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一千零八章 再战同门 下
    苏佳“灵燕飞身”即至,半空一道“残影”飞落,截杀立骤凌芒而出。

    “唰——”剑锋斩过落雨,郑羽化横切一招,不偏不倚挡下了“残影”利刃。

    不过,苏佳这一刀,似乎只是虚晃……

    “有破绽!——”定斩一式,看准乘袭之机,苏佳“鬼影”葬落,疾舞断杀而去。

    落雨飘飞一瞬,“鬼影”展翅而袭——“凤凰刀法”从天而降,夜下凌空震慑惊威,雷鸣下一尊芒影呼使而过,似以一刀寒刃穿心,正朝郑羽化而去。

    “人刀合一”一式,杀招纵灭扑来,郑羽化举剑看在眼中,不禁鄙夷一声:“切,被抓住空隙了吗……”

    不过郑羽化也并不惊慌,聚以剑灵横栏而对,滂沱雨下金光一闪,剑气归宗展露千芒——“追风九剑”之“霏雨剑”,千刃之灵定为一处,力道震破间,剑心之屏雨水花落,轻妙挥举一式,轻松当下了“凤凰刀法”。

    “还是让他聚剑了……”半空之中,苏佳冲刀夺目而望,内心镇定道,“不行,必须要在他聚灵‘天神剑法’前就打倒他!”

    心中一定,“凤影”疾落间,手中鬼刀再变惊威。

    “嗯?”刀剑相拼一瞬,郑羽化顿感气势不对,不禁凝语皱眉一声……

    “咔——”暴雨之中,一道闪电划破黑暗,裂响狂鸣一瞬,战中惊舞而出……

    寒芒破风,力斩惊回,曾经熟悉的震慑刀法再现眼前——苏佳挥刃“千幻神刀”,惊煞破宇间,刚才疾落“凤影”之力道,瞬息万变;人随刀转骤夜夺杀,苏佳这一式鬼影千转,寒鸣呼风正取当前。

    “这个刀法是……”郑羽化记起来了,曾经在潼关正军一战,见识过的……

    (回忆中)……

    狭谷关前众军受困,苏佳本人更是落陷“婵依阵”中……

    苏佳反手握刀,不再顾及周围灵影教弟子的百般纠缠,起身跃步,“灵燕飞身”便朝关口方向奔袭而去。

    灵影弟子众人自然不会就此放行,连环刀刃再起,欲拦住企图“逃阵”的苏佳。

    苏佳所见,微微一笑……“制其人而破其阵,就是现在!——”苏佳振奋大喊一句,就在铁链扑身拦截一刻,苏佳右手持刀,左手抓住锁链,奋力一扯,聚力一时间,将阵中所有弟子以力控于手心。

    受其突然一袭,灵影弟子众人还不知道苏佳究竟有何目的,却见苏佳刀锋置于心口,铁索正拉其身前,众人顿时眼前一黑……

    几乎就是一瞬,苏佳翻身跃上,倒立半空,据链在手,寒锋牵动——“千幻神刀”破宇而出,苏佳人随刀转,鬼影百转千芒,呼啸唳世。

    而在旋转间,“婵依阵”连环铁索随之尽收,以铁链相连的灵影弟子众人“呼之而上”,最终被搅入刀芒破风的“影流”之中……“啊——啊……”几声凄厉的惨叫,“千幻神刀”鬼影神梭间,便将“吸”来的刺客众人斩得血肉模糊,不但“婵依阵”阵法破解,而且阵中灵影教弟子全部殒命,无一生还……

    “什么?!——”自己的御阵弟子,被苏佳一招残杀,悬崖之上的司马寒衣惊叫一句,半天没有回过神来……

    郑羽化则是眼神还未收定,看着眼前“千幻神刀”的风影,心中不免一惊……

    铁索两侧,两路大军侵袭而来,欲赶在苏佳飞身越过“分界线”之前,将其截杀。而苏佳纵身已然赶至……

    “千幻神刀”再起,苏佳半空凌芒旋转,狂舞飞袭的鬼影决然而上,幻化的刀芒如同地狱招魂般,“千鬼”张开血盆大口,欲图撕裂吞噬前来临近的敌人。

    “啊——啊……”蒙元骑将并未反应及时,也从未见过如此诡异的“神刀”,还未挥刀众矢相向,便被苏佳突袭的“鬼影”杀得血肉横飞、哀嚎俱现。一时会和的蒙元大军即刻乱阵,苏佳则是沿着铁索的方向轻功愈上,成功逃离险境,安全回到了自军阵地……

    (现实中)……

    “那是当时破杀‘婵依阵’和蒙元众敌的凄厉刀法……”郑羽化举剑咬牙正望,知道其纵杀惊威之力,自己丝毫不敢懈怠。

    不过苏佳出手之招,似乎并非仅仅如此……

    “千幻神刀”震惊威慑,但“凤凰刀法”的“残影”却依旧未消,苏佳凌空跃下改以双手抦刀,似乎意有所动。

    “嗯?”郑羽化像是注意到了什么,不禁一疑……

    “千幻神刀”影流之刃,聚以“凤凰刀法”寒芒之灵,双招合一,杀星断落——“凤幻千影”狂卷而下,如突风裂袭一般,刺杀血落对手而去,似能断碎一切枷锁、暗搅天尘。

    郑羽化看在眼里,知道此番对决不光自己抱有杀心,苏佳也是一样,如果不使出全力,必然难以终了……“着——”断定之下,郑羽化骤喊一道、寒锋疾出。

    雷雨之下剑光碎落,“霏雨剑”剑芒惊顿炸裂——脚下水花如同游龙出海,郑羽化举剑之力豁然而上,“沉龙青羽”寻花破出,借以雨水聚芒正冲苏佳而去。

    “凤幻千影”所遇“寒龙”,千忙落杀之下,威慑震地之力也丝毫无以抵抗,在狂风疾雨之下,瞬间化为乌有——一招破杀“婵依阵”,并震惊蒙元千军的“千幻神刀”,就这样被郑羽化轻松化解……

    “唰——”从半空落下,苏佳被余威之力震退数十步,搓起脚下的积水与尘泥,拼招攻守略显吃力——显然郑羽化的剑法刚对力强、攻守兼备,不是那么容易就能击穿。

    “哼,想用那种临时拼凑的‘绣花刀法’打败我,简直就是笑话……”郑羽化正视着苏佳,不屑一句道,“你那种程度的‘花招’,我随时都能击破!”

    “额……”苏佳定神缓和一阵,看着郑羽化无懈可击的“金身之躯”,暗暗振定道,“好强,郑师兄的剑法毫无破绽,果然不是那么容易就能击倒……即使不用‘天神剑法’,也已经够难对付了……”

    苏佳冥冥中心有感慨,郑羽化是自己生平以来遇见过的,最强的对手……不过苏佳并未就此退缩,今日宿命一战苏佳清楚得很,胜负决定命运的成败——这一战没有退路,自己无论如何也要将其打倒……

    “说是这么说,但小师妹的刀法招招精强,步步杀机于我而上,即使内力招法处于劣势,也要抢以主动先攻而来……”郑羽化凝神望着苏佳不屈的眼神,丝毫不敢怠慢道,“是在畏惧我的‘天神剑法’吗……小师妹是清楚的,‘天神剑法’的契机和弱点——想要在我聚以剑灵前就将我打倒,无以施展‘天神剑法’,这就是她的目的;看来‘鬼陌之谷’战败后,她有研究过对付‘天神剑法’的方法……哼,不过,这种天真的想法对我可不管用……”

    苏佳举刀在手看在眼里,则是一直不变心中的初意:“郑师兄也在拖,拖延聚灵‘天神剑法’……他知道徒以一般的武功,很难有把握将我打败,想要杀了我,必须使用‘天神剑法’……我还有机会,在他聚灵‘天神剑法’之前,将他打倒的机会……”

    定罢,苏佳举手变招,似乎又图先攻……

    “鬼刀残影”举刚而柔,兼并“寒灵神功”之内力,化作魑魅叠影的“鬼影怨灵”,伏于苏佳身间。暴雨之下,影雾幽深,探不清前方行招之举,但却隐隐能够察觉的到,从苏佳方向飘然而至的杀气。

    同样熟悉的招式,郑羽化定然心间一笑:“果然,又是那个棘手的刀法是吗……”

    “鬼影怨灵”聚散合并,翩然如落却又隐露杀机——“鬼陌之谷”克制追风剑法的招式再起,苏佳自创“玄影刀”浮然而出。

    “小师妹你自创针对‘追风剑法’的刀阵,壁守之下无以击破……”郑羽化想起“陌谷一战”的经历,暗暗定声道,“不过,同样的招式对我可没有用……”

    “陌谷一战”,苏佳的“玄影刀阵”,几能抵御郑羽化的一切“追风剑术”,但昔日一战尽是徒守,既要阻止“天神剑法”聚灵之式,苏佳必须谋求变招。

    郑羽化自以为看穿了“玄影刀”的招法,索性并未将曾经困扰自己的此阵放在心上。不过,事情也并未像自己想的那么简单……

    集灵“鬼影”一瞬,苏佳并未据以防守,而是突袭正前……

    “这次主动进攻是吗……”郑羽化看在眼中,不由稍许一惊。

    苏佳并非毫无准备,料知自己终有一日会再与郑羽化一决高下,安隐村中休养习武数日,早已举手对策……

    “玄影刀”惊影飘杀而至,寒芒神威即露——“幻云玄影”飞闪疾杀,冲刺狂芒之刃,扑袭从举而来。

    郑羽化心里清楚得很,“玄影刀”的招式,皆是针对追风剑法之手,若是简单徒以防壁,并未能有十足把握——看得出今日的苏佳是有备而来,若要求胜,自己需当求险……

    索性郑羽化不退反进,同样以攻居身上前——“追风九剑”之“寒星剑”惊魄而出,当然并不是一招妄想图以击败苏佳,而是仅仅聚力身前,以至于拼招而对自己不会吃亏。

    “追风九剑”遭“玄影刀”所压制,仅仅一招无以破敌,但力顶相当绰绰有余——郑羽化真正的目的,是在近身断招相拼一刻,暗中反袭出手一击……

    “噌——”刀剑相杀,破宇惊寒,骤雨当空凌芒绝式,霎时四座威震惊穿——“幻云玄影”与“寒星剑法”冥影相对,震荡天辰之力道回芒一闪,与乌云闪电融合交错,皆震天地,无以分清……

    然而,苏佳与郑羽化近身刀剑一刻,彼此全力相拼——而郑羽化就是在等这个时机,转手低势黢微一招,就在彼此力道消逝之下,欲以奇袭破之。

    “我赢了……”郑羽化找准苏佳“破绽”一处,冷笑一声。

    “想得美!”谁知,苏佳似乎早已准备,定声一喊,举刀回刃……

    意想不到的反击,原来“幻云玄影”只是佯攻,所尽全力只在逼出自己的剑招,就等自己近身一刻,本以为自己能算计对手,却不料是自己被对手算计。虽然剑法震惊威慑,但要比起近身拳脚,郑羽化未必会是苏佳的对手,更别说近身刀法提前有备……

    这次是苏佳看准了郑羽化的破绽,低身一式“降雷刀”,疾风破闪般,正应郑羽化偷袭剑锋而去。

    郑羽化不得已,成败瞬前只能反手一转,剑法转攻为守——毕竟近身突以狂刀,所出力道并非全力,聚以剑灵全然抵抗,还是勉强能够吃下一招。

    “这样最多也是个平手,小师妹你攻心太重,太过心急可打败不了我……”郑羽化出剑招式保守,自信笑言道。

    “我的出手还没结束呢——”然而,苏佳杀招一瞬前,却定声突喊一句道。

    “什么?”郑羽化闻之,不禁略显色变。

    苏佳“降雷刀”一式依旧虚晃,就在俯身靠近郑羽化怀前,右手一转,肘击一拨……招式灵巧一变,并未以威力震破的刀法狂袭,而是轻描淡写般“拂花掌”一挥,正中郑羽化关节要处;阴柔掌法偏薄,郑羽化举剑之力顿退三成,一种软招的压迫逼至身前,自己清楚接下来便是“致命一袭”……

    “这样就结束了!——”苏佳看准了最佳时机,定喊一声,“玄影刀”再度袭上,正破当前……

    雷雨众下,金光一闪,“玄影刀”狂卷利断冲袭,震魄惊威,不置其死,也必重伤而退……

    “铛——”郑羽化只在最后一瞬,聚力剑灵防守,却仍被苏佳“玄影狂刀”击飞数十丈,连人带剑划水而落……

    而在一旁观战的追风弟子二人,所见窒息压迫之对决,丝毫不逊当日“陌谷一战”,不禁震慑道:“这一招……不会就已经……分出胜负了吧……”

    “好可怕的忆瑶师妹……”另一人看在眼里,也不禁战战兢兢道……

    这一回合苏佳抓住了机会,一招奇袭冲断击破,不过胜负似乎并未分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