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你好,秦医生 > 第 5 章
    那天晚上,林芜一直到十点才到家。乡间小路的灯光忽明忽暗,四个多小时的车程,她一点睡意都没有。

    沈家的司机一直将她送到家门口,她满心歉意。想着下一次,无论如何,都不能再这样劳烦别人了。

    林杉知道今晚女儿会回来,一直在等她。

    屋子里的灯只开了堂屋的一盏灯,林芜走进院子时,眼圈突然一热。她的脚步一顿,吸吸鼻子,“妈,姑婆,我回来了。”

    林杉听见声音,从里面跑出来。母女俩第一次分开这么久,尽管知道,女儿能照顾好自己,她还是很担心。“阿芜——”

    林芜勾起嘴角,浮起了一抹发自内心的微笑,“妈妈,我很好。”

    林杉去拿她的书包,“怎么这么重啊?”

    林芜:“我自己来。”她可舍不得让妈妈累着。

    母女俩一起走进屋里。

    林芜说:“叔叔和阿姨让我带了一些药回来。”

    林杉没说话,那张漂亮的脸一闪而逝的无奈。

    林芜:“妈妈,以后等我长大了,工作了我都会还的。”

    林杉摸摸她的脸,“妈妈知道。沈家人心善,你和葶葶在一个班,学习上多帮帮她。”

    林芜应了一声,心里却想,沈宜葶并不太需要她。且不说有一个成绩爆好的哥哥,家里还给她请了名师辅导,她的成绩年级排名也在前五十的。

    “好了,洗洗手,吃饭吧。”

    林芜皱了皱眉,“以后不要等我了,已经十点了,你和姑婆都要按时吃饭。”

    “知道了。”林杉推她出去。

    姑婆还在灯下缝着衣服,那双手苍老的满是皱纹,与手中那件浅蓝色的布形成了鲜明对比。

    林芜洗好手,来到姑婆身旁。“姑婆,别做了,伤眼睛。”

    “不碍事,还有一点就快好了,晚上过个水,明天你就有新衣服穿了。你先去吃饭吧,你妈等了一晚上了。”

    林芜望着她,姑婆已经七十多岁了,满头白发,双眼也凹进去了。长期的劳作,她的皮肤略显得有些黑。

    姑婆的手艺很好,每年都会买布给林芜做衣服。那些衣服很舒服,而且还很好看。

    她真的希望自己能快点长大,让他们住上明亮的房子,让他们不用再这么辛苦。

    晚上,母女俩睡在一张床上。林芜说了一些学校的事,还有她的同学。

    林杉放心了很多。“阿芜,别给自己太多的压力,妈妈现在这样就挺好的。有你这样的女儿,是妈妈的福气,只是妈妈不是一个好妈妈——”

    林芜抬手捂住了她的嘴巴,“你是好妈妈!”她顿了顿,“你给了我聪明的头脑。”

    林杉弯了弯嘴角,“我的阿芜真的很聪明。快睡吧。”

    林芜闭上眼睛,这一刻紧绷的神经久违的放松下来。

    国庆长假,林芜还是和以前一样,在家看书,帮忙家里做些事。去年,村里的田地被外地一个老板承包了,春种秋收季节都会有机器来忙活,最后会给他们一年的粮食,够他们吃的。

    家里三间房又老又破,幸好村里人帮忙修缮过几次,勉强还能住。

    沈家人当初也提出给他们盖新的房子,姑婆严词拒绝了。这一家的人,贫穷却有着强烈的自尊。

    林芜做好作业,把院子打扫了一下。家里养了二十多只鸡,白天都会放出来,院子里都是鸡屎。

    姑婆在院角剥玉米粒,妈妈在杀鸡。

    “阿芜,你去看书,不要你弄这些。”

    她应了一声,却还是没有停下手中的动作。

    阳光洒在院子里,她仰着头,眯起眼,贪婪的享受着这一刻。

    这个假期,沈宜葶、屈宸,还有秦珩约着一起去看小学英语老师。英语老师九月初刚刚生了一个女宝宝。

    沈宜葶和屈宸围着宝宝,秦珩站在一旁。

    沈宜葶:“宝宝长得很像华老师啊。”

    屈宸附和:“像华老师好看啊。”

    华老师很喜欢这三个学生,班上的铁三角。她免不了问了几个人的状况,当然她也知道,他们三都聪明,尤其是秦珩。

    “中考成绩不能决定高考的,这三年,你们可不能懈怠。”

    屈宸:“放心吧,华老师,等我们考上大学,我们一起来看你。”

    华老师听到这话,心里满是暖意。“到了高二还要文理分科,你们也要早点考虑。”

    沈宜葶敛了敛脸色,看向秦珩。她是希望,大家都能继续在一个班的。学文的话,她会轻松很多。

    只是她知道,秦珩肯定会选择理科。

    “一中卧虎藏龙,厉害的人很多的,不要骄傲,要加油啊。”

    屈宸:“还真是,就拿我们第一名来说。她家是村里的,那个条件,还考了全市第一。”

    “那人家肯定很用功的。”

    “是的。脑子特好使。她就坐在秦珩前面,秦珩知道。”

    大家都看着秦珩,期待他能点评两句。

    秦珩开口,只有两个字,“还行。”

    屈宸:“那你还和她借笔记?”

    沈宜葶一脸诧异,“你和林芜借笔记?”

    秦珩:“林芜确实很聪明。”苦学是能取得一定的成绩,但是想要更高的水平,有一个聪明的头脑会事半功倍。他看过她的解题思路,发现她的思维能力、逻辑能力特别好,这就是天生的。

    从秦珩嘴里听到他夸人,这间屋子里的人能想象出林芜到底有多厉害了。

    尤其是沈宜葶,她轻轻呼了一口气,心里隐隐的羡慕。

    回去的路上,沈宜葶有些沉默,屈宸逗着她。

    秦珩左手插在口袋里,信步往前走着。

    走出小区时,秦珩伸手拦车。

    屈宸:“不一起吃饭了?”

    秦珩:“改天吧。”

    屈宸笑:“不是林芜的笔记你还没看完吧?”

    秦珩:“一边去。”

    沈宜葶咬咬嘴角,“有件事一直没有告诉你们。”

    两个人都停止交谈。

    沈宜葶:“林芜……我小时候被拐就是林芜妈妈救的我。”

    屈宸:“喔,这样啊。那你们现在还在一个班,真是缘分!”

    沈宜葶抿抿嘴角,“嗯,我爸让林芜到一中来念书的。所以,你们以后可不许欺负林芜啊。”她看向秦珩。

    屈宸撇撇嘴角,“我可没机会欺负她。你还是嘱咐秦少爷吧。”

    秦珩耸耸肩,“我可没那么闲。”

    屈宸问道:“林芜家里条件很差吗?”

    沈宜葶点点头,“她和妈妈,还有一个姑婆生活。她妈妈身体不好,村里给他们家办了低保。”对于他们几个来说,一个手机几千,一双球鞋上千的人,很难想象一个月就靠着几百块低保生活的困境。

    屈宸:“她爸爸呢?”

    沈宜葶:“听说去世了。”

    屈宸:“那是挺惨的。”

    秦珩:“这个世界穷的人太多了,那些大山里,多少孩子上不了学呢。你根本同情不来。”

    沈宜葶:“这是一个秘密,我爸我妈都不让说的。”

    秦珩望着她,“你不用告诉我们。”

    沈宜葶脸红,“你们不一样。再说了,我们小时候都和林芜见过的。”

    秦珩抬眉:“什么时候?”

    沈宜葶:“八岁那年暑假,我爸让人把林芜接过来,在我家住了几天。当时你也到我家来的,我们不是还一起玩的吗?”

    秦珩眸色一变,八岁时,他们就见过了?

    出租车停在他们面前。

    秦珩敛了敛神色,说道:“我先回去了。屈宸,你一会儿送一下她。”

    沈宜葶站在那儿,心里委屈的不行。

    秦珩拉开车门,坐在后座。他翻开手机,群里几个队友,约他晚上一起打一局。

    他回道:最近没时间。

    那边很快有回复了。

    a:不是和女朋友约会吧?

    b:有没有照片?

    ……

    秦珩索性直说:假期后有个数学比赛。

    那几个人闭嘴了。

    他收起手机,转头看向窗外。大脑过滤了沈宜葶刚刚说的话,如果他们小时候就见过,那么也就是说,林芜早就认出他了。

    可偏偏他对这点过往一点记忆都没有。

    秦珩到家之后,他爸他妈也回来了。

    秦妈:“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没和葶葶、屈宸吃饭?”

    秦珩往沙发上一坐,似是没听见似的。

    秦爸提高声音,“秦珩!”

    秦珩皱了皱眉,“天天在学校见,腻了。”

    秦爸脸一抽。

    秦妈笑了笑,“是不是最近遇到什么烦恼了?”她的儿子她自然是了解的。从小学习成绩就好,性格傲气,一帆风顺的人生,没有受过一点挫折。他这个年龄,各种问题都会有。

    秦珩抬眼,“沈宜葶刚刚说小时候的事,我竟然什么都忘了。”

    秦妈:“那说明这件事对你来说不重要。葶葶有没有说是什么事?”

    秦珩嗯了一声,却没打算告诉他爸他妈,让他们知道他为一个女生烦恼,肯定要问东问西了。“是没什么重要的。”

    周一,照例是国旗下讲话。这次发言是由高三年级的沈宜行做代表。

    林芜站在女生队伍倒数几名,姜晓站在她前面。前面有人说道,“这人名字和咱班沈宜葶好像啊。”

    林芜眯着眼,望着前方。沈宜行站在台上的,说话时,声音温和有力,咬字清晰,没有一处停顿。

    姜晓轻声说道:“真厉害了!”

    林芜突然踮起脚尖,大概是想要看的更清楚吧。她情不自禁地说道,“是很厉害。”

    话落,就听到一旁的一声嗤笑。她一个晃身,身子朝右一歪。

    幸好有人抓住她的手臂,她站稳,对上那人的眼睛,林芜有短暂的错愕。“谢谢。”说完她连忙避开他。

    秦珩没什么表情,垂下眼眸望着她,眼底藏着探究。他们小时候真的见过?难道他欺负过她?

    人群中,少年微仰着下巴,话语中不可觉察的变扭。“你下回可以站第一个,看的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