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你好,秦医生 > 第 3 章
    秦珩和林芜前后桌,怎么会看不出来。虽然学校规定,在校都要穿校服。平时林芜穿着校服衣着看不出个好坏,可这段时间,她的脚上穿的换来换去也只有两双半旧的帆布鞋。

    屈宸继续聒噪道:“不过,林芜还是挺漂亮的。才一个星期,别班男生都来打听了。不过你放心,肥水不流外人田,我们班班花,我们会护住的。”

    秦珩:“什么班花?”

    屈宸:“林芜啊,刚选出来。”

    秦珩:“谁选的?”

    屈宸:“我们几个男生投票选出来的。林芜票数最多,不过我投的葶葶。”

    秦珩瞅了一眼屈宸,冷声道,“你们可真闲。”

    屈宸嘿嘿一笑:“你是班草。放心,不是我们男生选的,女生匿名投票选的你。”

    秦珩:“一边去。”总觉得因为这货,他被殃及了。

    屈宸左手摸了摸发型,他在开学前,刚被他爸压着剪短了那一头黄毛,现在还残留着一抹黄。每天出操的时候,他也是最惹眼的。

    “秦珩,葶葶和林芜你会选谁?”

    秦珩想了想,林芜那张脸长得还不错吧。他冷冰冰的丢了两个字,“弃权。”

    还有一个路口,秦珩就要到家了。自行车拐弯时,他突然按住刹车,“哪个班的人来打听的?”

    屈宸:“嗯?”他慢了半拍,“你认识的,和咱们一个初中,孙初文。”

    他轻哼了一声,“我到了。”

    林芜和姜晓分别后,她来到马路对面。沈家的车已经等了十分钟了。

    沈家兄妹都在车上。

    林芜上了车,“对不起,让你们久等了。”她朝着沈宜葶点点头,又喊了沈宜行一声哥哥。

    沈宜行开口,“没事的。在学校还习惯吗?”

    “挺好的。”一中的学习生活环境比她以前的环境好太多了。

    “我听葶葶说,你做了化学课代表。”

    “班主任选的。”

    “一中卧虎藏龙,你能被选上是你有这样的能力。”沈宜行知道林芜有多聪明,在一中这三年,她会越来越强大的。“平时有什么需要找我或者葶葶。”

    “我知道。”

    “葶葶也是,林芜学习好,你有什么问题可以找林芜。”

    沈宜葶甜甜说道,“哥哥,你放心好了。”

    林芜:“你有什么不懂的,以后中午我可以给你讲。”住校生中午可以回宿舍休息,还有一些学生中午就在班上自习。

    沈宜葶点了一下头。“我去买教辅时,也给你带了几本,一会儿到家拿给你。”

    林芜感激地说道:“谢谢。”

    沈宜葶:“没什么的。其实有件事我也想拜托你。”

    “什么?”

    “我想和你换个位置,可以吗?”

    林芜一愣,她和姜晓同桌,开学刚适应彼此,不是她愿意就可以的,姜晓也要同意吧。

    沈宜行说道:“葶葶,又胡闹了。就是林芜愿意,你也要问问她同桌吧。”

    沈宜葶叹了一口气,当初她怎么就没直接坐到秦珩身边呢。她闷声说道,“我想和秦珩坐一起啊。”

    沈宜行:“现在又不是幼儿园时期。”

    沈宜葶:“可是秦珩学习那么好,我要有什么不懂的,可以直接找他啊。”

    沈宜行怎么会不知道自己妹妹的心思。“行了,你别为难林芜。”他转开话题,“林芜坐在第几排?”

    “倒数第二排。”

    “上课看的见吗?”

    “看得见的。”大概是她没有怎么接触过电子产品,视力特别好。她在乡下时每天都要走两个小时的路,运动量大,虽然没有从小喝牛奶,她也长到164了,而且现在还在长,她比沈宜葶还要高一点。

    沈家前几年就搬到城东的别墅区,这一片环境优美,绿树成荫,还有一个人工湖,偶尔可见水鸟游来游去。

    沈母今天也早早地回家,和阿姨准备了一桌菜。三个孩子回来后,家里顿时热闹起来。

    “林芜是不是瘦了?在学校是不是吃的不好?”沈母对她满是关切。

    “食堂的饭菜挺好的,比我们以前好很多。”她说的是实话。

    “那就是高中生活太辛苦了。以后周末过来,阿姨多做些菜给你补补身体。”

    林芜笑着没说话。

    晚上,她睡在沈宜葶隔壁的房间,房间里的一切就像童话世界,白色的家具,蕾丝的窗帘,还有漂亮的梳妆台。

    她眨了眨眼睛,走到一旁的书桌前,拿出了作业。

    在沈家的两天里,有时候她会帮着沈家的阿姨摘摘菜,这些都是她做惯了的。

    第二天,沈母看到后不让她做了,带着她去了餐厅。

    “本来打算带你和葶葶出去玩的,她这周身上来了,现在还在睡觉,以后有时间吧。我听宜行说,你在学校适应的还不错。”沈母喝了一口茶。

    “阿姨,学校挺好的。”

    “缺什么和我们说,你妈妈不在身边,理应我们该照顾你的。不管你怎么能干,你还只是一个孩子。”

    林芜抿着嘴角。

    “不要有任何心理负担,要不是你妈妈从人贩子手里救出葶葶,我们家还不知道会变成什么样。当然我们对你好,因为你是个好孩子。”沈母怜爱地揉揉她的头发,林芜生的好,眉眼现在还没有张开,将来可见一定非常漂亮,像她的妈妈一样。

    林芜的母亲林杉,说是林芜还没有出生时丈夫就意外去世,林杉伤心过度,带着孩子来到晋城南部一个偏僻的小山村。

    林杉,可惜了。

    林芜在沈家待了两天,周末下午沈家的司机送她回学校。沈宜葶送了她几本参考教辅,都是名师编写的。而沈母又给她带了一大包吃的。沈家人这般对她,不知为何,她心里的压力就大一分。

    母亲从小就教育她,不要总想着依靠别人,不要贪恋别人的恩惠。

    宿舍只有陈彤一个人在,她也是从下面的郊县考到一中的,一个月才回一次家。“他们都出去还没有回来。”

    林芜把东西放好。

    陈彤一脸羡慕,“这么多吃的。”

    是啊,不光多,还很贵。光这一盒车厘子就要两百多。林芜看到价格,震惊的不是半点。东陵山每到夏天,树上都会结出红色的果子,村里人都叫那小樱桃。他们上学路上,都会摘上一把,边走边吃,其实果子味道并不好,涩涩的,可是,她竟然非常怀念。

    陈彤:“你家亲戚对你真好。”

    林芜没有作答,“去上自习吗?”

    陈彤点头,“去啊。我今天本来打算去买几本习题册料,去书店看了一下,价格太高了,还没有折扣。”

    之前林芜也去看过,一本教辅都要四五十块,她根本买不起。

    九月初,晋城的天气白天依旧燥热,只不过早晚气温凉了些许。两人拿着校服外套往教室走去。

    陈彤:“听说月底会有一个摸底考试。”

    林芜:“班长是这么说的。”

    陈彤:“林芜你有没有种感觉,就是他们城里的孩子,学什么都轻轻松松,下课照样玩,考试也能考出好成绩。”

    夕阳的余晖洒满大地。两人正路过篮球操场,一群少年在奔跑着,无忧无虑。

    林芜突然开口:“不是的。我们上自习的时候,他们有人在补习班,有的人请了名校家教。”他们不是不努力,而是我们看不到。

    陈彤愕然,她怎么这么傻呢。

    林芜在那些人堆里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秦珩熟练地运着球,还在指挥着队友,他一个跃身跳起,篮球稳稳地投进了篮筐里。

    周围的男男女女都拍起手来,一声声加油声此起彼伏。

    “秦珩好厉害啊,学习好,长得又帅。 ”陈彤说着。

    林芜轻轻开口,“走了。”

    秦珩他们打赢了比赛,他仰着头咕噜咕噜地喝着水,额角的汗一滴一滴地往下流。

    屈宸拍着他的肩头,“两个月没打,还行吗。”

    秦珩喝光了一瓶水,抬手把瓶子扔进了一旁的垃圾桶。“我去趟教室。”

    “你不是要回去晚自习吧?”

    “拿东西,你先走吧,别等我了。”

    屈宸摆摆手,“明天见。”

    秦珩从教室后门进去的,林芜坐在自己的座位上。他坐了十分钟,她似乎也没有察觉有人。

    林芜在解一道化学题,化学老师周五给她的,难度远远超过课本内容。

    等她终于把最后一道题解好,她身子后倚,轻轻放松自己。

    秦珩视力好,看清了她做的题。只是状元都没有察觉到后座来人了吗?他抬手动了动自己的桌子。

    林芜吓了一跳,马尾一甩,从秦珩的脸上划过。

    秦珩闻到了淡淡的洗发水味道。

    林芜回头,望了他一眼。

    秦珩抬手擦擦脸,“有没有纸巾?”

    林芜:“……”她从书包随手抽出一包纸巾,抽了几张纸递给他。

    秦珩擦了擦脸上的汗,突然感觉脸上有什么东西。他拿手摸了一下,一脸的纸屑。“林芜,这面纸什么牌的?”

    林芜拿出纸袋,细细一看上面的字,脸色越来越红。

    秦珩倾身往前,再看到“治不孕不育到xx医院”那行字时,他的嘴角慢慢浮起,“你在哪买的?”

    林芜咬了咬唇角,“晚上回来时校门口有人递给我的。”当时她急着回宿舍也没看就赛到书包里了。

    秦珩呵了一声。

    林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