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异世龙蛇 > 第七章 认知
    新书冲榜,筒子们有票就多多支持下,谢谢了!

    一夜过去,不觉东方既白。

    石台上,王越背靠大树散盘端坐。

    这个动作省力之余,也是修行之姿,静心而坐,可以调身、理神、聚气,虽个把时辰并不能给他带来什么大改变,但修行是千里之行,而这就是跬步。

    到此时,阿木的记忆,他已初步整理,关乎这个世界的认知,结合自己实际所见和分析,已见一角。

    这是个生产力不发达,未有任何工业化迹象,时代还停留在冷兵器时代的世界。

    从金属材料冶炼来来看,已然越过石器时代,进入到青铜时期,他手中这柄剑就是青铜冶炼打制,阿木记忆里隐约还有礼器、祭器一类,似乎都是大型而复杂的青铜器具。

    此外,“渚”氏小君子,也就是先前那大队人马的首脑者,手上有一柄名剑,似是青铜合金制品,算得上青铜工艺的巅峰之作。

    铁器在这个时代也已经开始出现,不过只是萌芽,并未有完善冶炼和锻造的工艺,打出来的铁器无论在质地、延展、韧性各方面,都远远无法和铜器相比,加上容易生锈的缘故,在金属中,被称为“恶金”,并未大行于世。

    从社会制度来来看,应是封建奴隶时期。

    天子分封诸侯,诸侯封上、中、下大夫,如此一级级封下来,上下级划分从属,各有权力义务的同时,每一级在自己的领地内,都是领主,是近乎独立的小王国。

    像阿木的主家“渚”氏,就是大夫之家,为国君“申侯”封臣,拥有自己的城邑,城邑周边广大土地,皆是领地所属,仔细说起来,他现在所处位置,也在“渚”氏领地之内,却属边鄙。

    从天子到诸侯,再到大夫,便是这个社会秩序中的上层,堪称贵族。

    大夫之下,还有国人、野人之分。

    国人与野人都是平民,但国人居于城郭以及周边,有一定的经济与政治地位,野人则居于城外田野小邑,仅是普通小民。

    至于再往下,那便是阿木这类奴隶了。

    以上,无论是生产力发展、还是社会制度、社会阶层,王越一一分析,竟觉与古代商周之际相似之极,并且所用文字也是那个时期的“篆”体,虽有些许差异,象形而识却并不难,可他观天上星象,知此非是地球,而是异域,但仔细一想,他能转生至此,想来此世与地球隐隐有些关联却不奇怪。

    再有便是最重要,也是王越最关心的:这个世界神秘侧的力量。

    这一点,阿木层次太低,接触的少,唯从他周边所见,以及传说推理,由此可知世有掌握超凡力量之人,诸如涉及供奉神灵,与神沟通的祭祀、巫师之流。

    类似诸子百家学派门人弟子,也掌不同神通。

    天子、诸侯、大夫之类此世贵族之内,似乎有力量血脉流传,仅阿木能见的“渚”氏中人,便有可操火者,不能操火的,他们获取力量比之常人也更加容易,至于后者是身体问题,还是知识垄断的结果,那就不得而知,但阿木显然是认为主家天生贵族的。

    在力量层次上,各类传说与神话中,最强大的是神灵,神灵有移山倒海之能,但仅是传说。

    往下者,王越从转生后的遭遇,都隐隐窥得一斑。

    他才转生就碰的“渚”氏小君子实力就算不弱,在这个不是名山大川的山林召个蛇,都能召出条成精的眼镜王蛇,一条灵性天成的异种。

    “这样的世界,日后行事,得更加谨慎小心才是。”

    整理了阿木的记忆,不远处那处蛇尸堆成的小山上,小蛇对蛇雾的蜕变异化也到达尾声。

    比起来时,它的身长大为增加,身躯大了一圈,身上墨绿色的鳞片更为厚实,在东方渐起的晨曦照耀下,泛着金属般的光泽,隐隐有几分神圣,。

    但蛇雾对它的改变,远不止这些。

    它在本质上,已经与凡物截然不同了。

    感受到时机成熟,王越立刻从石台上起身,跑到先前那个乱石堆前,三两下就爬了上去。

    他目光紧盯着尸山上的小蛇,浑不顾他这样突然到来会吓跑它,或引发它任何其他动作,意识灵光运转的同时,口中也发出一阵“悉悉索索过噶毳毳”无比诡异的怪声与灵光相合,形成一道咒力。

    凌空一指,咒力就顺着意识核心与蛇雾的神秘渠道渗过去。

    “嘶嘶!”

    小蛇惊恐万状,缩起身躯,就欲弹射跃下尸山。

    它此时已完成蜕变异化,早已非是之前那般弱小,可在王越出现的瞬间,想要做的竟不是将他杀死,而是逃命,不愧是天生异种,灵性非凡。

    但,既已完全吃下王越的饵,哪里还能逃得掉?

    王越的咒力,直接出现在它蛇灵之中。

    只一瞬间,它几乎连自己的想法都无法控制,就更不用说身躯。

    “嘶!”

    它高昂起头,不甘的意志竭力一挣,但王越从容调动自身意志以及蛇蛊法术中伴随小蛇异化成长的控制之灵,化为了铜墙铁壁。

    “轰!”

    意识碰撞,蛇灵等若一头撞在墙上,这一挣,连点风浪都没掀起。

    大势已定?

    不!

    如换成普通蛊师,挡住这一波反噬,已算镇压成功,因为往后蛊挣扎的力量只会越来越小。

    但于王越,才刚开始。

    他心知所谓镇压成功,只是蛊的意志见无力挣脱,选择了隐藏潜伏,只待哪天,它强大到一定程度,逮了个蛊师状态不好,又或临敌无力相顾之时就会再行反噬。

    世间多少炼蛊的蛊师,往往不是死在敌人手中,而是亡于自身日夜祭炼蛊虫的反噬?

    他可不想这样,整天拿着枚定时炸弹,说不定哪天将自己炸死。

    防守之间,意志与意志碰触,他感知到蛇灵意志并不甚强大,当下就开始反击,不给它任何潜伏修养的机会,如泰山压卵,叫蛇灵避无可避,只得正面交接,于是一触即溃,再触再溃。

    在这同时,王越又调动法术在它意志中生成的控制之灵,取代它接掌身体,但凡被控制的区域,蛇灵意志再无法从其中得到给养。

    如此里应外合之下,蛇灵的意志在被几经碾压粉碎之后,越发无力,但最可怕的是控制之灵对它身体的侵蚀,竟使得它连潜伏都成了不可能,最后只得融入控制之灵,再没了反抗之力。

    “成了。”

    感知到蛇灵体内变化,王越心知这蛊终于为他彻底炼化,深深凝视小蛇,脸上难得露出几分欢喜。

    今夜,几番谋划之下,蛇蛊之术终于成功。这条小蛇,可以说是他来到这方世界后获取的第一分力量,有此力量,虽说不是天下哪都可以去得,但是至少,有它,便有了自保之力。

    但欢喜过后,王越最关注的,无疑是小蛇的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