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异世龙蛇 > 第一章 野店
    新书冲榜,筒子们有票就多多支持下,谢谢了!

    “主公,您真的,这就走了?”

    一个阴暗的早晨,文礼在镇邑外送别。

    道路旁,王越和众蛇纹武士早已收拾好行装,旁边还停着一辆属于他们的马车。

    这是他到达此镇邑后的一个月后,经过了一个月的休整,他初来时略显得瘦弱的身躯,已经被流线的肌肉填充,笼于衣袍之下,露于外的肌肤,更是玉润有光,脸上虽不见如何英俊,却别有一番潇洒。

    此时,只见他立于车前,头上博冠额带,身上青衣白袍,三尺青锋长剑按着腰间玉带,浑然一副大夫之家英武君子形象,他的面上依然有着这个年纪的稚嫩,却无少年人的张扬,唯见沉凝,顾盼之间,更有一种常人所不有的威仪。

    周围是六位死囚出身的蛇纹武士,额上系着额带,将蛇纹遮掩,各自一身黑色武士劲装袍服,只手按剑,众星捧月的将他环绕,更衬托他不同凡俗。

    看着这样的王越,文礼简直不相信他是当初那个只身入住他悦宾酒栈的游历武士。

    若当初是此等之相,这等阵仗,或许,他连招惹的心思都不会有。

    “当然要走,尹地,不过是天下一处小角落,这处镇邑,放在天下棋盘上,连个格子都不会有,我岂会在此久居,怎么,文先生是想我继续留在此地不成?”

    看着王越脸上似笑非笑,文礼的胖脸挤成了一团,最终只是一礼。

    “文礼恭送主公。”

    “起来吧。”王越摆了摆手,旁边吩咐道:“蛇二,将文先生送来的箱子拿过来。”

    “主公,你这是?”

    “文先生做点生意也不容易,但我此时未落下根,确实也须些钱,就只取一半,权当暂借,日后我定加倍还你。”王越抓过轻了一半的箱子,交到他手中。

    这是月前文礼叫他做选择时送与他的箱子,里面尽是文礼多年积蓄,里面钱财不是个小数目,当时王越叫文礼拿回去做办事经费后,今日来送行,便又送了过来。

    “还愣着做什么,拿好。”

    “这,这!”

    文礼有些不知所措,他活了这么多年,见过的人形形色色,还真没见过王越这等人,设身处地,他若站在王越的位置,对他还不是予取予求,往死里利用?尤其是,在之前他还试图谋害过王越。

    结果呢?事后王越虽胁迫他遮掩,但也是收拾他们整出来的残局,往后也只是利用他之便利做了些于他而言微不足道之事,就是已经声明送出去的钱,还退回来一半,另一半算是借?

    这种事情,文礼是想不明白的,王越也不会解释,只因两人的视野和器量完全不在一个层面。

    “蛇大,驾车,起行。”

    王越上了马车,蛇大也一步跨上,鞭子一抽,这辆二马之车,就徐徐前行起来。

    其他五位蛇纹武士,则没有乘车待遇,只在后边徒步跟着,好在马车速度不快,他们跟在后面,却正好做王越交给他们的训练项目,靠负重行军越野打磨身体。

    王越此行,离开申国,目的地是淮上五国。

    从与子敬交谈,论及各国形势地理时,他有特别关注此地。

    所谓淮上五国,指的是位于申国南面,一条淮水蜿蜒贯穿的五个小国家。

    这五个国家,东北面是天下大国之一,大成王朝诸侯国中诞生的第一个大霸主国蔡国,北面是申国,西北又可达邺国,往邺国过去就是当今最强的万乘大国陈国,东部是大海,往东南是昔日霸主国之一如今已衰落的越国,西部以及南部又是个万乘之国荆国。(注,兵车一乘包括后勤在内人员约为百卒。)

    其地理位置,虽不及陈国地处天下中原腹地,但却是诸国通衢,昔日诸国争霸中陈荆争霸,越蔡争霸,都是绕不开此五国,可见其是何等要冲。

    此等要地,本是各大国无不想占据之地,却又因周围皆是强国,加之五国结成联盟,又会事大,反倒是最终谁也没能占据,在诸侯争霸与兼并中,虽偶有小国被灭,却又为其他四国存亡继绝,重新扶持起来,如此,一直坚持了数百年直到今日。

    王越之所以选择淮上五国,就是因其地理位置,可以坐观天下风云,整个天下但有何大事消息,都可于此获得,又看重其交通水运发达,商业繁荣,是经商获取资本积累的好去处。

    因着前者好处,往往许多因政争失败被驱逐出国的国君、公子,也喜在此坐观,图谋回国夺位,又引得许多想将政治触手申往别国的大国,也将目光放在这里,无形间,这里又成了一处政治中心。

    在过去许多年里,这里发生过许多次公子回国继位或国君复辟之事,而更多的是未成。

    最后这一点,也是王越看重此地极为关键之点。

    这关乎到他想要获得的名位。

    一个普通武士或者商人如何获得实邑大夫及以上的名位?

    走正常途径是几乎没有可能,只因实邑大夫的名位是国君所封,国君凭什么封于一个普通武士呢?

    即便其愿封,一国之地,皆是有主,又拿哪来的领地来封?

    所以,王越选择剑走偏锋,也只能走偏锋。

    此偏锋,在此世,陈国霸主陈文公和他五位不离不弃追随他流亡各国十余载的武士就是个典型案例。

    如今陈文公早已做古数百年,但昔日那五位武士的后人,其中两家在政争中被灭族,但有三家却是当今陈国世卿之族,每一家的实力,都可比两个申国这等千乘之国。

    他至淮上五国,最根本的目的,就是要效仿先贤,于此寻一奇货。

    马车徐行,几个时辰后,出了尹地关卡,进入到尹阴,入境的时候,关卡的武卒见着王越等人阵仗不凡,显然不是客商,也非是山中盗寇,也就无任何刁难之类,仅收取些许过境费便放过去。

    再又行了半个时辰,道路转过一处村邑,靠近路边,有一茶棚,许多往来客商旅人,都在此歇脚。

    王越见云层中大日隐隐当空,已是中午,便招呼蛇大:“快中午了,就在此歇息会。”

    “诺!”蛇二等人,小跑了一上午,却是又累又渴,听到王越吩咐,都十分欢喜,急忙上来帮着蛇大一齐将车选了个位置停好,然后便排在马车前,等着王越下车先行,然后才跟在后面,一齐入这茶棚。

    他们这排场阵仗,引得茶棚内人人侧目,目光纷纷落在王越身上,猜测他是何身份。

    茶棚内,一个中年汉子和一个少女在招呼客人,见得他们进来,汉子急忙跑过来:“几位武士大人,里边请,这边还有座。”

    王越随他指引王里边看了看,里边确实还有两张粗陋的木几,他一行七人挤一挤倒也刚好。

    “店家,便先打些茶来,我这几位家仆赶了一上午的路,都是渴了。”

    “诶!”店家应声。

    这里是茶棚,最不缺的就是茶水,只是村邑小店,能有什么好茶,就几把糙叶子,在个几个大陶壶里煮出来,也就马虎解解渴,倒是这汉子,手脚着实麻利,随口一招呼,便飞快跑去排开陶碗,接连倒上茶水,再置于两个木头圈盆上,一手一个就捧了过来,半点水也没洒出来。

    这时那少女也过来了,相貌不甚清丽,声音却很好听,软软绵绵的问着:“几位大人可还要用菜?”

    蛇大等人自不敢回话,只王越打量着周围,随口问:“你这里有什么。”

    乡村野店,他也不图各色丰盛菜肴,有口吃的就不错,少女回道:“还有些肉片,都是兔肉熏制,另外还有鸡,客人若是要,可以现杀烹煮,另外就是粟饭还有菽浆。”

    王越听得连连颔首,显然这里吃食,已经过了他的预期:“一样来点,不过肉食要多些。”

    “好的,那就来两只兔的肉片,两只白鸡,七个人的粟饭和菽浆好吗?”

    “行,不过要快点,我们还急需赶路。”

    少女飞快的去了,这时却又有四个游历武士般的人物进了茶棚,粗鲁不堪的吼着:“喂喂,小娘跑什么跑,没看到大爷们进来了吗?连招呼都不打一声。”

    “是,几位武士大人,请进,你们要点什么?”

    少女转过身,几位游历武士看着她脸,顿时有些失望,但一听声音,脸上又有惊喜,一位游历武士浪笑道:“小娘脸上不怎么样,但是小细腰子和声音倒蛮不错嘛。”

    “胸脯也有些料。”另一位嘿嘿的笑着。

    “不如就要点胸脯肉如何?叫大爷们摸摸,摸一下,给一只鸡的钱如何?大爷们可有的是钱。”一边说着,几人还作势欲摸,吓的少女连忙躲开。

    在座的客商,虽然多有看不过去,但没谁想惹麻烦,便都看着。

    “蛇三。”

    王越忽然招呼了声,只见一旁蛇三低着头,拳头捏的紧,隐隐在颤抖。

    这世上,除了极少数的变态,没有人是天生的杀人狂,蛇大等人无不是如此。

    蛇三最初杀人,就是因为自己妹妹,世上唯一的亲人,被一位执剑之士凌辱后杀害,这才奋起杀人,往后只看到有类似现象,就忍不住动手。

    短短几年里,他竟杀了二十余人,有武卒、有游历武士、执剑之士,最后引起了地方恐慌,后又被领主的武士盯上,这才被抓入狱,按理而言,他早该被杀,但是因着杀人之才,所以被判了死罪,却还留着未斩,直到被文礼提至王越麾下。

    如今,他见此,显然又有了动手的欲望。

    “不要急,你且看着。”

    “喂喂喂!”汉子见忽然冲了出来:“你们想做什么,告诉你们,这家店的主家可是本地的武士大人,我家武士大人可不是你们这种烂游历武士,再敢动手,说句废话,你们的手便不要了。”

    几个游历武士顿时停住,但其中一个为头的还有些不甘,朝旁边同伴使了个脸色,同伴立时会意,忽的猛力推了他一把,他就势就往少女身上扑去,将少女抱住了,连摸带亲的,少女不断尖叫着,好不容易才挣脱,那游历武士头目却朝汉子笑道:“真是不好意思,我刚才不小心摔倒了。”

    但他话才说完,就见一旁同伴,还有整个店里的人,目光齐齐落在他身后,都是呆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