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异世龙蛇 > 第十一章 野心
    新书冲榜,筒子们有票就多多支持下,谢谢了!

    祠堂前广场上,火光熊熊,渚氏众士族大口喝酒、大块吃肉,欢天喜地。

    广场正位上首处,一位三十几许,身穿袍服,腰携二尺青铜剑,身后背一张大弓的男子屈膝跪坐,他手中端着一个木碗,碗里满满的是酒水。

    他叫林贲,渚氏一位武士,这一队人马的首领。

    此刻他脸上有着笑,无疑十分高兴。

    今日清缴山林,他本以为是个苦差事,结果没想到这里竟是一处如此好地方,藏了这么多的野人,将他们抓回去为奴,本就是大功,更难得的是野人们还如此富裕。

    山谷中有酒,野人自酿果酒,还有肉,猎户射杀野兽后腌制的腊肉,最为值钱的还有野兽皮革,以及耕牛、豚、鸡鸭这类牲畜,此外,他们存储的粮食,也是不少,足够几个村邑百户人家吃上一年。

    这一趟回去,整个收获,按照惯例,渚邑大夫必定不吝将其部分赏赐他。

    但他心中还有更大的野心,这片已被开发出来的山谷,土地肥沃,地势险要,易守难攻,若渚子将之封给他做村邑,那该是何等美事,村邑中无论房屋建筑、田地果园、渠道灌溉,都是现成的,稍微经营一下,便可养活几百户,上千人口啊。

    只是这却得好好谋划一番,若渚子知此地内情,必定是自留,怎会将其封出?

    “都满上,今日二三子居功甚伟,晚上有酒、有肉、有女人,各位好好享用一番。”

    满满斟酒,虽是果酒,但也值不少钱,就这样给下等武卒吃了喝了,他也有些肉痛,但是为了心中计较,必须收买人心,甚至将他们都拉下水,这么一想,也算不得什么了。

    众士齐声道谢,大口将酒喝下,一时气氛更加热烈。

    林贲却只小酌一口,心中暗自作着计较,这些下等武卒无疑很好收买,这么多田地,分些给他们就是,两位精锐剑士,也不过各自再多拿些,相较于整个山谷的田地,并不多,但唯有一人,不好处置。

    他目光瞥过左首处十分拘谨坐着的人,一个年纪约莫十六岁的少年,这是今日里应外合首功者。

    “年纪轻轻,就这么狠,才被我抓住,就立即投效,甚至主动杀同行者取信于我,接下来主动带路,杀起熟人来眼睛都不眨一下,若非是他,这山谷我即便能找到,想要攻进来可不容易。”

    火光下,他看到少年的脸,脸上的眼神,隐隐就有几分熟悉。

    他眼睛里,燃烧着火,那是野心啊。

    这世上,有能力的人,都有野心,国君有野心,可申国太小,周围尽是大国,国力不得伸张,只有事大而存,整军备武防止吞并的同时,又北击夷狄,兼并国土,掳掠人口,壮大实力。

    大夫们有野心,可申国地盘只有这么大,国君强势,他们只能往周围大夫们身上打主意,于是斗个你死我活,北面夷狄方向,稍稍给他们闻到点香气,又野狗般的上去抢,便果真成了国君的狗。

    他也有野心,想要谋划一片这么大的村邑。

    所以,野心这东西一点都不奇怪,甚至大夫们喜欢有野心的属下,有野心,才会更加的尽心尽力。

    可有的野心,却会挡路,却会妨害。

    林贲笑了起来,酒杯遥遥示意少年。

    “你叫山蟾是吧,你上前来,本大人敬你一杯,今日之事,你可是首功,等明日回去,到了渚子面前,定要为你叙功,渚子善罚分明,必不吝以持剑之士赐。”

    “持剑之士?”山蟾听了大喜,浑身都颤栗了下,他时常下山,知道持剑之士意味着什么。

    所谓士,不可与大夫们相比,在大夫面前,还须自称贱私,但于野人,与国人而言,已是高人一等,持剑之士,就是剑士。

    普通武卒多用戈矛、弓箭,唯有地位者、或卒中精锐者可用剑,是为剑士,剑士实际上就是军伍中的军官,往往是一伍之长。

    更高之上,还有武士以及其他各类才干之士,其中武士多是非常人,是身体开化了力量,能以一当十乃至数十者,这类人,是任何贵族大夫都须笼络的对象,往往愿重金聘亲,甚至不吝采邑分封。

    山蟾武力虽有几分,但习武强身,毕竟未得体系,身体未曾开化力量,武士他是不敢想,于渚氏而言,他又是初来乍到,以才干得士,也不敢妄,可是能成为持剑之士,无疑是个很好的开始。

    他是如此的激动,以至于平日里无比敏锐的感官,丝毫未察觉到林贲说话时声音其实并不大,周围其他人都没听到,仍在大声欢笑着喝酒吃肉,调戏摆弄旁边的女人。

    他面色通红的走上前去,正要与林贲对饮,说些感谢的话,却听林贲忽的诧异的看着他:“山蟾,你腰间的短刃,倒有几分精致,顺道拿过来大人我看看。”

    山蟾想都没想,便拔出短刃,但林贲却吼了起来。

    “山野小人,你对本大人不敬,竟还想动手。”

    林贲这一吼,声音巨大,声浪冲击的篝火都是一滞,一瞬间,祠堂前的小广场上,各类声音都停了下来,武卒、剑士,包括那些衣衫不整的女人,都被这一声惊呆了。

    他们顺着声源望去,只见林贲脸上还有着呵斥后的义正辞严,而他身前站着的山蟾,则好像被林贲呵斥出的声浪冲击震住了,手里拿着短刃,呆立当场。

    不愧是武士大人啊,连呵斥的声音都这么厉害。

    发生了什么事?我什么时候不敬,什么时候要动手了?山蟾整个人都懵了,脸色在火光中呆滞、疑惑,最后陡的变成万状惊恐。

    他是聪明人,竟在这一瞬间想明白了。

    可是这时,说什么都晚了。

    林贲狞笑一声,二尺青铜短剑在刹那出鞘,身体往前一倾,就刺入了他腹部,直接穿透,然后用力在里面一搅,这一下,山蟾一时未死,却痛的扭曲。林贲却也不急,将剑留在他体内,好好欣赏了他死前的表情,才猛的拔出,溅起一道鲜血。

    最后的时刻,山蟾想起了之前他杀死的,那个时常欺辱于他的少年,他杀其时,也是这样的欣赏着。

    “啊!”

    山蟾惨嚎了声,好像醉了酒般,身体一个踉跄,就软倒在地,渐渐没了声息。

    祠堂前一片寂静,林贲安然享受各处目光传来的敬畏,这敬畏,既是对他武力、也对他刚才这杀,也有一些明白人,但明白了才更加敬畏。

    驭下之道,恩威兼施,有着这敬畏,接下来再说正事,将众人都拉下水,效果只会更好。

    “将他抬下去,继续喝酒吃肉,不要因为个山野小人,扰了今晚的兴致。”

    “哎哟,有蛇。”

    就在这时,他的话音才落下,附近几个武卒正要放下酒肉女人,去抬山蟾的尸体,忽的有人喊了声。

    顺着声音看去,那个喊蛇的人已经倒在了地上,身体一抽一抽,眼看着已是活不成了。

    “什么,蛇?”

    “蛇在哪?。”

    山蟾死后,才要重新热烈起来的气氛顿时一冷,所有人都被惊的起身,四处查看周围,生怕被蛇咬了。

    林贲倒还算镇定,毕竟这山谷,也在深山里,有蛇并不奇怪,而且他是武士,身体开化了力量,一般的毒蛇,根本奈何不了他。而且这时候,他也只以为仅仅是条蛇,并不奇怪。

    “哎哟。”无声无息,又一个武卒倒下了。

    这个武卒站在稍阴暗处的地方,所有人连蛇的影子都没看到,他就已经无力躺倒在地。

    林贲觉得不对了,蛇类怕人,只要不是被踩着了或逼急了,一般情况下并不咬人。

    只有那些十分厉害的毒蛇,才会主动朝人发起攻击,能接连咬倒两个武卒,来的这蛇毒性之烈,性之凶猛,可想而知,这下他也不能安坐了,那些武卒们更是慌乱。

    “不要慌,就是一条蛇而已,二三子都将火把燃起,照亮周围,只要它出来咬人,就将它打死。”

    林贲出来指挥,众人有了主心骨,慌乱稍安,四散着拿起火把,到篝火处燃起,又在祠堂前聚集,所有目光都盯着光亮之外,以期发现那条毒蛇。

    黑暗里,有光照着,旁边还有武士林贲,大家的心都安了少许,只等毒蛇再出来,就将其打死,但林贲却不安起来,超越常人的敏锐感知,正在隐隐警示于他。

    身为武士,他经历过许多危险,常常是靠着对危险的本能感知逃得性命,他对这感知再相信不过。

    事态不妙,根本不是那些普通武卒所认为的一条毒蛇那么简单。

    他知道,自己被某个十分厉害,足以威胁到他的存在盯上了。

    究竟是什么?它又到底在哪?

    长剑在腰,随时可拔,长弓在手,心动可张,但他的手隐隐有些抖,最可怕的敌人,不是当面之敌,而是隐藏在黑暗里,随时可能跳出来一击致命的未知之敌啊。

    “难道,是袭击杀害君女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