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一千零六章 再战同门 上
    “没想到郑羽化师兄到这儿来了……”潜伏之人有二,不是别人,正是从潼关一战开始,一直监视包括陈世今在内,追风派众弟子动向的莫天行的眼线二人,“之前我给陈世今送上密信,提醒他与小师妹决斗之事……这么看来,郑师兄会到这来,多半是来找陈世今的……”

    “看样子,要在这里进行了吗,陈世今和郑羽化的生死决斗……”另外一人也暗暗说道,“会是在今晚,还是在明日……”

    “嘘,好像还有其他人来了……”突然,追风弟子像是又察觉到了其他气息,嘘声提醒道。

    “什么,这个时候还会有谁……”另一人紧声应道,遂朝狭谷道口的方向望去……

    “隆隆……隆隆……”乌云密布,雷声沉沉,暴风雨前的预兆,让人窒息不安……

    “哒哒哒……哒哒哒……”沿着泥泞坡道的路口延伸,隐隐传来间断的马蹄——又有一人来到此处,意图不明……

    “咔——”霎时间,一道闪电划过长空,打破了黑夜的寂静。就在雷鸣骤亮的一瞬,一尊骑影顿现山谷道口。

    玉麟狮子甲,巾帼玉容颜,回目正视而望,来者竟是苏佳……

    “小师妹?”追风弟子二人所见,皆露出惊异的眼神,“为什么……为什么小师妹也会来这里?之前陌谷一战,她不是已经被郑师兄给……”

    苏佳到至琥丘的目的,自然是收到安插敌军内应的情报,刺杀陈世今一行。昨晚支援“定城一战”,即刻收到了内应的消息,明日陈世今会独自一人前往琥丘,这也是刺杀陈世今的最好机会……

    “吁——”苏佳驭马达到狭口,所见前方坡道山路泥泞,难以骑行,遂勒马停下,准备改以步行赶路。只是雷雨即至,前方路途黑暗不清,却传来莫名的窒息与压迫,苏佳像是预感到了危机或不安,神情决然却又十分凝重。

    即刻下马,丝毫没有多做停留,苏佳定睛正视,飞奔前往琥丘山路而去。

    “嗒嗒嗒嗒嗒嗒……”奔跑在泥泞的山道之上,天空中渐渐飘落淅淅小雨,脚底传来踏水般的“滴答”声响,时不时间断雷鸣暗闪,仿佛一切弹奏起命运的旋律,扣人心弦。

    苏佳的眼神十分坚定,她的目标只有一个——杀死陈世今!只是和原来一味仇恨的心态完全不同,如今的苏佳,并非全然为了复仇,在她心里,更有着与命运斗争的决心。面对曾经的恩怨,苏佳不会再选择逃避,也不会再失去理智,取而代之拥有的,是对信念的坚定与不屈……

    绕过山坡一侧,天空一道闪电即逝,眼前的一幕却让苏佳大吃一惊。

    “这——这是……”出现在苏佳面前的,是数十具蒙元将士的尸体,这是郑羽化刚才赶至这里时,利落痛下杀手所为。

    苏佳神情即刻凝重,俯身翻了翻死者的遗体,观其伤口暗暗道:“全部都是遭剑术毙命,而且这个剑法……难道说……”

    苏佳像是猜到了什么,表情随之一变,沿着细雨泥路望去,一道笔直延伸尽头的脚印……下意识握紧腰间的鬼刀,像是预料到即将面临的一切,苏佳眼神一定,停止奔跑,改以缓慢步行而去……

    而在山道一旁观望的追风弟子二人,所见苏佳跟随郑羽化的“脚步”,遂不禁提道:“没想到,‘陌谷一战’之后,小师妹依旧安然无恙……看样子,在陈世今生死断命之前,还有命运未决的一战……”

    “走,我们也跟过去……”另一人悄声提道,二人遂跟随郑羽化和苏佳的脚步而去……

    郑羽化独自一人走在峭壁山口,两侧皆是岩层滑坡,暴雨即至,这里似乎将遇泥流危险。然而,此时的郑羽化,一门心思只在与陈世今的生死对决之上,丝毫不在乎身临险境的一切。

    不过,习惯性的谨慎与察觉,让自己不由提起三分——临走没几步,身后忽有人影跟来,郑羽化心中一定,举剑回头而望。

    “蒙元士兵的余党吗,因为我杀死了那帮‘杂鱼’……”起初郑羽化这么认为,然而细听泥道下的脚步声响,眉头一紧道,“不对,只有一个人过来——而且脚步非常轻盈,可见是个轻功高手,到底是谁……”

    迎着紧张与期待,刚才背后的拐角之处,来者渐渐浮现真容……

    出现在郑羽化眼前的人,自然是同样到此目的的苏佳……

    “陌谷一战”后,二人再次重逢,皆彼此短暂惊目而望……

    “咔——”天空一道闪电划过,照亮了二人的面容……

    “小师妹?”郑羽化露出不可思议的眼神道。

    “郑师兄……”苏佳则是稍许镇定,并以“师兄”敬称眼前这个曾经差点害死自己性命之人。

    “为什么……”郑羽化还是不敢相信,“陌谷一战”明明已经分出了胜负,苏佳还因走火入魔昏阙不醒,不到短短十天,却又气色安好地出现在自己跟前,郑羽化不禁问道,“为什么你会出现在这里?‘鬼陌之谷’上,我明明已经把你……”

    “嗯……”鬼陌之谷,那是苏佳心中永远无法抹去的痛——想到昔日一战,走火入魔惨败其手,一种熟悉的恐惧和痛楚涌上心头。

    “哼,原来如此,看样子是命大醒了过来,没有步王天道长老的后尘……”大概猜到了原因,郑羽化收回惊讶冷冷一笑,露出不屑的神情道,“真要说起来,还是我最后手下留情,‘天神剑法’没有取了你的性命……”

    “天神剑法……”想到“陌谷一战”自己走火入魔,熟悉油然的恐惧再上心头,苏佳不禁凝眉道。

    “没错,因为我答应过红云,要好好保护你……”郑羽化再度提起逝者的遗愿,眼神渐露悲愤道,“但你却害死了红云,是我的仇人,我又不得不亲手杀了你——一命还恩,一命报仇,索性将你重伤昏阙,‘陌谷一战’后,我们之间便两不相欠……可没想到,你居然又在我面前出现了……”

    “小红姐姐……”想起红云的死,“陌谷一战”知道真相,苏佳心痛愧疚万分,但想着琥丘之行,自己还有任务在身,眼见郑羽化也出现于此,不禁问道,“郑师兄,你为什么也会在这里?”

    “当然是要和陈世今做个了断——”郑羽化神色凝重道,“我之前应该和小师妹你说过吧,与莫天行有言在先,打败了你,我才能有资格和陈世今一决高下;然后打败他,继而亲手了结我和莫天行之间的恩怨……没错,当年‘襄阳之难’,我爹娘葬身乱军之中,这一切都拜莫天行和当时还是婴儿的你所赐——莫天行是害死我爹娘的仇人,我要亲手杀了他!”

    “莫天行……”知道了当年的真相,看着和自己同样命运的师兄心系血仇,苏佳心中油然而起一种感同身受的痛楚。

    “打败小师妹你后,我和陈世今约定好了,明日一早在琥丘峰顶一决胜负……”郑羽化握紧拳头,振奋凝神道,“我今晚前来此处,就是为了明日的一战,赌上我命运的决斗——”

    “原来郑师兄你早就和陈世今约定好了,难怪明日他会前往琥丘……”想到之前内应传回的情报,苏佳默默悄声道。

    “听你的口气,小师妹你似乎也是为陈世今而来的……”郑羽化望着苏佳的表情,用意一问道。

    “啊,我今日来此的目的,就是为了亲手杀死陈世今——”苏佳不改自己的本愿,义正言辞道,“我已经发过誓了,作为叛门弟子,作为敌人,陈世今必须死在我的手上!”

    “哼,手下败将还要和我抢是吗……”看着苏佳和往日一样“报仇心切”,郑羽化冷冷说道,“话说回来,短短几天,你的伤真的好了吗?‘鬼陌之谷’一战,小师妹你还没有吃够教训是吗……”

    “嗯……”再次提到“鬼陌之谷”,苏佳心中不免定痛。

    “我知道,你曾经为了报仇,不惜一切代价誓要亲手杀了陈世今……”对自己来说,在和陈世今了断之前,苏佳是害死红云的仇敌,郑羽化不禁愤恨道,“可你和莫天行一样,害死了我爹娘,更不可饶恕的地害死了一心一意照顾你的红云……像你这样的可悲之人,居然还想要报仇,简直就是可恨!”郑羽化对苏佳的憎恨,已然到了咬牙之愤的地步。

    “没错,我承认,都是因为我,郑师兄你爹娘还有小红姐姐才会命殒……”抱着愧疚与自责,苏佳默认应声一句,遂抬头正目坚定道,“但是,梭使这一切的,都是这乱世的命运——我的本意,不会想要去害死你爹娘和小红姐姐,我一直想要改变的,是这不公的世道命运!”

    “命运?哼……就算我爹娘的死,不怪当时还是婴儿的你好了,但是红云……”提及死去的红云,死去的恋人,郑羽化无论如何也无法原谅苏佳,遂神情悲愤道,“红云为了答应你爹娘的嘱托,舍弃自己的一切,将你抚养长大……可是你却为了报仇,三年前孤身闯入‘水月洞’,害得红云身死殒命。你难道没有发现吗,就是因为你改变命运的执着,才害死了红云,害死了照顾你一世的人——你根本就是一个自私的人,红云不配为了你这样可恨的人而死!”

    最后一句宣泄冲动,郑羽化倾诉间,不禁隐露含恨的泪水。

    苏佳听了,心头也如刀绞一般。但是,苏佳至始至终,不会改变自己抗争命运的决心……“没错,小红姐姐的死,都是因为我……”苏佳恨苦低沉一句,遂决心毅然道,“但是,小红姐姐临死前告知我身世,她也希望我继承爹娘的遗愿,继续走下去……莫天行害死了我爹,我和我娘离散,战争乱世殊途,我的命运辗转飘离。可是无论世道艰辛,小红姐姐一直不离不弃照顾我——因为她是我爹娘唯一的寄托,她和我爹娘一样,希望我无论经世坎坷几许,都能坚强地和命运抗争下去!”

    “切,到头来还在想着和命运斗争……”郑羽化看着苏佳倔强的表情,心中愈加气愤道,“却不想正是因为你的固执,自以为是的孤身前行,却是害死了自己身边最亲的人,害死了红云……你只会想着你自己,想着自己的恩怨,所以你就是个自私自利的人,你不可原谅!”

    “额……”苏佳听完郑玉华的愤言,心中压抑愈加深重——郑羽化说得也没错,确实是自己在抗争命运中的固执前行,才害死了红云。

    “你为了报仇,害死了红云,甚至伤害了朋友和亲人,你心里难道就没有愧疚吗?”郑羽化眼神凝重,继续反问道,“从你离开追风派那一天开始,你应该比谁都清楚吧,你所经历的一切……”

    听到这里,苏佳心中再起阵痛——郑羽化说的没错,命运降临的那一天,自己离开追风派后,一心只为了复仇,曾经也伤害过朋友,伤害过自己最亲的人……

    郑羽化继续说道:“小师妹你一意孤行,自以为能够战胜这世道不公的命运,却是无意中一遍又一遍伤害他人……这就是你的自私,你的傲慢,你所不能原谅的一切!”

    郑羽化越说,苏佳心中越加痛楚。可就在自己心底临近绝望的一刻,苏佳不禁想到了安隐村的回忆……

    (回忆中)……

    冥谷一战,苏佳面对萧天,与自己的“心魔”顽强斗争……

    “和佳儿你一路走来,无数次看着佳儿你为仇恨失心,痛苦绝望……”萧天回忆着曾经往事,渐渐说道,“可如今仔细想来,同样是为了报仇,郑羽化郑大哥心中坚守誓言的信念不变;而佳儿你却丢掉了本心,人格沦丧,你当然只有落败的下场……如果没有我一直在你身边关心同情你,你早就陷入了永无止境的深渊……”

    “我……丢掉了本心……是吗……”苏佳一边听着,一边喃喃自语重复说道。

    “若要从绝望中站起,你必须和郑大哥一样拥有坚定不移的信念……”萧天继续言正道,“如果没有背负他心中仇恨的决心,佳儿你永远都不可能从多年来的命运中解脱,永远不可能真正正视仇恨!”

    “我不能……正视仇恨……”苏佳继续迷茫道。

    “没错,两三年来,佳儿你口口声声说要亲手复仇,但至始至终,心里却一直是在逃避——”萧天继续道,“你不敢真正面对仇恨的命运,这次‘陌谷一战’的失败,是对佳儿你最大的打击……虽然输了,可对佳儿你来说,郑大哥是真正点痛和指引你的人——他的经历和‘无情’,让你真正意识到仇恨的本意……莫天行害死了你爹,莫天行是你的仇人;你害死了红云,你是郑大哥的仇人……站在他的角度,佳儿你能更清楚的认识自己,看清命运,面对仇恨不再是一味逃避,而是真正鼓起勇气去面对,改变命运!佳儿我也相信你,能和郑大哥一样,找到……不,应该是找回你自己心中本该拥有的信念——”

    “我一直就拥有着……信念……”苏佳凝望着自己的双手,惊恐的眼神顿时多了几分坚定,与郑羽化感同身受,面对仇恨和命运不再是迷途,而是处事不惊的淡然与坚毅……

    (现实中)……

    “我也有,至始至终不会改变的信念……”苏佳忽而眼神笃定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