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异世龙蛇 > 第二十三章 名扬
    新书冲榜,筒子们有票就多多支持下,谢谢了!

    胖子文礼诸人的密室之会不久散去,王越将墨蝰收了回来,不久后,文礼亲至,送了一块精致的木牌与他,上刻王越两字,又有诸多暗记,权作贵宾凭证,临走时候还与他笑嘻嘻的说话。

    若非王越叫墨蝰去偷听了他们的谋算,他还真不知这胖子笑脸下竟能如此险恶。

    “换个人来,给卖了还会给他们数钱啊。”

    他心下感叹,再思其谋算,这群人的算计简直比梁山众人逼卢俊义上梁山还要来的厉害了。

    只是身为被谋算者,就是知道了,又该如何是好呢?

    刚才在偷听中,他敏锐的听到了公子两字,这两个字在王越往昔的常识里,似乎稍稍有些地位家人的儿子,在外都能被称为公子,但在这里,能当公子之称者,唯有诸侯之子。

    也就是说,这个组织背后,是申国公子,继而往上能牵扯出申国国君。

    该组织势力之庞大,甚至远非渚氏可比,乃是一国之暗力,他连对渚氏,都不能直面,在此等国家级实力面前,岂能当之?如此,既不能直接与之对面,那就得想办法顺水推舟,将计就计,非但不能为其所算计,还要从中得到好处才行。

    忽的,王越脸上露出个冷笑,心中显是有了计较。

    一夜之间,匆匆而去,到得第二日早上,就有小厮引他下楼进朝食,也就是吃早餐。

    正出门口,恰恰子玉、子敬二人也刚刚出门。

    “两位,早上好。”

    王越笑嘻嘻的与他们打招呼。

    “好!”子敬面无表情,礼节性的回了声。

    “好,好个什么好,昨夜先生明明说可以换房间的,结果却没有换,我以后再也不与你说话了。”

    “哈哈哈!”王越大笑起来:“昨夜是子敬拉你走的太急,不然早就换了。”

    “来来来,我今日便叫你住天字房。”他急忙将少年拉过来,又问小厮:“你们这店里,可还有天字房?”

    “有倒是有。”小厮犹豫了下:“不过那间房是我们主人留下,自用或招待贵宾的。”

    “贵宾?”王越自怀里掏出昨夜那胖子文礼给他的贵宾牌牌:“那你认得这个吗?”

    “认得。”小厮肯定的回答道:“这是我悦宾酒栈的贵宾牌,持此牌者为我们酒栈贵宾,可在整个申国多数城、镇邑享有贵宾待遇,食宿天字房。”

    “竟然还有这种好东西。”子玉惊叹道,看着王越手中木牌眼都直了。

    “我若有此牌,岂不是行便大半个申国都不愁吃住了?”

    “不错。”王越笑道,随即将木牌往他手里一递:“子玉小兄弟若是喜欢,我这张贵宾牌,便赠与你了。”

    “这,这,这怎么使得?”

    子玉嘴上说着怎么使得,身体却老实的将木牌抢在了手中,爱不释手,这木牌就本身而论,就是个普通牌牌,但是谁叫其背后有那般价值呢?

    “子玉,这么贵重的物品,你也敢收,还不还给武士先生。”

    “子敬,可是先生说送给我了。”

    “送给你?”子敬皱了皱眉头,望向王越。

    只见王越一脸诚恳,他颇觉无奈,便与王越直说:“这位武士先生,您到底有何图谋?”

    说着,又一把将子玉手中木牌夺过,冷笑道:“子玉,这贵宾牌是先生的,或许只有本人才能用,你拿着却是用不了,我替你还给主人。”

    “我能有什么大图谋?”

    王越接过木牌,也是对他直言:“我之所图不过是子玉小兄弟一番高论。”

    “这些东西是我游历诸国都未曾听闻的,闻之大长见识,深有所得。”又转头对子玉道:“小兄弟,哪怕木牌本人才可用也没关系,接下来一段时日,我便与子玉小兄弟同行,既可继续闻听小兄弟诸般高论,木牌贵宾的身份,也可让与你用。”

    “子敬兄,我还是个武士,非我自夸,二尺青铜剑下,寻常三五个武士来,也接不了我一剑,你们出身大家,不知为何却单独出行,个中或许会有不安全的因素,有我同行,还可保护一二,如何?”

    “这。”

    王越话语说的极是诚恳,而且就昨日看,也真的似他所言,只为听“高论”,而最后一句,却是说道他心坎上,子敬犹豫了,回头再看向子玉,看到的是满目的期盼,而王越,却又将木牌递至他手。

    “行了,这些事情且放下,我们先下去一同就朝食如何?”

    见他犹豫,王越心知事情成了个七八成,当下就将话题扯开。

    “好。”子敬点头,三人便下楼去。

    王越昨日来时,花钱住店,住宿吃饭,自己花钱,都是地字中等,如今是天字贵宾,一切用度都是不同,下楼之后,大厅内还为他单独隔出了个雅间,而王越的早餐,早就准备好,食物还颇为丰盛。

    “这食物只有一份,我有两位客,你再去准备两份。”

    扫了桌上一眼,王越回过头来,持着贵宾牌,对小厮颐指气的吩咐道。

    “这。”见小厮有些犹豫,王越脸上露出不悦:“你去与你们东主说,或者我直接加钱都行。”

    小厮只得点头应命,稍后,飞快有人带着些漆碗、漆碟之类的餐具上来,然后才将各类食物上齐。

    “子敬请,小兄弟请。”

    “武士先生破费了,我们受之有愧。”子敬终究没有拒绝,又道:“我们到现在,还不知先生大名呢?”

    “呵呵,什么受之有愧?”

    “在我看来,这世上最珍贵的东西就是知识,钱财、宝物甚至身份地位,这些只要想要,总是有方法去获得,唯知识无价啊。”

    王越感慨的说着:“像小兄弟所知的东西,在你们看来,不过是日常随口言谈,但很多人,哪怕那些武士、大夫们,或许一辈子都不能接触到。”

    “我能遇到两位,能够得闻,是何等幸事?”

    “至于我的名字,我姓王名越,你们叫我王越就好。”

    “来,且先用餐。”

    “子玉!”王越招呼着用餐,子敬正奇怪子玉如何会这般安静,往旁边一看,却已经是开吃,并且是狼吞虎咽,连话都顾不上说,他面上尴尬:“先生,真是不好意思,我们失礼了。”

    “子敬你这样看着我做什么?”

    子玉抬起头来,奇怪道,然后又埋下头:“真是太好吃了,好久没吃的这么舒服了。”。

    “无事。”王越甩了甩手:“小兄弟这是真性情,却是难得。”

    “呵呵,什么难得,老师没太多时间管他,他是被我们这群师兄弟保护的太好,被惯坏了。”

    “哎呀,尹大人您来了,您里边请,里边请!”正就着朝食,交谈着,外边忽然传来小厮的声音,稍后,酒栈里又为之一静,王越等人也按下谈话。

    “昨日那位与本大人交谈的武士先生在哪,你且引本大人过去,本大人要拜访他。”

    “来找你的?”子敬眉头皱起。

    王越却微微一笑:“无事,子敬不要老是皱眉头,此人不是来找麻烦的,不然就不是拜访,而是带着一群武士和武卒杀过来。”

    王越说的有理,子敬点了点头,看向埋头进食的子玉:“等会不要乱说话。”

    “知道了。”

    稍后,昨日那位武士尹秋便在小厮引着入了此雅间。

    才入雅间,武士尹秋目光就落在王越身上,靠得前来,忽得双手往前一捧,躬身便是行了一个大礼,粗豪的嗓音大声道:“先生,尹秋代尹地士族黎庶谢过先生之义举。”

    “义举?”王越心知事情来了,面上却不动声色。

    “尹大人,却是不知,我何曾有什么义举?”

    他注意到,此刻酒栈内里,因他到来而无人敢说大话,十分安静,武士尹秋的说话嗓音又大,一言一语,就能轻易传与外界商旅和其护卫听,如此有什么事,很快便会随他们的流动而传开。

    而尹秋身为此地武士,俨然是“官方”,一言一行,可信度在他们看来自然是极高的了。

    “哈哈!”尹秋大笑道:“袭杀渚氏君女,乃是破坏蔡国于我申国阴谋的英雄之事,我申国男儿,但凡得知,谁人不会叫声好,此地又非渚地,绝不会有人因此事而留难,先生又何须遮掩回避?”

    他话音一落,顿时引得客栈中议论纷纷,不时还有赞颂之声传来,显然对此话颇为认同。

    王越丝毫不为其所动,也大声回道,叫酒栈内众人都可听闻。

    “尹大人,我昨日就说了,虽然我是自渚地过来,也确实与渚氏武士有过冲突,但我真的非是袭杀渚氏君女者,今日我就与大人直说好了,渚氏君女被袭杀当日,我也在场。”

    “当时渚氏君女,有武士随身护卫,又有大队武卒随行,我当时一人,便是有心,又岂能杀得?”

    “而真正袭杀渚氏君女者,可不是一人,而是四位身手不凡的武士,带着一群精锐的武卒突袭齐上,这才将渚氏君女袭杀。”

    “其后渚氏封锁交通,大军围山,还有武士武卒清缴山野,渚氏小君子亲自出马带精锐武力围追堵截,我是侥幸得以离开渚地,只可惜那些勇士,此刻恐怕已经蒙难。”

    “尹大人,正所谓大丈夫有所为,有所不为,我王越虽是也是追名逐利之辈,但功名只愿马上取,但凭掌中二尺剑刃去争。”

    “此等他人大功,我绝不冒认,若是冒认,又置那些付出了自己生命去做这件事的真英雄于何地呢?”

    王越一番话语,掷地有声,说得尹秋面色一变数变,尤其是置真英雄于何地之言,更是义正辞严,隐隐带着反问质问,话音才落,就引得雅间外有人叫好,便是一旁子敬,也觉肃然起敬,再看王越,便又顺眼的多,至于子玉,却是热血沸腾,还隐隐有些崇拜。

    这时尹秋面色都已有些灰黑。

    王越这番话毕,只叫他来时心中准备好的种种话语,竟再也无法出口,直愣在当场。

    “唉!”这时王越却叹了口气,朝尹秋拱手道:“尹大人,刚才不好意思,我只是想起如今在渚地可能已然为渚氏小君子带人围杀的那群无名英雄,心底有些激动,万分抱歉,还请见谅。”

    “子玉、子敬,我一时激动,影响两位用餐心情,见谅。”

    “哪有,哪有。”子敬连连摆手,正色道:“倒是先生一身品德,令人敬佩呢。”

    “子玉、子敬?”

    武士尹秋终于醒过神来,听王越对旁边两位的称呼,隐隐便觉有些耳熟,而后猛然惊起,这不是昨日大人所言农家子鲁子玉?地字甲号房的二位,就是眼前这两位?

    什么时候,武士王越和这两位搅在一起了?

    再仔细一想,农家的两位,是他们需要保护的对象,王越呢?原本是要为其扬名召敌,可就现在的状况,又该如何实行,接下来又该如何处置呢?

    才被王越一番话难住,此时又一个难题抛过来,直叫他头晕脑胀。

    望着王越,他忽的有些颓然,他是为其扬名而来,所得结果的确也是扬名,今日他这番话,不出一月,恐怕便能传于大半个申国,甚至国外都可闻之。

    只是此名,却是他不冒领真英雄之功名的高尚品德,而那番…大丈夫有所为有所不为…功名马上取…置真英雄于何地之类的话语,也会被广为传颂吧。

    也罢,尹秋想了一会后,就不再想,他是武士,却非是智谋之才,有难题,交给文礼他们解决便是。

    于是,他匆匆而来,又匆匆而走,临走时,只是随手一礼,竟连一句场面话,也憋不出来。

    “这位尹大人,真是奇怪啊。”

    见尹秋退出雅间,子玉还没来由说了一句。

    奇怪吗?王越摇了摇头,看着身边两位,便继续招呼着享用朝食。

    武士尹秋离开后,外边又恢复了热闹,但话题尽在刚才王越一番言语上,说起来,无不起敬,直到过了一会,忽然有人传来一件大事,才将他们的注意力转移。

    渚氏禁绝了大半月的各路关卡今晨开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