小事,何须谢,再说,天下之间唯有法度,上至天子、下至国君、大夫、黎民都依法度而行,则世间才能太平,此等胆大包天之徒,却实乃世间祸乱之源。”

    “我申到不见则罢,见则必将其绳之以法。”

    “哈哈,好一个绳之以法,那我就在一旁观申兄行事了。”尹阴小君子大笑,又将烫金名帖拿出来,交给申到:“申兄,这是之前来人送来的名帖。”

    申到接过名帖一看,随即大笑:“小君子且去安排人手,我见此名帖,就知其十之八九是冒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