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一千零一十八章 殇之过往 上
    “我这是在哪儿……”郑羽化迷蒙中,眼前一片昏暗,自语喃喃道。

    狭口一战遭遇泥流,自己和苏佳一起被卷入了山底洞口,不知身在何处的郑羽化,甚至连自己是清醒还是昏阙都犹未可知,只觉意识一片恍惚,黑暗中又似虚无缥缈的画面一闪而过,四肢飘离、郁郁不定,连之前走火入魔所受的痛楚都暂无觉感。

    然而,耳边传来隐隐的顿鸣,眼前的黑暗渐渐化为灰蒙蒙一片,云雾缭绕中,似乎自己境遇至另一个世界……

    “这里是……”意识恍惚中,郑羽化碎叨一声,看着眼前迷雾下的街景,似乎一种青涩却又熟悉的画面映入眼帘。

    自己的眼前是一座长廊巷道,街道两旁行人来来往往、市流依旧,青灰色的阴云下,一切看似安谧祥和,却又给人隐隐的悲伤,宛如清泉中的一股浑浊,怎么洗也洗净不掉。

    而沿着长廊中道向前望去,遥目而视,城楼正上“襄阳”两个大字映入眼帘。

    “这里是……襄阳?!”郑羽化似乎是明白了什么,看着周身熟悉的一点一滴,不禁喃喃道,“我懂了……这里是襄阳,这里是……我的家……”

    分不清是现实还是梦境,如今的郑羽化,被莫名的故乡旧景所浸染,一切置身怀念其中,早已忘了自己与苏佳的“宿命之战”。

    “可是为什么……我为什么会在这里……”郑羽化也不清楚自己为何会在这里,看见曾经熟悉的画面,手脚身体似乎毫无感知一般,像是一尊灵魂飘于其中,别人看不见自己,但自己却可以看见所有的人……

    “呼……呼……哈……”忽然,郑羽化身后,传来一阵急促的喘息和脚步声。在那一刻,一种莫名的心痛传至心上,郑羽化不禁回头——只见一个十岁左右的小男孩,正抱着几个红薯,匆匆忙忙地跑来,像是赶回家的样子。

    但看到这一幕,郑羽化顿时惊呆了——这个小男孩不是别人,正是小时候的自己……

    “那不是……我吗……”郑羽化也看清楚了,同时明白了自己此时身处梦境,却是一时半会儿无法醒来。

    小男孩看不见自己,径直往回家的方向跑去。郑羽化眼神一皱,像是想起了当年的事情,心头一阵酸痛袭来,下意识凭着自己的记忆,跟着小男孩的脚步,往自己曾经家的方向跑去。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自己明明记得家在何处,却怎么也跑不过眼前的小男孩,跑不过小时候的自己。就在街巷拐角平民房屋一侧,郑羽化跟丢了小男孩……

    “为什么……不见了……”伴着内心莫名的伤痛,郑羽化不禁自言低语道,但清楚自己的家就在前面不远,郑羽化渐渐放缓脚步,满含着回忆与酸楚,一步一步向前走去……

    “嗖——砰——”然而,城楼一阵炮火声响,打破了回忆中的宁静……

    “快跑啊,贼兵杀过来了——”“救命啊……”“啊——啊……”就在自己回忆顺延中,整座襄阳城,似乎是在一瞬间便化为一片火海——郑羽化想起来了,就是在这一天,陈友谅等军阀暴乱,贼兵四起生灵涂炭,整座襄阳城化为一片人间地狱;只是没想到的是,曾经永远难忘的伤痛,在自己的记忆之中,就像一瞬间发生一样,刚才还和睦安宁的襄阳古城,眨眼一瞬便化为废墟焦土……

    “城中暴乱……不好——”郑羽化似乎是想起了关键,快步便往家门方向跑去。

    可等自己赶回了家,映入眼前的,又是自己这辈子最难忘却,却又最不想回想起来的一幕……

    “求求你们,在下无论如何也要保住这个孩子,以赎在下的罪过……”眼前一个二十出头的男子,手中抱着一个刚出手不久的女婴,在一对夫妇面前跪下道,“二位之恩,在下来日必当相报!”说完,男子还在夫妇面前磕头一拜。

    眼前的画面,郑羽化一辈子都不会忘——那对夫妇便是自己的爹娘,而跪下的男子,正是当时年轻、还未成就武林功名的莫天行,抱在怀里的女婴,则是苏仁和林雨霏的遗女苏佳……

    “呜……呜……”像是所闻门外的战火硝烟和凄喊,还是婴儿的苏佳在一旁害怕哭泣不止。

    “好吧,既然是苏氏夫妇的嘱托,我们一家定当尽力而为……”郑羽化的父亲沉稳一声,遂指着后院一座暗门道,“后院有一座地道,是家祖一直留下的,从那里下去,可以通往襄阳城外……你们从那里走,应该可以躲过官兵的追杀……”

    “谢谢二位,莫某此生必感激不尽!”莫天行流涕感激一句,遂起身带着女婴,一起离开了房院……

    “就是那一天,莫天行离开,我和家人的命运就此改变……”重现昔日过往的回忆,郑羽化暗声凝语道。

    然而,回忆中即逝,就在莫天行离开一刻,眼前的画面转而一变……

    “娘,我怕……”年纪姣小的郑羽化,躲在灶锅之中,害怕哽咽道。

    “别怕,羽儿……”娘亲一边关慰着儿子,一边摸着郑羽化的头,眼中泛泪道,“听话,安安静静躲在这里,千万不要出来,也不要出声……等外面的官兵全走了,你再逃出来……”

    说完,娘亲两眼狠心一闭,将锅炉的盖子盖上。

    郑羽化很听话,躲在里面一声不吭……

    “啊——”“啊……”然而,没过多久,就听见院外两阵凄惨的叫喊……

    郑羽化害怕中带着好奇,偷偷撑开了锅盖,可眼前看见的,却是自己的爹娘惨死在官兵的乱刀之下……

    “呜呜……呜呜……”郑羽化很惊怕,又不敢随便发出声响,只能亲眼见证爹娘命殒的残忍,躲在灶中暗暗哭泣,久久都没有从伤痛中清醒……

    看到了这些昔日的画面,郑羽化心中很是揪痛,怎奈自己无能为力,什么也改变不了。

    “嗯……”郑羽化痛苦中,不由握紧了双拳,低声愤语道,“没错,当年就是莫天行和苏仁林雨霏的女儿……如果不是为了掩护他们,我爹娘就能顺利从后院逃走,不会丧身暴乱之中……”

    然而悲愤裂痛回忆一闪,画面却转到了城隅一脚——这个场景郑羽化也很熟悉,当时好不容易躲过了乱灾,莫天行为找干粮,暂时将还是婴儿的苏佳交由红云照顾,并安置在安全之地,自己独自去找吃的……

    “这个画面……”郑羽化看着眼前的一切,似乎是想起来了——这也是自己永远不能忘记的一幕,自己面对仇恨的抉择……

    果不其然,郑羽化身旁,还是十岁的自己,正手持一把匕首,悄无声息朝着婴儿的方向踱步而去。

    苏佳已经熟睡了,安安静静地躺在一座草棚之下,郑羽化手持匕首已然临近,看着眼前熟睡的婴儿,暗暗愤恨道:“都是因为你和莫天行……都是因为你这个孽种——如果没有你,我的爹娘就不会死,我就不会沦落成现在这样……我要杀了你,为我死去的爹娘报仇!”说完,郑羽化两眼一红,杀心骤起,匕首一挥便朝苏佳而下。

    “住手——嗯……”千钧一发之际,一个十岁左右的女孩突然出现,抓住了郑羽化挥刀的手,阻止了其杀意。

    “额……”看见眼前的女孩儿,现实中的郑羽化在那一刻怔住了,心中顿时刺痛一阵——拦住自己的不是别人,正是自己的恋人红云,同时也是一直陪伴苏佳的侍女……

    “红云……”回忆中,郑羽化看见红云义无反顾拦住自己,神智渐渐冷静下来。

    “郑哥,你疯了——”红云看着郑羽化的“疯狂行为”,不禁斥责道。

    “这个小孽种……就是她害死了我爹娘,我要为我爹娘报仇!”郑羽化还沉浸在父母惨死的悲痛之中,望着眼前熟睡的婴儿,含泪愤恨道。

    “佳儿只不过是个婴儿,她能改变什么?——”红云继续训斥道,“你爹娘是那些官兵害死的……是,如果不是因为莫天行和佳儿,伯父伯母就不会死,可郑哥你却把所有的罪过,担在一个婴儿身上——佳儿那么小,她有什么错,你这么做又何尝不是对她的残忍?”

    “呜呜……额啊——”在那一刻,郑羽化似乎情绪崩溃一般,丢掉了手中的匕首,痛苦一声跪倒在地。

    红云看着自己的恋人伤心,也在一旁苦苦难过,心软走到郑羽化身前,将其额头轻轻搂在自己怀中,哭声安慰道:“郑哥,我知道因为伯父伯母的死,你很难过,不只是你,我也一样……可佳儿也是这么小就没了爹娘,她和你一样,遭遇同样的命运……也和你一样……和你一样……”红云不停重复着最后一句,越哭越伤心。

    郑羽化也终究放下了杀心,倒在红云怀中久哭不止……

    看完回忆的画面,现实中的郑羽化,心中顿时绞痛万分,忽然在那一刻,觉得自己对苏佳的仇恨,似乎带着隐隐的悲痛和不公——感同身受下,苏佳和自己一样,同样遭遇亲人罹难的悲剧,自己一直抱有杀心,又是何来的道理与权力?

    渐渐地,浮现眼前的画面,红云、苏佳,以及眼前的街巷道口全部消失得无影无踪,只剩下小时候的自己跪在地上的悲凉背影,久久没有离去。

    慢慢地,小时候的自己从地上站起,满含悲愤的泪水,转头冲自己谩骂到:“你算什么东西,你算什么男人?爹娘的死,全是你的无能和胆怯,你却要怪罪在一个婴儿的身上——你根本就是个一无是处的懦夫,你什么也保护不了,只是把自己的懦弱推卸到别人身上罢了!”

    这不是回忆中的画面,却不知为何会看到这一幕——小时候的自己冲自己责骂,似乎是心灵的真实写照与抹不去的伤痛心感,郑羽化在那一刻,心中的痛楚多添一份,只不过不再是对苏佳和莫天行的怨恨,而是对自己推卸责任和无能懦弱的愤楚与愧疚……

    抱着这份痛疚,郑羽化还没来得及说一句话,小时候自己的身影,最后也渐渐消失在黑暗之中,眼前重回一片昏暗……

    “原来如此,那就是曾经在襄阳发生过的往事是吗……”突然,黑暗中的莫名方向,传来了苏佳的声音,“郑师兄你爹娘为了保护还是婴儿的我,掩护莫天行从暗道逃跑,结果自己命殒暴乱之中……如果不是因为我,你爹娘就不会死,是我给你们家带来了悲惨的命运,你会恨我和莫天行也是情理之中……”

    郑羽化看不见苏佳的身影,只能听见声音,却也并未奇怪,只是朦胧中下意识回应道,“其实在红云拦下我的一刻,我本就放弃了对小师妹你的仇恨……但我之所以旧恨重燃,是因为……是因为……”越往下说,郑羽化似乎越加悲痛,哽咽难言道。

    “是因为我害死了小红姐姐,害死了郑师兄你的恋人是吗……”苏佳满含悲凉的语调,跟上说道,“三年前追风派陈世今叛走,我失去理智,孤身一人闯入门派禁地‘水月洞’,触犯帮规,被莫天行追杀……小红姐姐为了救我,突破重围逃进洞中,却是身负重伤,最终因我送了性命——你就是因为这个,才对我恨之入骨……”

    “没错,从我知道红云殒命真相的那天开始,我就发誓要亲手杀了你,为红云报仇……”想起报仇的信念,郑羽化沉定说道,只是语气并不像决斗时那样激昂悲愤,反倒是多了几分凄凉,情绪也显从缓道,“而且正好,莫天行也是害死我爹娘的仇人,我就这样以新晋弟子的身份,加入了追风派,并接触交好了曾经和小师妹你共处的玩伴,徐双、吴贤和淘淘……”

    “你是从小双她们那里,得知了那年的真相……”苏佳继续低声说道,“而且和她们相处过程中,渐渐了解了我,并等待终有一天与我相见,亲手杀了我为死去的小红姐姐报仇……”

    “其实不然,这之中还有一段插曲……”忽而,郑羽化语气稍稍一转道。

    “插曲?”苏佳听了,不解问道。

    “是的,就是在追风派的这段日子……”郑羽化冷静一番,随即回忆说道,“御使‘神剑’,因恨而生的‘走火入魔’,这并不是第一次……”

    苏佳闻之,两眼一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