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一千零一章 最后博弈 中
    凌空之下,一尊身影跃至半空——千钧一之际,萧天飞身躲开了致袭,所见脚下铁链寒芒,举手飞掌垂式而下。

    “呼——呼——”两阵寒风掠过,伴着萧天绝影无踪的掌风,八面刺影,阵阵呼啸。“凌云脚步”不见其踪,幻影疾风层层而现——以“绝影”之式同创之掌法,“绝影掌法”忽袭而出。

    和“绝影剑法”一样,同样为萧天所独创之招式,绝影掌风呼使而去,一招“浪影浮萍”水波涟漪般,御掌轻浮划身铁索之上,凌然漂移一瞬,疾影呼驰而过,轻微律动间,似要拨转拔起千斤之力。

    然而,独创“绝影掌法”之力道,远远不及自己惯用的“苍龙掌”,萧天虽有心克敌,却无力趋使,浮然铁索之上,却是纹丝不动。

    司马寒衣看在眼中,煞声狂笑道:“最后搏杀的回合,居然还用这种耍把戏的武功,看来你真的是拼至极限了……哼哼哼哼,苍龙大侠,你的一世英名今日就要葬送在这里,就让老夫亲自送你上路好了!——”

    狂喊即过,四周“铁莲花”再度骤袭来——四面八方铁索惊寒,杀影叠叠恍如亡灵深冤,电闪疾风而过,杀意正朝萧天而去。

    萧天估摸着“绝影掌法”的力道,料定自己挡不下这招,索性飞身退闪一跃,试图重新落回原地。

    然而这一退身不要紧,就在四壁寒刃呼鸣袭来一刻,司马寒衣看准了萧天“破绽”一处……

    “在那里!——”司马寒衣狂喊一声,“冥影断杀”纵宇飞袭,如幽灵般嗜血扑面,其疾如风、挥刀见血。

    等萧天反应过来,已经为时已晚,如今自己体力几尽,察觉力和行动力完全不能与良愈时相比。但萧天也并不畏惧,似乎早就猜到了这点,半空落地之前,御掌身前及上——“绝影掌法”之“风鸣掌”,涟漪聚簇般莲花一散,层影突袭浪里寻花,正对司马寒衣“绝刃”而去。

    “没有用的!——”司马寒衣一道惊喊,完全不把萧天“软绵绵”的掌法放在眼里,“冥影断杀”狂风忽作,劈裂惊威呼使而来。

    两招相杀,内力乱冲,洞底一时震威四座……司马寒衣的杀招力愈增强,萧天单掌的绝影招式,完全抵挡不住,一道断冲之力正袭胸口,千鼎压迫般,萧天难以抗衡,被径直冲飞数丈之远……

    “哼哼哼哼,苍龙大侠,看来你已经不行了……”司马寒衣看着萧天愈渐虚弱的状态,狰狞狂笑道,“别着急,就让老夫好好送你‘休息’一程……”说着,司马寒衣继续施动洞中的“机关铁链”,欲图将萧天无死角绝亡在洞口。

    “额……”萧天咬牙坚持站起,看着眼前无数“寒光”即将袭来,自己离死亡近在咫尺,心中不屈道,“我已经拼到极限了,恐怕最多……只能再承受一招……”

    脚下的石柱颤颤巍巍,整座山洞愈渐崩塌断裂之势,萧天看在眼里,不禁暗暗道:“最后一招,还有一个机会,能够将局势扭转的机会……我独创武功的最后杀招,我把一切堵在上面——我还不能倒下,在救下小双她们之前……”坚毅支撑下,萧天又不由将目光望向了山顶正处的徐双等人。

    徐双、吴贤和鲁涛三人,此时正用急切却又期盼的目光望着自己,无形中激励萧天绝境中继续战斗下去。然而,山顶上的“不和谐”一幕,却是让萧天惊心一瞬……

    “小双,小心后面!——”萧天像是察觉了危险,焦急冲山顶奋喊道。

    “什么?”徐双等人听了,不禁下意识回头一看,结果差点没把众人吓着——

    只见刚才“婵依麒麟”败阵之处,血尸堆里爬起几个还未死绝的灵影教弟子,正手持利刃朝徐双等人逼近而来。

    这下子不妙了,萧天正在洞底与司马寒衣缠斗,无以脱身,徐双等人手无寸铁不说,还被绑在立柱上不得动弹。虽然司马寒衣是将他们三人当做人质,但不明战局的灵影教弟子数人,却并不在乎徐双她们的生死,眼见着整个灵影教被“苍龙大侠”萧天一人所灭,弟子等人嫉愤在心,恨不得拿徐双等人以血偿命……

    “哼,看来你上面的朋友,似乎有些危险啊……”司马寒衣看着山上山下皆为“绝境”,冲萧天冷冷一笑道,“已经拼到这个地步了,老夫可管不了那几个小子丫头的生死……苍龙大侠,你就痛恨自己的无能,没能救下他们好了……”

    萧天看在眼里,面对左右为难的绝境,似乎心中下定了什么……

    “小双,接住!——”突然,令人出乎意料的一幕——萧天奋力大喊一声,将手中的唯一的兵器飞掷山上的立柱而去。

    那本来就是徐双的佩剑,如今徐双等人身临危境,萧天竟不顾自己安危,将手中唯一的剑飞掷山顶而去……

    剑光一闪,穿破黑暗,不偏不倚飞至众身,剑气正好划破了三人身上的绳索。徐双等人重获自由,自己更是接过长剑,看着剑锋上的血芒,两眼凝神一定,似乎在那一刻决定了什么……

    “你现在可没功夫管别人!——”看着萧天失去长剑一刻,司马寒衣狂喊一声,聚动洞底的机关锁链,全然突袭萧天而去。

    没了剑,萧天没有任何抵御的手段,面对铺天盖地杀来的“寒芒”,自己只得施展“凌云步”,奋力躲过铁索的扑袭。

    但寒芒利刃实在太多了,自己落难洞口碎石之上,根本不可能全然躲开……“轰——”惊悚巨响一声,萧天被四面八方袭来的铁索交错捆绑,手臂之上甚至被些许利刃刮伤,一道冲破碎土扬尘,连人带链一起,被重击钉在了背后石墙之上,四肢全然束缚,完全不得动弹……

    “这样就结束了……”司马寒衣看在眼里,冷冷一笑……

    而在山顶之上,解开绳索的徐双、吴贤和鲁涛三人,终于有了逃生的机会——萧天以付出生命的危险代价,举剑救下了自己三人,如今面对重伤不多的灵影教弟子数人,完全有机会逃脱险境。

    但是把拼命救下自己等人的萧天留在这里,自己三人独自离开,显然徐双她们做不到。可是面对重新“复活”的灵影教数弟子,自己也没有能够把握战胜的契机。

    果然,幸存的三五教徒,眼见着追风弟子三人举手无措,手持寒芒利刃将其围在立柱正中。虽然身负重伤无以再施展“婵依阵”,但自信对付这几个“小子丫头”,根本就是轻而易举……

    “不行啊,还是跑不了……”鲁涛看着周围的困境,愤恨不甘道,“可恶,没想到这帮家伙,居然还有活口……”

    吴贤则是心志坚定,面对绝境毫不畏惧道:“萧大哥还在下面战斗,我们怎么可以先走?”

    “我当然也不会丢下萧天哥哥,自己一个人走——”鲁涛与吴贤背靠着背,反驳说道,“可现在比起担心萧大哥,我们还是先解决这里的险情为好——我们现在被困阵中,手上连兵器都没有,要怎么对付这些个棘手的家伙?”

    “可恶啊,哪怕有一把剑也好,我也会和这些家伙拼了……”吴贤瞅了瞅两手空空的自己,又看着周遭如狼似虎的敌人,愤恨疑声道。

    “剑还是有一把……”突然,徐双站在二人身旁,冷冷一声道。

    “什么……”吴贤和鲁涛听着徐双莫名的口气,不禁反问道,突然同时有种莫名的预感。

    “我手中还有一把剑……”徐双渐渐亮起寒芒,湿红眼眶渐露不屈道,“萧大哥为救我们,以命传回的剑……这是我的剑,也是萧大哥传承给我的意志!”

    “小双,你该不会是要……”听着徐双愈加坚定的口气,吴贤不禁愣眼一望。

    想起萧天之前的话,自己对其偏见的改变,徐双心中莫名触动……

    ……

    “我的愿望很简单,就是想再回到从前的日子,一家人和和睦睦一起,每天开开心心的……”徐双继续哭道,“可是为什么,命运为什么会这样?陈世今离开了,小红姐姐离开了,忆瑶师姐也离开了,再次重逢却是仇人见外……到底是怎么,这个世道又是怎么了,我们从前在追风派的‘开心日子’为什么回不去了……到底是谁的错,谁能告诉我?!——”最后一句心扉透彻之响,道出了徐双心底最深刻的呐喊。

    场面顿时肃静,久久没有回声……

    “因为佳儿她成熟了……”良久,萧天缓缓低语道。

    “什么……”徐双没明白萧天的意思,转头疑问道。

    “她的命运,世道的命运终究会变,注定要经历的劫难,佳儿从来都不会逃避,而是勇敢地面对——”萧天抬起头,义正言辞道,“这三年来我见证过——独自面对卢欢的追杀毫不畏惧,汴梁为救‘扬州女侠’挺身而出,换得萧家山庄名誉安身独临危境,神峰崖上为了救我跳下悬崖,保护逸仙掌门的女儿义不容辞勇斗恶贼,到现在为了天下大义挥师北伐、拯救中原……这三年佳儿变化得太多了,所经历的劫难根本数都数不清,不是光一个‘陈世今叛变’和‘莫天行杀父之仇’所能比及的。佳儿经历过的磨难与困苦你们根本无法体会,唯独不变的是,无论面对何等处境,佳儿从未放弃过与命运斗争的决心。就拿这次‘鬼陌之谷’的惨败来说,昏阙后清醒的她,依旧没有因为小红姐姐的死因和自己的走火入魔而沉沦,而是从跌倒的地方重新站起来,继续与命运顽强斗争——这才是真正的佳儿,原来的十六年虽然活在谎言和欺骗中,但是在我身边的三年,我却见证了她的成熟和意志!”

    “忆瑶师姐……成熟了……”徐双听到这里,表情不禁一变。

    不只是徐双,吴贤和淘淘听了自己师姐的经历,心中也不由所动。

    “命运也好,不公也罢,也许过去‘幸福’的日子的确回不来了……”萧天继续说道,“但是人还在,信念没有改变——人总是要长大的,佳儿她能做到,抛开往日的虚幻沉溺,勇敢面对未来的命运,一步一步向前迈进。而且我相信,佳儿打从心底也是希望你们能够一样,一样可以坦然面对过去的喜怒哀乐,成熟一步朝前看!”

    “忆瑶师姐……”彼此之间敞开心扉,心中的隔阂似乎一扫而尽,在那一刻徐双似乎也明白了萧天的想法,更明白了自己师姐的真实内心……

    ……

    “勇敢面对未来的命运,一步一步向前迈进……”徐双顾念着心中的感触,望着眼前凶恶的敌人,手持寒芒,眼神坚定道,“没错,人总是要长大的,过去的‘幸福’只是虚幻,总有一天,我们都要独当一面,不依赖别人,独自面对所有的困难……有改变命运的信念和勇气,忆瑶师姐做得到,萧大哥做得到,我也能做到!——”

    坚定了心中的决心,徐双长锋在手,正对眼前的灵影教众徒。

    “小双,你要干嘛?”吴贤看着徐双突变的神情,不禁惊忧问道。

    “你说得对,我们不能丢下萧大哥一个人,独自逃离这里……”徐双眼神愈加坚定,振振有词道,“从前在追风派,有陈世今和忆瑶师姐保护我们,如今被司马寒衣劫持,萧大哥拼上性命拯救我们……三年了,忆瑶师姐成熟了,我们也该成熟了——不依赖他人,我们自己也要独当一面,所临危境勇敢面对!今天在这里,不依靠忆瑶师姐,不依靠萧大哥,我们自己和敌人一决胜负!——”

    “小双姐姐……”看着徐双蜕变成熟的姿态,鲁涛在一旁欣慰道。

    “小双……”吴贤也暗暗为其高兴,但眼线面对灵影教众弟子,吴贤还是担心道,“可是剑只有一把,你一个人和他们拼命,还是很危险的——别忘了,我们之前在军营遭遇偷袭的时候……”

    “我清楚……”徐双两眼紧皱点了点头,知道“夜袭那晚”自己和吴贤曾不是其对手,心中也不免担忧几分……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