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九百九十五章 炼狱苦战
    “你也只能就现在逞逞口舌了……”司马寒衣却并不被萧天的“气势”所吓住,一脸歹笑道,“哼,你真的以为,你那自创的‘绝影剑法’能够将老夫打倒?刚才不过是陪你做做‘游戏’,看看‘新创剑法’的究竟罢了;现在游戏该结束了,你也该到头了……而且看看你现在的身体,还能持续战斗多久呢……”冷嘲热讽间,司马寒衣又故意望了望萧天颤抖的双手。

    “嗯……”果然,萧天的“自信”并不坚定,像是被司马寒衣说中了“要害”,自己也不自觉余光一瞟怎么也停不下来的颤手——“婵依”一战,自己的内力损耗大半,如今独创的“绝影剑法”,也没有十足把握打败对手,“死亡之狱”下又是未知重重,萧天清楚战局越往下拖,越是凶多吉少……

    “看样子像是被老夫说中了……”司马寒衣冷冷一笑,继续狰狞道,“不得不佩服你苍龙大侠能一路战斗到现在,不过到了这里,你该倒下了……”

    冷语中恐吓寒威,萧天眼神隐隐一动,自觉司马寒衣留有后手,足以将自己逼入绝境。

    司马寒衣眼角一定,似乎欲先发出手……弹指一瞬,地洞之下“哐哐——”作响,还没明白怎么回事,萧天头顶岩缝之上,几道如同梨花铁芒般的暗器,梭使便朝自己而来。

    萧天看在眼中,举剑将暗器一一击落。这点“偷袭”对萧天来说根本不算什么,关键是出手的方式——萧天看得出来,这是司马寒衣的机关制术,刚才暗器一发并不是要致自己死地,而是向自己发起的挑衅。

    “又想像在庙宇中一样,用机关之术困住我吗……”萧天磨了磨牙,努力镇定说道,“司马教主不要忘了,我可是妖鬼大师的弟子,所有的机关术在我面前可不管用——”

    “真是这样的吗……”司马寒衣倒不以为然,冷冷挑衅道,“我会让你知道,老夫潜心数十年的‘机关之阵’,可比你从妖鬼大师那学来的‘皮毛’要强上太多……”

    “哼,机关要术再变,终归离不开物本……”萧天继续鼓起精神,振奋说道,“只要像在庙宇中一样,把你机关中的支架尽毁,‘机关阵法’不攻自破,再怎么用心也奈何不了我……”

    “前提是你能办得到……”司马寒衣似乎心里有数,依旧轻蔑道,“你真的以为,这里的机关,和刚才你被困住的古刹之中是一样吗?”

    “你说什么?”萧天感觉到隐隐的不安,反声质问道。

    “你可以试试看啊……”司马寒衣继续笑道,“用尽全力破了老夫的‘机关大阵’,用你之前的办法……”

    “你以为我不敢……”面对司马寒衣的挑衅,萧天毫不畏惧,举剑锋芒而上,效仿之前大破“机关迷阵”一般,欲以摧毁支架破解机关大阵。

    然而,事情似乎并不简单……

    “噌——”寒芒一亮,“绝影”再起——“玉影风岚”呼驰而上,“绝影剑法”断破而出,目标正指脚下数不清的石柱机关,以图摧毁高塔支架破阵。

    “隆——”剑影迷踪,惊威四射,萧天这一式“玉影风岚”,已然“绝影剑法”精强之式——一声沉响,不出所料,石柱机关被纵断击破,轰然倒塌下来。

    但是,这一式劈断,却是损耗了萧天不少的内力。眼见着四周茫茫多的石柱机关,还有头顶上方、环顾四周数不清的机关构架,若要一招一招将其击破,根本就是杯水车薪,更别说如今的自己,内力已然瓶颈之境,经不得屡番消耗……

    “呼……呼……”石柱机关坚如磐石,击破一处耗力不小,果然萧天收剑一刻,已经开始有些气喘。

    “哼,老夫说的没错吧……”司马寒衣看在眼里,早就猜到了这个结果,冥冥一笑道,“就算你知道了机关术的弱点又何妨?不像之前庙宇中的‘空屋支架’寥寥无几,这里的机关构架可是层层密布,数都数不过来,想要全然将这里摧毁,那可是浩大的‘工程’啊……就凭已然耗虚力尽的你一个人?就算你有开始最充沛的体力,也未必能够做到……”

    “可恶……”萧天缓了缓气,重新凝视着司马寒衣,心中暗暗道,“想要一口气将这机关摧毁根本不太可能……既然如此,剩下的办法就只有一个——将他本人打倒!”

    司马寒衣默而不语,似乎看穿了萧天的心思,自己早就做好了万全之备……

    “萧天哥哥没问题吧……”山顶之上,追风弟子等人看着揪心,刚才所见萧天一式斩断石柱,就已累得气喘吁吁,鲁涛在一旁担心问道。

    “萧大哥是想要毁了这座‘机关山洞’,应该就和刚才古刹庙宇处的崩塌一样……”吴贤稍许看出了端倪,不禁说道,“不过这司马老贼狡猾得很,这次恐怕没那么容易故技重施,眼下来看,兴许真的只有打败司马老贼本人这一个办法……”

    “可打败他本人做得到吗?”鲁涛依旧不放心道。

    “没关系的,以萧大哥的武功,绝对能打败他!”鲁涛自信说道。

    “萧大哥……”而徐双始终俯视着山顶洞下,两眼充满隐隐的担忧……

    萧天重新举剑身前,已经下定决心直取司马寒衣本人性命。然而司马寒衣似乎早就猜到了萧天的心思,暗笑之下冥隐不定……

    “一决胜负吧,司马寒衣!”萧天鼓劲振奋一声,举剑飞身主攻司马寒衣而去。

    “绝影剑法”再起,“玉影风岚”破杀沉定,呼卷狂袭般,以“绝影”最强之惊威,正面强攻对手而去。

    司马寒衣不紧不慢,甚至连赖以战斗的“机关手臂”都未使用,只是轻轻敲了敲脚下的机关……

    “隆隆隆隆……”一声沉重的闷响,二人脚底再响动静,随之而来的便是意想不到的画面……

    萧天定剑一跃,眼看就要飞至司马寒衣身前……“咚——”眨眼间机关骤响,让萧天始料未及,自己脚下的石柱突然疾速坠落下去。结果自己施展“凌云步”半空一瞪踩了个空,整个人措手不及,和石柱一起跌落下去,司马寒衣自然也消失在自己的视野当中。

    “萧大哥——”看着萧天踩空跌落谷底,山顶之上的追风弟子众人又惊慌喊道。

    司马寒衣则是冷冷一笑,随即一个身影即瞬,消失在原处……

    萧天和机关一起跌落,但并没有受伤,等到萧天清醒过来重新站好,却见自己所立石柱之处,已然降至了好几层高——萧天清楚,这是司马寒衣故意触动石柱的机关,让石柱的高度降落,趁着自己不备之际,干扰阻挠一手。

    说实话,萧天还真吓了一跳,以为自己一时大意,就这样摔个粉身碎骨,可等自己回过神来,了解了真相,鏖战中不禁调侃道:“见了鬼的,这是什么‘破机关术’,竟整这些七七八八的玩意儿,到底是打架还是恶作剧啊?——”

    说完,萧天愤恨一脚踢了踢另一旁没有落下的石柱。

    “不行,司马寒衣还在上头……”萧天抬头望着石柱落下的高度,准备重新攀上与其一战,随即两脚飞跃而上,“凌云步”兼轻功趋使,三下两除二便重新登回了柱顶。

    然而,等萧天回到了原地,同一水平线上,却早已不见司马寒衣的身影。

    “奇怪,人呢?”萧天不禁疑问道。

    “萧大哥,那老贼跑到下面去了——”在山顶之上看清局势的吴贤,不禁大声提醒道。

    “下面?”萧天惊疑一声,随即环顾一望——只见和自己刚才所站立柱一样,周围如同木桩一般大大小小的几十座石柱,在机关莫名驱动下,参差不齐来回升降,可见刚才司马寒衣所站的石柱,已然降落至下方。

    本来同一高度的石柱机关,现在“平平凹凹”升起升落,放眼望去,整座空山洞变成一座石柱机关的环形迷宫,看不清眼前定式,甚至分不清东西南北。

    萧天望着眼前的“迷乱”,心情愈加急躁,但此时自己内力损耗,又容不得自己胡乱出手。随着空山洞中徘徊的叠响,机关阵使层层不断,司马寒衣说的不错,这里的机关制术,果然比之前古刹庙宇中的“空屋木架”复杂得多……

    没有办法,萧天只能回忆起刚才司马寒衣所站的位置,登足几步俯视而望。然而却见司马寒衣也不在远处,一时竟是消失了身影。

    “可恶,躲躲藏藏的,这个老家伙究竟跑哪儿去了……”萧天越乱越显焦躁,四周石柱升升落落,伴随着机关移动的巨响,嘈杂耳边,自己根本没有办法集中精力,这其中司马寒衣再要来个“突然偷袭”,自己处境便会十分危险……

    “老夫在这里——”然而,令萧天吃惊的是,这回司马寒衣竟是出现在了自己身后——萧天回头一望,却见司马寒衣站在另一支石柱之上,伴随着机关一起升起升落,故意朝自己投来嘲笑的目光。

    “老家伙,这回你跑不了——”萧天又加心急,“玉影风岚”再御剑手,飞身便朝司马寒衣而去。

    “哼……”司马寒衣冷冷一笑,机关阵中,根本不把萧天放在眼里。

    萧天这一剑依旧强硬,欲图直取司马寒衣的性命,然而相似的一幕再度上演……

    “隆——”一声沉响,半距之处,萧天脚下的石柱再度降落,让萧天的“凌云步”踩了个空。不过这回情况还好,石柱并没有完全坠落下去,只不过一段很小的距离,萧天两脚一上一下,跨在了高低石中,轻功剑手一时使不上力。

    但司马寒衣这会可没一味闪躲,举手利刃便朝萧天头顶劈来。

    “苍龙大侠,纳命来!——”司马寒衣狂喊一声,举身飞空断刃而下。

    按理来说,以萧天现在的体力,挡下这简单的一招并不成问题,可关键自己两脚岔开,高低不平,如同深陷泥淖之下,怎么样也使不上力。结果司马寒衣这一下不要紧,正好抓准了萧天空当一处,贯以全力居高临下,欲图一招绝命。

    “铛——”利刃相碰,内力乱冲,千钧一发之际,萧天还是将剑举过头顶,吃力支撑着司马寒衣的锋刃,勉勉强强挡下了这招。

    “你这可恶的老贼……”萧天上下危难之中,还不由骂了一句司马寒衣,自己双手双脚发不上力,空顶着头顶佩剑,恐怕也支撑不了几个回合。

    “哟,还挺顽强嘛……”司马寒衣看在眼里,似乎是要打算慢慢玩死萧天一般,冷视一笑道,“既然如此的话,再陪你多玩几个回合吧……”

    话音刚落,司马寒衣机关一转,萧天脚底下再次发出惊晃的震动……

    “隆隆隆隆……”萧天脚下,石柱波动,自己感受得到,自己所站未稳之处,又将跌落谷底下去。

    “啊——”脚底镂空,萧天惊叫一声,还没得及举手反击头顶的司马寒衣,遂与机关石柱一起,再一次掉下了机关之底,如临深渊一般……

    “可恶,这个老贼太卑鄙了——”看着司马寒衣不断摆弄机关,欲图以卑鄙手段害死萧天,吴贤不禁愤喊道,“这样下去,不管是谁,都不会是司马老贼的对手……萧大哥这回掉下,恐怕也凶多吉少了……”这回,一向相信萧天的吴贤,也不禁悲观起来……

    萧天落下了谷底,和刚才一样,连同机关石柱一起,一连跌下好几层,就在刚才准备与司马寒衣决一生死之时。

    不过,萧天的体力犹在,心有不服的他,想要继续上前,哪怕司马寒衣机关算尽,自己也绝不皱一下眉头。

    索性振作鼓劲,萧天一个跃步再次飞回了石柱之上。然而这一次,司马寒衣又一次消失在了原地……

    “可恶啊,堂堂司马教主,居然和我躲猫猫……”萧天泄愤一声,不紧迫喊道,“不行,得想办法适应着‘石柱机关’的变动,否则轮番下来,我会一直吃亏……”

    而正在萧天思考间,司马寒衣又从莫名方向偷袭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