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一千章 最后博弈 上
    “这次别想跑!——”愈加急躁的司马寒衣又喊一声,绝刃冲断劈空而下,想要一招结果萧天。

    萧天还是一样,看都没看司马寒衣一眼——因为自己根本就不打算还手,注意力全然脚下,感受到身侧杀招扑袭而来,凌空一跃躲开攻击……

    “砰——”碎石惊响一瞬,萧天再次躲过了致命突袭,退至身后木桩,全身凝心聚望。

    一直占据主动的司马寒衣,心智反倒越来越急躁,面对萧天的一味退避,自己甚是疑惑和揪心——本来是想仗萧天力疲竭战之机,欲以偷袭陷阱勾引其还手,自己则能抓住机会一击致命;谁想到萧天竟是一反常态,面对自己的“挑衅”,丝毫不予反击的意思,甚至连看都没看自己一眼,像是“害怕”自己的同时,又像不把自己放在眼里。

    “他到底什么意思……”司马寒衣越想越气,心中暗暗道,“是体力耗不起持久之战吗……还是说,根本不把我放在眼里……”

    “隆隆……隆隆……”由于刚才最大限度施动机关,谷底的石柱开始有些摇晃作响,加上几番偷袭破坏甚重,继续纠缠下去,恐怕在将萧天结果之前,洞口这里会有崩塌的危险……

    “既然如此,这回就做个了结好了……”司马寒衣杀心聚动,嗜血着刀口,凌芒正视道,“苍龙大侠,既然你不还手,想这么窝囊得死去,老夫就成全你……”

    定罢,司马寒衣再举石柱机关震响,身形如影一变,消失在萧天的眼前。

    脚下震动再起,依旧故技重施,眼前石柱高低骤落,一时陷入塌震之势,不知司马寒衣这回会从何处偷袭……萧天还是一样,全神贯注自己的脚下,不过这回似乎稍有变动,萧天两眼一凝,似乎暗中决定了什么……

    (回忆中)……

    木桩阵前,苏佳数回轮攻,萧天皆以躲避,未有一举还手……

    再次退回沙尘之下,苏佳暗视凝神一笑:“阿天做的不错,始终保持平衡未有跌落,看来是该出手了……”

    想罢,苏佳将一块橘子皮剥下,继续施展灵影身法环绕阵周,随时出其不意一袭……

    萧天重新立举木桩之上,全神贯注自己脚下,感受着四周空气内力的流动……不觉间,萧天渐渐意识到苏佳教唆的精妙所在——全神贯注自身脚下,无视对手周遭“无意”的偷袭,自己的心境便能平和淡定,不被局外所干扰,更能镇定自若渐渐感知对手的身形。

    萧天现在就是这种状态,根本不关心周遭的一切变动,只注意自己所站阵中,平静之下,不知不觉能够感知到,四周扬尘之中,苏佳的身位所在。

    最后的目标只有一个,就是苏佳手中的“暗器”——平静之余,萧天将所有注意力集中在一点,静待其发……

    百般迷惑旋绕之后,苏佳终于动手了……

    迷尘之下,就在萧天身后,苏佳如影般现身,巧而惊动般,手中的橘子皮飞掷而去……

    (现实中)……

    四周的机关震响越来越大,晃动也是愈加强烈,但萧天丝毫不在乎——萧天集中精力只在自己脚下,周围一切无关其身,全神贯注宁静之心,能渐渐感受司马寒衣的杀气所至,寻觅绝机只在一刻……

    “噌——”暗尘之下,寒芒毕露,司马寒衣举刀血刃呼哧而来,就在自己的背后……

    “冥影断杀”一式,这次司马寒衣也没有大喊——不再陷阱勾引反击,而是直接致命的一击……

    萧天感觉到杀机背后越来越近,这次终于回身一转……

    (回忆中)……

    苏佳飞来的橘子皮“暗器”,离自己身后越来越近,萧天能够感受得到——他非常自信,自己可以出招的机会……

    回转一跃,飞身一闪,萧天旋梯而上……

    “着——”定喊一声,聚力惊发,萧天这脚不偏不倚,接中了苏佳的橘子皮——这次,萧天终于成功了……

    (现实中)……

    “着——”定喊一声,飞旋回击——苦心等待的绝佳良机,萧天飞脚一式,正点司马寒衣血刃柄上。

    司马寒衣没有想到,萧天这回是真动手了——并没有使出惊世骇俗的剑掌招式,只是一招简单的飞踢,却正中自己“机关手臂”发力一点,无法继续御动而上。

    “额……”手臂传来隐隐的阵痛,司马寒衣阵喊一声,本想要一招“血杀”结果萧天,却不想被其一招出其不意,正击措手不及……

    千般等待良机,终于定中目标,萧天寻接而上,举剑一式“玉影风岚”——“绝影剑法”再起,正袭司马寒衣破绽之处,霎时望羽惊杀断破一击,劈裂剑光正穿其上。

    司马寒衣回闪不及,腹下正中杀招,俯身倾退却未能完全躲避……

    “啊!——”狰狞狂叫一声,司马寒衣口吐鲜血倒地而去——一剑被冲飞十丈之远,一时大意被萧天抓住破绽,司马寒衣这回吃了重创……

    “成功了!——”山顶之上,看见萧天逆境之下“一剑绝杀”,吴贤等人不禁呼声喊道。

    徐双也露出欣慰的眼神,眼见着在自己面前立下誓言的男人,自己师姐一生倾慕的男人……

    在这一刻,萧天成功了,不单战胜了困境,也逾越了昔日的那道坎……

    (回忆中)……

    萧天成功接下了苏佳飞来的橘子皮“暗器”,但却因为一时大意,落地时没有站稳,从木桩上跌落下来……

    “哎呀,疼疼疼……”萧天身上的伤还没好,从高空摔落,不禁痛叫一声。

    然而紧接着,嘴角处传来一丝暖心的甘甜……

    萧天睁开眼,却见苏佳一脸微笑,将一瓣橘子送进自己嘴里。

    “你成功了,阿天……”苏佳微微一笑道,“乱阵之中,接下了我的暗器——呵呵,木桩考验通过了……”

    萧天脸红羞涩一阵,遂站起身即刻摆除尴尬道:“还……还没有呢,虽然接下了暗器,可……我最后还是从木桩上摔下来了……”

    “没做到完美,那是当然,不然你以为我是怎么苦心修炼八年的……”苏佳笑言调侃一句,遂缓缓欣慰道,“不过你今晚的表现,已经很了不起了……阿天,我相信将来有一天,你会成功的……”

    “啊,一定会的!”萧天眼神一定,坚定立誓道……

    (现实中)……

    “我成功了,佳儿……”回想起逸仙门的那次誓言,如今自己绝阵之中破解了司马寒衣的“机关石阵”,萧天心中冥冥道,“只可惜没能让你看到,我成功的样子……没了花样手段,接下来就是最后的胜负——佳儿你放心,我一定会打败司马寒衣,救下小双她们……”

    司马寒衣伏伤倒地许久,缓缓站起身来……

    “哼哼哼哼……”狰狞的笑声即过,司马寒衣重新站起,凶神恶煞眼神即露,让人不寒而栗。

    “嗯……呼……呼……”萧天一边喘着粗气,一边看着司马寒衣还未死掉的“杀心”,心中那根紧弦仍旧不敢松懈——他知道,战斗还没有结束……

    “真不愧是苍龙大侠,连‘机关石阵’也未能将你伏法……”司马寒衣露出惊悚的笑颜,舔了舔嘴角的鲜血,狰狞四目道,“老夫还真是小看你了,如此绝境下,还能做出冷静无误的判断……”

    萧天为鼓起精神,振奋说道:“哼,我早说过了,我可是妖鬼大师的独门弟子,想用‘机关之术’对付我,根本就是班门弄斧……”

    “话可说得漂亮,但游戏也只有到此结束了……”司马寒衣冷冷一笑,狰狞说道,“苍龙大侠,你可要庆幸,你是第一个让老夫使出全力的家伙……能亲手杀死你这样的对手,也是老夫这一生最感荣幸的事——”

    萧天听了,自信不甘示弱道:“哼,司马教主也得庆幸,你是我萧天生平以来,所遇最强的对手——我会亲手打倒你,成就我一世的英名!”

    “一世?哼,你的生命,也只有到这里为止了——”司马寒衣狂笑一声,举以两手机关施术,霎时洞底震动惊威,如同崩塌前的地裂一般,摇摇欲坠而起……

    “怎……怎么了?”感受到洞底的强烈震动,山顶之上的吴贤等人,不禁惊忧道。

    “该不会……整座山都要崩塌了吧?”鲁涛也在一旁惊声喊道。

    “你说什么?”吴贤听了,被绑在立柱之上动弹不得,不由顿感害怕道,“这个司马老贼也真是的,打个架而已,非要闹得山崩地裂不可……这什么破机关术嘛,花里胡哨的,发狠起来连自己命都能不要——”

    “都这个时候了,吴贤哥哥你还说风凉话……”鲁涛也在一旁焦急不断,努力挣扎绳索双手道,“比起痛骂那个老家伙,担心萧天哥哥之余,先想想我们自己怎么从这里解脱才好……现在灵影教众徒皆被萧天哥哥打败,我们如果能有机会从这里挣脱,也能省下萧天哥哥不少负担……”

    “说的也是,额……”吴贤也动了动身子,却略显失望道,“哎,没办法,那老家伙关押我们之前,把我们身上的武器都搜光了,就连割断绳索的小刀都没有……”

    “至少得庆幸,现在的敌人只剩司马老贼一个,要是他手下的弟子还有活口,我们可就不好办了……”鲁涛不禁调侃一句。

    然而正说着,立柱废墟一旁,几个之前“婵依”大败的灵影教弟子,忽然从“血尸”中苏醒过来,杀心正望着立柱之上的徐双等人……

    洞底之下,萧天与司马寒衣皆负重伤,下一刻便将是决定胜负的博弈……

    “隆隆隆隆——”洞底的机关愈加响烈,萧天明显感觉到整座山洞快要塌方的危险,不禁冲司马寒衣道:“你疯了吗?这里本来就因战斗废墟残破不少,支柱立架损毁颇多,要是现在触动所有的机关……”

    “这里就将会崩塌是吗?!——”不等萧天说完,司马寒衣冷言一笑,“哼,无所谓了,反正今日一战,灵影教已不复存亡……不过在这里崩塌之前,老夫一定会先送苍龙大侠你命下黄泉!”

    “你这老家伙……”司马寒衣不是说说玩的,萧天看在眼里,不禁咬牙定痛道……

    惊方一阵,洞穴四口机关再起——这次是在岩层洞壁,破碎嶙峋的石柱之上,随着“吭咔——”作响联动几番,几道金属竖口如莲花绽放般,骤时惊开,顿时“铁莲花”几处横索飞至,寒芒利刃刺口,四面八方正朝萧天而来。

    “和‘婵依阵’一样,举以连锁是吗……如果这样的话,说不定……”萧天望着眼前的“飞舞寒芒”,似乎心里莫名打定了主意……

    机关铁链利刃杀机,寒芒飞使之惊威,数倍于灵影众教“婵依”之上。洞口四壁,几阵穿响,破碎摇晃间,星阵七杀飞宇连环,洞底脚下根本无以躲藏之处,其处危之险,更比“婵依阵”之其上。

    萧天看在眼里,临前骤然一定……

    “砰——”碎石惊响,铁链寒芒洞穿一击,正着萧天所站之处。霎时间裂石俱碎,乱尘飘离,如同纵电狂袭一般,招招致命、如临深渊。

    烟尘之下,暂时不见萧天身影……

    “萧大哥!——”山顶上的追风弟子等人看在眼里,不禁惊慌呼喊道。

    “哼,尸骨无存了是吗……”司马寒衣在阵后看着,不禁冷冷一嘘……

    不过,结果并未失望……

    凌空之下,一尊身影跃至半空——千钧一发之际,萧天飞身躲开了致袭,所见脚下铁链寒芒,举手飞掌垂式而下。

    “呼——呼——”两阵寒风掠过,伴着萧天绝影无踪的掌风,八面刺影,阵阵呼啸。“凌云脚步”不见其踪,幻影疾风层层而现——以“绝影”之式同创之掌法,“绝影掌法”忽袭而出。

    和“绝影剑法”一样,同样为萧天所独创之招式,绝影掌风呼使而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