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九百九十六章 惜忆之念
    正在萧天迟疑一瞬,司马寒衣再度袭来……

    这次是在身后,趁着萧天心浮气躁未有回神,司马寒衣“机关手臂”举以利刃,正朝萧天断刺而来。

    “萧大哥小心!——”吴贤等人在山顶之上看得清楚,冲洞底下方的萧天喊道。

    可当萧天反应过来,一切为时已晚……

    余光瞟见了司马寒衣冰冷的身影,但反应却有些跟不上了——也许是身体的过于疲累,也许是急躁中的一丝走神,萧天转身想以“影雾剑”反击偏移,但还是慢了一步……

    “这样就结束了!——”司马寒衣狰狞中狂喊一声,几乎看见了萧天死亡的血影……

    萧天咬牙定望,眼前抹过一片殷红……

    “噌——”一声惊悚的影刃即过,机关之下顿时鲜红浸染……

    “呵啊……”山顶之上,追风弟子看着洞底的一幕,皆瞠目露出惊恐的眼神……

    “噗——”萧天虽然极力转身,但左臂被重重撕开一条血口,全身倾倒石柱后方而去——司马寒衣的利刃疾斩一瞬,萧天没能完全躲开,臂膀上一条深深的伤口触目惊心,无数的鲜血从铠甲缝隙间渗出……

    “额……”萧天强忍着左臂上火辣的剧痛,保持清醒的意识倒后,依旧镇定把持着平衡,努力不让自己跌落谷底。可这一回的粗心大意,着实让自己受及重创,左臂伤口处撕咬裂痛,暂时使不上力气了。本来体力渐近透支,现在这一出“意外”,对萧天来说,可谓是雪上加霜……

    “萧大哥!——”山顶之上,追风派弟子三人几乎同时惊呼喊道。

    司马寒衣眼见着萧天负伤倒地,拖出一条长长的血痕,冷笑狰狞道:“哼哼哼哼,终于将你中伤了,这感觉太美妙了……苍龙大侠,没想到啊,你也有如此狼狈的时候……”

    萧天没有回应,强忍着痛楚重新站起身,重伤的左手自然垂下,右手依旧紧握着徐双的佩剑,斗志已然没有丧失。

    “噢,还能站起来啊……”司马寒衣看着萧天倔强的眼神,继续冷笑道,“好,就是喜欢你这样——杀一个宁死不屈的对手,可是这世上最享受的乐事!”司马寒衣的语气极为恐煞,似乎将对手逼入死亡的绝境,临死之前也让其尝受生不如死的煎熬……

    “萧大哥,别打了……呜呜……”徐双在山上看着,不忍心继续看下去,含泪抽泣道,“我不想看着你死……我不想……”

    萧天隐隐约约能够听见徐双的哭泣,但他的眼神始终坚定,无论身处何等逆境,心中的信念永远不变……

    “我……不会在这里倒下……”萧天强忍着痛楚,待到左臂的知觉渐渐恢复,强烈的意志磨掉伤痛摧残,坚毅不屈道,“我说过了,即使拼上性命,我也会……救下小双你们……”

    “萧大哥……呜呜……”徐双忍不住眼角的泪水,望着洞底下方,濒临绝境的萧天,哭诉着说道,“我对不起你,是我不该恨你……我不该怀疑你,也不该怀疑忆瑶师姐……都是我不好……呜呜……都是因为我才害萧大哥你这样……”

    “小双,不用哭……我一定会打败司马寒衣,平安救下你们……”萧天抬头冲山顶上的徐双微微一笑,依旧露出自信的笑脸,疲惫中依旧尽力安慰道。

    “萧大哥……”徐双已然哭成了泪人,哽咽说不出话。

    “你不是一直想知道……你师姐为什么喜欢我吗……”萧天绝境中,依旧心有余地乐观道,“这一战……我会证明给你看——”振奋一句,萧天化伤痛为力量,重新冲司马寒衣投去决毅的目光。

    如此危境之下,依旧显露镇定与自信,徐双不禁睁大双眼,看着山顶之下,这个让自己“又爱又恨”的男人……

    “哼,已经死到临头了,还在作无畏的坚持……”司马寒衣却是不屑一顾,看着伤痕累累的萧天,冷嘲说道,“我早就说过,没有‘苍龙掌’和‘神龙九变剑法’,你根本就不是我的对手……看看眼前老夫的‘机关绝阵’,今日这里就会是你的坟冢!”

    “隆隆隆隆……”机关继续隆隆作响,萧天眼前的石柱,仍旧如刚才一般高低升降莫名变换——这一切都在司马寒衣把控之中,机关布置尽在掌握,别说现在自己重伤在身,就算是毫发无伤、体力充沛,也未必在这“机关绝阵”中占得便宜。

    但是眼下到了这个地步,除了拼死搏命,没有第二条选择——就算是硬着头皮闯入司马寒衣布下的陷阱,自己也要和司马寒衣决一了断。

    “好了,现在的你该怎么办呢……”冷笑一声,司马寒衣御使机关再起,四周石柱升起升落,高低变换风云莫测。若没办法如履平地,被司马寒衣牢牢掌控场面节奏,萧天根本就没有逆转之机。

    “真的没有办法了吗,面对这莫名扰人的‘石柱阵’……”萧天伤痛中,心情也愈加急躁起来,“可恶,好歹我也是妖鬼大师的弟子……精通百家机关要术,怎可倒在机关陷阱之中……”

    心里虽然不服,可眼下局势愈加不利——因为身体的劳累,加上左臂血流的伤痛,萧天甚至开始有些视线模糊,神情恍惚起来,眼前的“升降石柱”如同移动木桩般,晕晕乎乎难以望定。

    “可恶,眼睛都快看不清了,伤痛的负担太重了……”萧天晃眼摇了摇头,努力坚持道,“不行,我还不能在这里倒下,我的‘绝影剑法’……我在郜师父、在自己心里许下的志愿还未实现,怎么可以就这样……”

    意识恍惚间,看着升降不止的机关石柱,如同木桩一般……脑海中的回忆一瞬,身体的下意识举动,像是记起自己习武练功的场景。

    “木桩……”果然,萧天朦胧中不禁嘀咕道,“这机关就跟我练基本功时,脚踩的木桩一样……对了,就是木桩,简直一模一样——”

    像是突然来了灵感,回忆的画面顿时涌现……

    (回忆中)……

    寻巍山战后的几天,萧天苏佳等人陪同黄纪方瑛回到了逸仙门,养伤数日闲来无事……

    萧天独来无趣,在房屋门前练着基本功,一边恢复身体的伤病,一边不忘手脚的锻炼。而基本功的内容,自然是曾几何时被苏佳一直“训叨”的木桩练习……

    “诶,萧天哥哥在练功啊——”闲来无事,照顾好了伤情未好的黄纪,方瑛想找萧天说说话,顺便看看萧天的伤情,于是硬是拉着苏佳一起,来到了萧天房门前。

    而苏佳本来是不想来的,趁着清闲功夫,一个人喝喝茶、吹吹笛什么的。但奈何好姐妹的“邀请”不好拒绝,于是只好“硬着头皮”一起跟来了。

    “是瑛妹——”萧天所见方瑛到来,依旧脚踩木桩习武,笑声应和道,“你怎么来了?”

    “当然是来看看你啦——”方瑛不改平日里天真的性格,笑脸相迎道。

    “对啊,当然来看看你喽……”而苏佳则是“耷拉”着面孔,一边嚼着手中的柑橘,一边“不好气”地应声道。

    “佳儿你这什么表情……”看着苏佳“怨妇”般的神情,萧天调侃一句,不禁问道,“你到底是不是来看我的?一边吃着水果,一边摆出这种眼神……”

    “那你还想怎样,像个婢女似的伺候你这个大少爷?”苏佳和萧天彼此“熟透”,说起玩笑话来毫不客气。

    “扑哧……”混的熟了,方瑛清楚萧苏二人的“打情骂俏”,在一旁暗暗偷笑不止。

    “伤还没好,好好的练什么功啊……”苏佳满脸不在乎地望了一眼,不禁调侃道,“如今也是名传江湖的‘苍龙大侠’了,还练这种基本功啊……”

    “不是佳儿你说的吗?说我武功虽强,但基本功仍不精……”萧天嘀咕一句,随即回忆着说道,“不过现在想想,佳儿你原来教导我的确实没错——武功精艺,全在基本,我原来一直基本功拖后,就算是成了‘苍龙大侠’,也得捡起来好好补补……在梅花山庄和陆府的时候,佳儿你指导我习武,不就一直用这套‘木桩练习法’吗?”

    “原来的你,可总是从木桩上摔下来,让人啼笑皆非……那你现在,练得如何?”苏佳似乎别有用意,坏坏一笑问道。

    “现在当然比从前厉害多了——”萧天自信说道,“别说摔下来,就是在木桩上比武对决,我也丝毫不会下风!”

    “切,说得轻巧……”苏佳微微一笑……

    突然,“嗖——”的一声,苏佳将手中的一片橘子皮,如暗器般便朝萧天脸上甩去。

    “哎呀——”萧天没有注意,却被苏佳这一下出手突袭一招,脸上如刀片擦过般的火辣,惊叫一声,随即反问道,“佳儿,你干什么?”

    “你不是说木桩练精,甚至可以在上面比武对决了吗?”苏佳故意“使坏”道,“好久没指导你习武了,正好今天考验考验你……”

    “可你冲我扔橘子皮是几个意思?”萧天又被苏佳“戏耍”,心有不甘道,“想考验我,有本事木桩上拳脚见胜负啊——”

    “别以为现在成了‘苍龙大侠’,就把自己想得多了不起……”苏佳笑脸下,渐渐浮现一丝认真,镇定说道,“‘木桩习武’确实是基本功没错,但有没有所成,就看你做不做得到……我现在手中的橘子皮,就当做是暗器,如果你能用脚接下一招,而且还能稳稳立在木桩之上,就算我输……”

    “切,这还不简单……”萧天看着如此简单,似乎并不放在眼里,不屑一顾道,“真以为我还是原来那个习武不精的‘垫底虫’啊?用这种幼稚的考验……”

    “先别说得太轻松……”然而不等萧天说完,苏佳继续“冷冷”笑道,“就算你是苍龙大侠,武功所敌‘四圣七雄’,但这看似简单的考验,你可未必做得到……”

    “你这么看不起我?”以为苏佳还是在“开玩笑”,萧天继续不屑问道。

    “不是我看不起你,而是这本来就不简单……”苏佳表情愈加认真,继续说道,“‘木桩习武’也是我从小在追风派,练习最多的基本功,当年莫天行和众师兄考验我时,也是用的这个方法……”一边说着,苏佳一边“抛玩”着手中的橘子皮。

    “那结果呢?”萧天继续问道。

    “结果……”苏佳故意顿了一声,眼神稍稍一变,随即镇定道,“我足足练习了八年,才通过掌门和师兄的考验……”

    “额……”听到这里,萧天神情突然一变,比刚才认真严肃了不少。

    “不会吧……”方瑛也在一旁不敢相信,看似简单的“木桩习武”,苏佳如此天赋异禀之人,竟也花了八年,才通过这般“基本功”考验。

    “你不是在说笑吧佳儿,凭你的武学天赋……”萧天依旧不敢相信道,“只不过在木桩上,用脚接下暗器罢了,你居然花了八年……才通过考验……”

    “你觉得我是在开玩笑吗……”苏佳微微一笑,但忽觉气氛过于严肃,遂缓和一句道,“如果不信的话,我们打个赌吧……”

    “怎么赌?”萧天镇定一问道。

    “我用橘子皮冲你扔掷,你只要用脚接回一招,并且安安稳稳立回木桩之上,就算你赢……”苏佳继续笑道。

    “切,这算什么赌?”萧天没听见“条件”,冷冷一趋道。

    但紧接着,苏佳却说出了一句差点让人“掉下巴”的条件……“你赢了,作为奖励,我可以让你亲我一口……”苏佳缓缓一笑,表情却十分从容自信。

    此话一出,场面顿时尴尬,方瑛有些不好意思,萧天更是害臊红透了脸。

    但苏佳的表情却很认真,似乎确定萧天赢不了自己……

    (现实中)……

    想起那段“木桩”回忆,看着眼前的机关石柱,萧天似乎灵光一现……

    “没错,那日的情境和今日很像……”听着机关的“隆隆——”作响,看着高低彼伏的石柱机关,萧天默认说道,“如果将这些石柱看成木桩,今日的绝境,就和当日的考验一样……”

    想到这里,萧天似乎回起了一丝信心,神情一变,心中做出了决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