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你好,秦医生 > 第 1 章
    八月底,晋中一中高一新生在一周三十五度高温的磨炼下结束军训,正式开学了。

    这天早上,天微微亮,林芜坐上了沈家的汽车,她告别了母亲,告别了姑婆,正式踏上了另一条陌生的路。

    五个多小时后,已近中午,林芜到达晋城。

    车子停在学校附近一家餐厅。

    林芜走进包厢,见到了两位穿着光鲜人士。“沈叔叔、黄阿姨。”这是她在晋城唯一认识的人,这么多年来,沈家人一直对她们母女颇多照拂。

    沈母起身,“终于到了,辛苦了吧。”

    林芜:“还好。”

    沈父:“饿了没有?吃过饭下午就可以去学校了。”

    沈母点点头,“你妈妈身体怎么样了?”

    林芜:“吃了医生开的药,这两天已经好多了。”

    沈母:“不要太担心,这次检查,医生已经说了,只要好好养养身体,不会有大碍的。”

    林芜眉心微微一皱,她到晋中来念书,离家太远,回去一趟也不容易。便无法照顾妈妈了,其实她很担心。

    沈父给她盛了一碗汤,“林芜,不要多想。到了这里,安心学习。你妈妈那里我会让人照看的。”

    林芜:“谢谢叔叔。”

    沈父看着她,微微笑着说道:“葶葶和你在一个班,以后有什么事,你就找她。”

    林芜想到沈宜葶。两人第一次见面在五岁那年。沈宜葶被人贩子拐走,她在路上逃走,被林芜的妈妈所救。后来沈家人找到女儿,对林芜一家感激不尽。再了解到林家境况后,也诚心想到帮助她们改善生活。不过都被林芜妈妈拒绝了。

    不过,这些年,沈家总会给林芜送些书,买些学习资料,这一点林芜妈妈拒绝不了。她没有能力给女儿提供太好的经济条件。

    林芜妈妈能接受的也仅此而已。

    因而,沈家人对这对母女更是敬重。

    今年林芜得了一个全市中考状元后,沈家人便和林芜母亲商量了。林芜聪明,继续留下乡下太可惜了。

    最终,林芜同意来晋城一中念书。

    午饭结束,林芜独自去了学校。沈家已经将一切安排的妥妥当当的,她在心里感激着。

    “张老师在德育楼二楼办公室。你去找她就好。平时若有事,可以打我电话。”

    林芜点点头,“叔叔阿姨,我进去了。”

    沈母:“林芜这孩子真是太懂事了。”

    沈父:“是啊。不容易。葶葶有她一半懂事我就满足了。”

    沈母睨了他一眼,“也不知道谁惯的。”沈宜葶当初被拐找回后,沈家人对她便是万千宠爱。

    沈母也有几分担心,“不知道这两孩子能不能处的来。”

    沈父笑道:“我看林芜这孩子稳重,性格也不错。”

    沈母勾了勾嘴角,“林芜是稳重,不过和她妈妈一样,很骄傲。”

    沈父是生意场上的人,自然看得出来。何况林芜来一中念书,沈家并没有帮上什么忙。一中为了招揽优质生源,不光学费全免,每月还有500块的生活补助。另外,林芜是全市唯一一个化学满分,学校也看中她这点。开学后,打算让她加入比赛团队。一中每年都有学生参加奥林匹克竞赛获奖,如果得到全国一等奖,最后能获得保送名校名额,不过这条路不比参加高考容易。

    沈父不禁失笑:“这孩子怎么这么聪明。”

    学校里安安静静的一片,偶尔传来整齐的朗读声。林芜找到高一教师办公室。

    班主任张勤见到她,立马从座位上站起来。“是林芜吧。”

    “张老师。”

    “早上从家赶回来的?”

    林芜点点头。

    张勤对她宽慰地笑了笑,“下午第一节课是地理,你先去上课。”今年全市的黑马,一个十万八千里的小镇出了一个中考状元,全市老师都震惊了。晋城各所高中都想抢生源,最后还是被一中给抢来了。主任已经和他打过招呼,重点关注对象之一。

    “以后有什么事找老师。”张勤是新老师,上半年研究生毕业,参加教师编制考试后,九月正式到一中任教。

    林芜点点头。

    “报告——”门口传来一个男生的声音。

    “进来。”

    张老师回头,喊道,“秦珩,你来的正好。这是林芜,我们班的。她刚到,你先带她去教室。”他想了想,“你前面的位置还空着,林芜暂时就坐那。我先去3班布置一下作业。另外,顺便通知一下,最后一节音乐课,音乐老师有点事,我到班上讲点事。”

    秦珩:“音乐课改数学课?”

    张勤哪里不知道学生的心思,笑道:“我哪敢。虽然刚开学,你也别偷懒,数学竞赛好好准备一下,高二高三可有几个非常厉害的人。”话里都是对这位学生的宠爱。

    秦珩淡淡地应了一声,怕是根本没把老师这番话放心上。

    秦珩穿着夏季校服,个子很高,白t恤,黑色校服裤。少年眉目清俊,手里拿着作业本,站在那儿,风姿绰绰。

    林芜和他四目相视,那张帅气的脸让她恍惚了一下。依稀记得少年笑,眉目不减当年傲。她怔愣了几秒,嘴角露出一抹淡淡的笑容,礼貌却不热情。

    秦珩扯了扯嘴角,露出洁白的八颗牙。他打量了她一眼,人很清瘦,扎着一个马尾,露出光洁的额头。她穿着白t恤,蓝色牛仔裤,衣服洗得发白。脚上的那双运动鞋,虽然干净,确也是洗的起毛了。他知道她,班上唯一一个军训缺席的,全市第一名。

    他凝视着她的眼睛,那双眼睛很亮,看人的时候让人觉得她很温柔,可再深看那双眼底似乎有什么东西蕴藏在深处,让人探究。他说:“我先带你回班。”

    林芜轻声说了一句,“谢谢。”

    正值课间,班上异常热闹。

    秦珩和林芜进来时,班上的喧闹突然被静了,大家都看着他俩。

    “你就坐这儿。”

    林芜看了一眼,旁边的桌子,可以确定同桌是个女生。她把书包放下,再次对秦珩说了一声,“谢谢。”转身坐了下来,不再多言。

    她的桌上摆放着新书,整整齐齐的,应该是同桌帮她整理的。她想,这个同桌应该很好相处的。

    秦珩坐在她身后,目光若有所思地看着她。她沉默地坐在那儿,背脊挺着笔直。

    “秦珩,放学打球去?”屈宸大咧咧坐在他的旁边。

    秦珩:“晚上家里有活动。”

    屈宸拿眼瞅着林芜的侧脸,“这就是我们状元啊?”他毫不避讳地盯着林芜看了很久,问道,“农村的教育质量这么好了?”

    林芜以第一名的成绩夺得晋成中考状元,确实让人惊奇,更多的是大跌眼镜。难以置信,甚至有些丢脸吧。城市的孩子条件那么好,竟然学不过农村的孩子。

    “我看了分数,她比你高四分呢。”

    秦珩对分数从来不在意。

    屈宸碰碰他的手肘,“怎么是你带她进来?”

    秦珩斜了他一眼,意思是你话太多。

    屈宸惨兮兮地说道:“真羡慕!是不是状元就可以不用军训了?林芜对吧。这名字,又是零又是无的,是想一无所有吗?”

    林芜自然是听到他们的谈话了,她微微低着头,脸上几乎没有波动。农村的教育水平确实不能和城里学校比的。她抬手看着眼前的教室,明亮宽敞,课桌整齐又干净,甚至还有空调电脑,这些镇上的学校都是没有的。

    林芜想到了妈妈劝她来一中说的话。是妈妈拖累了你,妈妈给不了什么……

    这时候,一个女孩子匆匆跑过来,手里抱着几本书。因为跑步,她微微喘着气。

    “咦,你来了!”同桌快速地把书藏到书包里。“我叫姜晓,姜子牙的姜,春眠不觉晓的晓。”

    “我叫林芜。双木林,荒芜的芜。”

    姜晓扑哧一声笑,“是薛芜蘅的芜才是。”

    林芜眼前一亮,知晓她肯定看过《红楼梦》。

    “我知道你。你是我们这届的状元。军训时我们都看过名单了,班上就剩你没来了。”

    林芜微微笑了笑。

    “你笑起来真好看。”姜晓望着她的脸,“还有你皮肤怎么这么白?”

    林芜:“……”

    后面的秦珩:“……”

    姜晓盯着林芜看。

    林芜有些不好意思,军训之后,大家都或多或少的晒黑了一些。她大概是遗传比较好,像她妈妈,皮肤一向白皙。

    姜晓:“你怎么没来军训啊?”

    林芜:“我妈妈生病了,我走不开。”她的声音不大不小,秦珩和屈宸都听到了。

    姜晓咧着嘴角,没再问什么,吐槽了几句军训太苦了,班上还有女生晕倒了。

    虽然是第一次见面,两人之间好像很快就找到了感觉。

    屈宸摸了摸鼻子,脸色讪讪的,他转开话题,问道:“姜晓,你刚刚藏什么东西呢?”

    姜晓:“王后雄《教材完全解读》。”

    屈宸嗤笑:“王后雄的教材封面什么时候换成漫画了?”

    姜晓:“屈臣氏你怎么不开个书店?”

    众人:“……”

    唯有林芜一脸默然,后来,她告诉他们,因为她不知道屈臣氏是家店。她以为,屈臣氏就是屈宸的名字。

    最后一节课,张勤如期而至。

    “放心,这堂不上数学课。你们余老师是真的有事。趁着有时间,我来安排一下班上的事务。大家现在都认识我了吧?”

    教室里瞬间笑起来。

    军训这几天,张勤都会去看他们,谁还不认识他。

    “现在我们还定一下咱班班委人选,有没有自荐的?”

    张勤扫视一周,还真没人自荐。“那我就点名了。班长宋轶眀,学习委蒋楠……数学课代表秦珩,英语课代表沈宜葶……”他边看成绩表边念着名字,“化学课代表林芜吧。”

    林芜一愣。

    张勤寻到她的位置,“还没给你们介绍,我们班林芜,她下午刚到,大家认识一下。”

    林芜起身,站在座位上,脸色淡然,有着超乎同龄人的稳重。

    张勤摆摆手,让她坐下来。“别的话我也不多说了,总之,好好学习,不负时光。下面的时间,自习吧。”他不敢一开学就霸占副科时间,不然这些孩子还不炸了。慢慢来吧,温水煮青蛙,让他们慢慢适应高中生活。

    林芜初来就被委任化学课代表一职,班上的同学心里都挺好奇的。

    不过,后来听说,这都是各科任课老师自己选的,大家也没意见了。

    林芜很快适应了高中生活。她性格安静,几乎不主动和别人交谈,平时在班上也不怎么显眼。

    她不喜欢出去,总是坐在座位上,不是在写作业,就是在看书,偶尔趴在桌子上休息。

    一中高一没有分实验班,每个班的学生都是电脑随机安排的。除了几个,屈宸、沈宜葶这两个是找了学校领导才掉到2班来的。

    林芜做完题,拿着水杯去接水。刚出了教室门,就看到秦珩屈宸迎面走来。两人长得好看,走到哪儿都是焦点。

    林芜下意识地避开。

    秦珩也看到她了,两人目光在空中短暂的交汇,林芜不着痕迹地撇过头。

    秦珩一脸莫名:“……”

    屈宸嘿嘿直笑,“哥们你帅的让人不敢看了。”

    秦珩心里有几分奇怪,根据他这几天观察,林芜这个人很安静,除了学习,和大家几乎没有什么话题。不过和周围几个人关系都不错,前后桌的人问她问题,她都很认真的讲解分析。包括对他同桌孙阳,孙阳作业不交,她来催,还会问一句,“你看下秦珩的作业有没有做好,好了一起给我。”到他这里,就成了顺便。

    林芜怎么独独对他有些冷漠。

    下节课英语随堂测试。前后一个一个传试卷,秦珩把玩着笔。传到最后,林芜转身,把最后两张试卷传到后面。结果,明明是他坐在她正后方,她却把试卷传到了他同桌孙阳面前。

    秦珩:“……”

    秦珩侧首,慢悠悠地拿出笔,笔套瞬间弹了出去,正好落在林芜脚下。

    孙阳望过来,张开嘴巴,主动帮忙,“林——”

    秦珩扫了他一眼,喊了一声,“林芜——”

    林芜刚刚写好名字,动作一顿。

    只听后面传来一个懒洋洋的声音:“帮我捡一下笔套。”

    【注:依稀记得少年笑,眉目不减当年傲。摘自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