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一千零九章 鏖战神剑 上
    雷雨众下,金光一闪,“玄影刀”狂卷利断冲袭,震魄惊威,不置其死,也必重伤而退……

    “铛——”郑羽化只在最后一瞬,聚力剑灵防守,却仍被苏佳“玄影狂刀”击飞数十丈,连人带剑划水而落……

    而在一旁观战的追风弟子二人,所见窒息压迫之对决,丝毫不逊当日“陌谷一战”,不禁震慑道:“这一招……不会就已经……分出胜负了吧……”

    “好可怕的忆瑶师妹……”另一人看在眼里,也不禁战战兢兢道……

    这一回合苏佳抓住了机会,一招奇袭冲断击破,不过胜负似乎并未分出……

    “嗯?”雨水正下,身影朦胧,苏佳凝眉一望,却见斜坡水摊对面,剑光隐隐逡巡而动。

    没错,郑羽化仍旧持剑挺立,不但没有倒下,御身剑气更是化作青芒,浮绕四周为壁——苏佳看清楚了,那是“冰辰剑”与“寒星剑”接相联合,双剑聚灵回芒即下,欲有震谷盘旋之魄力,正顶挡下了苏佳的“玄影狂刀”。

    “真不愧是郑师兄,居然这么轻松就挡下了小师妹的连招强攻……”一旁的追风弟子见了,不禁暗暗钦佩道……

    “哼,不愧是小师妹,数日不见,刀法却仍见长啊……”郑羽化缓了缓神,双剑合璧挡下“狂刀”后,上前几步冲苏佳一笑,“不过,只凭这点本事,还不足以将我击倒……”

    苏佳看在眼里,不禁暗震道:“好强,郑师兄的剑招固若金汤,不管我怎样进攻,都完全找不到破绽……要是再继续拖下去的话……”苏佳心里很清楚,自己先发的唯一机会,就是不断抢攻施压,如让郑羽化喘过气来,聚以“天神剑法”之剑灵,那战斗便会更加艰苦。

    “我知道的,小师妹你的意图……”郑羽化似乎看穿了苏佳的心思,冷冷一笑道,“你在害怕我,害怕让我得有聚灵的空隙,御使‘天神剑法’,所以才要轮流强攻,不给我喘息之机……不过可惜了,你的这般‘花拳绣腿’,根本无法与我招架;如今你的‘三板斧’耍完了,现在该轮到我了……”

    “嗯……”郑羽化说的没错,几番强攻仍未起效,苏佳招式开始衰疲,再想要压制“神剑”聚灵,已经没机会了,与“天神剑法”的恶斗几成定局。

    “不过我不得不承认,小师妹你的实力……”郑羽化似乎不慌不忙,持剑继续道,“无论是本门的‘追风剑法’,还是陆前辈的‘断魂刀法’,小师妹你皆以活用,并能自创新招、其效甚加,确实是难得的武学之才……不过,天赋异于常人,却仍旧输于我之下,可见你我的分别……”

    “什么分别?”苏佳一边缓和内力,一边反问道。

    “那就是信念!”郑羽化镇定道,“我虽然天赋不及小师妹你,但于你而言,我比你更有坚定之信念——得知红云逝世,我加入追风派后,从未放弃过与她生前的誓言,所以年逾三十仍旧日夜刻苦磨练,终成追风派首席弟子……”

    听到郑羽化在追风派的经历,以及提到死去的红云,苏佳心中莫名一阵酸楚。

    “可你就不同了……”郑羽化转眼冷漠道,“你为了个人的恩怨,不顾一切独闯门派禁地,触犯帮规,最后却害死了一直照顾你的红云……乃至‘鬼陌之谷’一战,你不惜走火入魔御使‘天神剑法’,不但舍弃了本心,还伤害了自己最心爱的人,于我而言,你就是一个枉顾人情的恶魔!”

    “额……”郑羽化的言语十分刻薄,而且想起“陌谷一战”自己出手将萧天打伤,最终落得走火入魔、身伤惨败的下场,苏佳心中就一阵绞痛。

    “我放过你,对你手下留情,因为我不忘答应红云的事……”郑羽化继续冲苏佳钻言道,“可是你呢,你还记得起来或是有过吗?你所谓的‘信念’……”

    “当然,我的信念未曾改变……”苏佳凝言一声,表情笃定,想起在安隐村的祈祷与自省,苏佳永远不会忘记……

    (回忆中)……

    “‘陌谷一战’的失败,佳儿你能想起的,只有痛楚和恐惧……”萧天用情望着苏佳,缓缓说道,“可你并没有想过,郑羽化能走到今天这一步,靠的是什么……他御使剑法将你打败,却未夺你性命,给你带来的又是什么?真的只是痛苦吗……”

    “我不明白……我真的不明白……”苏佳扶手摇了摇头,想起之前的“惨痛”,心中顿时矛盾忡忡。

    “你当然不明白……因为你的师兄郑羽化,有你不曾有过的坚定信念——”萧天义正言辞道,“他心中一直顾念着旧人,对红云姑娘一往情深,无论命运挫折几世,绝不会忘记保护她的信念……”

    “小红姐姐……”一直自责是自己害死了红云,苏佳心中无比的愧疚。

    “可是当他得知,是佳儿你‘害’得红云姑娘身死殒命,他恨不得亲手杀了你……”萧天继续坚定道,“可他并没有这么做,因为他记得红云曾经对他的嘱托——无论心爱的人是否在世,他一直不忘曾经的誓言,正是伴着这股坚定信念,郑羽化一路走来,打败世间高手无数,最终成就了追风派的首席弟子……”

    “他心中……一直念着小红姐姐……”苏佳稍稍收回情绪,喃喃嘀咕道。

    “佳儿……”萧天重新望着苏佳,语气缓和却不失深意道,“面对这一切恩怨结果,你是否也和郑羽化一样,有坚定的信念其中,支撑着你继续前行……如果你做不到,你永远也走不出这道‘阴霾’,即使我一直陪在你身边……”

    “阿天……”苏佳朦朦胧胧像是听懂了什么,稍许收起悲痛的神情,抬头凝语道,“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

    “郑羽化能够做到,村长也能做到……”萧天将目光望向洞口——村长准备出来的迹象,不禁喃喃道,“佳儿,我相信你也能做到,靠你自己……”

    “靠我自己……是吗?”苏佳望着自己的双手,颤颤言语道、

    “没错——我陪在你身边,帮助你的只是关慰……”萧天点头继续道,“就像曾经佳儿你自己说过的——自己的命运,得由自己的双手去实现或改变——”

    听完萧天的话,苏佳在一旁沉默许久,心中忽有异想的她,也不禁将目光缓缓望向洞口……

    ……

    冥谷山顶,“坟洞”之中……

    幽冥洞内,苏佳独自一人跪在坟前,显然是在祭奠死去的小红姐姐。但和昨日的悲伤不同,今日的苏佳心情舒畅,完全没有了对逝者的愧疚……这回苏佳是真的释然了,面对过去的仇恨,无论是亲身的,还是自己祸下的,苏佳都能坦然面对,不再像过去那样一味逃避和失去理智……

    “小红姐姐你也一样,因为我,你在‘水月洞’中身死殒命,不但落了性命,而且再也没能和心爱的人相见——这一切都是我的错……”苏佳表情欣然道,“不过经历了种种磨砺,我懂得了许多,明白了我拥有的和缺失的究竟是什么……你放心,我已经知道我该怎么做,我所需要保护的是什么——小红姐姐,郑师兄,还有阿天,我已经知道我绝不能丢掉的信念是什么……”

    眼神转而坚定,苏佳凝望着手中的鬼刀,缓缓站起身,朝着洞外漫步走去……

    (现实中)……

    “我也一样,已经在坟冢前向小红姐姐发过誓了,甚至是向阿天和郑师兄你……”苏佳紧握手中的鬼刀,雨水瓢泼下,坚毅镇定道,“对我来说,今日一战,郑师兄你我二人的命运,就赋予了我不变的信念……‘陌谷一战’走火入魔已是往事,现在的我,绝不会在仇恨深渊中继续迷茫——今晚对决我一定会将你打倒,证明我的改变与决心!”

    苏佳的神情极为坚定,与当日在“鬼陌之谷”的失态与悲怒判若两人。郑羽化看在眼里,心中莫名闪过一丝不安……但自己的决意定不会变,继续冲苏佳说道:“哼,一切不过是你心系自私仇恨的借口,你所说所做的一切,不过徒增仇恨与杀心罢了……‘陌谷一战’事实证明了,小师妹你走火入魔,无法驾驭‘天神剑法’,那就是你罪恶的本质!”

    “我也已经不是那时的我了,现在的我,会跨过曾经黑暗的一切,坚定信念继续向前!”苏佳将鬼刀举至胸前,以示自己的决心。

    “人的本心不会改变,你的罪恶终究只是罪恶,无法与我为敌,我马上就会证明这点给你看……”郑羽化举剑身前,招式之位意有所动,震慑语气道,“‘陌谷一战’,你以此招剑术给自己埋下了坟墓;今晚,我就用它继续送你上路,给予你命运的绝击!”

    “难道说……”苏佳看着郑羽化的剑手,似乎意识到了,不禁瞪眼惊异道。

    “今晚一战,就让小师妹你再次倒在‘天神剑法’之下!——”郑羽化举剑厉喝,霎时周身狂风四座,冥之气魄震慑惊威。

    “咔——”顿时天空雷鸣电闪,暴雨之势极致最大,狂风呼吼下如同黑暗涌流一般,山谷斜坡两侧,顿时陷入洪水之荒……

    惊雷骤雨呼鸣,“天神剑法”再起,在这黑暗尘泥狂卷之下,郑羽化似要以此给予苏佳命运的决断……

    “咔——咔……”闪电四横交错,暴雨之势愈加惊狂,黑夜乌云雷电交加,似要撕裂天宇一般,将人间大地化为一片黑暗……

    而在此时,早已化作“洪滩”的琥丘山谷道口,几匹行马正匆匆赶至而来……

    “可恶,怎么突然下这么大的雨,都看不清前面的路了……”来者数人,正是从青冥山赶至琥丘的萧天徐双等人,徐双看着暴雨狂袭,连战马铁蹄都快陷入泥沼,身裹浸湿的衣甲,不禁惊呼道。

    “这简直就是洪水嘛,马都走不动了……”吴贤也在一旁调侃一句,手中紧牵着马缰绳,久未稳足。

    “前面就是琥丘,我们就在这里下马——”萧天看着道口方向“山坡洪流”倾泻,率先下马振振说道,“再往前走,马匹爬不上山的,而且会有滑坡的危险……”

    “这山地崎岖陡峭,雨又这么大,该不会……有泥石流吧?”吴贤下马后,积水几乎都快淹没膝盖,不禁担心道。

    “那也没办法,我们尽量往安全地方走……”萧天不敢有丝毫怠慢,坚定说道,“佳儿应该比我们先到一步,但愿她现在已经上了山顶,这样更安全些……”

    “你们看,那匹马——”察觉敏锐的鲁涛,下马后一眼就望见拴在积水中的马匹,指着方向提道。

    “那匹战马,是我们军营的……”萧天熟悉自己军营的马匹,不禁惊异道,“这么说来的话,这很有可能就是佳儿的……”

    “忆瑶师姐……”想到自己师姐的安危,徐双默默担忧道……

    “额啊!——”然而,吴贤似乎是发现了别的什么,暴雨中惊呼大喊道。

    “怎么了,吴贤?”萧天怕是有什么异况,不由担心问道。

    “那……那是什么?!——”吴贤指着“积水水面”上,漂浮滑来的异样之物。

    萧天等人定眼望去,也差点吓了一大跳……

    “啊!——”徐双更是下意识惊喊一声……

    令人惊诧,随水漂浮滑来的,竟是十数具蒙元士兵的尸体。

    萧天上前一望,看着尸体较为新鲜的血液,又望了望前方道口的斜坡,冷静解释道:“看样子,是大雨的洪水把这些尸体冲下坡来了……应该是在坡上,在那里佳儿或是别的什么人和敌人有过厮杀……”

    “说不定……八成就是……忆瑶姐姐……”望着眼前的敌士尸体,鲁涛战战兢兢道。

    “这样说来的话,佳儿她……”萧天没有犹豫,滑着积水向前奔去,并冲徐双等人喊道,“快点,你们师姐应该刚进山里不久,说不定又遇上了敌人,我们快去支援她!”

    众人没有异议,随同萧天一起,迎着洪水暴雨,往山顶方向进发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