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九百九十二章 绝影剑法 中
    萧天持手佩剑,面色凝重,对于自己的“新创剑法”,自己并没有十足的信心……

    “哼,说得这么自信,我看不过是虚张声势罢了……”司马寒衣露出狰狞的“机关手臂”,厉血磨牙道,“没有‘苍龙掌’和‘神龙九变剑法’,你不过就是个废人罢了!”

    说完,司马寒衣举手利刃而上,不浪费任何口舌,“机关臂”所变锯齿长锋,正朝萧天刺去……

    “那是什么手臂,这么可怕?”鲁涛望着司马寒衣的机关臂手,瞪大双眼不禁颤惊道,“这老家伙,真的是……人类吗……”

    “别忘了,这老贼可是精通机关术的‘大师’……”吴贤应声道,“把自己的手脚做成机关,对他来说根本就是无足轻重……”

    “居然连自己身体都不放过,他可真是个疯子……”鲁涛在一旁暗暗叨咕道。

    徐双没有说话,只是一脸担忧地望着萧天的处境……

    司马寒衣飞身迅疾,快如夜下蝙蝠,举刃寒芒便朝萧天正胸口前袭来。以萧天现在的身体状况,双手无以为劲,四肢机能下降,就算是自己贯涌的“斗转星移”,也未必能够躲开。

    “这样就结束了!——”司马寒衣狂叫一声,见血利刃已经逼至萧天胸前。

    萧天咬牙正目相视,如今自己以从未使过的“新创剑法”对峙,每一招都是生死的赌博……

    骤空之下,凭栏一闪,萧天手中佩剑灵巧一动,顺至司马寒衣的长锋锯齿循摆一托,巧妙偏移了刺袭方位。

    “绝影剑法”之“影雾剑”,剑光虚幻下凌然一巧,竟是行云流水般摆开了对手的进攻。

    “居然避开了……”司马寒衣所袭速度已然最快,却被萧天虚晃一招轻松偏移,司马寒衣暗暗一句。

    “额……”然而,萧天也并不是十分轻松——刚才的“影雾剑”,只是自己情急之下凭着记忆和意识赌博一试;其实萧天自己都不敢保证,这一剑能否真的挡住,所见幸好化险为夷,额头上的冷汗渗流。

    但成功躲开了这一击,萧天一下子信心沉定,颤抖的右手逐渐平稳,坚信自己能凭实力以“独创剑法”和司马寒衣一决胜负。

    而司马寒衣却以为刚才只是巧合,这一式长锋偏移并不死心,所临身位还在,转身起手又是一刺。

    萧天身体疲惫,但眼睛还跟得上,瞟眼即过司马寒衣的“冷招”,“影雾剑”再度回转,所浮吸定之内力,将司马寒衣的锯齿长矛灵巧扣在内力之中。

    “什么?”司马寒衣不禁一震——这回自己清醒了,萧天的防御不是巧合,而是实打实的巧妙剑法。

    熟练掌控“影雾剑”后,萧天信心大增,回想起自己研习剑法的套路,就在拨开“寒芒”一刻,随力而动一脚飞袭……

    这一脚不偏不倚,正中近身司马寒衣腹下,虽然脚力马马虎虎,但总归是找到了反击契机。

    “额……”脚力不重,但也足以让司马寒衣喘息几口,倘若刚才反击的一招不是脚踢而是利刃,现在自己已经站在了黄泉端口。

    “呀——”萧天趁势而上,定声一喊,双手托力,一招“推云掌”,呼风之劲将司马寒衣击飞开来。

    司马寒衣忍住“羞辱”,被萧天一脚踢回原地,抬头重视萧天那如同“儿戏胡闹”的剑法,不禁咬牙道:“哼,净只会耍些小手段,能使出这种骗小孩一样的武功,还真是有损了你‘苍龙大侠’的名声啊……”

    “究竟是不是骗小孩,一会儿就会分晓了……”萧天顾作信心回应道,可实际上,自己心里并没有底。毕竟自己所创的“绝影剑法”,还从未在实战中应用,就算是作为独创者,应战中也略显生疏,更别说是在这种生死对决之下拿命赌博……

    “萧大哥那是什么剑法?”果然,在一旁的追风弟子所见刚才对决一回,皆感疑惑,吴贤不禁踌躇道,“从来都没有见过,威力也实在不如‘苍龙掌’和‘神龙九变’……看来,在我们面前发誓,也太为难他自己了……”

    “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你看看萧天哥哥的手……”鲁涛注意到萧天如同灼伤般的双臂,痛心担忧道,“和‘婵依阵’鏖战,萧天哥哥已经耗尽了全力,最后对付司马寒衣那个老贼,恐怕也有心无力吧……这种情况下,只寄希望于萧天哥哥,真有办法能够对付他……”

    “啊——我相信萧大哥他做得到!”吴贤始终对萧天充满信心,振奋说道。

    “萧大哥……”徐双依旧没有说话,只是在一旁内心暗忧道……

    战场之上,一回不分胜负,萧天所使“影雾剑”,也不过勉强挡下司马寒衣的正袭。现在自己身体所临极限,却要用自己从未使过的“未知剑法”,打败司马寒衣这样的绝世高手,对萧天来说,简直就是常人难以想象的考验……

    “‘绝影剑法’,我还没有真正完全参熟,真能打败司马寒衣这个老家伙吗……不行,已经发誓要救出小双她们,今天说什么也要和他拼了……可是,我接下来倒地该怎么做,这老家伙的真正实力还没展露出来……”萧天心里纠结着,凝望着司马寒衣的狰狞面孔,全身冷汗直流,内心焦躁不安。

    心里一直想着,如果自己体力仍行,就可以用“苍龙掌”或“神龙九变”将其打倒;或是苏佳、唐战他们在这里,自己也能自信轻松许多……

    然而,一个坚定的信念否定了萧天的想法——

    “哼,到现在,我还在依赖佳儿还有唐战大哥他们是吗……”萧天咬着牙,内心笃定道,“明明发誓了要自己独当一面,独自战胜命运,可不能就这样放弃了……”

    不由间,萧天想起了梅花山庄所使“绝影剑法”那晚,自己师父郜英对自己说过的话……

    (回忆中)……

    离开前的最后一晚,郜英怀疑萧天在后山的举动,不禁问起了缘由……

    “不然这样吧——只要你今晚说出来,我可以让你睡我房间,好好让你睡个安稳觉,以免这三天太委屈你了……”没想到堂堂“武林四圣之一”的郜英,为知真相,居然在萧天面前开出这样的“条件”。

    “真的?”萧天还真像个傻子一样,开心不止。不过也没办法,这些天萧天确实太“遭罪”了,现在一顿安稳觉,对于萧天来说,绝对抵得上价值千金。

    “当然……”郜英也是微微一笑,轻口答应道。

    “好吧,告诉师父您也未尝不可,不过……”萧天答应后,依旧像是心里有堵,继续道,“不过师父您能不能答应我一个条件?”

    “什么条件?”郜英见萧天似乎话中有话,不禁转头问道。

    “这件事情,请您别告诉佳儿好吗……”萧天冲郜英使了使眼色,略显神秘。

    郜英看在眼里,眼神一愣,不禁问道:“为什么?”

    “因为,那天晚上,我其实……是在自习研究武学……”萧天在身为武林宗师的师父面前,不好意思道,“我在想,我能不能像佳儿还有唐战兄弟,甚至是师父您年轻时那样,自创武学于世,而不仅仅只是继承师父你们前辈的武功……”

    “你意思是说,一晚上就能自创出举世无双的武学招式,就凭你那个奔资质?”郜英倒是不太信任道。

    “我……我可没那么说……”萧天倒是忸怩道,“我只是尝试……师父您见识广,当然……当然会‘鄙视’我轻出于世……”知道师父的“看低”,萧天有些略显失望。

    谁知,郜英似乎像是眼前一亮,出人意料地语气一变道:“那可未必——我郜英看上的徒弟,这点志气难道没有?被人看不起怎么样,被人鄙视又怎么样,像我等武林宗师成名前,不都被人看不起吗……如果没有我和陆清风华山一战,以我的低调,不会有人认得我郜英绝世无敌的剑法;如果没有卢欢那老东西自行研究毒物出神,以武发扬,武林之中,不会有人认同毒攻武学……”

    “师父……”听到郜英对自己鲜有的夸赞,萧天收回了玩笑,不禁在一旁神情感触道。

    “我郜英的徒弟,就必须要出人头地,谁说只有陆清风的徒弟才有出息?”郜英把萧天和苏佳比较一番,随即问出了一句让萧天跃跃欲试、志向燎原的话,“我问你,你有没有想过,将来有一天,武功超越苏姑娘甚至是我等武林前辈?”

    问到这句,萧天不禁心头一震,莫名的灵光一闪,在萧天心中埋下一颗坚定的萌芽……“我想过!”萧天坚定不移道。

    “既然想过,就要行动——”郜英义正言辞道,“男子汉有志向,就要敢于为理想而奋斗,自己迈出脚步,而不是一辈子跟着别人的步伐走……既然有自创武学的理想,就得坚定不移去实现,说不定未来某一天,你会站在我们这些前辈的头上,成为武林泰斗——”

    萧天听了,内心突然热血澎湃,低头望着自己的双手,心中暗暗道:“是啊,佳儿武功神乎其技,接连打败世间武林高手众多,武学日增其上……可我也曾经一直想过,将来有一天,武功能够超越佳儿——超越她,完成看似不可能的目标……”

    “不过……”郜英忽而反转一句,打断了萧天的思绪,“你有没有这个潜质,我倒是想亲眼见见,看你自己自创的武学,是否有能力打败苏姑娘……”

    “没问题,师父,我这就展示给您看——”萧天自信一句,随即准备挥剑道,“不过只是研习了一晚,套路并不成熟,只能展示招式一二,师父也别见怪……”

    说完,萧天施展轻功,跃至河水中央,挥招而下,剑影即过……

    本来并不看好的郜英,看见了萧天自创的“武学”,眼前一亮……

    (现实中)……

    “既然有这个志愿,就要行动,这些都是师父告诉我的……”想起那晚师父的教言,萧天眼神不再犹豫,手中的剑芒闪着灵光,似乎一切都已坚定于心,“我能不能超越佳儿,超越众武林前辈,超越自己,这一战就是考验——今日在这里,我无论如何也要打倒司马寒衣,用我自己的剑法!”

    “嗯?”看着萧天突然骤变的神情,司马寒衣凝声一句,似乎有种莫名的预感……

    “司马教主,胜负现在才开始呢,我会让你见识见识,我自创的‘绝影剑法’!”萧天正定呼声道。

    “绝影剑法?”追风派弟子这边,不由异口同声道。

    “哼,听都没听说过的剑法,还是你自创的,凭这个就想打败老夫?别痴人说梦了……”司马寒衣却毫不在乎,重新提起令人狰狞的“机关手臂”,狡黠说道,“我还是那句话,没有‘苍龙掌’和‘神龙九变剑法’的你,根本就是个废人,更别说使出别的‘花招’……”

    “是不是‘花招’,刀剑下见分晓吧!”萧天定眼破喊一声,这回举剑先发制人出招而去。

    “哼,这次先动手了是吗……”司马寒衣不屑地望了一眼,所见萧天出手“软绵无力”,完全不及“苍龙掌”或“神龙九变”半分,根本就不放在眼里,只是随手护前以守待攻。

    萧天剑步凌闪而上——“绝影剑法”之“玉影剑”,如同飞花雪月般的剑光,凝聚剑锋寒芒一点,虽然其速不快,却仍有冲破先袭之杀机,所御招式依旧万万不可小觑。

    但司马寒衣就是不放在眼中,机关手臂“咯噔——”一响,锯齿锋芒凌然再现——

    这次是一柄“凌牙齿轮”,嗜血撕开尸体的威慑,所见令人战兢不已,袭卷着锋芒正待萧天剑锋而来。

    萧天目光神情依旧不变,“玉影剑”飞雪即至,聚力锋芒寒光一骤,正刺“铁血轮盘”之上。

    “铛——”一声惊威的利响,剑锋正抵锯齿,火花飞芒顿现,杀力骤散而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