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你好,秦医生 > 第 4 章
    林芜的心理要比同龄的孩子成熟很多,可是第一次遇到这样的事,还在同学男同学面前,尴尬之后,她的脸色越来越沉,最后化为平静。她什么话都没有再说,转头继续写作业了。

    秦珩搓了搓脸,把脸上的纸屑都收拾干净。

    一时间后,教室里静悄悄的。他好整以暇地看着林芜的背影。今天是周末,她没穿校服,依旧是短袖和牛仔裤。

    得,这就是他们班班花啊!

    他的脚在她的椅子上动了一下,“化学倒数第二题答案是什么?”

    林芜拧了拧眉,“……”她拿出作业本,翻到那页,再次转身。

    秦珩自然感觉她暗藏的烦躁,不想和他说话是吧。还真好玩,问她作业,借她笔记,她都有求必应。

    他看完了她的解题步骤,合上笔记本,并没有立即还给她,目光落在她的名字上,字迹工整清秀。

    林芜。

    他搜寻记忆,一点印象都没有。

    后面的人再无动静了。秦珩的出现让林芜有些意外,不过也只是一瞬。

    晚风轻轻吹着,空气中似乎都夹杂了些许汗水味。年轻男性的味道,让人莫名的脸红心跳。

    她低着头,马尾垂在左耳边。

    教室里一阵阵翻书的沙沙声。

    秦珩大老爷们地姿势坐在那儿,与整个环境显得有些格格不入。他静静地看着她,突然发现一件有趣的事。林芜右耳竟然有耳洞,中小学对学生管的很严,打耳洞这事是绝对不允许的。喔,她是苗族少女,自然不一样。

    秦珩撇撇嘴角,手摸到抽屉拿耳机,结果摸出几张信封,还有几个粉色包装盒。他皱了皱眉,起身的时候,椅子在地上划出刺耳的声响。

    前排的人纷纷回头,由皱眉状演变成惊讶状。

    状元和榜眼都来上自习了!亚历山大!

    周一英语课,陶蔓分析完知识点,让大家分组前后桌四人练习。

    姜晓和林芜转身,找秦珩和孙阳。

    孙阳抢着道:“我念a。”a的话最少,也最容易记住。

    姜晓捧着书,小声询问:“我没预习,我念d?”

    两人齐齐看着林芜和秦珩。

    林芜的口语是她的一大短板,乡下的师资条件有限,尽管了她在英语上已经花了很多时间,口语大概只有70分的水平。

    秦珩:“我念b。”他看向林芜,“有问题吗?”

    林芜没意见。b的话是最多的。

    秦珩:“那开始吧。”

    孙阳:do you like tra丨veling?

    姜晓:sure!i really like it! tr□□el can widen our knowledge of geography

    秦珩:tr□□丨el is the best way of pastime we can enjoy eating various foods and seeing beautiful sceneries

    林芜:what is your choice? by oneself or tra丨veling in a group organized by tra丨vel agencies?

    秦珩:i prefer by myself for the single tra丨velerfor the single tra丨veler,the greatest advantage is freedom

    孙阳:you are so bra丨ve

    ……

    五六分钟的对话,大家很快就记住了,不过这一下口语水平各见分晓。平时考试做题是一回事,开口说又是一回事了。

    林芜发现,秦珩的语调音准几乎和外国人没差别,她几乎以为是在听外国人说话。

    秦珩:“就这样吧。大家把自己的句子记住,语法不要出错。”

    孙阳:“不见得就抽到我们这组吧。”

    秦珩看了一眼林芜。

    林芜:“我哪里说错了?”

    秦珩:“我长的很吓人吗?”

    三人震惊地看着他。

    秦珩:“情景对话,你都不看着我,我们怎么配合?”

    林芜嘴角抿的紧紧的,那双眼睛清冷孤寂。他还是一如既往的霸道。有他在的地方,他永远都是老大。

    没有变的。

    偏偏他说的没有错,是她的原因。

    姜晓眼睛在两人身上转来转去,“我们还是新同学,以后多磨合几次就好了……”

    秦珩瞥了一眼林芜。

    姜晓看了看两人,“秦珩,你英语怎么说的这么好?”

    林芜当然也好奇,目光不着痕迹地看着他。

    秦珩道:“我上幼儿园,我妈就在网上给报了培训班,每周都会和老外练习口语对话。”

    姜晓叹了一口气,“你们城里的孩子真辛苦。我幼儿园天天就是玩儿。”

    林芜的眼底一闪而逝的惊讶,幼儿园就开始学英语,难怪他的口语这么好了。

    陶老师拍拍手,“下面我请两组上来做示范。”她扫了一眼下面,“沈宜葶,你们四个。”

    沈宜葶是英语课代表,一出口班上的同学不由得佩服。

    林芜望着台上的几个人,微微眯了眯眼。

    沈宜葶不仅仅是口语好,她在台上落落大方的言行,更是为她加分了。

    陶老师点了点头,“很好。四个人配合的很好,没有人出错,而且,沈宜葶的口语很纯正。”

    沈宜葶从小学就开始参加各类英语比赛,曾经来拿过全国英语口语大赛第一名,今天的练习难度对她来说根本不算什么。

    “那么下一组呢?”陶老师巡视一周,点名道:“林芜——”

    被点到名的那刻,林芜起身,另外三个人也站起来。

    孙阳还嘀咕了一句,“我去!真被抽中了!”

    有第一组珠玉在前的表演,第二组的表现就略显一般了。除了秦珩,其他三人虽然都能说出来,不过到底口语到底欠缺了一些,尤其是林芜。

    陶老师点评道:“语法都没有念错,口语平时也要加强练习。可能你们当中有人觉得花时间去练口语浪费时间,我觉得不是这样的。学英语不仅仅是为了应付考试,你们现在把口语基础打好,对你们今后学习深造会有很大的帮助。”

    林芜静静地看着黑板,英语口语不好,她并不觉得有什么丢人的。大家的起点不一样在,只是她要怎么才能练好口语呢。

    课间休息,林芜正在整理笔记,姜晓歪着头,凑过来小声道:“林芜,你是不是不喜欢秦珩?”

    林芜动作一愣,“没有。”

    姜晓:“可是感觉你对他怪怪的。”

    “有吗?”

    “你自己没有发现,你每次回头有事都只会找孙阳。”

    林芜:“……”

    “你从不主动和秦珩说话,就像刚刚的英语练习,你们之间一点配合都没有。”

    林芜:“可能我还没有适应吧。”

    姜晓:“你不用害羞的,秦珩也就是长得比别的男生帅点了,看多就习惯了。”

    林芜:“……”

    姜晓:“走啦,去上体育课。”

    到了高中,体育课真的挺奢侈的。男生早已跑到球场打篮球去了,女生三三两两坐在草坪上休息。

    林芜沿着操场跑步。

    她的初中也有操场,只不过都是石子铺成的。她很喜欢一中的操场,塑胶跑道踩在上面软软的,好像紧绷的心也稍稍松了几分。

    开学半个多月,女生们找到了各自友谊的小圈子,大家在一起有着说不完的话题。

    “沈宜葶,你和秦珩认识很多年了?”

    “我们初中一个班。”

    “听说,他在初中就收到很多女生写的小卡片?”

    “是啊。”

    “那他有没有喜欢的女生?”

    沈宜葶眯着眼,望着操场,摇了摇头。

    “上周我打扫卫生时发现他抽屉里一抽屉的礼物和卡片。”

    沈宜葶默然,目光又瞥到林芜身上,她一个人已经跑了三圈了。

    “林芜体力真好。”

    “当然,她家在山里,据说上学都要翻山越岭。”

    “啊!这么辛苦!”

    ……

    林芜跑了十多分钟,并不觉得特别累这对她来说真是小case。她去洗了一把脸,回来的路上,碰到沈宜行。

    沈宜行朝她走过来,“上体育课的?”

    林芜用手擦擦脸上的水,此刻有几分狼狈。

    沈宜行笑了一下,幸好口袋里还有半包面纸,递给她。“把水擦擦。”

    林芜抽出一张,“谢谢。”

    “对了,这个给你。”他从口袋里拿出一个黑子的袋子。

    “什么?”

    “mp3,高一英语我都拷进去了。这里面也有英汉词典。”

    林芜声音轻了几分,“这个很贵吧?”

    “不贵,操作很简单,你看看说明书,用用就会了。”

    “谢谢。”林芜捏着袋子,掌心沉甸甸的。

    沈宜行温和一笑,“也是我忘了。”改天还是需要给她买一个手机,不然联系确实不方便。“我回去了。”

    林芜定定地站在那儿,目送着他的身影。

    不远处,屈宸和秦珩从小卖部买完水回来,两人都看到了这一幕。

    屈宸:“我没看错吧。林芜和沈宜行认识?”

    秦珩若有所思。

    屈宸:“他俩什么关系?”

    秦珩:“我怎么知道。”

    屈宸:“你不知道?人林芜坐你前面大半个月了,你就不多关心关心同学?尤其是美女同学。”

    秦珩哼了一声,“你去问。”

    屈宸:“我是那么八卦的人吗。”人美女同学根本不理他。

    那以后,林芜开始用沈宜行送她的mp3学习英语,每天她都会一个人找个角落晨读。口语虽然没有一蹴而就的提高,不过她终于明白,为什么叔叔阿姨,还有郝主任当初都劝她到晋城学校。

    这里不一样的。

    在一丝不安中,林芜度过了在晋中的第一个月,同时迎来了国庆七天长假。

    她是准备回家的,沈家人提出了送她回去。

    很多事,她拒绝不了。

    九月的最后一节课,地理老师讲完了最后一道题目宣布下课。

    教室里瞬间就炸了。

    林芜收着书包,她斟酌再三,挑了七八本书准备背回家。

    姜晓诧异地问道:“你要看这么多书?”

    林芜:“高三学长把高二的书借我了,我想尽快看完。”国庆后,她要参加校内的化学竞赛班,以后每周都要抽时间和高二的学长学姐一起学习。

    姜晓看在眼里,林芜有多努力,她是自愧不如的。“可是这么多书,你背来背去很重啊。”

    林芜笑:“我以前上学也要背很多的东西,有时候在会摘野菜,还有树上结的果子。”

    姜晓默默地又拿了两本书装到包里。

    后面的孙阳说道:“我不带书了,明天我们家开车去杭州。”

    姜晓:“去西湖吗?”

    孙阳:“我妈定的路线,西湖到乌镇,我们自驾。”

    秦珩:“你妈真勇敢。”

    姜晓看着孙阳,“其实我觉得秦珩说的不错。”

    孙阳只看向林芜,“现在天气不冷不热,傍晚在西湖走走应该挺惬意的。我觉得应该不错。”

    林芜点点头,她没有去过什么地方,可她知道“上有天堂下有苏杭”,西湖应该很美的。

    秦珩看了她一眼,轻笑了一声,那笑容说不出的味道。他抄起自己书包走了,那包里只有一本数学竞赛书。“走了,再见。”

    林芜:“……”

    屈宸在门口等了秦珩半天,“刚你们几个说什么呢?”

    秦珩瞥了一眼后面那三人,再看到林芜那个塞得要爆的书包,他简直难以想象,她背着二十斤的书包来回一天。

    屈宸一脸神秘,“我打听到了。”

    “什么?

    “林芜是沈家安排到我们学校来的。”

    秦珩:“嗯?”

    “你还记得葶葶小时候走丢的那件事?”

    秦珩点了一下头。这件事当时闹的挺大的,沈家一度以为沈宜葶是被绑匪绑架了。“这和林芜有什么关系?”

    屈宸挑眉,“是林芜的妈妈救了葶葶,沈家估计是报恩来着,把林芜接到城里来上学。”

    秦珩脚步一顿,“沈家就这样报恩的?”沈宜葶脚上的那双鞋抵得上林芜一学期的生活补助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