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你好,秦医生 > 第 6 章
    可是下一次国旗下讲话,就不是沈宜行了。

    林芜轻轻应了一声,好像听了他的建议。

    秦珩:“……”她还嗯了?

    国庆七天假期,让大家刚刚拧紧的螺丝又松了。第一天上课各科老师都在课堂上宣布了一件事:“下周一考试。”要给大家敲敲警钟。

    “我的天哪!”集体哀嚎。

    张勤作为班主任,自然要说几句,“这次考试主要是检测一下大家这一个半月的学习情况。后期,我会根据成绩调整座位。”

    估摸着不是2班这群人嗷叫,全年级都在嗷叫。

    下课铃声一响,大家都没有心情出去转悠了。周围几桌同学都跑来问林芜借笔记。

    孙阳急得不行,“林芜,数学笔记留给我。”

    姜晓回头,“孙阳,你旁边就是我们的数学学霸,你还和我们抢林芜的笔记?”

    孙阳瞅了一眼秦珩的位置,秦珩不在他才敢吐槽,“学霸都在自己大脑里学了,这开学一个月了,我就没看过秦珩记笔记。林芜,你就可怜可怜我吧?早知道真的要考试,国庆我哪都不去,就在家温习了。”

    林芜拿出自己的数学笔记本递了给他,“看完传给他们。”

    孙阳:“谢谢!谢谢!林芜你真是太好!以后我唯你马首是瞻。”

    姜晓:“你把笔记都借给别人看,那你复习怎么办?”

    林芜:“国庆在家我都看过了,没关系的。对了,我先去一趟办公室找张老师,回来再给你讲题。”

    孙阳冲着姜晓挤挤眼。

    林芜走进办公室,“张老师,您找我?”

    张勤正在批改试卷,闻声抬头,“林芜啊。”他从抽屉里拿出一张信封,“这是这个月的生活费。”

    林芜双手接过来,“谢谢您。”学校每个月都会让班主任把钱交给她。

    张勤看着她,“平时学习生活上有困难,只管来找我,或者其他老师都行。”几科任课老师都喜欢这个聪明安静的学生。

    “我知道的。”

    “晋城这两天要降温,记得多穿点,别感冒了。下周就要考试了,不然影响考试。”

    林芜点点头,“那我先回去了。”

    “去吧。”

    张勤叹了一口气,沉思着。对于林芜来说,高考真的是改变她命运的唯一的一条路了。这世间哪有什么真正的公平,全班五十多个学生,他们呀从一出生就注定不公平了。

    “张老师,我做好了。”秦珩从角落的那张办公桌走过来。

    张勤和另外两个数学老师都走过来,掩不住的惊讶,“都做好了?”

    这是去年的全国高中生奥数竞赛模拟题,秦珩竟然都做出来了,而且这么快。

    秦珩:“您检查一下,我先回班上课了。”

    张勤摆摆手,只想快点看看答案。

    秦珩回到教室,林芜已经坐在座位上了。他从她的座位前经过,姜晓喊了他一声,“秦珩,你去哪儿了?一下午都没看到你。”

    秦珩:“去楼下机房,查点资料。”

    林芜黑黝黝的眸子一动。其实,刚刚她在办公室看到他了,他坐在窗边的位置。从她的角度看过去,正好看到他的侧脸,清隽深邃,高挺的鼻梁,他思考时习惯性的摸自己的鼻子。林芜眨了眨眼,目光与他相视时,一片平静。

    他回到座位上,没坐一会儿,沈宜葶来找他。“秦珩,我有几道数学题不会,帮我讲讲。”

    秦珩拿过她的作业题,快速看了一眼,在纸上划着。“你把两个公式弄混了,用这个公式。明白了吗?”

    沈宜葶表情木木的,漂亮的眉头皱着。

    秦珩手中的笔转了转,他又写了步骤。

    沈宜葶看了半天,脸上终于露出了笑容,“我明白了。”她一个兴奋,手挥起来,就在这时,姜晓手中的咖啡瞬间在空中倒了,滚烫的液体直接浇在了林芜的后背上。

    林芜忍着没有大叫出生。

    姜晓、肖薇脸都吓白了。

    “不好意思,林芜,有没有烫到?”沈宜葶拿过纸巾,连忙帮忙。

    秦珩站起身子,看着面前一片狼藉与混乱,“姜晓你陪林芜去医务室。”

    姜晓:“喔,好。”

    林芜却坚持, “没事,我去洗手间擦一下。不用担心,咖啡不烫。”

    姜晓在后面喊道:“我陪你。”

    秦珩的手依旧握着笔,目光却追随着林芜的背影。

    沈宜葶脸色涨得通红,“我不是故意的。”

    “先回座位吧,马上上课了。”

    沈宜葶闷闷地回到座位上。

    秦珩动动嘴角,“有没有纸巾?”

    孙阳:“……哈?”

    秦珩:“纸巾!”

    孙阳从包里掏出一包。

    秦珩拿过来,放到林芜桌上。

    孙阳瞪大眼睛。

    秦珩摸了摸鼻子,“要友爱少数民族同学。”

    孙阳:“喔!”

    白色校服上全是灰色的印记。姜晓仔细看着她的脖子,“有点红呢,我去医务室开点药吧。”

    林芜拉着她,“先去上课吧。”

    姜晓叹了一口气,“早知道我就不让肖薇给我带咖啡了。都怪我。”

    林芜:“这是意外,谁都不想的。我不是没事吗。”

    姜晓:“可你的校服也毁了。”

    林芜:“晚上我回去用洗衣粉好好泡泡,能洗干净的。”

    姜晓还是满是自责。

    林芜:“我没有那么娇弱。先回班吧。”

    两人踩着铃声回到教室。

    地上和桌上的咖啡都是擦干净了。前排的肖薇转过身来,“林芜你没事吧?”

    林芜摇摇头,表示自己很好。

    肖薇一脸的担忧,那咖啡可是刚刚开的水冲的。

    林芜撩了撩头发,刚刚她把马尾放下来,两边都别到耳后,好像有什么变了。

    秦珩从她进来时就发现了,她的头发又黑又软,长度垂到后背。

    林芜把课桌稍稍收拾了一下,顺手把桌面的那包纸巾放回了姜晓的桌上。

    姜晓正望着沈宜葶的方向,没有发现。

    后面的秦珩的目光从她身上移开,落在了黑板上。

    第二天起床,林芜发现脖子上起了两个水泡。因为在后颈子,她看不到。

    她还是按着习惯,在食堂吃了一碗炒饭,便去操场读英语。

    早晨的天气微微有些凉。

    林芜把课文读完之后,六点四十,她以为她还会是第一。没想到,秦珩今天竟然这么早到。

    她默默走到座位上。

    秦珩面前摆着书,他坐在那儿,看着林芜的背影。她和前后左右的同学都能交谈,不过话题也只是在学习上。其实,林芜本人骨子里面清冷疏离,这种人不会轻易让你靠近,可是一旦你靠近了,她便会全心全意对你。

    姜晓你是走了什么狗屎运。

    一分钟之后,他开口:“林芜,你的脖子怎么了?”

    林芜礼貌回头,摸了摸脖子,“没事。”

    “起泡了?”

    林芜:“嗯。没事。”

    秦珩听到“没事”这两个字就烦,他皱起了眉,“你当自己是机器人?”

    林芜:“……我没感觉。”

    秦珩:“呵!”他从口袋里拿出一贯药膏,随手扔到她面前。大概是打篮球的关系,他的动作又快又准。

    林芜被吓了一跳,见是药膏,拿起来还给他。“谢谢。”

    秦珩的脸都黑了。

    四目相识,她在他的眼中看到了自己的身影,她还是坚持。秦珩这种人是什么都没有放在眼里,可偏偏他把林芜的事放在心里了。

    这时候又有同学进来了。“哇,你们来的可真早。”

    可能是因为下周要考试的原因。今天大家来的都早,7点整,人差不多到齐了。

    郝主任进来时,频频点头,眼底有几分赞许。“有高中生的样子了。不错不错。”

    这一天,课间休息,沈宜行来到高一教室。

    “同学,帮忙叫一下,沈宜葶。”

    “好的,沈学长!”

    沈宜葶跑出来,“哥,你怎么来找我了?”

    沈宜行望了一眼他们班教室,没看到林芜的人,“你把药膏给林芜。”

    沈宜葶“喔”了一声。

    沈宜行又拿出一个袋子,“里面是校服和还有手机。”

    “林芜不会要手机吧。”

    “你劝劝她。”

    “知道了。哥哥,你对林芜真好。”

    “我对你不好吗?”他揉了揉她的头发,“进去吧。”

    沈宜葶回到座位上,四周的同学都好奇着。

    “沈宜葶,刚刚那个真是你哥哥?”

    她点点头。

    “真的好羡慕你啊,还有周一妍。”

    周一妍话语满是骄傲:“我哥哥比我大六岁,现在在q大读书。”

    “我也想要个这样的哥哥,这样我有不会的作业,他就可以教我了。”

    “别做梦了!”

    沈宜葶一直注意着林芜的方向,见林芜起身出去接水,她也跟着出去了。

    来到走廊,她喊了林芜一声。

    林芜停下脚步,“什么事?”

    沈宜葶:“昨天的事很抱歉,这个是药膏,我哥今天去买的。”

    林芜接过:“已经没什么事,你又不是故意的。”她没有怪任何人,再说这点小伤根本不算什么。

    沈宜葶:“还有衣服,回头我再拿给你。”

    林芜:“我那件已经洗干净了。”

    沈宜葶:“你不收下,回头我哥肯定要说我了。”

    “那好吧。”

    “林芜,如果这次考试后,重新换座位,我能和你换回来吗?”

    林芜有些惊讶,不知该说什么。

    “你去打水吧,快上课了。”

    林芜重新回到教室,把那只药膏放桌上。

    姜晓瞥了一眼,“咦,你什么时候去买药膏了?”

    林芜轻声道:“沈宜葶给我的。”

    姜晓弯着眉眼,“她人挺好的吗,我都没有想到。”

    孙阳打量着秦珩桌上的药膏,再看看林芜用的那只,一模一样。

    孙阳:“秦珩,你哪里受伤了?”

    孙阳声音响亮,前面的人自然也听到了。姜晓转头,“怎么了?昨天没烫到你啊?”

    秦珩嘴角一抽,把那盒药膏随手往后面的垃圾桶一扔。

    众人莫名其妙。

    下午放学后,屈宸等秦珩。

    秦珩:“你先走,我有点事。”

    屈宸:“背着我约会啊。”

    秦珩冷冷扫了他一眼。

    屈宸:“行!我立马消失!绝不碍秦少爷的眼。”

    林芜下课后,会去食堂吃饭,二十分钟就会回到班上晚自习。

    秦珩站在楼梯口,把林芜堵住。

    林芜看到他站在那儿,不知道他是不是在等人。这会儿她也不好意思再绕道走。见了面不打招呼又尴尬。

    她硬着头皮朝着他点了点头。

    秦珩望着她,没反应。

    林芜:“……”被人无视了!她加快步子,径直从他身旁走过。

    秦珩:“林芜,我有个问题要问你!”

    林芜定下脚步,“什么问题?”

    秦珩上下打量着她,“我们小时候见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