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九百九十三章 绝影剑法 下
    萧天剑步凌闪而上——“绝影剑法”之“玉影剑”,如同飞花雪月般的剑光,凝聚剑锋寒芒一点,虽然其速不快,却仍有冲破先袭之杀机,所御招式依旧万万不可小觑。

    但司马寒衣就是不放在眼中,机关手臂“咯噔——”一响,锯齿锋芒凌然再现——

    这次是一柄“凌牙齿轮”,嗜血撕开尸体的威慑,所见令人战兢不已,袭卷着锋芒正待萧天剑锋而来。

    萧天目光神情依旧不变,“玉影剑”飞雪即至,聚力锋芒寒光一骤,正刺“铁血轮盘”之上。

    “铛——”一声惊威的利响,剑锋正抵锯齿,火花飞芒顿现,杀力骤散而出……

    “成功了吗……”吴贤等人在一旁看着紧张,暗暗担忧道。

    然而事情的结果,似乎并不尽人意……

    “怎么了吗?‘苍龙大侠’自创的剑法,只有这点本事啊……”司马寒衣抵挡这一剑似乎非常轻松,单手举以“齿轮”抵御,露出不屑的神情道,“看着这么大架势,我还以为能有多厉害……我早就说过了,这什么莫名其妙的‘绝影剑法’,根本就是胡闹的儿戏罢了……”

    萧天则没有说话,单手御剑仍旧正刺轮盘一点,即使“玉影剑”的威力已经骤然全无……

    “看来破解老夫的‘婵依阵’,已经耗费了苍龙大侠你过多的体力……”司马寒衣继续冷笑道,“游戏到这里就结束了,现在浑身尽无的你,不过就是个废人罢了!”

    狰狞一笑,司马寒衣摆手一动,如野怪般的狂力凭栏一举,“凌牙齿轮”迫震力压,轻松便将萧天连人带剑击回原处。

    “额……”萧天被对手抛开一瞬,努力镇定全身,施展轻功后撤继续,重新持剑立于当头。

    萧天没有放弃,但局势优劣似乎依然明显……

    “果然,还是不行吗……”鲁涛在一旁看清了局势,有些灰心丧气道,“现在看来,萧天哥哥这套自创的剑法还未成熟,根本就不是司马寒衣的对手……”

    “说什么呢?萧大哥才不是那种轻易倒下的人,我相信他!”吴贤则始终如一地坚信萧天,相信他能够战胜一切,打败司马寒衣,救下自己等人。

    徐双看着眼神迫切,心中的担忧从未放下——相比于自己的安危,徐双现在担心更多的,却是萧天的安危,自己曾经恨过男人的安危……

    萧天重回原地,手持佩剑仍在坚持,目光坚定望着司马寒衣的“铁血之手”,表情仍旧自信。

    “下一招就定胜负了……”司马寒衣却不想一拖再拖,狂胜厉喊道,“让这一切划上句点吧,苍龙大侠,纳命来!——”

    伴着狂风的呼吼,司马寒衣举起右臂“血刃轮盘”,飞身便朝萧天而去——“冥刃断杀”惊宇而出,气力犹如破浪之袭,百震惊威下,“血刃轮盘”惊悚一转,似能撕血劈开一切,斩乱无情。

    萧天所见依旧镇定,佩剑在手,“绝影剑法”再起……

    还是和刚才一样,“玉影剑”聚灵锋芒,正持相对。不过这回的剑气似乎不同刚才,“玉影剑”浑然之气魄,犹如聚阵合一般,威力骤显数倍——“玉影寒锋”煞宇而出,倍增之上狂卷之力,剑影呼风七阵壁合,以守待攻,狂澜正刺司马寒衣利刃之上。

    司马寒衣没有料到,刚才看似软绵绵的“玉影剑”,一下子威力骤升几层……

    “铛——”金属利刃震断,“血刃轮盘”与“玉影剑法”再度相拼,霎时一瞬火花顿现,断力冲天狂澜不定,两招相拼内力乱冲,彼此之间毫不退让。

    不过这回,显然是萧天准备更加充分……

    “玉影寒锋”寻芒正顶,萧天眼神一定,似乎仍有其变……

    剑气夺然间,一股绝影冲天之力再起,“玉影剑”恍若震威之魂,再添数层剑力——“玉影寒锋”化为“玉影疾雪”,刚才剑影呼风之力骤时,凭栏而上,惊望百川破断之袭,纵力狂风而来。

    司马寒衣明显感觉到气氛不对,但想要退却,却是为时已晚……

    “铛——”又是一道震惊的断响,惊人眼球般,萧天几番狂涌的剑气,最后竟是以守待攻,将司马寒衣的“凌牙齿轮”当截斩断。

    “什么?”司马寒衣还没反应过来,却感受到“玉影疾雪”的破风之力,一道又一道疾影剑气,斩断“轮盘”的一瞬,百爪狂杀般朝自己胸口逼近而来。

    司马寒衣没有办法,在下一回举臂出手之前,只得先行暂退而去。而后退之余并未完身,胸前衣口被剑气划开几道,再稍晚一步,可能会被剑气直接伤及……

    “看来有效果了——”吴贤等人看到这一幕,稍许缓和一口气,总归是出手反击成功,不至于像刚才一样一直处于被动……

    萧天这一回合使得巧妙,“玉影剑”几番循导变换,剑力愈翻增强,只将轻敌的司马寒衣打得进退难决——“绝影剑法”之术,萧天实战中已然愈加成熟,自己使起来也更加得心应手和自信。

    不过即使如此,萧天仍旧不敢掉以轻心,因为他很清楚,司马寒衣的实力,还远远不止这些……

    司马寒衣退回原处,稍稍松缓一口,重新凝望着面前的萧天——刚才是自己轻敌了,却没想到开始不堪一击的“玉影剑”,几番对下,竟会愈渐增强,此递增威力之剑术和套路,自觉阅历颇深的自己根本闻所未闻,压力之下不由几番好奇,重新正视起萧天这套“新奇”的剑法来。

    “每愈进攻,剑法的威力竟逐渐增强,我司马寒衣活了大半辈子,还真没见过此等招法……”司马寒衣凝神而望,暗暗震惊道,“‘绝影剑法’是吗……哼,我居然还提起几番兴趣来了——就让老夫看看,你这个‘苍龙大侠’还有多少花招……”

    想罢,司马寒衣似乎心有意动,举臂一摆,机关之术再起——“噌噌——”两道利刃寒芒骤响,司马寒衣左右双臂同时亮出“血刃狼牙”,两把狂刀绝刃锋利无比,阴云当空下依然闪着窒息无比的寒光……

    “那又是什么……”鲁涛看着司马寒衣的双手,如同怪物一般,不禁有些“恶心眼球”道,“这个老家伙,两只手就跟螃蟹一样,动不动就变出兵器来,看了真让人恶心——”

    “机关之术被他玩成这样,普天之下也真是谁无其二了……”吴贤也不禁调侃道,“居然把自己的手脚改造成机关道具,这老东西根本就是个怪物——”

    追风弟子在一旁调侃,萧天这边却是不敢怠慢,看着司马寒衣左右双臂再露寒芒,自己丝毫不敢掉以轻心……

    “苍龙大侠,让老夫尽情看看,你所谓‘绝影剑法’的威力好了……”司马寒衣突然发话道,“老夫一把年纪,还能所见世间如此之奇术,真当是人生之幸啊——不好好享受享受,屠戮一场,何为可惜啊?!”

    竟把生死赌命的对决,看成是杀戮般的享受,司马寒衣如同一个发狂的怪物,嗜血狰狞令人畏惧。

    然而萧天并不害怕,也没有回应任何话,举剑在手立于身前,已经做好了一切应敌的准备……

    司马寒衣举手刀刃,依旧先发制人而去——“冥影狂杀”破地而起,司马寒衣双手寒芒,举刃狂风破浪,欲图斩断鲜血一切,正朝萧天搏命而来,其威震惊四座,可断金石。

    萧天看在眼里,举剑回手一变……再度灵转般的剑气,如今的萧天体力不比开始,精疲力虚之下,不得已只能以周旋的招式,慢慢拖延对手,找准时机再举剑一并一招制敌。

    不过萧天也并不紧张,似乎自己回转的剑法更有灵动,虽以防守姿态应变,却不显失乱章法,依旧信心十足。

    剑气凌芒,游转而上,水影溅浪一般,剑影波纹层层而起——“绝影剑法”之“无女剑”,看似软绵无力的剑招,实则百般凶险,步步杀机。

    但司马寒衣并不放在眼里,所见萧天又使“无力”的剑招,神情尽显轻蔑之意——“冥影狂杀”即至,破断尘土惊袭,纵穿绝天之力道,定不是简简单单的防御剑招能够抵挡,更别说阴柔毫无威魄的“无女剑”。

    果然,纵劈一道,“水影”即穿——萧天的“无女剑法”,根本挡不住司马寒衣的狂袭,看似水波化成的剑气屏障,只在一瞬便被对手的“狂招”穿破,利刃正朝自己袭来……

    “危险!——”在一旁看着的追风派弟子,所见萧天处于危境挡下,皆异口同声惊喊道。

    “无女剑”被轻松击破,血刃寒芒已至胸口,看似生死绝境之下,萧天却依旧镇定自若……灵剑回转,举身侧过,萧天身体行云流水般躲过了“冥影狂杀”的第一道冲击——看来“无女剑”的目的并不在举剑防守,而是另有其意。

    “他到底想干嘛……”司马寒衣也没看破这招剑术的核心所在,却见萧天从容不迫的神情,心中不觉隐隐担忧,害怕中又期待着萧天会怎样出手反击……

    萧天俯身即刻,剑法再变一式——“绝影剑法”之“影女剑”,刚才被洞穿击破的屏障“浪影”,转而瞬化冲力十足的利刃断冲,如同水龙一般沉吟呼啸,御守剑气转为进攻,下底乘风破浪便朝司马寒衣而去。

    攻守突变,剑气凌然,司马寒衣有些措手不及……不过就剑气而言,“影女剑”的威力还远远不及“冥影狂杀”,司马寒衣虽然出乎意料,但出招反应还跟得上,“血刃狂澜”回身一击,还算轻松挡下了萧天这一招反噬……

    “哼,剑气威力也不过如此嘛……”司马寒衣自觉萧天只不过这些本事,再一次轻蔑笑道。

    然而,这层剑术的连招,似乎还没有结束……水影即上,剑招再变——第三道剑式,“绝影剑法”之“红影剑”,刚才冲击的水影剑气,举手盘旋正朝司马寒衣两臂而来。

    “你到底想干什么?”看着萧天剑气的不断变换,司马寒衣有些“招烦”了,狂躁一声,举刀再度扑下。

    不过这会,似乎“红影剑”之套路并未那么简单……“红影剑”剑气不在进攻,而在纠缠——盘旋而上的“水影剑气”,如同无形的锁链一般,将司马寒衣双手的寒芒死死缠住,进退两难。身形迅敏的司马寒衣,顿感全身如同被束缚一般,左右动弹皆为困难,若无当下则断之决定,很有可能成为萧天剑下的“活靶”。

    没有办法,司马寒衣只能继续硬拼而上——“冥影狂杀”再度冲袭,看似能冲破一切屏障,正朝萧天杀来,只不过这一回的力道,早已不如之前。

    而萧天看准了时机一刻,剑气再变……

    “绝影剑法”的精妙之术,尽在此刻体现——“无女剑”再起,形成一道剑气屏障,看似软绵无力地抵挡“冥影狂杀”的冲击,实则循环削弱其冲力,欲图寻机反击。

    又是同样的招式,司马寒衣顿觉焦躁,内心破喊,和刚才一样不顾一切,“冥影狂杀”断破而去。

    但紧跟着的,自然也是同样的招式……侧身行云流水躲过,俯身一击,“影女剑”再起,水龙沉吟般的剑气,不偏不倚进攻而去。

    司马寒衣来不及反应,举手狂刃欲以斩断,和刚才的手法一模一样。

    而相对应的,萧天的剑招亦然不变……理所应当第三招剑式,“红影剑”盘旋逡巡而上,无形枷锁一般困住司马寒衣的双臂,使其断刃之力再削数番,直至完全无有……

    三式一体,剑招连环,打得司马寒衣左右难料、举手不及——“绝影剑法”之精髓所在,虽然单体剑术并无强威,完全不及“苍龙掌”或“神龙九变剑法”半成之力,但其招招相应、连环举式,联合起来相得益彰,其意外之效果不觉让人惊叹。

    不同于传统武功的套路招法,这就是萧天独创的剑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