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一千零一十一章 鏖战神剑 下
    郑羽化狂呼一声,“神剑”在手挥使定下——“天神剑法”第一层“皇之神剑”,断杀雷鸣骤袭而来。

    剑光积水叠影层出,破杀狂舞一式,呼风裂影而至。同一时刻,苏佳感受到“陌谷一战”熟悉的恐惧,胸口正前窒息难承,丝毫不敢有任何懈怠,“玄影刀”全力一击据守周身……

    “轰——”水面一声巨响,飞剑冲光骤慑,掀起恍如惊浪之袭,只在一瞬便将苏佳“刀阵”包围,完全看不见身影——郑羽化丝毫没有留情,“天神剑法”第一式即聚杀招,似要一击而取苏佳性命……

    “忆瑶师姐——”被埋没“浪影”之中,徐双在后面惊声喊道。

    “危险!——”萧天怕徐双等人被剑气牵涉,下意识抬起手臂,保护喊道。

    吴贤和鲁涛也放心不下,远见阵中师姐头招便处于下风、身临险境,一时全部忧心忡忡……

    郑羽化剑气飘捋着发鬓,看着前方水花渐渐聚落,苏佳的身影渐渐浮现,不觉凝神而视……

    “水阵”即散,苏佳再次重回视线,看来“皇之神剑”的第一式,自己算是勉强挡下来了。“鬼影怨灵”浮游身前,举刀在手注目而望,就在刚才断杀一刻,苏佳奋尽全力以“玄影刀”防守之态,挡住了致命的一击。

    不过苏佳似乎并不轻松,“呼……呼……”的喘息声摇摆不定,可见再度所遇“神剑”,苏佳御招依旧艰难。而且今晚一战,自己绝不会再使“天神剑法”,重演走火入魔的悲剧,因此徒以“断魂刀法”与其抗衡,困难可想而知。

    不过苏佳并不畏惧,不但在心底发誓绝不会逃避,而且似乎做好了与“天神剑法”苦战的准备……

    “不错嘛,轻松挡下了‘皇之神剑’……”郑羽化看在眼里,冷冷一笑道,“看来,你这自创针对追风剑术的‘刀阵’,倒也有点起效……那么现在,让我看看小师妹你会如何出招……”

    “呼……呼……”苏佳还在努力缓和气息,看样子刚才仅仅是“神剑”一式,抵挡就已十分艰难,若是郑羽化今晚一战施展全力,等待自己后面的,将会是更加艰巨的苦战。

    但苏佳早已做好了应对,已然了解“天神剑法”弱点的她,暗暗镇定道:“冷静,无论再厉害的武功招式,都会有破绽或弱点……‘天神剑法’之弱点,其一是在施术之前,需以追风剑法聚灵;其二则是用之者体耗过损,所需承受百般创苦之痛……‘陌谷一战’,我御使‘神剑’就是这样的感受,我想郑师兄就算武功神技,也是一样的……”

    苏佳稍许挪动脚步,在积水中重御“玄影刀”之阵法,意有所动。

    “之前为阻其聚以剑灵,所以施以不断强攻;可现在阻止失败,郑师兄还是成功施展了‘天神剑法’,那就只有转攻为守,静观其变……”苏佳紧握着手中的鬼刀,心中似乎暗暗计划着,“郑师兄的‘天神剑法’只有两层,每施一层,便会大耗内力,而且每层剑法即过,便会休养过渡一段……”

    想起“鬼陌之谷”一战,苏佳默默念叨起来……

    (回忆中)……

    “陌谷一战”,郑羽化御使“皇之神剑”第一回合,与苏佳拼得两败俱伤……

    苏佳艰难从地上爬起,一边不停喘着粗气,一边用“寒灵神功”为自己尽力疗伤。

    眼见苏佳垂身气喘,郑羽化冷冷一笑道:“哼哼,看样子,小师妹你伤得更重一些……这也难怪,第一次面对‘天神剑法’,居然藐而轻视……”

    苏佳则是不以为然,抬头望着郑羽化,眼神里尽是不屈。鬼刀在手寒眸即望,咬牙喘过剑伤之痛,苏佳清楚决斗还未结束,自己依旧身处绝境……

    “不过这回,应该就结束了……”郑羽化举剑身前,欲以凝结剑灵之力,“天神剑法”御上燎原。

    “不行,‘天神剑法’威力尽强,再这么拼下去,我必死无疑……”苏佳一手抚腰,心中犹豫断苦道,“今天说什么也不能倒在这里,可到底该怎么办……”

    苏佳还未喘过气来,郑羽化已然御剑重燃,夺命胜负即在一刻。可就在灵剑“一锤定音”间,郑羽化突显异状……

    “额……”胸口传来一阵闷痛,像是穴道闭塞之感,郑羽化惊叫一声,刹那间竟是一时使不出力,刚刚燃上剑锋的灵力,就在短暂片刻消散得无影无踪。

    “嗯?”苏佳也是察觉到不对,凝神望去。

    剧烈的疼痛遍布全身,郑羽化一时难以忍受,不得已自己暂时收剑,整个人蹲身俯下,收回了内力。

    苏佳似乎是明白了什么,嘴角微微一扬……“哼,看样子‘天神剑法’虽然惊威,却也承担着相当大的风险……”苏佳冷冷一笑,霎时信心回头道,“怪不得仅以‘追风九剑’为基式的‘天神剑法’,看似简单,自古却是鲜有人领悟……施术者若无操御剑术强大之力,根本无以掌控,就算是身为追风派首席弟子的郑师兄你,也避免不了‘神剑’内伤的副作用……”

    “不愧是小师妹,这么快就发现了……”郑羽化倒也不怕苏佳知道剑法的弱点,望而一笑,径直坦白道,“你说得对,‘天神剑法’虽然强威,但也存在致命的弱点——每施一式,所需内力庞大,身体短时消耗尽虚,须臾无以连续施术;若无能一招而致对手死地,施术者自身便有空虚,遭遇潜袭,便是回身乏术……”

    (现实中)……

    “每施一式,需以过渡缓和,其中空虚若遭潜袭,便是回身乏术……”苏佳想起那日的糜战,暗暗镇定道,“没错,那就是‘天神剑法’最大的弱点——抓住这个空隙,便是唯一的胜机!”

    像是找到了打败“天神剑法”的突破口,苏佳神情稍许沉定,似乎计划着什么……

    看着苏佳忽冷忽热的表情,郑羽化不知道苏佳在打什么主意,不过自己并不在乎,坚信今晚一战,自己依旧能将其打败,遂相视一笑道:“怎么了,‘天神剑法’才一回合而已,就吓得连招都不敢出了吗?刚才一直压迫我的气势都去哪儿了……不过不管小师妹你再怎么挣扎,你都不可能是我的对手……”

    苏佳镇定自若,持刀坚毅道:“我说过了,决斗不到最后一刻,谁都不知道胜负——”

    “哼,胜败已成定局,还在无谓坚持吗……”郑羽化冷冷一笑,御剑眉前道,“就是你的这般固执,表面看起来像是抗争命运的‘勇气’,却一次又一次伤害了身边的人……红云就是因你的固执而死,今晚你继续冥顽不顾,我便亲取汝之性命!”最后提到死去的红云,郑羽化语气中掺杂一丝悲愤。

    而在战阵之后的追风派弟子等人,也是在“陌谷一战”知晓了郑羽化与红云的关系,知道这其中与自己师姐的恩恩怨怨。想起从前“和睦”的往事,对比现在的物是人非,徐双等人心头抹过一丝莫名的悲凉……

    “小红姐姐……”听到郑羽化再提红云之事,苏佳没有说什么,而是在心底暗暗发誓道,“我在安隐村冥洞中已经发过誓了,我不会再改变的信念……小红姐姐你放心,我知道今晚与郑师兄一战,我该怎么做……”

    心中念叨着,苏佳御刀的右手越握越紧——今晚既是自己与师兄的宿命之战,也是彼此对逝去故人的誓言之战……

    “这一剑,就定分胜负了!——”郑羽化重归聚灵在手,骤喊一声,“神剑”寒芒再劈而落,冲杀剑气碎天神威,飞影狂舞而来。

    “师姐——”感受着“皇之神剑”断天的惊威,徐双、吴贤等人在阵后惊慌喊道。

    苏佳凝神紧视,早已做好了准备……

    寒芒骤闪,“鬼影”再现——“玄影刀”壁阵叠起,变幻莫测的“鬼影怨灵”集结四聚,苏佳脚底水花顿时合纵形成一道“残影屏障”,看似惊虚,却有另变。

    “不管再玩什么花招,都是白费力气!——”郑羽化御剑中狂吼一声,“银光之剑”斩裂神威,暴雨狂风中劈开脚下一道“浪影”,震天动地般,呼鸣分闪而去。

    苏佳所临“狂剑”袭来,水花纵影聚力合一,吃定奋力迎下这招……

    “轰——”又是一阵冲碎巨响,脚底积水冲高数丈,与天上的雷电共舞齐鸣——郑羽化这一式“剑影”,划破天月般,杀阵惊威……

    “佳儿!——”萧天不觉惊喊一声——看着眼前的“剑光巨浪”,苏佳被埋没在滚滚浪尘之中,凶多吉少,萧天这回也开始担惊受怕起来。

    后面追风弟子等人就更不用说,徐双甚至不敢正眼去看,捂住耳朵大声叫喊,可喊声却很快被滔天的“剑水鸣响”淹没……

    “不御使‘天神剑法’,小师妹你就完全没有还手之力,这回应该分胜负了吧……嗯?”郑羽化自以为已经打败了苏佳,但待到水花褪去,再次看到苏佳的身影,不禁提声一凝。

    “唰——”雨落声响,只见眼前“劈裂水阵”,一道纵刃之痕深深刻在“玄影刀”汇聚的“屏障”之上,苏佳包裹在“水阵”当中毫发无伤——看样子苏佳御刀挥使全力抵挡,并借以积水地势据力防守,完善全身挡下了致命一击……

    “忆瑶师姐——”看着苏佳平安无事,徐双不禁激动喊道。

    “什么?——”郑羽化所见其安然无恙,不由惊讶道。

    “怎么了,郑师兄,我还好好地站在这里呢……”苏佳挤出一丝倔强的微笑,振奋不屈道。

    “哼,借着脚下积水地势,拼尽挡下的这招是吗……”郑羽化凝视着眼神,暗暗笃定道,“全力抵挡这一剑,看样子是从一开始就打算了全力防守……今晚一战,小师妹你果然是做好了准备……”

    “太好了,李师姐挡住了‘神剑’——”吴贤在一旁兴奋喊道。

    “如果可以的话,我真想助忆瑶师姐一臂之力……”在一旁观战的徐双,经历过“青冥一战”的历练,看着萧天同样决然的背影,不禁问道,“萧大哥,如果是你,没有重伤缠身,一定也会去帮忆瑶师姐吧?”

    谁知,没有回头的萧天,说出了一句意料之外的话:“不,就算我没有受伤,我也不会去帮佳儿……就和‘陌谷一战’那样,佳儿自己的恩怨决斗,我不会插手……”

    “为什么,你不是一直关心忆瑶师姐吗?如果她遇到危险的话……”徐双听了,不由担心道。

    “就算我真的想帮,佳儿也会阻止我的——而且刚才我受袭佳儿保护我的一幕,你也看到了……”萧天表情十分冷静,振振说道,“佳儿自己的命运,她会自己亲手了结——这不是我对她的冷漠与不顾,而是佳儿她自己的决意!”

    “忆瑶师姐的……决意?——”徐双未能立刻理解,略显迟疑道。

    “小双你还记得吧,今日在青冥谷上对战司马寒衣,我对你说过的话……”萧天刻意提醒一句道。

    徐双似乎想起来了,神情不禁一怔……

    (回忆中)……

    “她的命运,世道的命运终究会变,注定要经历的劫难,佳儿从来都不会逃避,而是勇敢地面对——”萧天抬起头,义正言辞道,“这三年来我见证过——独自面对卢欢的追杀毫不畏惧,汴梁为救‘扬州女侠’挺身而出,换得萧家山庄名誉安身独临危境,神峰崖上为了救我跳下悬崖,保护逸仙掌门的女儿义不容辞勇斗恶贼,到现在为了天下大义挥师北伐、拯救中原……这三年佳儿变化得太多了,所经历的劫难根本数都数不清,不是光一个‘陈世今叛变’和‘莫天行杀父之仇’所能比及的。佳儿经历过的磨难与困苦你们根本无法体会,唯独不变的是,无论面对何等处境,佳儿从未放弃过与命运斗争的决心。就拿这次‘鬼陌之谷’的惨败来说,昏阙后清醒的她,依旧没有因为小红姐姐的死因和自己的走火入魔而沉沦,而是从跌倒的地方重新站起来,继续与命运顽强斗争——这才是真正的佳儿,原来的十六年虽然活在谎言和欺骗中,但是在我身边的三年,我却见证了她的成熟和意志!”

    (现实中)……

    “没错,萧大哥你当时说的,忆瑶师姐在命运面前,从来都是不惧抗争……”徐双默默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