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九百九十九章 今昔抉择 下
    萧天没有正眼去望司马寒衣,也没有犹豫反击出招时机……始终聚精会神脚下周身,就在机关石柱下降瞬前,萧天竟举身脚步退后而去……

    “咚——”同一时刻一声巨响,原地机关石柱陡然坠落——萧天没有选择反击而是退后,生死躲过一劫……

    “居然选择后撤,以他苍龙大侠的身手,刚才那么好的机会……”司马寒衣看在眼里,不由暗惊道,“难道事先就猜中了我设下的陷阱,还是看出了破绽……不可能啊,刚才他转身的时候,看都没看我一眼……”

    司马寒衣心里不解,同时隐隐中又不觉开始畏惧起起来——不知为何,此时此刻眼前的萧天,似乎有一股无形的力量,让‘机关阵’中一直占据主动先机的自己,感到莫名压迫。

    而萧天躲过“危机”后,身退几步重新立稳,再次抬头正望司马寒衣。阵中几番纠缠,萧天渐觉自己的体力不支,但眼下“机关石柱”还未破解,煎熬之下困境重重。幸在萧天至始至终未有放弃,回忆起在逸仙门的“考验”,坚信自己定能制胜……

    “不能再拖下去了……”而司马寒衣这边,也近乎不再耐心,眼见萧天重伤力疲不经久战,想要将其结果,这是最好的机会,“下一回合就定胜负,我要亲手将你结果……”

    似乎已经决定了,博弈胜负即在一瞬,司马寒衣露出“机关手臂”的铁碎刺芒,欲图下一刻拼杀一击致命。

    萧天却仍旧和之前一样神情笃定,心中有着破阵的方法,一直寻觅着关键时机……

    “隆隆……隆隆……”眼前的“机关石柱”还在此起彼落,如同暴风前的海浪一般,卷动着狂风,预示着紧随而至的“黑暗狂袭”降临。

    司马寒衣眼神凝动,即在定瞬,身形一闪……

    “嗖——”穿梭如寒芒利箭,司马寒衣如同夜下蝙蝠一般,轻功御使,游行于谷底阵中的黑暗狭口,黢黢巍巍,常人视野根本难以捕及。

    同一时刻,萧天脚下的机关再次触动——沉底落响再起,脚底的机关石柱层层叠叠,落差伏摆而下,不断干扰着萧天的底盘。

    萧天顿觉身体平衡遭遇侵袭,稍有不慎,便会在石柱之上失去重心、跌落谷底。维稳平衡已是不易,更别说分出精力顾虑司马寒衣会从哪里进攻,余光所见只有黑暗之下斑驳的岩影,耳边传来悉悉碎碎的落石声响,根本察觉不清司马寒衣身影所在何处。

    但就是在这种内外压迫之下,重伤缠身的萧天始终保持冷静的头脑,一点未有慌乱。他现在全神贯注的只有一处——就是自己的脚下……

    萧天不慌张,山顶之上的追风派弟子等人就按捺不住了。看着几番回合萧天始终处于下风,一味躲避甚至连出手反击的机会都没有,众人都不禁为萧天捏了一把汗。

    “萧天哥哥不要紧吧……”鲁涛最先担忧道,“这样下去不行啊,萧天哥哥受了重伤,机关阵中陷阱百出,司马老贼又如此狡猾,现在连抓住他都是不易,更别说还手……”

    “我相信萧大哥,他一定不会输!”吴贤则是百般信任萧天,可事实上,眼见着如今的危境,吴贤自己心里也没底。

    徐双没有说话,只是湿润的眼眶,揪心不定地望着谷底复杂的局势。

    “我们被绑在这里,也只能干看着……”想到萧天独自一人从山底杀上,力克灵影教众徒,破阵“婵依”,如今正拼尽全力,于危境中与司马寒衣糜斗,萧天已是耗尽心力,鲁涛不经意说道,“萧天哥哥为了救我们,独自一人屡番深入险境,实在太不容易了,要是我们能做点什么就好了……”

    “额?……”不起眼的一句话,徐双在一旁似乎是灵光一现,心中顿起莫名的想法……

    谷底之下,机关石柱阵中,萧天仍旧困局于危难——脚底石柱升落,四周震变骤响,司马寒衣又不见人影,不知会从何处偷袭,现在自己居身黑暗,稍错一步便会命丧黄泉。

    但萧天依旧神情淡定,全神注意着自己的脚下,保持自己维阵不乱。逸仙门那晚,同样的考验,萧天确信自己的经历……

    (回忆中)……

    再次躲过了苏佳的“偷袭”,萧天飞身一跃,退回身后的几处木桩之上,静观其变。

    眼见萧天只是躲避没有还击,苏佳满意一笑道:“做法很正确——对手突袭无以准备,不知对方可有后手,身居险境方退为妙……”

    “嗯……”萧天没有回应,知道苏佳还留有后手,始终不敢放松警惕。

    “那么接下来,就是考验的时候——”苏佳凝神暗笑一声,身影一闪,再次消失在萧天的眼前。

    和刚才的手法如出一辙,渐入状态的萧天并没有紧张,而是牢记刚才的教训,始终注意自身脚下,对于苏佳会从哪里突袭并不在心。

    不过情况稍稍有些不同——刚才苏佳“消失”一瞬,自己的余光还能瞟见身影一二,但这回苏佳的身影疾快,顺带扫起地上的扬尘,完全遮蔽了萧天四周的视线,看不见苏佳的跃动诡计。

    这回萧天倒有些紧张了,苏佳的出手越来越“重”,现在却是看不见人影,无法做出准确预判,萧天心中不觉一紧。

    而在阵外的苏佳似乎是看出来了,一面施展“灵燕飞身”疾行讯走,一面冲“孤身阵中”的萧天喊道:“阿天,记住我说过的,只需要注意你自身就好,无需顾虑对手会从哪里进攻!”

    “无需……顾虑从哪里进攻……”本来有些担忧的萧天,听到苏佳这句,再次想起了最开始的告诫,稍许镇定几番。

    “我说过了,现在在阵中,你只需要注意自己的脚下……”苏佳继续道,“我让你做的,就是在木桩之上施展脚步,并确保不会从木桩上摔下来……至于其他的,无论我怎么偷袭干扰你,你都无需考虑还手——”

    “只记住保持平稳,不从木桩上摔下来……”萧天眼神一顿,暗自反复嘀咕着这句,余光渐渐镇定下来,不再去关心苏佳会从哪里进攻,只记住自己一定要在木桩上站稳了……

    “就像这样!——”突然,侧后方一声定喊,苏佳再次施展“冲足二段式”,飞脚疾驰御步而来。

    萧天也在那一刻注意到了,即刻转身,欲有所动……

    “砰——”苏佳飞脚疾如刀锋,毫不脚软重击而上,干脆利落劈断了萧天脚下的木桩。

    萧天也反应过来,两脚腾空而起——不过牢记训诫之下,并没有出手反击,而是继续后退,注意力只在不从木桩上跌落……

    (现实中)……

    周围“石柱机关”震落巨响,但萧天全然不屑一顾,两眼定神自己脚下,全神贯注自己不从石柱上跌落……

    “嗖——”忽而一刻,一具黑影疾驰而来——是司马寒衣,这次是在萧天左侧身后,铁碎刺芒凌空一现,“残影断杀”扑袭而来。

    萧天注意到了,身形即刻一转……

    “去死吧!——”司马寒衣自觉这回必中其害,狰狞狂喊一声。

    直到最后一刻,萧天才看准了对方的突袭,只是自己依旧不予御剑回击,就在司马寒衣“断杀”一瞬,自己飞身跃步,退回了后方的石柱之上……

    “砰——”一声断响,司马寒衣的铁碎芒牙没有刺中萧天,反倒是将眼前的石柱击穿,紧跟着一道剧烈的摇晃,山洞谷底略出颤震。

    “这个震动,说不定有戏……”然而,萧天似乎是注意到了什么关键,飞身腾空落地之前,凝眼定望道……

    又一次躲避了偷袭,萧天没有还手,而司马寒衣则依旧焦躁和嫉愤:“为什么,为什么他不还手……就算体力不支,以他的行事作风,刚才我临近他的一瞬,他应该会出手的啊,可是为什么……”

    萧天表情依旧不变,退回身后的石柱上,这次连正眼都不看司马寒衣了,精力全神贯注自己的脚下。

    “既然这样的话,这次我会让你再也还不了手——”杀心顿起最涨,司马寒衣铁碎刺芒双刃斜出,这一次先触石柱机关,似要彻底将萧天埋没。

    “隆隆隆隆——”机关震响愈加强烈,这一次比之前任何一次都强——洞底之下的“机关石柱”,升落起伏恍若惊浪,司马寒衣这次将机关的震动使之最强,脚下如同地震崩塌般摇晃不止,连站都很难站稳。

    而石柱升降落差也即为最大,这次司马寒衣没有先行瞬影离开,仅仅只是石柱的升落,便从萧天视野中消失。但司马寒衣的杀心愈重,最终目的没有改变——即在机关“惊涛骇浪”剧动之下,欲轮回突袭绝杀一击,将萧天结果……

    司马寒衣的踪影再度消失,萧天并未感到意外。反倒是脚下机关强烈趋使,自己有些难以站稳。

    但萧天似乎已经猜到了,这会是司马寒衣的搏命一击——最关键的博弈回合,萧天也不为所迫……

    (回忆中)……

    阵乱中躲过苏佳的偷袭,萧天已然全心掌握了关键。苏佳看在眼里,神情一定,似乎要做最后的“胜负”……

    “你做的不错,阿天,那么现在,就是最后的一击——”苏佳镇定一笑,再次施展“灵燕飞身”,摆动四周扬尘飞土,消失在萧天的眼前。

    “之前数回皆是躲过佳儿的突袭,那我接下来该怎么做?”掌握了诀窍,萧天全神贯注自己的脚下,想到接下来便是最关键的一步,萧天继续问道。

    苏佳一边在萧天周身施展着身法,一边说道:“接下来,就是接下我飞来的‘暗器’,也就是关键的目标……记住了,你的注意力只有一个,就是你的脚下;而你的目标也只有一个,就是我手中的‘暗器’!除此之外,皆无紧要——”

    “嗯……”即刻间,萧天似乎是明白了什么,底盘趋稳,正待苏佳从莫名方向袭来……

    “来了——”定喊一声,扬尘之中,苏佳的身影疾风而至,“冲足二段式”飞袭一脚,正朝萧天底盘而来。

    萧天注意到了,但谨记刚才苏佳的话,知道自己该怎么做……

    “砰——”一声裂响,木桩被苏佳一脚劈断。而萧天依旧没有还手,轻功趋使飞身退后……

    苏佳微微一笑,身形一闪,继续消失在扬尘之中……

    萧天落稳后方木桩后,又是一瞬,另一方向,苏佳再度疾影而至,依旧飞脚断式袭来。萧天看在眼里,依旧没有还手,还是跟着后退而去……

    “砰——”又是一声,苏佳再度劈斩木桩,萧天依旧是身形壁后……

    (现实中)……

    机关石柱晃震之下,黑暗迷雾中,一道疾影扑使而来……

    “这次一定成了!——”司马寒衣狂喊一声,“破杀残影”神灭而至,狂风破浪一击,正朝萧天身后而来。

    萧天察觉到了,也有足够时间出招反击……但萧天并没有这么做,自己的注意力只在自己脚下,对手狂袭临至一刻,自己再使轻功退后而去……

    “砰——”碎石惊响,震破断杀,司马寒衣的杀招正中石柱,再次扑了个空。

    “可恶,又让他躲过去了……”司马寒衣看着萧天始终躲避不予还手,心情愈加急躁道。

    而萧天的表情始终从容淡定,就和当日在逸仙门面对苏佳的“考验”一样……

    司马寒衣隐恨一声,飞身一闪,再次消失在眼前石柱之前,杀气随行而动……

    萧天落稳身后石柱,机关阵中再起震响——这次又是司马寒衣从中作祟,欲图以机关的剧动干扰萧天的重心与神智。

    然而萧天始终保持不变,谨记那日“考验”的教诲——自己的注意力只有脚下,在真正的机会到来之前,面对司马寒衣的轮番进攻,自己根本不放眼中……

    “嗖——”利刃穿响,破土石飞——又是司马寒衣,这次是身旁右侧,刺杀断刃冲袭萧天而去。

    “这次别想跑!——”愈加急躁的司马寒衣又喊一声,绝刃冲断劈空而下,想要一招结果萧天。

    萧天还是一样,看都没看司马寒衣一眼——因为自己根本就不打算还手,注意力全然脚下,感受到身侧杀招扑袭而来,凌空一跃躲开攻击……

    “砰——”碎石惊响一瞬,萧天再次躲过了致命突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