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一千零四章 谷底重逢
    打败了司马寒衣,萧天一行人离开青冥山谷,准备前往部队主力会和。然而尤不知大营沦陷后先锋军主力何处,陆翎所率奇兵是否拿下了桅城和定城,唐战和陆菁更是不知去向,众人此时也是略显迷茫……

    “咳咳……”与司马寒衣一战,萧天几乎拼到体力透支,加上手臂还有一道重伤的血口,沿着乱石废墟从山顶一路下来,萧天也是状态憔悴,甚至时不时俯身咳喘。

    “萧大哥,你不要紧吧?”追风派弟子三人一直关心萧天的伤情,吴贤在一旁搀扶关问道。

    “没事,我不要紧……”萧天微微一笑,尽量表现乐观的情绪,缓缓说道,“不过多是些皮肉伤,休养一段时间就好……只是从来没有经历过这么艰苦的战斗,老实说,我独身一人打败司马寒衣及其灵影教众,现在想想,简直就是不可思议的‘壮举’……”

    “只能说萧天哥哥武功盖世,忆瑶姐姐看中的男人,果然不一般——”鲁涛在一旁乐不失彼道。

    “小滑头,这么小年纪就这么多花花心思……”萧天脸红尴尬一阵,在鲁涛的额头上戳指一点。

    “嘻嘻……”鲁涛不改平日的淘气,吐了吐舌头鬼脸一笑。

    “哼,这小家伙小的时候就这番模样,萧大哥你是不知道……”吴贤则在一旁趁机“添油”道,“不然我们为什么叫他‘淘淘’,天天就像个淘气鬼一样……”

    “哈哈……”萧天听了,也在一旁乐呵起来。

    然而,无意中提到师姐,徐双在一旁略显苦闷,低头默默不语。

    “你怎么了,小双?”萧天看着徐双的样子,以为其心里还有隔阂,不禁关心问道。

    “对不起,萧大哥,我之前那样对你……”想起自己厌恶萧天的时候,对萧天的不举言行,甚至爆粗动脚,徐双略显愧疚道,“而且也是因为我的任性,离开军营被司马寒衣挟持,害得萧大哥你差点遇险……”

    萧天听了,亲和一笑道:“傻瓜,都这时候了,还在说这种话?你之前恨我,我可以理解,毕竟和你师姐三年不见,重逢时遇到我,有抵触也是正常的……再说了,‘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如果不是这次的劫难,你也不能解开与我之间的隔阂,我也不能更进一步去了解真正的你……而且,也是因为这次的磨砺,你成熟了不少不是吗?”

    “嗯……”徐双听到这里,眼神不禁一亮——想想刚才自己在山顶之上,鼓起勇气决战众敌,危难中领悟“天问剑法”,人生真正第一次改变命运,徐双心里感慨万千,“是啊,我也和忆瑶师姐一样……经历了成长的历练……”

    看着徐双依旧沉肃的脸,萧天下意识想要缓解气氛,遂玩笑一句道:“再说了,今日的劫数虽然危险,但这种宝贵的人生经历,可不是谁都能有的——等潼关战事结束,回到追风派,你可以好好在你的师兄弟妹面前吹吹牛,那感觉多自豪啊!”

    “呵呵……”徐双似乎是被萧天调侃的语气逗乐,不经意俏皮一笑,露出天真少女的纯容。

    “萧大哥也会说这种话啊?”吴贤见身为“苍龙大侠”的萧天,居然说出如此“俗气”的话,不禁疑道,“和我们这般世野玩笑,一点不像个‘苍龙大侠’的样子……”

    “我本来就不是真正的苍龙大侠,也不想听别人这么叫我……”萧天作出洒脱的神情,继续玩笑道,“更何况,之前就有人这样做了——一年前的中原剑会,我的同门师弟萧齐,就和我一同经历了与鬼王师的斗争,和逸仙门丐帮等众武林名辈共渡患难……这么‘骄傲’的经历,好家伙一回去就打算在自己师弟师妹面前吹捧……”

    “哈哈,原来萧大哥也有这么顽皮的师弟啊——”吴贤听了,不禁哈哈笑道。

    “萧天哥哥这么会开玩笑,平时对忆瑶姐姐也是如此吧?”鲁涛一个小萝卜头,两句三句不离萧苏二人的关系,继续问道。

    “嘿,这么小年纪哪那么多花花肠子?”萧天继续调侃鲁涛一句,遂点头说道,“是啊,别看你们师姐平时不爱笑,告诉你们,我最开始和她在一起的日子,她整天摆着一张苦脸,跟个怨妇似的……要不是这两三年我天天想破脑袋逗她开心,她哪能有现在开朗不少的性格?以为我容易啊……”

    “呵呵,可千万不要让李师姐听到这句话……”吴贤听着萧天的调侃,继续乐笑道。

    “忆瑶师姐离开追风派后,如过没有遇到萧大哥,会一辈子活在痛苦之中是吗……”徐双听到这里,心中不禁暗道……

    下了山,众人还不知道接下来该往何处,毕竟陆菁留给自己的锦囊,完成任务后并未交代后续的内容,所以即使是要和主力军队会合,萧天等人也不知道究竟该往哪儿去……

    “我们好像找不到路了……”鲁涛四下环顾一番,略显失望道,“说是要和部队会和,可现在该往哪儿走啊?”

    “我也不清楚,毕竟那日遭到伏击后,我们就都失散了……”萧天也无奈摇头道,“实在不行,我们去桅城或定城附近看看吧,菁妹最后交代我的,是陆翎将军率兵突袭此两座城,说不定现在有结果了呢……”

    然而正处迷茫间,远处山脚迷雾之下,忽然出现两尊人影,正朝自己等人这边慢慢走来。

    因为远距看不清轮廓,这时能到原司马寒衣的地盘这来,多半会是蒙元朝廷的信卒,萧天等人顿时面色凝重……

    “那两个人……”萧天凝神蹙眉道,“小心点,这时候会到这来,估计是敌人……”

    “啊……”吴贤和鲁涛在一旁听了,也不禁眉头一皱。

    “不过没关系,只有两个人而已……”萧天努力镇定说道,“司马寒衣和灵影教众徒知道我今天要来‘赴约’,自然所有人都是在青冥山谷这里严阵以待,所以此时的来者最坏也只是蒙元军队的士卒,不是什么高手……”如今自己重伤在身,怕有危险,萧天还是想要保护徐双等人。

    “噌——”然而更快一步,徐双拔出长剑护在众人身前,义正言辞道:“萧大哥你受伤了,如果是敌人的话,交给我就好……”经历了青冥山谷一战,徐双也比从前成熟勇敢了不少,萧天看在眼里,不禁欣慰一阵……

    乌云之下,尘烟渐渐散去,二人的轮廓逐渐清晰……

    然而看清了面容,众人不禁一阵惊讶——来者并不是敌人,而是唐战和陆菁……

    “唐战兄弟,菁妹?!——”萧天最先惊异喊道。

    “是萧大哥——”唐战和陆菁也同时吃惊道……

    众人会合后,分别简单叙述了自己的经历……

    “这是童琛童大哥的枪……”想起童琛的死,陆菁还不忘其感情苦痛的回忆,“童大哥输给傻蛋后,恐怕也遭到自己人的处决……是我不好,我不该算计童大哥,他不应该是我们的敌人……”

    “现在说这些都已经晚了,菁儿……”唐战安慰了一句,想起童琛临死前对自己的嘱托,唐战心中暗暗下定道,“童兄弟你放心,我会继承你的心愿,保护菁儿,保护自己心爱的人……”

    “不过不管怎样,至少童琛这道难关,已经解决了……”萧天抚了抚重伤的肩膀,挺身说道,“我这边也有惊无险,打败了司马寒衣,救下了佳儿的师弟师妹……”

    “萧兄弟你受伤了?——”看着萧天肩上血流的伤口,唐战关心问道。

    “没事没事,只是皮外伤罢了,出征打仗这么久了,这还不是最严重的……”萧天甩手乐观一笑,遂严肃说道,“菁妹你之前的计划,童琛和司马寒衣都已顺利完成,现在剩下的,就只有陆翎兄弟……还有佳儿——”提到苏佳最危险的任务,萧天不禁眉头一紧。

    “武孝那边应该没有大问题,毕竟这次突袭桅城和定城的计策,是他想出来的,我相信他……”陆菁十分信任自己的徒弟陆翎,收回眼泪镇定道,“我想再过不久,应该就会有前方战事的消息了……”

    “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正说着,不远处传来密密麻麻的马蹄声响,似乎是有部队前来这里。

    “有马蹄声,好像是部队靠近这边来了……”萧天听见马蹄声响,怕是蒙元部队的骑兵,不禁担忧道。

    “放心,那应该不是敌人的战马……”陆菁似乎是胸有成竹,缓和一笑道……

    马蹄临近一刻,山脚斜道处,军队人影骤时现身……

    “老九?”看清了来者面目,正前方坐骑一个五十多岁的老汉之将,唐战认出是老九,不禁惊异道。

    “唐少侠,陆姑娘,你们都没事吧?”看着唐战陆菁等人平安无事,老九命令部队原地待命,独自下马上前慰问道。

    “你们……怎么会在这里?”唐战继续问道。

    陆菁则是一脸自信,似乎猜到了结果,在身后心中有数道:“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老九你会出现在这里,说明武孝的计策成功了是吧……”

    “你说得对,一切都很顺利……”老九一五一十说道,“陆翎将军率兵伏击桅城定城两处,昨晚全部顺利攻克,成功拔掉了潼关边防的两颗虎牙——现在只要乘胜战机,拿下潼关指日可待!”

    “是啊,童琛和司马寒衣既死,蒙元守军几无干将之人……”提起死去的童琛,陆菁表情依旧略显哀伤——但也正中了自己的计策,以“特殊手段”除掉了童琛和司马寒衣这两名重要敌将。

    “还有一个人,陈世今……”唐战托着下巴,不敢掉以轻心说道,“只剩下这最后一个棘手的家伙,交给苏姑娘……”

    “师姐……”追风派弟子等人听了,在一旁默默担心道。

    “对了,苏姐姐呢?”提起苏佳,陆菁继续问道,“她有没有按照之前我和武孝的计划,前往定城协助你们?”

    “有,就在定城讨伐焦灼之际,苏姑娘及时出现,斩杀敌将稳定了军心,定城才能够顺利拿下……”老九继续说道。

    “那佳儿她人呢?”萧天不放心苏佳的情况,继续问道,“如果说讨伐战略成功的话,她不是应该和老九你在一起吗?”

    “因为接到了密信啊……”老九继续说道,“陆姑娘你安排苏姑娘的任务,刺杀陈世今——就在拿下定城不久,安插敌军的内应传回了消息,说是找到了陈世今的下落;苏姑娘得知后,没有停留半刻便又追马赶去……”

    “那佳儿有说,陈世今人在哪儿吗?”得知了苏佳的下落,萧天又继续加紧问道。

    老九继续道:“内应回信说,陈世今会在明日前往琥丘,苏姑娘昨晚便拍马赶路,今晚应该会提前达到那里埋伏……”

    萧天听了,两眼一定,随即转身……

    “萧兄弟,你干什么?”看着萧天似乎有所欲动,唐战不禁问道。

    萧天拉了拉身旁骑兵的一匹战马,坚定说道:“佳儿的任务最为危险,我要赶去琥丘,和佳儿会和——”

    “可是……”唐战似乎并不放心,继续担心道。

    “没关系,让他去吧——”然而,陆菁却十分信任道,“反正童琛司马寒衣已死,桅城和定城拿下,剩下的阻碍,就只剩下陈世今一人了……陈世今的确是最危险的对手,就算苏姐姐去,一个人恐怕也不放心,让萧大哥陪着没有问题……”

    “可萧兄弟你受了重伤,不……不要紧吧?”唐战依旧不放心道。

    “没事,就算不能痊愈,至少明日之前,体力能恢复七八成……”萧天骑上战马,义正言辞道,“佳儿的任务最是危险,之前屡遭劫数已是不易,这次不能再让佳儿‘蒙难’了……”

    “等等,我们也去——”徐双担心自己的师姐,也跟上牵过一匹战马道。

    “我们也不放心师姐,我们跟萧大哥你一起……”吴贤和鲁涛这边共驭一马,同时说道。

    任务危险,然而萧天却出人意料,并不反对道:“好吧,你们一同前去,也好关照佳儿……唐战兄弟,菁妹,那我和小双她们先赶往琥丘去了,你们自己留在部队照应,如有军事变动,找机会随时通知我们——”

    “我知道,你们自己要小心……”唐战点头应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