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一千零二十一章 击碎心魔 下
    “但正是因为经历过这些挫折与痛苦,我才更了解曾经的丑恶与错误,一步一步往前走,不断改变与战胜过去的自己,过去的命运……”苏佳继续坚定说道,“就像‘陌谷一战’我走火入魔,心系仇恨失去了本性,伤害了亲人……现在的郑师兄你,正是我‘陌谷一战’的模样,如果那就是我心中的黑暗与丑恶,我便誓定在这里将你打倒,战胜过去的自己,战胜过去的命运!——”

    “佳儿……”看着苏佳在命运面前坚定的信念,萧天不觉一阵感动——与苏佳一起走过的三年,曾经为仇恨几番辗转和苦痛,苏佳终于在今天靠自己的力量,认清了曾经为仇恨执念“丑恶”的自己,并坚定不移地改变命运,战胜过去,萧天心中暗暗道,“谢谢你,郑大哥,正是因为有你,佳儿才能真正认清过去的自己,并坚定信念彻底改变……”

    只是这次,是郑羽化堕入了仇恨的“深渊”……

    “额……”像是被苏佳的气势所震慑,郑羽化“魔剑”攻心痛苦之下,心中不由暗暗发慌,剑光开始冥灭闪烁,双手更是颤颤发抖。

    “如果你无法从堕落中醒来,那就由我替你斩断你心中的黑暗!——”苏佳继续亢奋一句,挥刀风鸣破宇而出——第七式“荒影神刀”,聚灭天灵合散而出,汇断交错寒芒百斩即下,正朝郑羽化“血剑”剑光而去。

    郑羽化的内心已然开始动摇,心力荒殆疲尽之下,最后的气力下意识凝芒剑上——“荒血剑”百纵挥使杀意狂澜,呼风唤雨正朝“神刀”而去。

    刀剑相俎,震撼天辰,山谷洞底似如雷鸣咆哮,炸裂惊响一瞬,烟云飞空消散……

    “啊!——”萧天身后,徐双等人承受不住“刀风剑雨”的威势,纷纷避后大声呼喊;萧天更是挡在身前保护众人,看着“烟尘之下”胜负未知,萧天心里悬浮不定。

    良久,阵中糜斗之下,一道清脆断刃之响,横空一望,一把“黑芒”不翼而飞——是苏佳的“鬼刀”,最后奋力搏杀的一招,苏佳也是使劲了全力,以致手中的兵器脱落,自己更是被震力冲飞,连退数十步。

    “佳儿!——”萧天看在眼里,以为苏佳负伤落败,不惊大声喊道。

    苏佳的“鬼刀”脱落,最后一回合看似输掉对决,但苏佳的表情依旧镇定,似乎咬紧牙关仍未放弃,始终凝视着眼前的郑羽化。

    而郑羽化这边,“异变”似乎不小……杀招即过,“荒血魔剑”力渐消散,之前血意狂然的“剑光”,冥灭闪烁中也逐渐褪去,似乎是耗尽了全身心力,走火入魔的“天神剑法”已然失去了威慑。

    “剑光”即灭,虽已基本破解“神剑”,但这也意味着郑羽化被走火入魔侵蚀全力,几乎濒临死亡的绝境。而且,在生死危境的关头,郑羽化还依旧举剑朝向苏佳,似乎就算拼上性命,也要和苏佳同归于尽……

    “没想到……小师妹你不靠‘天神剑法’,也能破解我的‘神剑’……”郑羽化沉痛中凝声一句,眼神中带着死亡血意道,“但是,就算我今天死在这里,也要和你做个了断……就算是同归于尽也好,我也不会……也不会……”朦胧意识中似乎还在挣扎,郑羽化临近死亡之际,仍旧紧握着手中的剑,不放弃最后的决力。

    “糟了,郑大哥走火入魔的内力已经到了极限,再继续坚持下去,真的会死的!”萧天看在眼里,知道“天神剑法”入魔的危险,不禁担心提道。

    “还有办法……就是在他最后力气耗尽之前,用外人的力量将他的‘神剑’斩断,迫使他停下来,这样他就不会被走火入魔的内力吞噬——”苏佳从地上重新爬起,咬牙强忍着全身的伤痛,似乎有所举动。

    “佳儿,你该不会要……”萧天看着苏佳的神情,不禁担心道,“可你现在身负重伤,连兵器都没了,要怎么使他停下?稍有不慎的话,佳儿你自己也可能会丧命其中——还是让我来吧!”到了关键一步,伤情稍有恢复的萧天自告奋勇说道。

    “不,这是我和郑师兄的宿命之战,无论结果如何,我和他之间的命运恩怨,一定要由我们二人自己亲手了结!”到了这种时候,苏佳依旧坚信命运的抉择,毅然决然道,“还没结束呢,不到最后一刻,我都不会放弃……郑师兄既然还有力气,就还有救活的一线生机,哪怕是最后一丝机会,我也要拼上一切,将郑师兄从‘入魔’中解救出来!”

    “佳儿……”看着苏佳在命运面前绝不低头,即使是一丝希望也会拼上性命争取,萧天在后面不禁感触良多……

    苏佳拖着伤重的身子,想郑羽化的方向上前几步,意有所动。

    郑羽化徘徊在黑暗死亡的边缘,看着苏佳仍旧不言放弃,不禁冷冷道:“都这个样子了,还想着要救我……哼,就算你耗尽全力,也不过是和我同归于尽罢了,更何况小师妹你现在连兵器都没有了……”

    “没有了刀,我还有剑……”苏佳缓息一句,从腰间拔出随身的佩剑,振振说道,“就算是拼上性命,我也要将郑师兄你从‘堕落’中解救……这也是我在冥谷洞中,对小红姐姐魂魄立下的誓言——我曾经因为自己的恩怨命运,害死了小红姐姐;所以现在为了赎罪,我就是拼上一切,也要保护身为小红姐姐深爱的郑师兄你!”

    “额啊……红云……”再次提及了红云,自己一直心系的恋人,郑羽化似乎是沉痛中唤醒一丝良知,心中起伏波动渐强,“魔剑”的锋芒也愈渐动摇。

    “这一剑,将会是决定命运的一剑……”苏佳凝聚最后的力气,剑影寻花挥使身前,纵然呼声道,“既然你愿被堕落趋使,不惜斩断曾经的因缘、曾经的一切,那就让我替你想起来,你心中一直没有忘记过的东西,一直支持郑师兄你一路走来的信念!——”

    第八式招法,剑路飞花寻影而过,身法招数熟悉至极——苏佳跃空凌芒而下,如天女降凡碎剑一式,飘影轻灵散花俗落,袅袅惜云绝尘万千……

    “那招剑法是——”萧天认得出此剑,也在那一刻明白了苏佳的决意,两眼怔视惊异万分。

    “落归……剑法……”郑羽化隐露着颤抖的话语,情绪战兢难定,心中的黑暗在那一刻似乎被驱烟消云散。

    苏佳最后使出的,竟是郑羽化亲传红云,也是红云亲传自己的“落归剑法”——“魔剑”忽明忽暗,郑羽化内心的“堕落”逐渐被情深回忆所融化,剑至一瞬想起了曾经熟悉的过往……

    ……

    苏佳门前旧址,红云坟冢之前,郑羽化御剑走火入魔……

    “不可原谅……不可原谅……”郑羽化挥舞着“血剑”,露出令人寒畏的神情,嗜血咬牙道:“都是因为小师妹,都是因为你……如果不是你这个小孽种,我爹娘就不会死……在襄阳,为了答应红云,我已经放过你一次,可是为什么……为什么红云百般照顾你,你却还要害死她——你就是一个杀人不眨眼的恶魔,你根本不配活在这世上!”

    红云坟前,郑羽化不断挥舞着“血剑”,直到自己身体撕裂,沸血难耐之际,仍旧不打算停止下来,继续走火入魔下去,很有可能会有丧命的危险。

    然而不知何时,山中风花一吹,静睦归羽之下,几朵梅花飘落……

    不知为何,就在梅花沾染剑锋一刻,郑羽化像是心有触动一般,莫名停下了手中的剑……刚才本来还走火入魔、身临葬命,却是看见了“梅花剑落”,郑羽化心中霎时起伏波澜,在原地站立发呆了许久。

    “梅花……”晌时,郑羽化低着头,发鬓寒目之下,忽而渐出忧怜的目光,没了刚才聚狂的杀气,收回了眼中的血光,身心渐渐平静心来。

    连郑羽化自己都不敢相信,当时的自己能够凭自己的心力,停止了“魔剑”,从危急中缓和过来……

    郑羽化从“走火入魔”中清醒后,继续轻轻舞动剑光,随花飘影飘落——“落归剑法”轻影而出,行云流水一闪红梅,落日夕阳之下,人影剑影斑驳,如似惜情沉醉,姣中深念顾往。

    看似寻常,但就是在这一刻回忆起自己教于红云的“定情之剑”,让郑羽化摆脱“心魔”,重新清醒过来……

    ……

    当年就是自己想起这招定情的“落归剑法”,才让自己从走火入魔中解脱;“鬼陌之谷”一战,自己也是用这招,断送了苏佳“入魔”的剑法;没想到今晚宿命一战,苏佳竟用同样的招式,斩封了自己的“魔剑”。

    也许是回忆让自己重新想起与红云的感情,也许是体力已至耗尽,郑羽化情不自觉放下了手中的“魔剑”,坦然望着苏佳的“落归剑法”从天而降,如同看见昔日的落花,甚至是昔日恋人的身影,郑羽化眼中的血意不再,转而是充满温馨暖人的目光。

    “红云……”直到最后夺目一刻,郑羽化终于从“入魔”中恢复过来,望着眼前的光亮,亲切呼唤着恋人的名字……

    “砰——”一声震利断响,“剑光”碎影而落——决斗胜负即出,“天神剑法”落败,苏佳成功斩断了“魔剑”,最后在危境之中,从走火入魔中救下了郑羽化……

    “刀风剑雨”即过,狭谷洞口重新恢复了宁静——风雨即停,黎明将至,黑夜下的狂雨席卷后,又将迎接初生的朝阳……

    战斗结束了,郑羽化浑身负伤躺倒在淤泥地上,直到最后一刻才终于从走火入魔中解脱,保住了性命;而苏佳则是神情坚定地立在对面,拾回鬼刀,同佩剑收起,站在原地喘气不停……

    最后的胜负,是苏佳赢了,宿命之战终了,苏佳与郑羽化二人,也得到了各自想要的结果,这也是二人共同改变的命运……

    “忆瑶师姐……赢了是吗?”战斗结束许久,直到天快亮了,徐双都不敢相信最后的结果,颤言不止道。

    “是师姐赢了没有错……”吴贤渐渐放下紧张的表情,欣慰说道。

    “忆瑶姐姐赢了——”直到最后确定无误,看着阵中竭力的二人,鲁涛不禁兴奋道。

    萧天更是激动得说不出话——连他自己都不敢相信,“陌谷一战”后自暴自弃的苏佳,能在这么短时间内恢复,并与郑羽化的再度决战中战胜命运、战胜过去;要换做是从前面对往事恩仇而丧失理智的苏佳,萧天根本想都不敢想……

    而苏佳所见命运的结局,终于靠自己的力量,战胜了过去的黑暗与堕落,苏佳心中感慨良多……

    “看样子,这次真的是我走火入魔,为仇恨失掉了本心……”郑羽化用最后的力气,慢慢从淤泥地上爬起,看着面前力尽气喘的苏佳,欣慰一笑道,“小师妹你与命运抗争的决心,一直坚持到了最后是吗……最终让我重新想起,我和红云不变的感情……”

    看着眼前苏佳坚毅不屈的眼神,郑羽化又想起最后一次与恋人相别,红云对自己说过的话……

    ……

    最后临别前……

    郑羽化眼神一愣,微微摇头道,“红云,你为什么要这么保护她?就算她年幼无罪好了,你也没有义务照顾她一辈子!而且莫天行也是她的杀父仇人,你是知道当年真相的——如果有一天那个女孩儿了明身世,与莫天行反目成仇,身为侍女的你,一定也会陷入危险……你不过是个‘外人’,这些本就和你没有关系,你没有必要为了他们的恩怨犯险,这样下去你会丧命的你知道吗?”

    “我知道,所以我我更不能离开佳儿!”红云眼神坚定,义正言辞决然道,“正因为我答应过佳儿的父母,所以我更有义务去照顾她、保护她,就算是拼上性命也在所不惜!”

    “为什么……”看着红云如此坚定庇护自己的“仇人”,郑羽化惊异问道,“为什么红云你要保护她,保护这个带给我们无数灾难,让我们彼此分离、不相厮守的女孩儿?”

    红云神情顿而镇定,眼神坚毅道:“因为我相信,无论世事如何多舛,佳儿将来都能改变命运——她有这个能力!”

    看着红云坚定的决心,郑羽化心中不觉一震……

    ……

    想起那段过往,郑羽化重新看着苏佳——自己惜忆“仇人”的面容,不禁坦然道:“红云,我替你看见了,这个女孩儿改变命运的能力……”

    说完,郑羽化两眼一弯,冲苏佳露出淡然的微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