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异世龙蛇 > 第十二章 神话
    新书冲榜,筒子们有票就多多支持下,谢谢了!

    想起袭杀君女之人,林贲心中打了个突。

    身为武士,与下面小卒不同,外人只道君女被袭杀,可是对内情并不了解,可他却十分清楚。

    君女出行,随行护卫也有两位武士,更有大队武卒,可是竟在渚氏自家领地里被袭杀了,来人之厉害可想而知,而昨夜君女尸体连夜被运回渚邑后,更被查出君女所受的致命一击,是某种厉害的巫术,据说君女归于祖地的灵都受此冲击残损,导致自此无从查出动手之人是谁。

    若真是被这群人盯上?

    林贲这般想着,但觉毛骨悚然,先前什么所谓的野心都去了,这时候,还是想着怎么保命吧。

    “来了。”

    他直觉之下,危机感越来越强,这是危机临近的征兆,当下再不敢多想,静心虑神,身体和体内的气进入到一种无比放松的空冥状态。

    他的左手是长弓,右手捏着一把羽箭,只待敌人出现,就瞬间射出三连矢。

    “轰!”

    脚下震动,什么?他朝四周警惕,但万万没想到危机竟是从脚下来,等察觉到的时候,他已感受到一股巨大的吸力拉扯,脚下有什么东西升上来了,再往后,眼前一黑,似乎整个身体都被什么东西束缚绑住了,呼吸都有些困难,更有类似绿矾油之类的液体在侵蚀身体。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他还没弄清楚状况,但在外界所有人却看到一条比水桶还粗的巨蟒自他脚下窜出,他们中的最强者林贲大人,竟被一口给吞了。

    他们在找蛇,可没想到蛇真的出来了,居然会这么大。

    应该是什么巫术,我被这巫术困住了。

    被吞入蛇腹内林贲猜测着,体内由身体开化出来的气猛烈向外释放,正是要靠这气破开巫术束缚。

    他这一挣,远远指挥墨蝰行动的王越,顿感墨蝰的身体有些吃不消,简直是要被从内到外炸开了,若真的炸开,墨蝰一条蛇命难保,它能吞物不假,可是吞下去的东西太厉害,也着实吃不消。

    感受到这股巨大的力量,王越连忙准备叫墨蝰将林贲吐出,将他当人型炮弹,往武卒群中砸,最后猛烈撞击地面的话,或许还能给他重创,但忽的灵机一动,叫墨蝰带着他往地下一钻,然后才轻轻吐出,竟将他吐在了三米深的地下。

    林贲可没有遁地之能,被吐出后,忽然出现在没有多余空间的地下,身体自然要挤开土壤以容身,可这却是三米深的地下,上下左右尽是厚实的土层。

    如果换成个普通人,身体的存在还是能够挤动土壤,但也会被撑开的瞬间被全方位的压力压的不成人形,林贲竟不但在地下撑开了容身空间,身体竟还完好无损。

    远处王越倒是看的清楚,在墨蝰将他吐出后的瞬间,林贲爆发体内力量生出巨力刚刚释放,这才将土壤撑开了,如果不是那股力量,则结果又有不同。

    如果这股力量提前在墨蝰腹中爆发,那墨蝰如今已被炸成碎片。

    可是现在嘛,林贲还在土里埋着,那一挣,只是叫上方地面微微隆起个小土丘。

    该死,怎么回事?竟挣不开,武士的气,不是能够破开巫术的束缚吗?为何,现在还是老样子,甚至被束的更紧,简直是要命了?

    林贲浑不知自己被埋在了土里,还以为自己还被巫术困着呢。

    一次未脱,他再次聚气,一如之前。

    这样猛烈的释放,并不是正常御气之法,施展起来,身体都受不住而会到重大内伤,并且他也仅有数击之力,可是现在被紧紧束缚压迫,又无法呼吸,若不挣上一挣,不是被压死就是窒息而亡。

    此当拼命的时刻,他哪顾得上那些?

    “轰。”

    这一撑,力量爆发的更加猛烈,爆的周围地面仿佛一震,地面上再次隆起个小土丘。

    王越看他这威势,心知若非他自己是在三米深的土里,不是将力量方向爆发错,而是向上释放,说不定能几下将土壤打穿而跑出来。

    但这样无序的挣扎可不行。

    现在林贲就好像一个沉在水里的人,只顾胡乱用力挣扎,而不是游上去,最后结果可想而知。

    第一次撑开了容身之地,第二下,他的活动空间稍稍大了些,再没感受到四面八方的压力和束缚,可是眼前依旧是一片黑暗,周围的空间半点空气都无,更可怕的是四周隐隐还要将他体内空气往外抽,他只觉身体隐约都有些膨胀,那是给欲往外去的空气给胀的。

    这实际上是因为他在没有空气的地下撑开空间,由此造出的真空环所至。

    接下来该怎么办?

    林贲隐隐已经开始绝望了。但他还是不甘心,怎么会这样,就在之前,他还在谋划这处上好的村邑,大好的未来,光明的前景,正等着他,可下一刻,他就要莫名其妙的死了,形式怎会变得如此之快?

    不甘心啊!他心中怒吼着,不顾一切的开始运转体内的气,他身上浮肿,浑身血管青筋凸起,内里好像有无数条蛇在游动,还要将他身体继续撑大,隐隐的,浑身毛孔都渗出了鲜红的血迹。

    “给我开啊。”

    他这一下,好像一个炸弹,在地下炸开,传导出的力量,竟冲击的先前生出的小土丘都碎裂着四下飞溅,地面隐隐以他所在位置正上方为中心裂开一圈。

    林贲完了。

    不再关注林贲,王越意识驾驭着墨蝰再次冲出地面。

    地面上如今已经乱套,到处都是惊恐的叫声,武卒、剑士、被调戏的妇女,他们四处乱窜、尖叫,一些人腿软脚软的坐在地上,屎尿都流了出来,还有些干脆跪倒在地上,不断磕着头。

    他们被突如其来的状况给吓坏了。

    传说中鬼怪害人、妖魔吃人,可是多半是传说,谁也没真正见过,可眼下,这条巨大的妖蛇,还没到来就驱使小蛇咬死了两位武卒,更在他们众目睽睽之下,将此地最强者,前一刻在这里还剩生杀在握的武士林贲大人一口给吞了。

    吃人的妖魔,哪怕强如林贲都毫无反抗之力,他们又当如何?

    “呼!”墨蝰巨大的身形再次跃出地面,一如吞下武士林贲,将个剑士吞入了口中,下落时又往地下一钻,照旧吐出来塞在地下。

    这个剑士可没有林贲的武力,还是凡人,直接就被挤死。

    见妖蛇再吃了个人,这下,外界更乱了。

    回过神来的武卒开始四散奔逃,他们显然有过逃跑的经验,奔逃的时候,手中的武器、身上的甲衣全被当成累赘丢下,生活在本地的妇女们,则哭哭啼啼的逃往往自己认为最安全的地方,被关押着的人,便只能仓皇等死了。

    只是叫他们奇怪的是,在渚氏那群武卒们逃走后,吃人的妖蛇竟也消失了,等事后清点损失时,他们发现,除了仓皇逃跑时有妇女自己受了伤,妖蛇竟没吃山谷中任何一人。

    因妖蛇而死的,只有渚氏那位残暴的武士和他麾下的武卒。

    于是事后,他们认为妖蛇并不是传说中那类妖魔,反倒是保护了他们,是保护神,更有人提出,为巨蛇立下祭祀,日后年年供奉香火血食,关于蛇的故事,也要记下来,口口传下去。

    若干年后,渚地一些地区渐渐兴起了对蛇神的崇拜,这一夜的事,也就成了神话。

    这些都是后话,与王越没半点干系,在吓跑这群渚氏的武卒之后,他让已经很是疲惫的墨蝰自地下游走在山谷各处,先自那地下武士尸体处搜了搜战利品,又自各家吞了些工具、以及生活必需品带过来。

    在入谷前,他分析形势,就有短期入深山的打算,刚才这一试手段与力量,便叫他更加肯定了这点。

    今夜,别看他威风八面,好像人都没出场,就杀的这队渚氏人马人仰马翻,还解决了一位强大的武士,但他却有自知之明。

    墨蝰能杀死那武士,实是胜在武士对墨蝰不了解,靠的是诡异神通取胜,并且还有几分运气,论起真正实力,还是不及的,若那武士对墨蝰稍有了解,甚至即便不了解,却在墨蝰吞他的第一时间施展手段爆开的话,墨蝰此刻都已经死了。

    后来,渚氏武卒被吓的逃窜,他也未行追击,其中固然是借他们将此片山林是有妖魔活动的消息放出去,实际上也是无力追击。

    对付渚氏一位武士都这么费劲,何况他面对的是整个渚氏的搂草行动。

    无须深思,他都决定赶快远远躲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