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九百九十四章 死亡之狱
    三式一体,剑招连环,打得司马寒衣左右难料、举手不及“绝影剑法”之精髓所在,虽然单体剑术并无强威,完全不及“苍龙掌”或“神龙九变剑法”半成之力,但其招招相应、连环举式,联合起来相得益彰,其意外之效果不觉让人惊叹。?????一?  看书

    不同于传统武功的套路招法,这就是萧天独创的剑术……

    “额……”被萧天“绝影剑法”的“花式戏弄”,司马寒衣明知其逊却无以还手,不觉心浮气躁、恼羞成怒,空在身前抱怨,两手断刃却无论如何也发不上力。

    而萧天“三剑”齐招相应之下,博得了胜负一击,举剑在手,燎原相向,“绝影剑法”再起“玉影风岚”断碎而出,“疾雪”之上力道再添数番,正朝司马寒衣胸前而去。

    司马寒衣来不及回击,在“绝影剑法”不止纠缠下,不得已匆匆抬手举刃相抵……“砰”一声冲断惊响,“玉影风岚”煞宇惊破,定雷穿心般一击正中寒芒之上;顿时司马寒衣两手“机关”火光四溅,若不是两臂刀刃削铁如泥,这一剑袭来,自己恐怕被萧天一招穿心毙命而亡……

    遭受重创一击,司马寒衣飞身倒地十数丈之远,飞土扬尘而落,显然几番对决轻敌,司马寒衣吃了闷亏……

    “成功了”追风派弟子这边,以为萧天打败了对手,鲁涛兴奋喊道。

    “我就说,萧大哥一定能赢!”吴贤更在一旁高兴呼喊,就差没有举臂欢呼了。

    徐双如是认为,刚才一直悬着的心也逐渐放下……

    可唯独萧天一脸严肃,虽然刚才“绝影剑法”占得优势,但战斗显然还没有结束……

    “哼哼哼哼,真不愧是‘绝影剑法’,所出招式不比传统,倒是让老夫大吃一惊啊……”司马寒衣冷笑一声,抚了抚胸前似乎并不严重的剑伤,爬起狰狞道。

    “这个老家伙,还没死绝吗……”吴贤和鲁涛二人看着司马寒衣像个没事人站起,不由又拧起了眉头。

    萧天不敢怠慢,举剑身前“玉影”未消他知道司马寒衣没有那么容易打倒,随时准备再战应对……

    “自创之剑式,力作之惊人,不得不说,苍龙大侠你的确是高手,更是天才……”司马寒衣重新望着萧天,擦了擦嘴角的血渍,神情狂煞道,“不过我还是那句话,没有‘苍龙掌’和‘神龙九变剑法’,你不过就是个废人,不管再怎么自创的‘花招’,终究不是我司马寒衣的对手……”

    “嗯……”萧天很清楚,司马寒衣并没有虚张声势,同时自己也很清楚,自己独创的“绝影剑法”并未成熟,而且身体精力也已尽番损耗,经不起持久几数……

    “切,败剑之下还嘴硬?‘绝影剑法’将你这老贼伏法,你已经没有胜算了”吴贤并未看清形势,还在一旁为萧天鼓劲,冲司马寒衣“威慑”道。要看书

    “哼,是这样的吗……”司马寒衣低声一笑,寒意隐隐而现,危言耸听道,“老夫说过了,今日在此既是‘绝斗’,无论如何都要让苍龙大侠你命丧此地……不过空谷之顶不适合做你的坟墓,老夫倒是给你准备了一处特别之地……”

    “你说什么?”萧天预感到了隐隐不安,发生凝问道。

    “特意为苍龙大侠你准备的坟墓,就当是为你黄泉送行的祭奠好了!”司马寒衣张狂一笑,遂两手利刃旋转一变

    “机关手臂”再起,刚才与萧天搏杀的“寒刀”收回,转而伸出两支铁棍一般的兵器。司马寒衣两眼一定,后退五步,遂在如同事先举好的地点,将兵器竖直插向石缝的边缘……

    “他到底想干什么?”吴贤不知司马寒衣所为何意,不禁疑问道。

    徐双像是察觉到了不对,不安的感觉层层袭来……

    “那个难道是……机关?”精通机关要术的萧天,不觉间惊呼一声,望着司马寒衣莫名的举动,似乎意识到了什么。

    “说的没错”司马寒衣露出狰狞的面孔,狂声大喊道,“苍龙大侠看好了,这就是我为你准备的坟墓!”

    “隆隆隆隆”话应刚落,山顶之上顿时隆隆欲响,如同地震一般,众人脚下霎时晃震不止,似乎下一刻,整座山头都会崩塌一般……

    “喂,到……到底怎么了?!”吴贤感受着整座冥山的震动,惊慌色变道。

    “好……好像发生地震了……”鲁涛也在一旁不安说道。

    “额……”徐双一个女孩子就更不用说,三人一起被绑在立柱之上,现在“地震”来袭,自己等人根本跑都跑不了……

    而在战场正中,萧天感受着脚底传来的“强震”,凝眼正望司马寒衣,心中振振道:“难道说……又是和在古刹庙宇中一样……”

    “地震”的惊晃愈加强烈,最终眼前的“惊诧”一幕,愣是吓傻了众人……

    “隆隆隆隆……咔”剧烈摇晃后的一声惊响,山顶众人脚下如同地裂一般,岩层全然崩塌下去萧天和司马寒衣所站的战场中央,整块山峰塌陷落下,就和之前萧天在庙宇破坏“机关迷阵”一样。

    只是这次没有整座山头崩塌,只有对决之地塌落下去。而在山岩崩塌之下,底下似乎是一座暗不见底的“空山岩洞”,钟石机关层层叠上,支撑起整座山洞的连结,如“鬼斧神工”般绝奇之景,险象之下空谷若。

    萧天和司马寒衣二人同时跌落下去,但司马寒衣似乎早有准备,并未让自己二人就此犯险。

    而在山顶之上,塌方落下的绝谷边口,徐双、吴贤和鲁涛三人的立柱之处,刚好没有塌落下去似乎是司马寒衣一开始故意为之,将人质三人继续留在山上,自己和萧天一同落入这“死亡绝路之狱”,意图在绝境中将萧天送上黄泉……

    山顶塌方的“动静”许久没有停息,如地震落陷的塌方,恍如末日一般,仿佛置身绝境,永无再见之日。洞口之下,一片黑暗久久不能看清,只漂浮而上缕缕不绝的烟尘,像是萧天和司马寒衣一起,被埋没在这山底之下。

    直到烟尘渐渐飘散,能慢慢看清“绝底”下方,一片片铁石一般惊悚立起的机关立柱,如同一座座死气沉沉的亡灵墓碑,三人这才回过神来……

    “这……这到底是什么……”鲁涛看着眼前的“绝景”,惊诧呼问道。

    当然,三人如今最关心的,是萧天的安危。

    “萧大哥”之前一直“嫉恨”的徐双,这回反倒是最先冲山底“绝谷”喊道这个赋予自己“改变命运”的男人,如今落入绝地生死未卜,徐双心中焦急万分。

    “萧大哥”“萧大哥你在哪儿……”吴贤和鲁涛这边,也跟着一齐担心喊道。要不是被绑在立柱上,三个人恨不得立刻飞冲跳下绝谷,去救萧天……

    不过担心只是暂时的,待到谷底的烟尘全然飘散,萧天的身影再次浮现当然,还有一同落下的司马寒衣……

    “萧大哥”追风弟子三人还不能完全看见萧天身影,继续冲山底之下呼声喊道。

    萧天落下山谷后,虽然尽力施展轻功和“凌云步”把持平衡,却仍不能完全顾及,最终两脚一滑,重重摔倒在“绝谷”下方的石柱之上。但好在衰落时并不算太高,萧天并没有受多重的伤,徐双的佩剑也紧紧握在手中……

    “萧大哥……萧大哥”耳边还在回响着徐双等人的呼喊,萧天心中的信念支起,缓缓睁开眼,从石柱之上扶身站起。

    “诶,你看,萧大哥在那里”鲁涛眼睛敏锐,最先注意到萧天掉落的位置,兴奋呼喊道。

    “嗯……”徐双微微点了点头,担心萧天的安危,自己都快哭出来了,得知萧天平安无事,自己才缓缓落下了心。

    “萧大哥”吴贤继续呼声喊道,脸上的喜悦也渐渐浮起。

    萧天听到了山上众人的呼喊,一来怕徐双她们担心自己,二来关心他们“地震”之后的境遇,冲着山顶大喊道:“喂小双,吴贤,淘淘,你们没事吧?”

    “我们没事儿,萧大哥”吴贤冲声回喊道。

    看着三人平安无事,萧天这才放下半心……

    “你现在还有精力关心别人啊……”突然,一声寒语浮现身前司马寒衣和萧天一同落下,正立石柱对面,冷冷相望道。

    “司马寒衣……”萧天重新提起谨慎,咬牙愤恨对视而去,努力镇定受伤颤抖的双手,估量着自己还能战斗的体力。

    “没想到你还挺顽强,从这么高的地方摔下来,一点事情没有……”司马寒衣又冷冷一笑,继续冷嘲说道,“不过这样正好,配得上老夫亲手将你葬送在这‘死亡之狱’!”

    “死亡之狱?”萧天说着,这才回过神来自己的处境,转头环顾而望

    和之前在古刹庙宇“空屋”中的构造有些相似,却又不尽其然,机关布置层层交错,钟石岩壁崎岖绕中,脚踩之处如同木桩大小的机关石柱。下面则是暗不见底的深渊,得亏刚才从山顶掉落,正好掉在了石柱之上,否则稍许再偏一点,很有可能坠入“暗地深渊”之下……

    “这石柱到底是什么……”总归最奇怪的,还是萧天脚下踩着如同木桩罗列般的石柱,遂抬头正视司马寒衣道,“这也是机关之术的构造是吗……没想到司马教主倒是精通这机关之巧,这么绝术的手艺,不去当一个屋匠鼻祖,却偏偏在西域江湖开山教派,实在是屈才了啊……”绝境之下,萧天倒也有心情调侃起来。

    “哼,机关之术不过制造,这‘死亡之狱’,是老夫毕生修炼之所”司马寒衣倒也不急,在萧天面前耐心说道,“三十年前,老夫就已在这儿潜心研习武学,所创‘婵依’阵法,终成开山立派‘死亡之狱’苦心锤炼,才换得我灵影教派创然之声……”

    “所以说这脚下的石柱,一座座跟木桩一般,也是研习的道具是吗……”萧天似乎是猜到了端倪,镇定一笑道,“哼,真不愧是司马教主,机关之术研习制巧,所学之成竟再转以武学修炼,甚至所立开山教派,完全有着传奇般的人生如若不是走上邪道,您老恐怕也能成就一代宗师之名啊……”

    “噢?竟然能听到苍龙大侠对老夫的夸奖,老夫倒也挺开心啊……”司马寒衣转而一笑,随后继续杀气毕露道,“不过这也并不能改变命运的结果苍龙大侠,今天在这里,老夫就要把你送下黄泉!”

    “哼,有种就来试试吧,如果你真的赢得了我……”萧天露出坚毅的神情,自信说道,“我也说过了,命运阻挡不了我,即使挡在我面前的是‘神’,我也会是战神,打倒挡在我面前的一切!”

    “你也只能就现在逞逞口舌了……”司马寒衣却并不被萧天的“气势”所吓住,一脸歹笑道,“哼,你真的以为,你那自创的‘绝影剑法’能够将老夫打倒?刚才不过是陪你做做‘游戏’,看看‘新创剑法’的究竟罢了;现在游戏该结束了,你也该到头了……而且看看你现在的身体,还能持续战斗多久呢……”冷嘲热讽间,司马寒衣又故意望了望萧天颤抖的双手。

    “嗯……”果然,萧天的“自信”并不坚定,像是被司马寒衣说中了“要害”,自己也不自觉余光一瞟怎么也停不下来的颤手“婵依”一战,自己的内力损耗大半,如今独创的“绝影剑法”,也没有十足把握打败对手,“死亡之狱”下又是未知重重,萧天清楚战局越往下拖,越是凶多吉少……

    “看样子像是被老夫说中了……”司马寒衣冷冷一笑,继续狰狞道,“不得不佩服你苍龙大侠能一路战斗到现在,不过到了这里,你该倒下了……”

    冷语中恐吓寒威,萧天眼神隐隐一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