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一千零一十四章 命运逆转 上
    “啊!!!——”郑羽化更是遭受“神刀降雷”狂风之袭,身心俱碎下痛喊一声,连人带剑飞出十数丈,激起丈高水花——已然毫无还手之力,看来这一战胜负已然分出……

    “神刀降雷”即过,苏佳重回阵中,“呼……呼……”气喘不停之下,看着被自己打倒的郑羽化躺倒在地重伤不起,心中不由感慨,终于靠自己的力量战胜了“天神剑法”,战胜了郑羽化,战胜了过去的自己,战胜了命运……

    “佳儿——”看着苏佳一招制敌扭转胜负,萧天不禁兴奋道。

    “师姐——”徐双等人也在阵后激动喊道。

    “我终于……赢了啊……”战后,苏佳久久没有从振奋中恢复,靠着信念打败了“天神剑法”,现在想想仍觉得不可思议……

    “郑师兄……输了吗?”而在山崖一侧观战的追风弟子二人,所见眼前结果一幕,皆惊异未有回神,其中一人战兢道,“没想到小师妹,居然……打败了‘天神剑法’,在自己无御‘神剑’的情况下……”

    “好可怕……忆瑶师妹的武功,连郑师兄也未能敌手。不过如此一来,忆瑶师妹也算是报了‘陌谷一战’的耻败之仇了……”

    “这次没有走火入魔,全凭陆前辈的‘断魂刀法’……忆瑶师妹的身手,令人生畏……”追风弟子继续道……

    战场阵中,暴雨依旧,被“神刀降雷”断杀的郑羽化,全身重伤瘫倒在淤泥积水中——他还活着,只是体内沸血剧痛不断,“天神剑法”的反噬与“断魂刀法”的内伤,二者相兼如同炼狱,侵蚀撕咬自己的每一寸皮肤,令自己痛苦难耐……

    “连‘天神剑法’也没能打败小师妹,难道我就这样倒下了吗……”郑羽化的意识仍在坚持,昏阙下的黑暗,郑羽化闭眼系仇道,“我不可以……倒在这个地方,被杀死红云的仇人打倒,跟不可原谅……”

    心中无限的不甘与愤恨,斥责自己的无能与没落,没能亲手为恋人报仇,杀死苏佳,郑羽化悔恨与血泪交杂,似乎即使深陷黄泉地狱,来世今生也不会原谅自己……

    “红云……红云……”伤痛昏迷中,郑羽化不断呼喊着“红云”的名字,无数的回忆与痛惜,仿佛在那一瞬浮现脑海……

    ……

    最后一次分别……

    “郑哥,这把剑,你留下好了……我不能陪你一辈子,只希望你看到这柄剑,能够想起我,直到……直到有一天,你能找到一个比我更爱你的姑娘……”说到这里,红云更加控制不住自己的悲伤。

    郑羽化接过佩剑,拔出鞘来,一柄傲骨严霜的“寒梅”映入眼帘——寒梅剑在手,郑羽化却不能忍心,摇头激绪道:“不,红云,这辈子我只会爱你一人,我不要离开你!”

    “对不起,郑哥,我不能留下来……”红云满含着泪光,凄婉伤绝道,“我曾答应过苏老爷和夫人,照顾好他们的女儿……莫天行害死了佳儿的父亲,现在却又被他收为了义女——只有我这个一直陪伴的侍女,才是她唯一的亲人,就算是死,我也不能让佳儿受到伤害;也只有我,才能在莫天行这个仇人眼下保护她……”

    “又是那个小孽种是吗……”提到苏佳,郑羽化即刻想到自己死去的父母,眼神转而悲愤道,“就是她和莫天行,害死了我爹和我娘,如果没有他们,我爹娘就不会死,我的家人就不会遭遇横祸!”

    “我不许你这么说佳儿——”谁知,听见郑羽化斥责苏佳,红云竟是转身“保护”道,“伯父伯母意外时,佳儿她不过是个婴儿,她能做什么,你凭什么要恨她?”

    “没想到,你为了那个她,居然冲我发火……”郑羽化眼神一愣,微微摇头道,“红云,你为什么要这么保护她?就算她年幼无罪好了,你也没有义务照顾她一辈子!而且莫天行也是她的杀父仇人,你是知道当年真相的——如果有一天那个女孩儿了明身世,与莫天行反目成仇,身为侍女的你,一定也会陷入危险……你不过是个‘外人’,这些本就和你没有关系,你没有必要为了他们的恩怨犯险,这样下去你会丧命的你知道吗?”

    “我知道,所以我我更不能离开佳儿!”红云眼神坚定,义正言辞决然道,“正因为我答应过佳儿的父母,所以我更有义务去照顾她、保护她,就算是拼上性命也在所不惜!”

    “为什么……”看着红云如此坚定庇护自己的“仇人”,郑羽化惊异问道,“为什么红云你要保护她,保护这个带给我们无数灾难,让我们彼此分离、不相厮守的女孩儿?”

    红云神情顿而镇定,眼神坚毅道:“因为我相信,无论世事如何多舛,佳儿将来都能改变命运——她有这个能力!”

    看着红云坚定的决心,郑羽化心中不觉一震……

    但事实归事实,郑羽化不在乎苏佳的生死,他担心的,只有红云的安危……“可如果有一天,因为命运的波折,你不幸罹难该怎么办……”郑羽化收回情绪,淡淡忧伤道,“我担心的是你,红云——我不想让你受到伤害……”

    “就算如此,我也会保护佳儿……”红云没有改变,语气缓和,却依旧不失坚定……

    ……

    追风派首席当日……

    “恭喜你了,郑羽化……”行武道台之上,莫天行当着门派所有弟子的面,亲授郑羽化“追风派首席弟子”之位,郑重说道,“从今天开始,你就是追风派的首席弟子!”

    “掌门如此看重弟子,弟子深表感激……”郑羽化作揖行礼一句,遂谦让说道,“只是弟子年近三十,武学天赋无以和更多年轻之辈相比,如此之下胜任首席,弟子恐无信心……”

    莫天行听了,笑了笑说道:“哈哈,你就别谦虚了,如今你已领悟‘天神剑法’两式,是继上官仙剑祖师、陆清风前辈、鄙人及陈世今后,第五位习得‘天神剑法’的弟子,首席之位不予尔,孰能任之?”

    “掌门如此深信弟子,弟子必不负众望,肩负振兴门派之责!”郑羽化在莫天行及众同门弟子前,郑重誓言道,可内心里,却似乎并非那么开心……

    “好诶,郑师兄成了本门的首席弟子——”鲁涛在台下看着,不禁兴奋喊道。

    “真是不可思议,郑师兄来门派还没两年,居然就能打败门中众多好手,甚至练就‘天神剑法’,门派首席之位,恐也非他莫属……”吴贤也在一旁欣慰说道。

    郑羽化接过首席之位,望着台上台下的“鲜花荣耀”,心里却忧郁苦愁道:“就算成为了门派首席,又有什么用呢?我加入追风派的目的,只是为了替爹娘,还有替红云你报仇……不过经受百般磨砺,我终于练就了‘天神剑法’,等着吧,总有一天,我会亲手和你们算清恩怨……”

    ……

    闲时昔日,郑羽化与同门弟子经过“水月洞”……

    “又到了这里,门派禁地……”其中一人拿着扫帚,望着深高的洞口,不禁调侃道,“真是的,明明是用来祭祀的地点,为何却又是禁地……”

    “可不是,五十年前陆前辈离开追风派时,就是闯进了这门派禁地,最终遭到同门追杀……”另外一人应声道,“不过这些都是很早的往事了,往近了说,两年前忆瑶师妹离开这里,不也是和陆前辈一样的命运吗?而且直到现在,莫掌门还在四处寻找着忆瑶师妹呢,据说在云主城的‘中原剑会’上,本门弟子打听到了忆瑶师妹的下落……”

    “是啊,想当初忆瑶师妹离开那日,洞中还有另外一个女人殒命,据说是一直陪伴忆瑶师妹的侍女……”追风弟子继续道。

    “嗯……”听到这里,郑羽化不禁愤恨握紧拳头——提起红云的“命殇之痛”,郑羽化心中血痕交杂道,“就是那个女人,和莫天行一起害死了我爹娘,没想到长大以后,她居然还害死了一直陪伴照顾她的红云你……她就是个孽种,为了自己的私怨致你殒命——我绝不会原谅她,总有一天我会用她的血为红云你祭奠!”

    郑羽化在心中,已经渐渐埋下了仇恨的种子……

    ……

    苏佳旧址门前,红云坟冢处,郑羽化独自一人在坟前祈祷……

    和往常一样,手附着梅花在墓前洒落,两眼低沉的郑羽化,望着久经风雨的坟头,缓缓说道:“红云,我已经找到了害死你的那个孽种的下落,她现在就在朱元璋军中;而且我已受莫天行之命,与师弟师妹将一起前往会和,共商讨伐陈世今一事……红云你放心,这次前去军中,我一定会和小师妹做个了断,替红云你报仇……”

    梅花散落,心中坚定了复仇之念,郑羽化伴着孤独的身影,提剑缓缓离开了坟头……

    ……

    ……

    从与红云的最后一次分别到现在,相行的回忆一遍又一遍在脑海中浮现,郑羽化痛惜着命运的蹉跎、自己的无能,淡忘中渐渐消逝了身体的痛。但郑羽化并没有感知,似乎身体已经麻木了,对他来说,身上的血痛与创伤已然无重,充斥全身四周的,只有无尽的自责与愧疚……

    “我终究没能打败小师妹,红云……”郑羽化叹息一句,然而眼前一尊熟悉却又模糊的身影,在离自己渐行渐远而去。

    “红云……红云——”那是红云的身影,郑羽化伸手一遍又一遍呼喊恋人的名字,却是怎样也触不到尽头,只能沉痛着目送逝者的身影消失在远方……

    在那一刻,郑羽化的精神无比刺痛,红云的离去与报仇的无奈,在郑羽化的心里如同一根扎针一般,永远无法抹平伤痛。

    “我发誓了,要替红云报仇……”忽然间,似乎心中的信念重燃,身体的痛觉逐渐恢复——但自己的决心依旧不变,黑暗中郑羽化咬牙振奋道,“还没完呢,就算拼上性命,我也决不能倒在这里——苏仁和林雨霏的女儿,害死我爹娘和红云的仇人,我要亲手杀了她,血祭亡者的在天之灵!”

    决然下断喊一声,血痛撕裂中突然迸发出巨大的力量,郑羽化手中御剑凌芒而起,冲破眼前的“黑暗枷锁”,再一次涌动站了起来……

    战局阵中,郑羽化倒下后一切相安无恙……

    “砰——”突然一声巨响,就在郑羽化躺落的积水淤泥处,一股冲天之力纵破惊宇,激起丈高水浪,紧接着便是窒息狂澜的影流之力,与雷雨狂风一处,震慑惊威……

    “什么?”自以为分出胜负的苏佳,看着眼前的“狂涌之力”,双鬓摇摆下不禁惊诧道。

    “好强的力量,难道说郑羽化他……”吴贤心中一直害怕,看着眼前的“狂卷”一幕,不禁颤颤巍巍道。

    “郑羽化还没有倒下……”徐双在一旁努力镇定道,“难道说他还有继续战斗的力气?连忆瑶师姐那么厉害的刀法都不能结果,这到底是……”

    “涌流之力”狂冲而散,惊散四落水花,聚影杀机之下,郑羽化持剑的身影油然而现——“天神剑法”的聚灵还在,只是隐隐感觉中,杀气与胆寒更比之前恐畏。

    “看来,战斗还没有结束呢……”看着郑羽化重现杀机的身影,苏佳手持“鬼刀”,凝神镇定道……

    “这个感觉……”然而,在阵后的萧天,忽感一阵熟悉的冰凉与恐惧袭上心头,不由暗暗震惊道,“和‘鬼陌之谷’上一样,那个时候的佳儿,难道会是……”

    萧天不禁想起来了,和在“陌谷一战”中一样的感觉——苏佳被仇恨冲昏头脑,御使“天神剑法”走火入魔,最终丧失心智。

    而如今的郑羽化,震慑之感正和当日的苏佳一样,萧天在心里不禁暗暗涌起一个可怕的想法——郑羽化亦有走火入魔之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