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九百九十八章 今昔抉择 中
    (接上回回忆篇)

    夜晚,萧天房屋门前

    白天打赌输给了苏佳,按照约定,今晚萧天伺候为其揉肩捶腿。┡ewwㄟw1xiaoshuo不过不同于往常,今晚萧天似乎有求于对方,神情状态略显飘离,像有心事的样子

    “嗯,我俩好不容易重圆,阿天你就为我百般伺候,这感觉真舒服”在萧天面前,苏佳故意伸了伸懒腰,“嘲弄”说道。

    然而,今晚萧天似乎并没心思开玩笑,替苏佳揉肩的同时,眼睛却一直盯着屋前的木桩。

    “你怎么了,阿天”看着萧天有些不对劲,苏佳关心问候一句,想起白天离开前最后的话,苏佳犹记起来问道,“对哦,我还没问你,今晚为什么要我到你这来,是有事求我吗?”所见萧天的眼神一直望着木桩,苏佳似乎猜到了一二。

    “算是吧”萧天略微叹气一声,缓缓说道,“老实说,今天白天的赌注,我挺失落的,看似简单的‘木桩考验’,我却输得这么彻底怎么说我现在也是苍龙大侠的传人,打败了鬼王师,拯救了逸仙门和丐帮,早就不再是以前那个一无是处的‘垫底虫’,可今天却在这么不起眼的考验中‘翻船’,我对自己挺失望的”

    苏佳自觉猜中了,缓缓一笑道:“我早就说过,这‘木桩基本功’一点都不简单,就是我,也足足练了八年才精熟不过这是两码事,白天没能通过考验,又不代表阿天你一事无成——就像你说的,你已经成了‘苍龙大侠’,拯救了方掌门和葛帮主他们,至少这些是事实,在别人眼中你还是很伟大”苏佳怕萧天过于失落,不由间安慰鼓励几句。

    但在萧天心里,今天的失败,是自己心头的一道坎——他倒并不是害怕和自卑,而是想要下定决心跨过这道坎

    “苍龙大侠也好,普通人也好,我还是我,今天的失败就是失败——”萧天振起几分精神,望着眼前的木桩,坚定说道,“从小到大,我遇到的失败还少吗?失败并非丑事,人无完人,就算是神,也会有失败但至少我在失败面前,从来没有退缩,无论大小,我都坚信自己一定能跨过去!”

    “阿天”看着萧天自信的神情,苏佳觉得十分欣慰,遂又问道,“那你今晚特意叫我过来,该不会是为了”

    “啊”萧天点了点头,镇定说道,“我想再来一次,今天白天的考验——这回不下赌注,我也把自己看做普通人;佳儿你教我基本功,我一定要克服这道难关!”

    虽然成为了苍龙大侠,却仍旧清醒认识自己的不足,苏佳冥冥中不禁觉得,萧天睿智成熟了不少

    但苏佳倒也并非无趣,听到这话高兴的同时,不禁调侃道:“呵,堂堂‘苍龙大侠’,竟然求我教基本功,这倒是新鲜事儿——要是传到江湖上,那我的面子可真就足了”

    “我本来就不是真正的‘苍龙大侠’”萧天倒是不在乎道,“再说了,佳儿你从来就在我之上,求你又不是什么丑事?何况这里只有我们两个人,我们都在一起这么久了,有什么尴尬不好意思的”

    “教你也行”苏佳似乎趁机“索取”,坏坏一笑道,“不过本姑娘可不是无偿教授,你不给我点好处,我可不乐意”

    “好处倒没什么,不过我有这个”萧天伸手一掷,将一块柑橘扔到苏佳面前。

    “橘子?就这么打我啊”苏佳伏手接住,讨气问道。

    “你爱吃柑橘,这个就当请你喽”萧天倒也回应一笑调侃道,“其他的我可拿不出来,自己穷得连裤腰带都没了”

    “切,说得那么好听‘请我’,给我橘子无非就是想像白天‘考验’时一样嘛”苏佳摆了摆手,遂冲转头说道,“好吧,今晚就教你一些技巧好了,虽然不能完全精通,但至少能够掌握诀窍”

    萧天二话不说,飞身跃步木桩而上,和白天一样,准备接受苏佳的考验。

    苏佳剥开橘子吃了一瓣,却并不急着扔手中的橘子皮。萧天看了有些不解,不禁问道:“佳儿,橘子皮扔过来啊——”

    苏佳不紧不慢,从容说道:“不着急,现在我才要教你木桩练习的根本所在‘木桩基本功’的关键,不是在暗器的盯防,而是在自己的脚下——”

    “自己的脚下?”萧天并没有立刻明白,重复回应一声。

    “是的——”苏佳继续道,“起初我练习木桩的时候,也和阿天你犯过同样的错误,总觉得对方‘暗器’袭来,注意力过多集中在对手身上,结果也是久试而败可实际上,木桩阵中最重要的,其实是自己的脚跟——”

    “注意力在自己是吗”萧天余光俯视一眼自己的双脚,不禁又问道,“那我现在到底该怎么做?”

    苏佳顿了顿,随即说道:“先不急着接暗器阿天,你先在木桩阵中施展步伐——”

    “施展步伐干什么?”萧天依旧不解道。

    “先在木桩上站稳了——”苏佳表情逐渐严肃道,“接下来,我会向阿天你起进攻,百般刁难你的下盘,阿天你要做到心境合一,确保不从木桩上摔下来!”

    “嗯”听起来难度不大,但苏佳的言语却十分认真,萧天不再像白天那样不屑一顾,而是专心致志对待道,“准备好了,随时放马过来!”

    “好——”苏佳看在眼里,起脚欲以先攻

    (现实中)

    想起那天的回忆,萧天精神振奋几分,重新将目光放在司马寒衣身上

    “司马教主,是该到分胜负的时候了”萧天血痛中依旧显得十分自信,毅然说道,“不管你使什么手段,今天我一定会将你打倒!”

    司马寒衣却着眼不屑,看着萧天臂膀血流不止,知道其伤势不轻,支撑不了几回合,不屑说道:“哼,死到临头却还在说大话?苍龙大侠,你是真的不见棺材不落泪啊既然如此,老夫就成全你,亲手将你埋葬于此,埋葬在老夫的机关沉底之下——”

    萧天眼神一定,不再退缩,望着眼前升降彼伏的“机关石柱”,如同那晚苏佳考验自己的“木桩”一般,萧天绝境中透出几分自信。

    “上了!——”振奋为自己打气一声,萧天稍许收回剑锋,“凌云步”再度施展而去。飞身跃步疾行如燕,萧天这回是抱定了决心,冲着司马寒衣的方向先攻而上。

    “居然收回了剑,是想要迷惑我,还是自暴自弃了”司马寒衣看着萧天未使剑锋,徒步朝自己疾跑而来,心中不禁冷冷一笑道,“哼,无所谓了,不管你耍什么花样,都破不了我的‘机关阵’的”

    萧天眼神中的坚毅始终不变,脚踏起伏不定的石柱之上,注意力丝毫未有分移。

    而司马寒衣这边依旧故技重施,摆动机关莫名之处,脚底骤时再度“隆隆——”作响,

    感受到脚下的震动,萧天知道司马寒衣又动手了,同样想起那晚考验的回忆,相似的画面如出一辙

    (回忆中)

    考验即出,萧天施展“凌云步”,尽力在木桩阵上来回穿梭。

    苏佳则在身前,观望一番萧天的步伐,看准时机其中一点,和白天一样脚起一石子,正朝阵中木桩而去。

    “嗖——”一声穿响,如暗器一般,石子飞射正中桩下,只听“咔嚓”一响,萧天脚下的木桩陡然断裂。

    而萧天步伐的这一步,刚好就在这木桩之上

    “额”“凌云步”疾跑过快,萧天一脚空踩上前,差点连人一起掉下去。但对脚下注意力的全然集中,萧天这次没再犯错,虽然“踩空”依旧,但身体平衡保持住了。

    “就是这样,注意力全然脚下,先确保自己的平衡不失——”苏佳定睛关键之处,立正言辞说道

    (现实中)

    萧天踏步正离七寸之前,司马寒衣算准时机,举手触石柱机关

    “砰——”石柱底盘断响一声,和之前一样,就在萧天踏步一瞬,机关石柱陡然坠落,欲图将萧天连人一起拖下谷底。

    而这次,萧天没有再上当不过说是吸取之前的教训,倒不如说是记起逸仙门那日的考验,置身机关石柱之上,如屡木桩阵中——就像当日苏佳说的,真正的注意力不在对手,而在自己

    “哼,这次倒是反应快嘛”司马寒衣看萧天没有上当,自己身形即刻一变,随同脚下石柱一起,瞬间消失在萧天的眼前。

    萧天顿时失去了目标,不知司马寒衣又会从哪里出现偷袭。但萧天并未自乱阵脚,置身机关阵中,凝望着四周的“升起升落”,注意力从未转移

    (回忆中)

    “这点手段不足为惧”躲过了苏佳的第一番偷袭,萧天暗中沾沾自喜。

    然而正准备抬头迎接苏佳第二轮进攻,身前却早已不见苏佳的身影。

    “不见了?”就在自己“疏忽”一刻,苏佳即刻不见踪影——萧天很清楚,苏佳是认真的,故意躲开自己视线,欲图再起偷袭;自己丝毫不敢怠慢,全身上下神经绷紧

    “哒哒哒哒”果然,眨眼反应间,背后响起了细石碎响。

    是苏佳的脚步声,不知不觉“移形换影”般,苏佳已经绕到了萧天的背后。这次苏佳亲自出马,绕身后临近阵中,举脚“冲足二段式”一招,正踢萧天木桩之上。

    萧天惊慌中努力镇定,想起最开始苏佳的话——注意力不在对手,而在自己

    “砰——”一声断响,苏佳飞脚如同霹雳,径直踢断萧天脚下的木桩,果断出招毫不留情。

    萧天倒也振作精神,木桩断裂一刻没有心急去举以反攻,而是飞身后撤退回几步。

    苏佳看在眼里,不禁暗暗一笑:“做法很正确——对手突袭无以准备,不知对方可有后手,身居险境方退为妙”

    训练渐渐进入状态,苏佳揪心放下几分

    (现实中)

    司马寒衣消失不见,萧天第一时间并不急着上前寻找对手踪影,而是站稳脚跟,在升降彼伏的石柱立处,把好重心

    “呼——”背后一阵寒风吹过,似乎有动静临近

    萧天转头一望,正见司马寒衣“机关手臂”寒芒袭来。

    “接招!——”看见萧天回头,司马寒衣举以利刃相向,“冥影断杀”再出,这次欲直接将萧天置于死地。

    萧天看在眼中,神情从容不迫,两足聚精会神,身形欲有所动。

    看这架势似要反击,绝境中似要反击,司马寒衣心中暗暗一笑:“没用的,只要你敢出招还手,你脚下的机关就会触动机关再落,你身体平衡不支,这一招抵挡偏差,我就会送你归西!”

    看来,司马寒衣与萧天近在咫尺,欲图等萧天“自信出手”反击之时,自己触动脚底石柱机关,让萧天失去平衡身位,然后给予致命一击。

    萧天做好了应对准备,但结果却让司马寒衣吃惊一阵

    萧天没有正眼去望司马寒衣,也没有犹豫反击出招时机始终聚精会神脚下周身,就在机关石柱下降瞬前,萧天竟举身脚步退后而去

    “咚——”同一时刻一声巨响,原地机关石柱陡然坠落——萧天没有选择反击而是退后,生死躲过一劫

    “居然选择后撤,以他苍龙大侠的身手,刚才那么好的机会”司马寒衣看在眼里,不由暗惊道,“难道事先就猜中了我设下的陷阱,还是看出了破绽不可能啊,刚才他转身的时候,看都没看我一眼”

    司马寒衣心里不解,同时隐隐中又不觉开始畏惧起起来——不知为何,此时此刻眼前的萧天,似乎有一股无形的力量,让‘机关阵’中一直占据主动先机的自己,感到莫名压迫。

    而萧天躲过“危机”后,身退几步重新立稳,再次抬头正望司马寒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