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异世龙蛇 > 第三十一章 火
    新书冲榜,筒子们有票就多多支持下,谢谢了!

    “大人,还须等多久,就那么一条小蛇……”

    关卡外,尹秋疑惑的说着。

    他等了许久,内里不见动静,王越在旁又默不作声,就感有些不耐。

    但王越只冷冷看他一眼,就叫他心中一寒,直打了个哆嗦,所有的话都憋了回去。

    “这么快,尹大人便忘了你那位大人和那四位武士是怎么死的了吗?”

    “给我继续安心等着,稍后自有结果。”

    说罢,他又闭上了眼睛,继续沉默,沉默的身体,仿似与无声的夜融于一体。

    关卡内,武士林森倚靠在望楼上,俯瞰着整个关卡,以及周边。

    他这时还没睡,甚至还很精神。

    因为晚上轮到他值夜,他在白天就已经睡了个饱。

    这样日夜颠倒的作息,似乎有些不爽,但他还是很满意的,至少不用和那个整晚用猪龙气向周围群攻的家伙一起呆在个房间里,那简直是要命。

    想着那个打鼾的蛮汉,林森就想到了出身主家的另一位武士渚云。

    这小白脸子不想值夜,就被他林森抢着值了,这段时间想必已经享受的欲死欲神了吧。

    “难怪曾听有言,肉食者鄙,那小子真是个傻瓜啊,若非是出身渚氏,又算个什么东西呢?”

    “修习了渚氏更高深的武力,竟还打不过那个蛮汉。”

    蹬、蹬、蹬。

    有人在爬望楼。

    他收回神思,往下看去,上来的是他手下一个比较机灵的武卒。

    “大人,夜里风大,你老身体尊贵,还是叫小人来为你值夜吧。”

    林森撇了他一眼:“你小子有心了,若换个时候,本大人便让你值,但近几月,风声太紧,出了纰漏,就是大人我也担待不起,你下去吧。”

    “诶!诶!”

    年轻的武卒连连点头哈腰,却又从身后拿了一包什么东西出来。

    “大人,那小人这就下去了,不过大人值夜辛苦,小人昨日在附近用箩筐捕了只山鸡,刚刚用火烤好了,正好一道带上来,送给大人享用。”

    “竟还有山鸡。”

    林森惊讶的说着,然后笑了起来,身边有个这样机灵的家伙,倒也是贴心。

    “你小子,就是这么机灵,不过单单这样,可当不了伍长啊,渚氏有规,伍长须起码能以一当三的执剑之士方可担当,你自己去将身板好好练练,改日换防回去,本大人再随便教你几式剑法。”

    “唯!唯!”武卒听着欢喜都快跳了起来:“大人栽培小人,小人甘愿给大人您做牛做马。”

    “做牛做马。”

    林森看着这个武卒,他只是看他有些用处,随便抛给他点什么,这就做牛做马了,但他自己与这个武卒有什么分别呢?分别是在渚氏面前,他成了这个武卒,如今在为渚氏做牛做马。

    “大人,听说您过去是游历武士,能给我说说,您的经历吗?”

    林森又笑了起来:“你小子定然是在酒肆里听故事听多了,总以为游历武士个个都是那些传说中的英雄人物,我告诉你,那些都是假的,即便有,也只是个别人。”

    “更多的只是普通的游历武士,甚至连武士都不是,常年在外,用手中的剑和自己的性命在搏前程,说不定哪天便死在哪个不知名的荒野中,尸骨都无人收拾。”

    “我年轻的时候,也和你现在一样,可是这么多年下来,算是真的明白了。”

    “所以受了渚子的赐姓与封邑,在此安身,虽不是大功大业,但有一小邑,也是一小家啊。”

    说着,他又叹了口气:“我若是生在几百年前多好,生在今世,可怜这一小家的安逸都未必能保,当今天下,诸侯争霸愈演愈烈,过去几年乃至几十年方有一场大战。”

    “可在今日,天下各地,几乎无年不战,以至于许多地方家园破碎,田园荒芜,行百里而无人烟,白骨露出野地无人收拾,四处都是鬼蜮,这种状况,或许很快,就会波及到此啊,若真到了那时…”

    “呵呵,我与你说这些干什么呢?你小子,下去吧。”

    “嗯?你在发什么呆?”

    年轻的武卒呆呆的看着望台下,猛的醒过神来:“火,火!”

    “大人!火啊!”

    什么火,林森疑惑着,往下一看,只见下方关卡内存储粮食物资的库房,已经着火,并且火势无比迅猛,几乎在顷刻间,便将整个房舍都点着,还扩散到不远武卒的房舍。

    “走水啦!走水啦!”

    发现火势的武卒,疯狂敲击着铜锣,试图将沉睡的武卒叫起。

    夜晚巡逻的武卒,急忙自墙上下去,四处寻找灭火水源,以及装水的器具。

    林森双眼微眯,看着火势,忽的转向关卡之外。

    这火,有些不正常,不像正常失火,而是有人蓄意纵火,不然如何烧的这么快,扩散的如此猛烈。

    此等情况,以他多年经验,十有八九会有人趁乱偷袭关卡。

    但他往城关外看,关卡前的道路空无一人,连个影子都不见,并不茂盛的林木内,也看不到大军行进。

    难道仅是普通失火,怎么可能?

    他回转目光,浑身忍不住一个颤栗。

    只听火焰最中心处,响起了一阵空气的呼啸,紧接着,一条无匹狂暴的火焰长龙自那里喷出,几乎横扫了关卡大半个营舍区,原本自营舍中跑出来,以及正参与救火者,尽在覆盖之列。

    “这些人要被烧死了。”林森叹息着。

    火焰根本不是凡火,以他经验来看,简直像多年前参与陈雍两国那场大战中,陈国放出来的火龙,射出的是油火,油火既至,粘着人和物,哪怕不能燃的东西,都能烧起来。

    这一刻,营舍前和营舍内,已是火焰地狱,数以十计的武卒被点成了火人,他们惊叫哀嚎满地打滚想要将身上火焰弄灭,但哪弄的灭,还有过来救火的武卒,试图帮他们一把,将水浇在他们身上,不仅没有浇灭,反倒越烧越烈,叫救火的武卒都不知所措。

    其中有个武卒被全身的火烧的疯狂了,乱跑乱抓,竟冲过来将他抱住,好像抱了个救命稻草,结果将他身上也引燃,这下其他救火的武卒都被吓坏了,只顾在周围看着,不敢靠近。

    “武卒们听我号令,不要慌张,这火用水扑不灭,都去装土,用土将之掩盖就可。”

    林森大喝一声,猪龙气加持之下,声音震动整个营区。

    有他现身,武卒们就有了主心骨,混乱稍停,各自按他的吩咐去装土。

    “你在望楼上帮我盯会,注意关卡外,但有军队来袭,就敲这个锣,我下去看看,仓库那里有些不对劲,可能是有什么东西,不然火焰岂能自己喷出来。”

    “大人,油火不会自己喷出来,但我或许知道油从哪来的。”

    “哪来的?”

    “是渚云,渚大人,渚大人在半个多月前换防过来时,传小君子令封闭关卡,正好有运油自此过去的客商已经入关,他看油比较贵重,就污了那客商是袭杀君女者的同谋,将其关押,还将油没收暂时存在仓库里,这火油,想必就是那一批油。”

    “什么?”林森头上青筋直冒:“这个竖子。”

    听得年轻武卒之言,他已是怒极,招呼了一声,就自望楼上下去。

    “可以了,尹大人。”

    关卡外,贴着外墙,王越与尹秋一声吩咐,还不待尹秋反应,缩身便往上一跃。

    他这一跃,蓄势已久,直跃起一丈高,才要下落,身上蛇骨鞭却在骤然间展开,鞭尾射向墙栅上稍稍一缠,他就借着鞭身之力,继续往上升起。

    再次下落时,他已在墙上。

    “什么人。”

    墙上,也不是所有武卒都下去救火,还是留了几个人警戒,王越这一上来,顿时就被发现。

    但王越哪惧他们,展开的身形快如风雷,携着掌中蛇骨鞭在半空接连几个呼啸,就将他们抽的脑袋迸裂而亡,连叫喊求饶的时间都没有,然后又在地上卷起一柄长矛,大力甩将开来,弩炮般朝望楼射去。

    武士林森已去火场,望楼上只剩下年轻武卒一人,他才接过重任,却不想鹊起兔落间,王越已杀上关卡,连他反应的时间都没给,便被一长矛射过来将他胸口穿了个大洞。

    他执剑之士的梦,再也做不下去了。

    同一时刻,已近火场的武士林森,脚下骤然升起一道黑影将他吞没,而后往下一收,他的身影就无比诡异的随之消失,站在他身旁的武卒恍若见了鬼一般。

    林大人,林大人哪去了?

    林森的失踪,使得关卡再次陷入无比混乱。

    王越就趁着关卡内混乱,自墙上跃下,无声无息摸入武士房舍内,接连割下那几个武士的头颅,又将他们身上证明身份的物件带在身上,这才出门,而后以蛇骨鞭作投石索,将几个头颅直接投往了关卡外。

    做完这些,接下来就只剩下一个头颅了。

    但那个头颅,也将马上到手,他的主人,此刻已被墨蝰一口吞没,埋入了地下。

    有着上回墨蝰吞人入地的经验,王越稍稍做了改进,这回墨蝰甚至无须整个跃出地面,仅是在地下深处盘好,将头射出地面,然后收回去,再往更深的地下钻就可。

    改进动作更加迅猛,被吞的敌人在它腹内时间越短,而最后埋的还更深。

    昔日山谷里的林贲被埋了三米深,还能反抗一二,给地面上造成点动静,刚才被吞的林森,进去就再没叫地面传出任何声息,王越只等他彻底死亡,今天晚上的事情就算完成了,剩下的也不过是些小首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