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一千零一十六章 深陷泥流 上
    “我走火入魔?哼,笑话,我可不像小师妹你这般,被仇恨的力量所奴役……”郑羽化被力量御控,近乎完全失去了心智,甚至忘记了心念红云的誓言,眼里只有杀死苏佳的“决心”,振振寒语道,“我可是当今追风派的首席弟子,领悟‘天神剑法’三式的人,怎么可能像小师妹你一般‘入魔堕落’……小师妹,陈世今,还有莫天行,我会将你们一一杀掉,证明我征服一切的力量!”

    郑羽化的言语愈加失态,完全像是疯了一般,乱发飘零,两眼血光,狂雨黑风之下,“神剑”渐渐化为“血芒”,震慑天地的力量,也如同地狱潮涌一般,让人畏惧生寒。

    苏佳看在眼里十分确信,这就是当日自己在鬼陌之谷“失心”的样子——只是这一次命运逆转,轮到郑羽化御剑走火入魔……

    “走火入魔,为求力量丧失人性,这就是我‘陌谷一战’的丑态是吗……”看着郑羽化的沦丧,想起“鬼陌之谷”自己的血恶,苏佳隐忍着内心的沉痛,咬牙坚毅道,“如果这就是我昔日的模样,今晚一战,我发誓一定亲手了结这段罪恶——不仅仅是战胜郑师兄,更是战胜过去的自己!”

    想罢,苏佳握拳以示决心,无论接下面对怎样的凶恶,自己也绝不会逃避……

    “谢谢你,小师妹,让我得到了这么强的力量……”郑羽化寒语血意下,举剑哧杀道,“接下来就用‘天神剑法’,将你彻底抹杀,用你的鲜血结束这一切!——”

    狂怒恨意之下,杀剑惊碎而出——“冥之神剑”骤而凶变,“荒血剑”飞空夺影,击破水花断浪,寒芒穿使而出。

    刹那一瞬窒息强威,雷雨下如同疾电呼鸣,吞噬黑暗的力量,卷涌狂澜而至,似能毁灭一切,万物草木皆枯。

    苏佳看在眼里,“降雷刀”再起,呼风唤雨起骤之力,凌芒飞舞欲阻其冲。

    “砰——”断刃裂杀,破锋沉寒,苏佳卯足全力的一击,却也未能尽果——郑羽化“天神剑法”走火入魔,杀意狂力更甚往昔,“荒血剑”斩天惊威一击,“降雷刀”还未触及锋回,便已是消退殆尽。

    “额啊——”狂风中,苏佳惊呼一声,“灵燕飞身”强使衡力,御刀在手疾步飞回,却是半点无以击退“荒血剑”,自己还受了剑气内伤,血冲经脉,疼痛难忍。

    “佳儿!——”看着苏佳负伤落回,萧天在身后惊神喊道。

    “忆瑶师姐,你没事吧?”徐双也在后面担心喊道,恨不得和萧天一起上前搀扶,共同对付“失心入魔”的郑羽化。

    然而苏佳意识清醒,倒地冲身后做了一个手势,示意今晚宿命之战,一定由自己亲手了结,决不让他人掺和。

    “不行了,忆瑶姐姐的刀法,完全敌不过‘天神剑法’……不,是走火入魔的郑师兄……”鲁涛在一旁担心说道。

    “李师姐,难道没有什么办法了吗?”吴贤也看着着急,低声沉隐道。

    “嗯……”苏佳咬牙强忍着伤痛,丝毫没有放弃之意,立刻从淤泥中爬起,手中的“鬼刀”依旧锋利,眼神中的决意从未消退。

    “没关系,忆瑶师姐还没有放弃——”努力乐观的徐双,看见了苏佳坚毅的眼神,安慰激励道。

    “可是,如今局面下,佳儿你该怎么做呢……”萧天没有说话,只是暗暗忧心道,今晚一战看着苏佳始终在与命运搏斗,自己一刻也没有放下过心……

    “隆隆隆隆……”然而,就在糜战关键当头,积水狭口的两侧峭壁,突然忽现隐隐的晃动。

    “这个声音是……”萧天察觉到了不对,雷风暴雨下,荒土泥石滑落,加之战中“刀风剑雨”,震天之力源源不断,两侧峭壁随时会有滑坡坍塌的危险。为此,萧天预感到了隐隐不安……

    “郑师兄的情况,有点不对……”在山崖另一侧观战的追风弟子二人,看着郑羽化“神剑复苏”的血意之态,不禁担忧道,“领悟‘天神剑法’三式,也不知道是真是假,可刚才全身涌现的杀气,似乎不同寻常,又好像在哪里见过……”

    “走火入魔……”另一人斩钉截铁道,“我们的确见过,就在‘鬼陌之谷’上,忆瑶师妹也曾堕落入魔……”

    “你是说,现在的郑师兄,和当日‘陌谷一战’的忆瑶师妹一样?”追风弟子惊问道。

    “嗯,恐怕是这样……”另一人点了点头,心有不安道,“看样子今晚一战,似乎命运扭转了呢……如果真是这样,胜负结果说不定……”想到这里,其心中亦有不安与期待……

    “郑师兄,快住手,你已被走火入魔所惑,再这样下去会有丧命的危险!”苏佳仍旧没有放弃,试图以言相劝命郑羽化停止对决——这也是目前最安全的方法。

    但显然郑羽化不会答应……“哼,别开玩笑了,想用这种方式向我求饶是吗?”失去理智的郑羽化,两眼血光寒意,威慑震惊道,“小师妹,今晚你活不了的,我会用你的鲜血,为这一切画上句点,证明我的存在!”

    “看来怎么说都无用,只能强行以武制服……”苏佳心中断定一句,寒芒在手侧身虚步,转空一式“鬼刀”再起——“神刀鬼影”之“鬼影魑魅”,兼之“寒灵神功”内力,所遇强敌由刚转柔,对付“天神剑法”,依旧采用以守待攻之式。

    “继续挣扎下去都是徒劳,认命吧,小师妹,你不可能是我的对手!”郑羽化血意狂喊一声,碎裂剑芒冲使而出,脚下水浪飞花溅影,狂风震顶之式,欲将苏佳一招致命。

    苏佳定睛一望,所临“杀招”袭至身前,不退反进,挥刀迎敌而上——不过招法依旧徒以据守,兼之灵巧身法凭栏夺步,“鬼影魑魅”冥灭中碎象分闪,身近“血剑”之刻,万万不得有任何闪失。

    “去死吧,小师妹!——”郑羽化像是看出了破绽,就在苏佳身位离自己最近一刻,“残落荒云”横斩而出,血杀惊威似破天魂。

    “额——”生死眼前,苏佳奋力屈身而下,“鬼影魑魅”离然身法,迷途间低头伏倒,躲过了生死绝命的一击。

    “残落荒云”剑斩中空,徒以斩断“鬼影”,却未能伤及苏佳性命。“切,真是难缠……”郑羽化不经意碎叨一句,转脚低视寻找苏佳的身影。

    “可恶,还是不能正面抗衡吗……”深感到自己的刀法与走火入魔的“天神剑法”之差距,苏佳不由暗惊道……

    “佳儿当心!——”然而,阵外看着苏佳伏地处于被动,郑羽化“血剑”再度袭来,萧天又一次惊喊道。

    苏佳听见了呼喊,头顶寒风一掠,意识到了危机前来……

    “结束了!——”郑羽化一声狂喊,“残落荒云”断地杀来,霎时间脚底尘泥星陨爆裂,“冥剑”即出四座惊雷,似一击穿落便将苏佳毙命。

    苏佳眼见狂煞剑气,“鬼刀”御手再使神威——“鬼影魑魅”横波一束,骤闪疾鸣瞬间,断杀震土而出。

    但真要以力相搏,“断魂刀法”依旧略逊一筹……

    “额啊——”杀剑冲威凌芒一斩,苏佳御刀力阻难及,但身体被剑光冲开的一瞬,“鬼影魑魅”并非一无所获——“残落荒云”冲杀,郑羽化底盘稍显轻浮,苏佳绝境中看准唯一破绽,鬼影寒芒横切一式,只听得一声断绳声响,虽然郑羽化及时躲开并未伤及,但腰间细绳斩断一瞬,一件莫名饰物掉落下来……

    “切,尽耍小聪明……啊!——”被苏佳差点“阴招”的郑羽化,退回原地后泄愤一句,两眼血光愈加狂怒,身体的负荷却也是愈加沉重,只觉血脉扩充一瞬,心脏一阵刺痛传来,不觉惊声呼道——身体内力已临极限,再继续“入魔”下去,郑羽化随时都会有生命危险。

    苏佳退回原地后,眼见着被自己斩落的饰物,正落自己与郑羽化战阵中间,神情不禁一怔——那件饰物不是别的,正是红云送给郑羽化定情物,也同样送给过自己的绣饰。

    “小红姐姐的饰物……”苏佳看在眼中,心中莫名一震……

    “我要了杀了你……我要杀了你!——”郑羽化理智沦丧下,杀心愈重,纵使自己身负“入魔”风险,也丝毫不顾,手中长剑落雷一式,垂天断击又朝苏佳喝道,“小师妹,这次一定能取你性命,纳命来!——”

    话音即落,呼风狂鸣,“荒血剑”纵裂分闪,又一击夺命苏佳而去。断杀剑光震震威慑,劈裂正中尘泥一道,就在“断剑”与苏佳生死决间,掉落的饰物正在当中。

    苏佳看在眼中,毫不犹豫向前扑去——不过苏佳并没有出刀还手或反击,而是定睛正望掉落的饰物,眼疾手快将其捡起,并在剑光杀至前躲避开来……

    萧天等人看着苏佳的危险举动,心都提到了嗓子眼,直到看清苏佳的意图,众人才明白是怎么回事。不过,似乎现在不是他们关心这个的时候……

    “唰——轰——”剑光没有劈中苏佳,却以震慑之力,劈断了两侧的山岩——剧烈震响一声,暴雨洪流倾泻而下,无数的泥石翻水滚落,似乎下一刻便会将这里完全埋没。

    “不好了,是泥石流!——”萧天抬头山崖正望,惊声喊道,“你们几个快退后,小心被波及!”

    “什么?——”徐双等人一时还没搞清楚怎么回事,稀里糊涂和吴贤鲁涛一起,在萧天搀扶下不断退后山谷而去。

    “佳儿快走,泥石流来了!——”萧天又迫不及待冲着战中的苏佳喊道——这一战无论胜负结果,性命才是最重要的,萧天不单不希望苏佳殒命泥石流中,也不希望郑羽化遭受罹难。

    然而,正全神贯注决斗的苏佳与郑羽化二人,似乎丝毫未有察觉,彼此互目而望,皆有相意之言。但很显然,刚才“神剑”的一幕,苏佳的情绪似乎更紧……

    “你疯了吗?这是小红姐姐送你的定情物!——”苏佳举起手中的红饰,惊眼相问道,“对郑师兄你来说,这是小红姐姐寄托的遗情,难道你为了杀我,连小红姐姐的情意也不顾了吗?”

    然而此时的郑羽化,早已忘了自己在红云生前许下的誓言,冷血冲光道:“无论小师妹你怎么说教,我都会亲手杀了你——不管是谁,都阻挡不了我!”

    “你当初想要杀我,是为了给小红姐姐报仇,我能够理解……”苏佳稍许冷静情绪,紧握着手中的挂饰,缓缓说道,“可是郑师兄你现在,被走火入魔所趋困,完全丧失了理智……就和我当日在‘鬼陌之谷’一样,为了成败走火入魔,甚至出手打伤了阿天……”正说着,苏佳眼中莫名闪现隐隐的泪光。

    “隆隆隆隆……”说话间,山崖两侧的泥石流已至坡前,不过几瞬,便会将眼前的一切埋没。但苏佳和郑羽化依旧没有在意,似乎在他们看来,这些都不及命运的了结……

    “额……还没结束,我要杀了你……额……”徘徊在走火入魔和仇恨的交杂间,郑羽化愈渐感到强烈的痛楚,身心传来无比剧烈的撕痛,虽然“神剑”的“血芒”依旧,但身体也已临近暴血命亡的边缘。

    苏佳看在眼里,心里愈加着急,如果继续纠缠下去,恐怕在决定胜负之前,郑羽化就会因极度走火入魔而死。在这关键十分的危机关头,苏佳突然萌生一个坚定的想法——自己要从“入魔”中救下郑羽化,救下自己的师兄,救下小红姐姐的恋人……

    “我当日也是一样,走火入魔过深,身体极度负荷,再这样下去,郑师兄会没命的……”苏佳看在眼里,心中暗暗道,“不行,我一定要救他——既是为了在小红姐姐魂前的约定,也是为了战胜过去的自己……”

    苏佳在心里,从来没有忘记自己的决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