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一千零二章 最后博弈 下
    “小双,你要干嘛?”吴贤看着徐双突变的神情,不禁惊忧问道。

    “你说得对,我们不能丢下萧大哥一个人,独自逃离这里……”徐双眼神愈加坚定,振振有词道,“从前在追风派,有陈世今和忆瑶师姐保护我们,如今被司马寒衣劫持,萧大哥拼上性命拯救我们……三年了,忆瑶师姐成熟了,我们也该成熟了不依赖他人,我们自己也要独当一面,所临危境勇敢面对!今天在这里,不依靠忆瑶师姐,不依靠萧大哥,我们自己和敌人一决胜负!”

    “小双姐姐……”看着徐双蜕变成熟的姿态,鲁涛在一旁欣慰道。

    “小双……”吴贤也暗暗为其高兴,但眼线面对灵影教众弟子,吴贤还是担心道,“可是剑只有一把,你一个人和他们拼命,还是很危险的别忘了,我们之前在军营遭遇偷袭的时候……”

    “我清楚……”徐双两眼紧皱点了点头,知道“夜袭那晚”自己和吴贤曾不是其对手,心中也不免担忧几分。

    但心想着山洞底下受困的萧天,为了救自己等人,拼上性命一路战斗到现在,现在是该到自己亮出寒芒的时候。徐双望着剑锋上的血渍,仿佛继承萧天的斗志一般,坚毅的眼神凝视着四周的敌人。

    “萧大哥你百般拼命保护我们,我却于你之前偏见与嫉恨,对不起……”徐双心底暗许一声,随即坚定道,“现在,是该我们自己拔剑保护自己的时候不仅仅是我们,还有保护萧大哥你!”

    心中一定,徐双手持剑刃,先攻呼使飞驰而上。

    “小双”然而,看着武功不精的徐双冒险拼杀而上,吴贤在身后紧张大喊道。

    然而徐双已然什么也不顾,即使面对眼前的生死绝地,也无憾无悔毫不畏惧……“呀!”鼓劲振奋一声,“青芒式”断杀而上,徐双真的是拼尽自己的全力,使出浑身解数,与敌人做着殊死搏斗。

    幸存的灵影教弟子等人,虽然因“婵依”一败重伤附身,但对付徐双一个武功平平的丫头,还是绰绰有余,更何况是以多敌一。

    其中一人点了点手势,示意毫不手软杀了徐双,霎时身前寒芒骤闪,几道金光梭使而至,连环刀刃正朝徐双身前而来。

    第一次独自面对如此凶恶的敌人,徐双咬紧牙关,不惧生死迎剑而上……“噌”长剑锋回一式,断斩聚芒而出,“追风剑法”力虽不精,却也足有威慑,重伤在身的灵影教弟子数人稍许轻敌,被徐双的剑芒挫伤几道,隐约恍惚几阵,差点摔了跟头。

    初战获捷大涨了徐双的信心,徐双看在眼里,更加不惧困难,勇胆举剑再上。

    但显然这次,灵影教众徒不会再“心慈手软”……

    徐双虽有斗志,但奈何武功内力确实不及,灵影教众徒举刃合一“破杀”而来,冲天之惊力合聚一处,正击徐双剑锋之前。

    忽感压迫凶光的内力逼近,一道狂风汹涌袭来,徐双没有把稳,连人带剑一起翻倒在地。不仅如此,灵影教众弟子还一点未有手软,刀锋利芒划过,徐双的两肩被芒刃些许挫伤,划开几道浅浅的血口……

    “小双!”“小双姐姐”看着徐双第一次在苦战中负伤,吴贤和鲁涛都在身后紧张喊道。

    徐双倒地十丈之远,却仍咬着牙坚持挺立……第一次受这么重的伤,第一次面对如此困难的绝境,徐双心里却萌生起从未有过的坚毅。

    “好可怕的对手,还从来没有遇到过……这样的险境,呼……呼……”望着眼前凶恶的敌人,徐双微微喘了喘气,手中紧握沾满鲜血的长剑,眼神镇定道,“可我不能在这里就认输,要知道,忆瑶师姐离开之后,这三年她经历了太多这样的困境我不在身边的三年,忆瑶师姐凭着坚定的毅力和与命运斗争的决心,克服了一个又一个困难,才有了今天的成熟与坚强……我也会和忆瑶师姐一样,和她一样经历磨难,独当一面克服一道道难关,真正成熟和长大”

    从未有过的坚定与振奋,面对面前如狼似虎的敌人,徐双一鼓作气迎刃而上,手中剑灵再起狂澜。

    “小心啊,小双”吴贤在一旁看见徐双独自迎敌,惊声喊道。

    灵影教众徒连刃再起,欲图这一回合将徐双结果。而徐双则似乎坚定了什么,手中的长剑愈加娴熟,剑气凌芒更是游刃其间……

    终于,让人欣喜期望的一幕……

    徐双“疾影飞燕”翻身而上,剑光一使骤影八方聚合而成的剑灵,断破飞杀般,霎时化为无数的剑芒,纵落绝闪而去。

    “那是”鲁涛像是认出了什么,睁眼惊异道。

    “天问剑!”吴贤也不禁诧异欣喜道,“小双她居然……练就了‘追风九剑’的武功……”

    没错,徐双绝处搏杀一刻,剑灵汇聚练就了“追风九剑”的“天问剑”震威神剑,荒斩八方,象征着追风派“神式”的武功,原来徐双自己想都不敢想的高就,却是在今日这般绝境下成功领悟了。

    “天问剑”即出,剑光霎时断灭倾倒,虽然不及苏佳、郑羽化等人的剑力,但也足以制伏奄奄一息的灵影教弟子数人。徐双奋尽全力,御剑神鸣,惊威断杀间,将眼前的敌人一一结果。几声惨叫过后,灵影教众徒再次伏尸血泊当中。

    徐双赢了,凭借自己的力量,打败了之前看似不可能战胜的对手今天的徐双做到了,也如萧天和苏佳期望的那样,真正长大成熟了……

    “小双”“小双姐姐”看着徐双奇迹般练就“天问剑法”,并战胜了武功高强的灵影教弟子众人,吴贤和鲁涛第一时间兴奋跑过去。

    “额……”第一次苦战即是生死搏命,自己肩膀又受了刀伤,徐双战胜敌人后,全身疲惫瘫倒下来。吴贤第一时间上前扶起,看着徐双疲劳却又欣慰的样子,自己和鲁涛心中感慨万千。

    “我成功了……”徐双露出久违的笑脸,略显“自豪”道,“我没有让萧大哥失望,没有让忆瑶师姐失望……不依赖他们,靠自己的力量也能……”

    “我知道,小双,你真的很了不起……”吴贤先是安慰了一句,遂看着徐双肩上的刀伤,痛心说道,“好了,先别说话了,你现在受了伤……你知不知道,刚才我和淘淘都吓死了……”

    鲁涛也在一旁点了点头,看着徐双负伤的样子,自己差点担心哭了出来。

    “谢谢你,吴贤,淘淘……”徐双缓缓深吸一口气,不顾肩头上的刀伤,重新振奋站起说道,“不过一点皮肉伤而已,我还没脆弱到那种地步……现在还不是安心的时候,萧大哥把剑给我了,那他现在岂不是”

    “额……”吴贤和鲁涛二人听了,眼神也纷纷担忧起来。

    这回又是徐双,不顾自己的伤情,加快脚步跑到山底洞口,冲着下方大声喊道:“萧大哥!”

    吴贤和鲁涛也是紧随其后,冲洞口下方投去惊忧的目光……

    然而此时此刻,萧天因为失去了兵器,毫无抵御机关的力量,徒劳无用地几番躲避后,最终还是被四面八方夹袭而来的机关铁索钉在墙上,丝毫不得动弹。而且此时的萧天气力已尽,面对司马寒衣,几乎只有等死的份。萧天更是暂时昏死过去,被铁索五花大绑钉在石墙之上,两眼微闭,心力渐竭……

    “萧大哥……萧大哥……”然而,朦朦胧胧中,耳边传来熟悉振奋人心的呼喊。

    “额……”徐双等人的担心,始终是支撑萧天继续战斗的信念,哧应一声后,萧天慢慢睁开眼,看见山顶之上徐双等人平安无事的身影,自己的意识也渐渐恢复。

    “萧大哥……萧大哥”呼喊声愈加清晰,萧天最终完全醒来,与山顶的徐双等人正视相望。

    “太好了,萧大哥醒了!”吴贤看着萧天睁眼醒来,不禁高兴呼道。

    “嗯……嗯……”徐双更是留下了欣慰的泪水,不停点头道。

    “太好了,小双……”看着徐双等人平安无事,以及徐双手中自己递过的剑,回想起事情来的萧天,不禁欣慰道,“你终于凭借自己的力量……战胜了敌人,战胜了命运……”

    “哼,都这样了,你还有精力关心别人啊……”然而,在一旁一直沉默的司马寒衣,冲被“钉”在墙上的萧天狰狞说道,“苍龙大侠,你的死期到了,现在的你,已经完全没有与老夫抗衡的力量了现在,老夫终于可以亲手送你上路了!”

    说完,司马寒衣亮出左臂的一道溅血的锋矛,准备一跃而上给予萧天最后一击。

    然而,意识渐渐清醒的萧天,看着自己被捆绑的全身,似乎想起了关键一刻,不禁暗暗一笑:“哼,究竟谁胜谁败,最后一回合才见分晓呢……”

    “你说什么?”看着萧天依然手无寸铁的模样,却依旧自信从容淡定,司马寒衣这会儿怕是萧天还有反击余地,嘲讽却又略显惊忧道,“临死之前不甘认输是吗……哼,现在的你,被老夫的机关之法完全束缚,手无寸铁能做什么?老夫早就说过,没有‘苍龙掌’和‘神龙九变剑法’,你根本就是一个废人!”

    “那在下今天就如司马教主所愿,让你见识我这个‘废人’的力量”萧天像是十分自信,两手挽紧铁链道,“我一直就在等,等这个机会呢……‘绝影’的真正威力,最后才见分晓!”

    震喊一声,萧天聚足全身最后的内力,将胜负的一切赌在上面……

    司马寒衣还在惊讶萧天如此困境之下,还能做出怎样的反击,然而就在萧天聚力一刻,脚下传来隐隐而起的震动……

    “什么?”震动愈加强烈,恍若地震碎裂般,整座山头都将倾倒崩塌之势。仔细环顾一看,却见刚才夹袭萧天的机关铁链,虽然将萧天最终成功束缚,却也交错缠住了脚底所有的机关石柱。再见萧天两手全身聚力紧锁着铁链,司马寒衣似乎在那一刻明白了什么……

    “原来如此,还是想要破坏这里的机关构筑,借以破坏老夫的阵法是吗……”司马寒衣冷汗一冒,最后时刻战战兢兢道,“之前因为机关数量过多,他以一人之力无以破阵,所以就想了这么个办法,把所有的机关石柱用铁索连上,然后一并摧毁是吗……刚才他是故意让我动用所有的机关,借以破坏阵法,这个家伙……”

    和第一次交手,施展“狂龙断碎手”如出一辙被铁链缠住的萧天,反借以铁索穿错石柱之力,欲一鼓作气毁掉所有的机关构筑,就和在古刹庙宇中破坏“机关迷阵”一般;只是这次,萧天使用的不再是“苍龙掌”,而是自己独创的“绝影招式”……

    “呀啊!!!”萧天聚足最后的气力迸发惊喊,被铁链穿索的洞底石柱皆以晃震、摇摇欲坠“灭影神威”惊魄而出,“绝影”中最震慑的杀招,仿佛拥有毁天灭地的力道,倾倒山河、扭转乾坤,这是萧天最后搏命的招式。

    “隆隆隆隆”感受到“灭影神威”的狂震,由铁链传及的破坏之力,震撼着整个洞口。被铁索错穿的机关石柱自不必说,就连洞口上顶的钟石岩壁,也受到强烈的震动,渐渐碎裂剥落下来,洞顶谷口纷纷发出惊绝的回响,恍若临渊地狱一般……

    “可恶,老夫毕生的机关阵术,就这样被他给毁了……”司马寒衣也被“灭影神威”的震力所慑,一时大意未有站稳,伏倒在地,凝视着铁链正中,聚足狂力的萧天道,“苍龙大侠,就算整个灵影教毁了,我也要先亲手送你上路!”

    说完,司马寒衣想要重新起身偷袭手脚依旧不得动弹的萧天,却怎奈“绝影”的威力超乎想象,别说继续飞身前袭了,自己重新站稳都是困难。

    而萧天这边,搏命最后的力道惊狂而出,眼前忽转一瞬,岩壁铁索崩塌开来……r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