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九百九十七章 今昔抉择 上
    想起那段“木桩”回忆,看着眼前的机关石柱,萧天似乎灵光一现……

    “没错,那日的情境和今日很像……”听着机关的“隆隆——”作响,看着高低彼伏的石柱机关,萧天默认说道,“如果将这些石柱看成木桩,今日的绝境,就和当日的考验一样……”

    想到这里,萧天似乎回起了一丝信心,神情一变,心中做出了决定……

    “不管再怎么挣扎都没用的……”司马寒衣萧天拖长的血迹望去,冷眼一笑道,“苍龙大侠,今日在这里,就会是你最后的掘墓!”

    萧天并未被司马寒衣的威慑所震住,倒不是因为不在乎,而是一时未将注意力放在司马寒衣身上——看着眼前“此起彼伏”的机关石柱,朦胧中恍若昔日在逸仙门苏佳对自己的“考验”,萧天眉头一皱,忘却了臂膀上的伤痛,眼神逐渐既定,伴随着往日记忆的画面,似乎灵感中若有所动……

    (回忆中)……

    房屋门前,木桩之上……

    “这个奖励……也太热情了吧……”苏佳刚才所提“打赌”一事,如果萧天赢了,自己便能“献吻相许”,方瑛在一旁听了,有些尴尬道。

    “这……是真的吗……”萧天也红着脸,吞吞吐吐道,“是佳儿你开玩笑,还是说……来真的……”

    “痛快一点嘛,这点自信都没有吗?”苏佳倒是从容淡定,微微一笑道,“如果你赢了,我可以让你亲我一口,这不是你梦寐以求的吗?”

    “那如果……我输了呢……”激动之余,萧天还是保持镇定问道。

    “输了……”苏佳“坏坏”一笑,随即道,“输了的话,阿天你今晚就给我揉肩捶腿,而且在逸仙门休养的这些天,给我做牛做马——我让你干什么你就干什么……”

    “好,一言为定!”条件既定,萧天自信十足道。

    “喂,你真来啊……”方瑛见了,不禁调侃一句,“为了亲苏姐姐一口,你就这么拼命?”

    “切,我才不在乎这个呢……”萧天收回“羞涩”的表情,笃定说道,“在我面前下赌注,管他(她)是谁,无论条件如何,我都义不容辞接下了——”说完,萧天挺了挺身子,在木桩上两脚站定。

    “撒谎,你就是想癞蛤蟆吃天鹅肉,占苏姐姐的便宜……”方瑛在一旁坏笑嘀咕一声,随即慢慢退到了苏佳的身后……

    “准备好了吗?”苏佳重新剥开一个柑橘,将橘子皮衔在手中,冲木桩上的萧天使笑问道。

    “放马过来——”萧天扭了扭四肢,自信说道。

    “哼……”苏佳微微一笑,将一瓣橘子嚼入嘴中,橘子皮对准了萧天身前莫名方向。

    看着苏佳还有功夫吃橘子,用橘子皮“勾引”自己,对待自己像对宠物狗一般,萧天心里想想就“好气”。但为了赢下赌注,更是为了那一“吻”,萧天说什么也要接下苏佳的“考验”。

    苏佳已经看准了方向,出其不意一瞬,手中的橘子皮飞掷而出……

    “嗖——”其速飞疾,如影暗器,萧天眼睛能够察觉,但方向似乎有些不对——自己正站木桩正中,可橘子皮的方向却稍向自己左侧而去。说好的只能用脚踢截下,木桩之上侧身飞接似乎有些困难。

    “故意飞向刁钻的角度吗……”苏佳的“暗器”极快,手法乃追风派上乘招数,萧天嘀咕一声,“凌云步”趋使正上,跃起飞脚而去。

    然而,橘子皮飞掷的速度过快,萧天虽然看在眼里,但身体四肢跟不上反应——最终橘皮擦过一刻,萧天的脚踢才姗姗来迟……

    “失败了呐……”方瑛看见结果,不禁“没落”调侃道,“真可惜,苏姐姐的吻没了……”

    “额啊——”这一下飞踢没中不说,因为过于突然,萧天又不善腿脚功夫,加上自己身上的重伤未愈,差点用力过度折了身子,从木桩飞身拦截的第一回合,自己以失败告终。

    “差一点哦……”苏佳所见结果,故意俏皮眨了眨眼睛,冲萧天一笑道,“怎么样,阿天,我说的没错吧?看起来简单的基本功,可没那么容易做到……”

    “这个不算——”萧天摆了摆头,不甘心说道,“我不清楚规则,我怎么知道刚才佳儿你的橘子皮是冲我身旁的方向飞的?”

    “你的意思是……还想再来喽?”苏佳倒是不以为然,自信满满道,“好,就再给你机会……”

    方瑛见苏佳仍有自信,知道接下去还有“好戏”可看,在一旁乐呵观望得不行……

    “阿天你看好喽……”苏佳继续剥起手中的柑橘,微微一笑道,“我一边吃水果,一边扔橘皮,在我吃完这个橘子之前,你都有机会……不过等我吃完了,橘子皮也扔光了,就算你输喽——”

    “这其中成功一次就行是吗?”萧天看在眼里,下定决心道,“好,再来!”

    苏佳缓缓一笑,又将一瓣橘子送入嘴里,手中的橘皮如暗器般瞄准方向……

    “嗖——”一声利响,暗器飞使般,这次的方向还是萧天的左侧。

    萧天提前就注意到了,吸取上一回合的教训,这次手脚准备充分,还没等橘皮飞至左侧一线,“凌云步”就已呼使而出。

    “这次就能成功了——”萧天兴奋呼喊道,似乎肯定自己赢了。

    “哼,哪有那么简单……”苏佳暗暗一笑,似乎若有所动……

    突然,就在萧天全神贯注飞来的橘皮间,苏佳神不知鬼不觉,,一脚踢起一块石子——苏佳的脚力向来精悍,石子如同“雷弹”一般,飞射而朝萧天双足所立的木桩正下。

    萧天的注意力全在橘子皮上,对于脚下的“动静”完全没有察觉……结果“砰——”的定响一声,飞过的石子正击木桩盘下,木桩断响一道,劈裂开来——谁知好巧不巧,萧天“凌云步”的这一脚,正落这块“断木”之上。

    萧天自以为胜券在握,满心笑容地望着飞来的橘皮,准备定脚一步起身而跃……谁知“凌云步”的最后一脚踩了个空——木桩断裂,萧天单足垂然而落,结果一个踉跄没踩中,全身失去平衡一起跌落下去,更别说起身飞跃……

    “啊——”看着萧天负伤从木桩上坠落下来,方瑛不禁惊叫一声,怕是出了什么意外,不禁关问道,“萧天哥哥,你没事吧?”

    “额,好痛……”萧天还没从“狼狈”中清醒过来,又一次被苏佳“戏耍”一回,甩了甩头上的尘泥,似乎心里十分的压抑。

    “放心,他才没事呢……”苏佳则是不以为然,看着萧天的狼狈模样,乐乐一笑道,“‘神峰崖’的时候,从那么高的山上滚落下来都没事,这点小伤算什么?”

    “臭丫头……”萧天先是“暗骂”一声,遂准头冲苏佳道,“喂,你耍赖是不是,干嘛击断木桩偷袭,害我从木桩上跌落下来?”

    “我可从来没说不能干扰你……”苏佳则是一脸不在乎,“冷嘲”笑道,“再说了,我只是击断了阿天你脚下的木桩,你自己没注意踩空跌落的,我可没对你本人动任何手脚……”

    “这样也算?”萧天还是不服气道。

    “不然你以为呢?——”苏佳“嘲笑”中,略带一丝正经道,“我小时候在追风派练习的‘木桩’,就是这种考验,不然为什么我天赋异禀,练这套基本功还练了八年……”

    “佳儿你原来也是这样的是吗……”萧天似乎是决定了什么,收回心中的不服,重新振作起来,一跃木桩之上,镇定说道,“继续再来——在你手中橘子皮扔完为止,我一定可以接下一击!”

    “好啊……”苏佳又将一片橘子皮送进嘴里,继续准备扔掷橘子皮而去。

    “喂,萧天哥哥你还真认真起来了……”方瑛看着萧天的“干劲”,不禁暗暗笑道,“为了亲苏姐姐一次,你还真是不要命了……”

    然而,萧天却早已不把心思放在与苏佳“亲密”之上,看着如此“简单”的考验,自己却屡次不得成功,萧天心中很是不甘——这就是萧天的性格,绝不容忍自己在简单的“失败”面前一蹶不振,无论对手是谁,自己今日说什么也要越过这道坎……

    “阿天看好了,接着再来——”苏佳定喊一声,随即手中的橘子皮又一片飞掷而去。

    萧天仍旧看得清飞行的轨迹,施展“凌云步”于木桩之上,看准时机准备飞踢拦截。

    而苏佳自当是故技重施,就在萧天跃起之前,在其面前一步,一脚石子正击,再中所立木桩。

    这次萧天留了个心眼,脚下特意注意了一番,灵机一动的他,脚法即刻一变,踏上另一处木桩之上,准备再起飞跃。

    但是就是这个“留心”,耽误了稍许一瞬——这一瞬便是成败之间,橘子皮擦身而过,萧天想要在飞起拦截,已是晚了一步……

    “可恶,就差一点……”见自己又失败了,萧天暗定愤恨道。

    “后面还有呢——”苏佳又笑着“叨咕”一声,橘子皮再度一击,正朝萧天而去。

    萧天说什么,也要拦下这一道——然而心情愈加急躁,却是在方向判断上出了差错……

    本以为橘子皮还会朝刚才的方向飞来,谁知这回苏佳稍稍一变,不再将橘皮飞掷左侧一路,而是正朝萧天脸上呼去。

    萧天思维未能跟上,还没从疑惑中解脱,脸上再被橘皮“刮”上一道——这次萧天又失败了。

    “走神了可不行哦……”苏佳笑望着萧天,故意“嘲讽”道,“注意的可不只是手脚和木桩,还有我‘暗器’飞来的方向……”

    “再来——”萧天不信邪,继续坚定凝神,非要截下一块橘皮不可。

    “哼……”然而苏佳自信一笑,似乎坚定萧天不可能成功……

    一片又一片橘子皮飞来,萧天一次又一次尝试,虽然每次都能看见目标,可不是自己判断失误,就是脚下木桩突状未能及时应变,结果数次几番下来,萧天都没能成功截下“暗器”一次……

    “再来……”萧天还是不服输,继续呼声道。

    “没机会喽——”苏佳则是一脸微笑地摆了摆手,故意“戏说”道,“我的橘子吃完了,没有橘子皮了……”

    “额……”看着自己失败的结果,萧天很清楚,这次的赌注是自己输了——没能和苏佳“亲密”倒是小事,萧天心里不甘的,是自己在如此“简单”的考验中,连番数败……

    “不至于吧,不就是没能亲到苏姐姐吗……”生性天真的方瑛,看不出萧天的心思,随性一笑道,“再说了,萧天哥哥你伤还没好,身体四肢跟不上很正常……”

    “不是身体跟不上,是他能力不够……”苏佳倒是“一针见血”,收起稍许玩笑,露出几分正经道,“这就是‘木桩考验’的基本功,我足足练了八年,才能游刃自如……现在阿天你明白了吧,基本功的重要性——就算你现在是名扬江湖的‘苍龙大侠’,也没能确保通过这个‘小小考验’……我敢和阿天你打赌,是早就心里有数的……”

    “嗯……”在如此“简单”的失败面前,萧天心中五味杂陈——回过头来看,自己经历大风大浪无数,甚至成就了苍龙前辈的传承,打败世间武林高手众多,今日却倒在这个看似不起眼的“考验”之下,这其中需要深思的,似乎有很多……

    见本来欢快的气氛,因为萧天的“自卑”弄得有些尴尬,苏佳收回严肃,转而一笑道:“所以说呢,这次赌注是我赢了……按约定说好的啊,今晚替我揉肩捶腿,在逸仙门的这几日,好好伺候我……”

    “呵呵,恐怕这些天,萧天哥哥可有够受的……”方瑛则在一旁暗暗偷笑。

    “啊,我输给佳儿你,我服,反正又不是第一次……”萧天似乎是决定了什么,神情稍稍一变,重新站起身,冲苏佳微微一笑道,“今晚伺候佳儿你可以,不过……今晚佳儿你能不能到我这儿屋子来?”

    “啊?”苏佳没立刻明白萧天的意思,但看着萧天转而一边的眼神,似乎灵光预感到了什么,遂表情笑应道,“好吧,反正都一样……”

    苏佳最终答应了……

    (下章回忆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