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一千零五章 深临琥丘
    萧天与追风派弟子三人,准备驭马赶往琥丘而去。然而天公并不作美,“隆隆……”几阵雷响,似乎预示着暴风雨的临近……

    “看这样子,是要下大雨了……”出发前,萧天抬头望了望乌云密布的天空,估摸着说道,“我真的不放心,佳儿一个人前去琥丘……”

    “这里离琥丘不远……”老九走到身旁,提醒说道,“苏姑娘昨晚从定城前往琥丘,今日你们从这里出发,算起来应该差不多同时达到……我想,天黑之前你们应该可以赶的到……”

    “啊,我们会尽快的——”萧天自信应声一句,遂下意识拉扯了一下马缰绳。

    “萧大哥……”然而,陆菁似乎还有话说,心事重重的样子,走到萧天战马跟前。

    萧天像是猜到了什么,在陆菁开口之前,隐隐不安先提问道:“菁妹,我总感觉事情的背后,像是有什么蹊跷……”

    “你也察觉到了是吗?”陆菁眼神会意一点。

    “嗯,让我最费解也最不安的地方……”萧天表情谨慎道,“我军安插在敌营中的内应,似乎太厉害……不,应该说太大胆了点吧,居然能准确了解敌军主将陈世今的动向,还能在第一时间传给我们……对手可是陈世今啊,最棘手的敌人,我军的内应却能至始至终不被察觉,将情报准确无误传回来……”

    “事情似乎太顺利了……”陆菁跟着说道,“从我军第一次出征潼关开始,内应似乎每一次都能在关键时刻,传回我们急需的情报……倒不是说没有可能,只是我觉得,这个内应似乎太‘厉害’了……”

    “我记得,安插在敌军的内应,是朱元璋亲手安排的吧……”萧天提醒说道。

    “啊,身份人数全然未知,就连我们都不清楚……”陆菁继续忖度道,“到底是谁,朱元璋安排的内应究竟是何方神圣?索取敌军情报,接应准时无误,就连我军这次佯败的计谋,反袭夺取桅城定城,他也能刚好按时传回情报,让苏姐姐赶往琥丘刺杀陈世今……应该说,是这个内应厉害,还是朱元璋厉害……”越往下想,陆菁心中越觉隐隐的不安。

    “不管怎样,眼下支援佳儿为重,现在暂时没工夫考虑这些……”萧天手持马缰绳,转头准备离开道,“菁妹,你和唐战兄弟留在军中,替我留个心眼……”

    “这个不用你说,我也知道……”陆菁微微一笑,遂嘱咐说道,“总之,刺杀陈世今一行,必然凶险不少,不光是苏姐姐,你和她的师弟师妹一起,也要小心——”

    “啊,放心吧,我会保护好他们的……驾——”嘱咐罢,萧天转身与徐双等人一起,驭马离开前往琥丘而去。

    “一定要小心啊……”陆菁心中默默念叨……

    潼关边境,明军军营,朱元璋亲征主力大军,已经临近了狭口……

    之前传来先锋军大营沦陷的消息,萧天、陆菁等人失踪,朱元璋还以为自己的“计划”已成;然而不久后却得知先锋军奇兵反袭,夺取了桅城和定城两道“虎牙”,朱元璋又开始独自隐隐作忧……

    “消息不假,末将所属先锋军,借以佯败之计,昨晚奇袭取得了大胜,顺利攻克了桅城和定城,为潼关战局打开了通道……”营帐之中,传回消息的常遇春,向朱元璋如实报道,“两道关口既克,接下来只要我军主力挥师西进,与先锋军会和一处,一鼓作气拿下潼关,胜利指日可待!”

    “是吗,先锋军这次‘佯败’,连朕都骗过去了……”朱元璋却似乎并不太开心,脸色冰冷道,“对了,之前佯败军营沦陷,传闻萧天将军以及陆军师等人失踪,现在有消息下落了吗?”

    “暂时还没有……”常遇春禀报道,“不过末将心想,此等诱敌妙计,非陆菁陆军师所谋,依末将之见,他们会合或是隐匿军中的消息,恐怕迟早会传回……”

    “是啊,除了陆菁,朕想不出还有第二个人……”朱元璋暗暗说道,想起那晚“讨伐”的嘱令,朱元璋心中隐隐不定……

    (回忆中)……

    苏佳昏迷那晚,陆菁便被传以诏令,前往朱元璋营中相议战事……

    “皇上和末将是说开的人,不必拐弯抹角玩客套……皇上有什么目的就直说吧,今晚把末将召至营中,应该不仅仅是汇报已然结束的战事吧?”陆菁却不想再和朱元璋“绕圈子”,冷漠直言道。

    “好,就像卿之所说,你与朕皆是明人,不说暗话……”朱元璋继续想起走近几步,望着陆菁桀骜的神情,冷声问道,“虽然朕提防你,但朕是真的欣赏卿之才智——陆军师是朕生平见过最聪明之女人,尽管朕手下军中谋士无数,但要比起战用,卿最之放心……潼关一战不可拖延,朕想要速取而讨伐之。但两方交战知己知彼,卿之部队已然有之交手,朕想要了解,蒙元部队的情况……”

    “皇上不是已经安插了内应吗?敌军阵中明细,时刻能够明了……”这时候,陆菁倒是不直言了,反声问道,“既然如此,又何须末将通报所言?”

    “内应传来的,只有表面的情报,真正能否‘对症下药’,还得有亲身实战才行……”朱元璋耐心说道,“卿之部队既有交战,当是合意。而且光有情报可不够,朕还需要的,是准确果决的判断——朕相信卿之决断,所以故多问之……”

    “皇上极之所言,末将承蒙不起,既是皇上所求,那末将便自循道来……”陆菁理了理神,总结这几日的战况,遂方长续道,“如皇上所知,敌军阵中有三员大将——陈世今,童琛和司马寒衣,个个出自江湖名辈,将之神武不可小觑……而陈世今坐拥潼关驻守近三年,将职未变,可见其军事才能;加之北袭粮槽一事,陈世今事有预料,亲率部队埋伏我军——此人必是大患!”

    “敌将之情报是吗……”朱元璋停顿半会儿,继续问道,“那陆军师你,究竟有何对策?”

    “对策暂时没有,但谋划思路不会有变……”陆菁十分坚定自己的想法,斩钉截铁道,“那就是寻觅良机,将敌之三将逐一击破,敌军必不攻自溃!”

    陆菁说得正中准心,和司马寒衣说过的“针对将策”如出一辙……

    “说的容易做的难——既然这么打算,那以卿之部队现在的实力,能否达成?”朱元璋又问道。

    “不能——”陆菁依旧毫不犹豫直言道,“敌军三将各领其兵,借据潼关天险之势,我军逡巡难进……加上此役之前,敌军刺客偷袭我营,盗走秘物‘潼关边防图’,我军无清地势更失主动,想要正面刺杀敌军主将,根本就是天方夜谭——”

    “那就是没有办法喽?”朱元璋继续冷问道。

    “也不是没有,但必须要用巧计,甚至是险计……”陆菁依然冷静说道,“讨伐潼关两条思路——要么刺杀敌将,要么夺回‘潼关边防图’……现在谋划唯一的瓶颈,就是怎样逾越潼关天险的屏障,将这两条计划串联起来……”

    “卿之意思,是现在想不出办法是吗……”朱元璋心中隐隐搏动,似乎斟酌着什么,走到陆菁身旁,瞟眼冷问道。

    “办法,总会想出来的,不过需要时间……”陆菁没有考虑太多,说得太深,完全陷入战略的考虑,一时没有再去留意朱元璋的臆测。

    然而,朱元璋这边忽有“变动”,冲陆菁不禁冷冷一笑……

    “既然陆军师这么说,那朕就给卿之时间……”朱元璋定了定神,冷言相向道,“朕给卿十天时间,让卿想出计策,并拿下潼关!”

    此话一出,陆菁顿时震惊了——十天,太短了!潼关地处天险,前番一战又是军心波动,没有先机、敌将难对,先锋军残兵部队要在十天之内拿下潼关,简直就比登天还难。

    而在这一时刻,陆菁才意识过来——这是朱元璋故意给自己下的套,让自己落入束缚的圈套中……

    看着陆菁霎时惊慌的眼神,朱元璋知道此役任务尤为艰巨,想要将陆菁这个“眼中钉”暗中除去,这是千载难逢的机会……

    (现实中)……

    “十天拿下潼关,擒杀敌将计策,难道她已经成功了……”朱元璋想到陆菁的“鬼谋”,心中愈加不安,“如此这般艰难,你还能成功……陆姑娘,你果真是朕最害怕的人……”

    “皇上……”看着朱元璋略显踌躇的表情,常遇春关心问道。

    “对了,安插在敌军的内应还顺利吧?”然而,朱元璋霎时撇开话题,转而问道。

    “还顺利,内应身份还未曝光,不久应该还会有情报传回……”常遇春一五一十道。

    “好,潼关战役之胜负,他是关键,先锋军顺利攻克桅城定城,现在是该总攻的时候了……”朱元璋眼神一定,似乎心中坚定有数,严声下令道,“传令,今晚大军出征潼关!”

    “末将遵命——”常遇春壮志应声道,遂转身离开部署大军而去……

    潼关一战,已然到了决胜之刻……

    暗夜戌时,琥丘关口……

    琥丘原本是潼关所设边防之地,但因昔日一战,被先锋军陆翎秦羽偷袭大破,至此一直荒废无守,所剩驻防不过蒙元士兵数人。毕竟从狭口临至城关的峰谷一带,地势崎岖、骑兵难行,而且距离长途跋涉,兵法常理,丝毫不适于持久之战,无论于明军元军两方,都不愿过多置理。以至于那日军械库遭偷袭大败后,蒙元方面便不再多设防御之势,而明军也不再多有进攻之意,似乎成了荒废之地。

    但是,琥丘似乎并非就此无事,就在数日之前,追风弟子郑羽化孤身潜入敌城,与陈世今相赌一战,约定明日在琥丘峰谷,决一生死……

    郑羽化也按约来了,就在决战前晚,来到了这片“荒凉之地”……

    “隆隆……隆隆……”乌云密布,雷声滚滚,暴风雨前的宁静,却依然隐含着阵阵杀机。郑羽化手持长剑,独自一人走在荒凉的行坡道上,为了明日和陈世今生死了断,他已经抱定了必死的决心。

    “陈世今,我一定会打败你,履行和莫天行的约定……”郑羽化心中顾念的,仍旧是自己的往事恩怨,“陌谷一战”打败了苏佳,算是为死去的恋人红云“报仇”,接下来只要打败陈世今,就能完成莫天行的嘱托,与其有交手的机会,最后打败莫天行,为自己的亲生父母报仇雪恨。

    “打败了小师妹和陈世今,最后就会是你,莫天行……”郑羽化紧握着红云留给自己的“遗剑”,暗暗沉吟道,“我会最后亲手杀了你,为我死去的爹娘报仇……”

    带着复仇的决心,郑羽化继续往琥丘峰顶方向走去,离目的地也是越来越近……

    “什么人?”然而,郑羽化的出现,自然引起了驻守在这儿的蒙元士兵的注意。虽然守卫的将士不多,但毕竟不敢有所松懈,看见郑羽化莫名一人独身前来,以为是敌军刺客,遂纷纷拔刀阻拦道。

    眼前不过三五十人,一群乌合之众,郑羽化丝毫不放在眼里。稍许抬头,凝神一视,剑光青芒夺命而出……

    “啊——啊……”紧接着便是响彻山谷的凄喊,郑羽化手起杀剑,干净利落,几乎就在眨眼之瞬,便将阻拦身前的蒙元将士数十人斩杀殆尽……

    “哼,一群让我看不上眼的家伙……”郑羽化叨碎一句,正眼都不朝见,踏过蒙元众军的尸体,独自一人继续朝往山顶而去,空留尊雷云之下,冷冷杀气的背影……

    然而,郑羽化并不知道,自己无情斩杀众敌的一幕,让偷偷潜伏在琥丘暗处的其他人看到了……

    “没想到郑羽化师兄到这儿来了……”潜伏之人有二,不是别人,正是从潼关一战开始,一直监视包括陈世今在内,追风派众弟子动向的莫天行的眼线二人,“之前我给陈世今送上密信,提醒他与小师妹决斗之事……这么看来,郑师兄会到这来,多半是来找陈世今的……”

    “看样子,要在这里进行了吗,陈世今和郑羽化的生死决斗……”另外一人也暗暗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