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一千零一十五章 命运逆转 下
    “涌流之力”狂冲而散,惊散四落水花,聚影杀机之下,郑羽化持剑的身影油然而现——“天神剑法”的聚灵还在,只是隐隐感觉中,杀气与胆寒更比之前恐畏。

    “看来,战斗还没有结束呢……”看着郑羽化重现杀机的身影,苏佳手持“鬼刀”,凝神镇定道……

    “这个感觉……”然而,在阵后的萧天,忽感一阵熟悉的冰凉与恐惧袭上心头,不由暗暗震惊道,“和‘鬼陌之谷’上一样,那个时候的佳儿,难道会是……”

    萧天不禁想起来了,和在“陌谷一战”中一样的感觉——苏佳被仇恨冲昏头脑,御使“天神剑法”走火入魔,最终丧失心智。

    而如今的郑羽化,震慑之感正和当日的苏佳一样,萧天在心里不禁暗暗涌起一个可怕的想法——郑羽化亦有走火入魔之势……

    “今晚无论如何,我也要亲手将你抹杀……”暗雨阴风之下,郑羽化如同一尊冰冷的铁石,两眼渐露寒光,振振威慑道,“是你害死了我爹娘,是你害死了红云……你这个自私无情的恶魔,我绝不能输给你这种人!!!——”

    含着满腔悲愤,郑羽化冲苏佳投去杀气狂澜的目光,血意夺然不止。被“神刀降雷”斩断的“神剑”之下,剑光凝聚重燃,雷雨之中隐透出熊熊的杀机。

    “剑光重新‘愈合’了,莫非?!——”看着斩断的“神剑”,苏佳似乎是意识到了什么,眼神略显惊恐道。

    “上官祖师的绝世剑法,怎能就这样被你亵渎……”郑羽化两眼血光毕现,黑风中煞语惊冷道,“‘天神剑法’第三式,冥之神剑……”

    话音即落,郑羽化身前的长剑金光束展,覆灭深渊的剑灵,再度从黑暗中“复苏”。凝聚着血一般的仇恨与狂怒,“冥之神剑”蠢蠢而动,落水尘泥之上,如震荡撕裂般隐隐欲坠,一股惊若震撼乾坤的力量动魄惊发,令人窒息不安。

    “什么?他说‘天神剑法第三式’——”徐双在后面听了,感受着强威震破的气势,不由惊呼道,“他的‘天神剑法’,应该只领悟到两层才对,莫非……”

    “今晚一战尽使全力,绝境中领悟到第三层了是吗……”吴贤也心有不安应声道。

    “不对,这股内力是……”然而,一旁的萧天却更为担忧,心中的不安愈加强烈……

    “天神剑法……第三式?”苏佳看着眼前复燃的“神剑”,愣神惊讶道,“难道说,郑师兄你在这个关键当头,领悟到了第三层……剑法?”

    “是小师妹你把我逼入绝境的……”郑羽化眼中凶光毕露,冷漠沉言道,“今晚我已发誓,一定要亲手杀了你——上官祖师的‘天神剑法’,就是对你这个恶人最好的审判……命运既是如此,就算是拼上性命,我也要取你性命!”

    “郑师兄……”苏佳冷冷凝声一句,她倒并不是害怕,只是觉得眼前的郑羽化,和刚才的感觉有所不同,突如其来的杀气与冷漠让自己愈发感到不安;而深知郑羽化绝境中领悟“天神剑法”第三式,今晚与之恶战还未结束……

    “无谓的挣扎没有用,小师妹你终究会倒在‘天神剑法’之下……”郑羽化血光中举起长剑,杀意断然道,“从一开始我就说过了,现在就让我证明这一切好了!——”

    “咔——”话音刚落,天空一道闪电划过,伴着“冥之神剑”的四座惊威,似乎下一刻便是绝命之袭。

    苏佳看在眼里,心中隐隐不安:“糟了,刚才的‘神刀降雷’,是我寻觅机会搏命的一招,以为可以一举胜负,所以未留余力……久番苦战,我的体力开始下滑,现在郑师兄又在关键当头领悟了‘天神剑法’的三式,‘神剑’即出,恐怕难以抵挡,我现在该怎么办才好……”

    神情忧忡,但心中的决念却从未改变——苏佳手中的鬼刀御定在前,今晚宿命之战几番,从未有过颤抖,就算是死亡绝境濒临,自己也绝不会逃避命运……

    “结束了,小师妹!——”郑羽化血意中狂喊一声,“冥之神剑”纵断而下——扑天裂地之神力,剑光惊杀而出,掀起丈高雨浪,飞破神威摄魂。

    “呼——”强鸣剑风断杀而来,黑云席卷无似薄冥,银雨落水狂震天际,即在眨眼一瞬,“神剑”惊澜冲月而至。

    “快闪开!——”苏佳深感纵杀之气魄,冲后方徐双等人惊喊一句,自己遂持刀御前,“断魂刀法”再起狂风。

    “都躲到我后面!——”萧天也跟着惊呼一句,伸手将徐双等人护至拐角一侧,以避“神剑惊威”。

    “啊——”追风弟子三人则是纷声呼喊,闭眼抱头向后躲去——“冥之神剑”的威力尤震天地,非自己等人能够驾驭承受,就连武功高强的萧天护身以挡,也被“神剑”的强威所压迫,无以还身。

    但就是因为这样,萧天才更担心还在阵中孤身临敌的苏佳,下意识转头而望,“黑风狂剑”之下,苏佳纵跃神刀再起。

    “佳儿!——”萧天看在眼里,不禁狂声呼喊道……

    苏佳凝神锋芒应对,雷鸣落雨之下,“神刀降雷”再起——玄冥九幽,碎灭冥亡,断雷神威一式,铺天盖地而下,正朝“天神剑法”而去。

    刀剑相杀,四电交闪,冲狂一式,如同撕裂天地之气魄,“神刀降雷”与“冥之神剑”冲月绝袭,举阵寒威。

    但是,胜负之结果,却似乎没有悬念……

    之前以为“致命一击”的刀法,苏佳耗费了大量心力,这回再度迎袭“神剑”,却显吃力了许多。苏佳也能隐隐感觉得到,自己的“断魂刀法”愈加难以抗衡,久经苦战下,体力渐渐不支。

    终于,电闪下一声惊悚碎响,“神刀降雷”魄力惊散,苏佳连人带刀从半空骤落,最终倒在了积水淤泥之上……

    “佳儿!——”“师姐——”众人看着苏佳落败一幕,以为受之致命创伤,不禁惊声喊道。

    “额……”然而,苏佳重新咬牙奋身站起,虽然“神刀降雷”破散,但身体依旧完好,众人见其安然无恙,才稍微放心下来。

    而郑羽化这边,纵使“天神剑法”再强,也未能久战而立。虽然击退了苏佳的“神刀”,但受其创击,自己顿力消散,也不得不暂时收剑退步,再寻契机……

    “哼,没想到还能吃下这一剑神威,真不愧是小师妹……”虽然未能一击致命,但郑羽化心觉胜负结果依旧不变,自信冷笑道,“不过,不管小师妹你再怎么挣扎,你也注定改变不了结局——”

    说话间,源源不断的狂涌震气,自郑羽化周身扩散开来。苏佳感受得到,这股不一样的沸血之力,并非“天神剑法”的纯熟之力;再看郑羽化凌乱发鬓下,血红杀意的眼神,苏佳似乎是感觉到了熟悉的压迫与恐惧,不禁心有顾虑道:“这个力量,不只是‘天神剑法’那么简单……难道说,郑师兄他……”

    心力耗尽之下,郑羽化由恨而生的力量,包裹着无尽的杀意与恐惧,举剑在手,阵阵威寒。同样是愈加强烈的反噬之力袭涌全身,但郑羽化似乎精神麻木一般,丝毫不顾撕裂的剧痛,眼中只有血仇和杀气,手中的剑隐隐搏动。

    “我要杀了她……我要杀了她……”神智渐显麻木的郑羽化,嘴里不断念叨着碎语,全身的血痛凝为力量,似乎拼上自己的一切,也要与其决一了断。

    “郑师兄,你的样子——”看到了郑羽化身心的“异变”,苏佳不禁惊诧道。

    “我的样子怎么了?哼……”郑羽化冷冷一笑,两眼充血道,“我现在感觉很好,‘天神剑法’领悟新式,给了我无穷的力量……小师妹,今晚你一定会死在我的手上!”

    “你该不会是……”熟悉的话语,惊悚的面孔,苏佳完全感受到了,“鬼陌之谷”上扭曲的恐惧……

    (回忆中)……

    “陌谷一战”,苏佳御剑走火入魔……

    第一次御使“天神剑法”,感受到强所未有的强大内力,苏佳望着自己的双手,心中振奋道:“这就是‘天神剑法’的威力,简直太不可思议了……就是这个,我一直在找的力量——只要掌握了‘神剑’,我就能杀了陈世今,杀了莫天行……我要练就‘神剑’的全式,这样普天之下,就没有人是我的对手,哈哈哈哈——”苏佳说着,眼神中狂傲杀气毕现,甚至不禁放声大笑,让人听了不寒而栗……

    ……

    “好狠心的女人啊,连心爱的男人都下得去手……”郑羽化看着苏佳的“异举”,表情一冷道,“小师妹,你的偏执与狂傲,最终会把关心你的朋友拖入深渊,你自己也会堕入地狱……”

    “哼,少啰嗦……”现在的苏佳,眼里只有“杀人”二字,任何感情都不顾心上,就算是萧天在这,也不能阻挠自己,“郑羽化,你这个灭绝人性的畜生,我今天一定要杀了你!你现在重伤在身无以还手,我马上就会将你碎尸万段,以祭小红姐姐的在天之灵——”

    “到底谁是畜生,谁灭绝人性,你看不出来吗?”郑羽化倒是寒脸依旧,冷漠一视道,“小师妹,你终究还是走了王天道长老的老路,只是没想到,你为了报仇,居然不顾人情,连自己最爱的人都伤害……说真的,真正死去的人不该是她,应该是你才对……”

    最后一句莫名沉痛,郑羽化似乎满含着悲情。

    “哼,现在是你说这些的时候吗?”失去本性的苏佳,露出冰冷狰狞的凶光,恶语惊寒道,“我走火入魔?笑话……‘天神剑法’在手,我现在觉得浑身充满了力量!郑羽化,你今天会死在这里,我要用我手中的刀剑,将你千刀万剐,割尽你每一道皮肉,流尽你每一滴鲜血,让你坠入永劫不复的地狱,哈哈哈哈——”

    着魔入深的苏佳,凄声狂笑不止,浑身血脉膨胀,露出惊红双眼——昔日的绝代佳人,如今却似杀人嗜命的厉鬼,让人看了惊悚至极、不寒而栗……

    (现实中)……

    “郑师兄,你该不会是……”想起了自己在“陌谷一战”同样的“鬼态”,苏佳冥冥中心惊胆寒道。

    “他走火入魔了!——”关键时刻,阵后的萧天大声喊道,“佳儿,郑大哥被仇恨所激,御使‘神剑’走火入魔——你能感受得到吧,在‘陌谷一战’同样的经历……”

    “真的……走火入魔了!”苏佳看着眼前不敢相信的事实,知道“神剑入魔”,体内神智必被反噬之力侵吞,甚至会有丧命的危险,苏佳遂冲郑羽化大声喊道,“郑师兄,快住手,你领悟的并非‘天神剑法’三式,而是深陷着魔之困,要是再继续御剑的话,你会有生命危险!”

    然而,此时的郑羽化眼中只要血恨,被力量与仇怨笼罩的他,双眼尽显血光,嘴角更是扬起狰狞的笑容,就和当日苏佳在“鬼陌之谷”失态一般,臣服于“神剑”的力量,终究迷失了自我。

    “我走火入魔?哼,笑话,我可不像小师妹你这般,被仇恨的力量所奴役……”郑羽化被力量御控,近乎完全失去了心智,甚至忘记了心念红云的誓言,眼里只有杀死苏佳的“决心”,振振寒语道,“我可是当今追风派的首席弟子,领悟‘天神剑法’三式的人,怎么可能像小师妹你一般‘入魔堕落’……小师妹,陈世今,还有莫天行,我会将你们一一杀掉,证明我征服一切的力量!”

    郑羽化的言语愈加失态,完全像是疯了一般,乱发飘零,两眼血光,狂雨黑风之下,“神剑”渐渐化为“血芒”,震慑天地的力量,也如同地狱潮涌一般,让人畏惧生寒。

    苏佳看在眼里十分确信,这就是当日自己在鬼陌之谷“失心”的样子——只是这一次命运逆转,轮到郑羽化御剑走火入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