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你好,秦医生 > 第 2 章
    林芜轻轻弯下腰,马尾微微垂落,她捡起了笔套。将笔套还给秦珩时,只是侧了一下上半身,头都没有回。那动作就两个字——干脆。秦珩看了一眼桌上的笔套,随即瞪着她的后脑勺。他摸了摸下巴,似在想什么。

    林芜对他有意见,这是肯定的。

    “认真看题,不要东张西望。这都是你们初中学习的知识点。”陶老师感冒了,说话时声音沙哑。

    秦珩目光转到试卷上,开始做题。

    林芜没有被这个小插曲影响,一门心思投到试卷上了。

    下课铃声响起时,秦珩伸手欲拿过孙阳的试卷。

    孙阳嗷嗷直叫,“等下,我还有一点没写完!日记怎么拼?”

    秦珩:“d-i-a-r-y。”

    孙阳的右手飞速写好,“好了好了。”

    秦珩抽走试卷,直接拍拍林芜的后背。“试卷。”简单利落。

    林芜转身,平静地接过试卷。

    秦珩瞅了她一眼,人家压根一个眼神都没给他。

    秦珩:“……”

    孙阳内心:平时这传递试卷的活,不是他做得吗。

    教室里对答案的开始对答案,抱怨的开始抱怨。

    “这才开学就考试,还让不让活了。”

    “这就是晋城一中,魔鬼的地域。我爸妈从七月份就给我敲警钟了。”

    “大家想开点吗。马上就放假了。周末去看电影啊!”

    有人拍起了桌子,开始起哄。中考过后,放了三个月的假,这些人都玩疯了。这一周紧密的课程,很多人还没有调整过来。

    屈宸大声喊道:“这周有没有人去打球?”

    话落,这时候,突然一个身影走进来。

    “吵什么吵!我在老远就听到你们班的声音了!还有两分钟就上课了?你们在干什么?有没有一点紧迫感?”这正是高一教导主任,姓郝。他一进来,教室的气压瞬间就低了。

    屈宸默默从他身旁经过。

    “还不回座位?”

    屈宸:“郝主任,人有三急。”

    郝主任:“下课那么长时间干什么去了?”

    “这不是忙着整理笔记吗?”

    “去去去,赶紧回来。还有你这头发赶紧染回来!我要和你们张老师好好谈谈。这层楼就你们班最野。”

    郝主任把2班批了一通才离开。

    大家一脸苦色,微微松了一口气。

    “我听说了,郝主任是一中最严厉的主任。我们这届在他手里肯定没好日子过了。”

    “我家楼上的哥哥是刚毕业的,就是郝主任带的,三年高压。”

    “我还听说郝主任特别喜欢抓早恋分子,他的名言就是,高中时代谈恋爱,到他手里就拆散。”

    “同学们,注意喔!别被郝主任逮到!”

    “咦!这哪是好主任了,明明是坏主任。”

    ……

    沈宜葶捧着刚刚收集的英语试卷,走过来时,脚步微微一顿,站在秦珩课桌旁边。她长相甜美,很符合她名字的气质,亭亭玉立。

    沈宜葶:“秦珩,阅读理解第三题选什么?”声音温和动听。

    秦珩倚在那儿,表情淡淡的。“d。”

    沈宜葶皱了皱眉,“那我选错。对了,秦珩,这周末晚上你有时间吗?我爸爸给了我几张演唱会的门票。”

    四周人都在注意着这两人的一言一行。

    秦珩:“没时间,要准备比赛了。”

    屈宸凑过来,“葶葶,我有时间。”

    沈宜葶:“那下次等秦珩有时间,我们一起去吧。我先去送试卷。”

    沈宜葶一走,后面的男生哄起来。

    “秦珩,我是看明白了,你这是被盯上了。难怪课间,我们班走廊总有别的班女生经过。天天来我们班这头打水,原来醉翁之意不在酒。”

    “他从幼儿园就被盯上了。”屈宸他们从小一起玩到大,小时候秦珩永远都是扮演“王子”角色,女孩子总喜欢粘着他。这些年,他不知道收到多少表白的卡片了。可惜了,这人还没有“开窍”。

    秦珩冷眼扫过去,“一边去。”

    林芜坐在那儿一动未动,早上晨读时,沈宜葶来的早,给她带了一句话。“林芜,我妈让你今晚和我们一起走,周末到我家。”

    这是来到这里后,她第一次主动和她说话。两人似有默契一般,在班上真的就和刚刚认识的新同学一样,不亲密。

    沈宜葶被救的第二年,沈家人带着她一起到山里来。小姑娘一下车就哭了,哭着闹着要走,一直说,“我不喜欢这里,我要回家。”

    后来,她的哥哥沈宜行把林芜带过来。

    林芜安慰她,怯生生地去拉她的手。

    沈宜葶生气地甩开,“不要碰我。”她红着眼睛说道,“我再也不要到这破山来了。”

    那以后,沈宜葶真的没有再来过。

    不过,林芜一直想告诉她,东陵山真的很漂亮。

    林芜把整理好的数学笔记本放到姜晓桌上,“这周的数学重点我都用红笔标注好了。”

    姜晓感激地抱了抱她,“林芜,你真的太好了。”她在学习上没有林芜那么用功,不过成绩也不差。

    孙阳在后面听到了,“林芜,笔记本能不能借我看看,放学前还你。”

    林芜点点头。她对自己的学习笔记从来不会藏着掖着,初中时,班上的同学就喜欢问她借。

    “谢啦。”孙阳拿过笔记本,小心翼翼地翻开。“你的字真好看。”

    秦珩瞥了一眼,本子上黑色和红色水笔交错,重难点一目了然,堪比外面卖的教辅了。

    孙阳直点头,“林芜,你太厉害了。”

    秦珩:“是啊,都可以去写教辅了。”

    林芜:“……”

    姜晓转过头,“那行啊。以后谁借林芜的笔记本,要收钱了。”

    孙阳:“姜晓,你真有商人的头脑,以后可以学经济学。”

    姜晓摇摇头,“我要给林芜做经纪人。”

    林芜见几人都看着她,被迫回头,“你们有需要的话拿去看就好。”

    秦珩慢悠悠地说了一句,眉色不变,“那个化学笔记借我看一下。”

    孙阳激动了,“你也要看?”

    秦珩挑眉,“就准你们向状元学习。”

    林芜沉默了一瞬,“我还有一点内容没有整理好,等我整理好给你。”

    秦珩细细看着她,皮肤还真挺白的,好像连毛孔都看不到。“行,我等你。”

    最后一节课间休息,姜晓去洗手间了。林芜一个人在座位上,她整理好笔记,转身轻轻放在秦珩桌上。

    秦珩正在玩手机,余光看了她一眼。“下周给你。”

    林芜默了片刻,“我是少数民族。”

    秦珩一脸疑惑,不知道她怎么突然冒出这句话。他放下手机,正视着她,“哪个民族?”

    林芜:“……苗族。”

    秦珩:“所以你会蛊毒?”

    林芜神色瞬间一变,她冷静几秒,眨眨眼才平静下来。“我不会。”说完,她默了一瞬,脸色认真起来,“少数民族的学生有加分政策,我中考加了五分。”

    秦珩拧了拧眉毛。

    “其实我的分数并没有比你高。”

    秦珩眉眼一转,目光上下看了她几秒,原来她是这个意思。她以为他在乎她加的那五分,他扯了一抹笑,“林芜同学,别泄气,以后还有很多场考试。”

    林芜望着他,一时难以言喻。她看过中考成绩排名,她和秦珩名字靠在一起。两人各科分数都相差不多,总分秦珩是比她高一分的。

    放学后,屈宸早早地收拾好书包,他等着秦珩。

    秦珩漫不经心地往包里塞了几本书。

    屈宸眼尖,“你怎么有林芜的笔记本?”

    秦珩立马拿过来,搁包里了。

    屈宸:“干嘛呀?这么宝贝。又不是情书?你要做什么?”

    秦珩:“取长补短。”

    屈宸:“切!认识你十多年了,我就从来没见你看过别人笔记本。”

    秦珩一手背起包,信步往外走。

    班上的人渐渐都走了,周五放学,大家都在赶时间似的。林芜看了一眼沈宜葶的座位,见她已经和她的同桌出了教室。她陪姜晓去拿自行车。

    姜晓问道:“所以你只有放长假才能回家?”

    林芜点点头。

    “那以后每周你都要去这个叔叔家吗?”

    “可能不会常去的。”她并不太想去打扰沈家,可是又不好拒绝。

    “以后周末我们可以一起约着学习啊,我对晋城也不太熟。我们正好可以一起去玩。”

    林芜默了下,“姜晓,我现在还不能让我出去玩。”

    姜晓抓抓头,“对不起,我忘了。”

    学校给林芜的补助,她一小部分花在吃饭上,剩下的钱还要买教材,买文具。她还要攒一些钱作为回家路费,总不能每次都让沈家人送她回去吧。家里的生活现在就靠政府给的补助,妈妈给他的钱,都是她一分一分省下来的。

    林芜呼了一口气,“等我们长大了工作了,赚到钱,我们再一起出去玩。”

    “好,一言为定。”

    秦珩推着车出来时,就看到她俩,他骑上车路过两人身边时,耳边轻轻飘过林芜的声音:我不会骑车。

    姜晓:“等有时间,我教你。”

    林芜笑着答应。

    秦珩下意识的按了刹车,状元不会骑自行车?他转回头,就见林芜嘴角含着笑意答应了。

    屈宸骑到他身旁,“看什么呢?”

    秦珩收回眼神,“没什么。”他的新自行车性能好,很快就骑得老远。

    屈宸追上来,“你刚在看林芜吧。”

    秦珩没理他,继续往前骑,耳边是风吹风的声音。

    “喂,你不是看上她了吧?”

    “就她?你写作文时怎么没这样的想象力?”

    “我听说,她是贫困生。”

    秦珩扫了他一眼。

    “哎呀,我可没打听。她给张勤交表格时,我正好去办公室,无意间听到的。”

    秦珩凉凉地丢了一句,“要你管那么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