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九百九十一章 绝影剑法 上
    “哼,漂亮话谁都会说,但并非每个人都能做到……”然而,一直在一旁默不作声的司马寒衣,这回倒是出言“嘲讽”道,“你和她可不一样,你可是堂堂的‘苍龙大侠’,所历世间经历无数,自然说得出‘反抗命运’的话。更新最快怎不想,你是‘苍龙大侠’,是‘江湖博’的传人,你本来的命运,就不是他们这些普通人可以比的……”

    “嗯……”萧天听见司马寒衣的“冷嘲”,知道他是故意教唆,不禁眼神一凝。

    “让我告诉你吧,小姑娘……”司马寒衣故旧挑拨,冲身后情绪迷茫的徐双冷冷说道,“你师姐也好,苍龙大侠也好,他们在这世上都是不平凡的人,而且有能力和资本和命运作斗争……你就不同了,你不过就是个普通人,没有能力改变命运,所以说苍龙大侠的话对你而言,不过耳旁风,你又何必为改变不了的命运苦苦挣扎呢?”

    “司马寒衣你这个家伙……”正在自己解开与徐双隔阂的关键时候,司马寒衣突然倒插一脚,萧天不禁隐隐恨道。

    “不是吗?”司马寒衣却毫不在乎,一脸轻蔑对着萧天和徐双二人嘲讽道,“说得那么好,一路经历了那么多困苦和挫折,终究成世……那是你师姐,是苍龙大侠能够做到的老夫问你,小姑娘,如果换做是你,你能像他们一样走过这么多磨砺吗?‘江湖博’继承的盖世神功,他们有资本有能力这么做,而作为普通人的你,又怎么可能和他们一样……”

    虽然作为敌人,但司马寒衣的话仔细听来也不是没有道理徐双迷茫中仔细琢磨,自己的师姐也好,萧天也好,他们是“江湖博”的传人,更有各武林前辈的看重与期待,能走过这么多劫难也是理所应当;不像自己只是个普通人,在命运面前毫无挣扎,只能黯淡的随波逐流,淹没在尘世的喧嚣之中,永远沉沦下去……

    “他说的没错,我不过就是个普通人……”终于,徐双情绪再次低落,暗暗说道,“我和忆瑶师姐,和身为‘苍龙大侠’的萧大哥你不是同一路人……”

    “小双,你怎么可以听那个司马老贼的话?”吴贤在一旁看着着急,不禁提醒道。

    “可是仔细想想,他说的确实没错不是吗?”然而,徐双似乎还是比较冷静,淡淡说言道,“忆瑶师姐和萧大哥都是武林中的佼佼者,是命运赋予的不平凡的人,能够改变命运理所应当……可我们算什么,我们这些普通人,在命运面前毫无挣扎可言,就像眼睁睁看着陈世今叛变,看着小红姐姐身死,看着忆瑶师姐离去,看着师姐倒在郑羽化的剑下……我们经历了这么多痛苦,可都做过了什么,又曾改变过什么?结果很明显,我们什么都做不了,在命运面前我们什么也改变不了……”

    “小双……”看着徐双低落的样子,吴贤在一旁也不知该如何安慰。毕竟这一路艰险与悲欢聚散,自己等人所历的痛苦实在太多太多,却终究只能沦落成命运的“牺牲品”……

    萧天在对面耐心听完了徐双的心声,余光瞟了瞟腰间的佩剑“婵依麒麟”一战,自己不但“苍龙掌”所拼极限,自己的兵器铭蒙铁剑更是破阵之用来不及捡回,现在身上的这把剑,是之前从敌人手中夺回的,徐双的剑……

    “话就说到这里好了,今天的焦点可不是聊叙家常……”以为自己“挑拨”成功的司马寒衣,转过头回望萧天,解开手上的机关部件,冷冷一笑道,“和苍龙大侠你的对决还没结束呢,现在可没时间把心思放在小姑娘身上……”

    “司马寒衣,你这个老贼,今天我一定要将你打倒!”事已至此,萧天无论如何也不会原谅司马寒衣的所言所行,即使自己“婵依之战”力尽虚疲,也会奋力与其搏命胜负。

    “你终于把目光回到老夫身上了……”司马寒衣轻蔑一笑,看着萧天如同被内力反噬烧焦的双手,不屑一顾道,“看样子刚才一战,你引以为豪的‘苍龙掌’已至极限,连自己的剑也丢了……震世神功两招皆无,你还能拿什么和老夫我斗?”

    “还有这个”萧天眼神坚定,毅然决然拔出了徐双的佩剑佩剑小巧玲珑,甚至配着花边,所望即是女子之使;但萧天似乎十分自信,就靠着把“小剑”,和司马寒衣一决生死。

    “那是……我的剑……”剑光寒芒一闪,徐双看见萧天手中握着的,正是自己的剑,不禁抬头呢喃道……

    “哼,死到临头,随便拿把剑充数是吗……”司马寒衣见了,蔑视啧言道,“切,无所谓了,反正体力尽虚的你,不可能是老夫的对手”

    所言之间,司马寒衣露出了那条狰狞模样的“机关手臂”,就和当日在悬崖上,把萧天和苏佳逼至绝路的情形一样。

    不过与上次不同,这次萧天不再被他事所困,可以专心与司马寒衣一做了断……

    “小双……”萧天两眼深刻表情,继续用神对徐双说道,“其实我还有你师姐,都和你一样,我们从来都是普通人,并不是别人眼中的佼佼者……”

    “萧大哥……”徐双虽然心里矛盾,但她知道如今萧天为了救自己等人,已是奋进搏命、血阵杀敌,自己没有理由再去“挖苦”对方,凭添更多的困扰。

    而萧天却至始至终不放弃解开徐双心中的困惑和悲伤,微微一笑道:“小双,其实在这世上,我们都是普通人,没有谁是命运一开始就注定的……在我十七岁以前,我在萧家山庄就是个烂泥扶不上墙的‘垫底虫’,经常被同门师兄姐弟嘲笑,抬不起头,甚至还被师父和娘亲教训……”

    徐双没有说话,只是两眼湿红继续听着萧天的讲述。

    “我没有想过我会是郜前辈的弟子,也没有想过会成为‘苍龙大侠’的传人……”萧天表情坦然,继续说道,“就算这一路真的经历了常人所没有过的机遇,我也从来没有放弃过初心我和佳儿一样,无论面对何等命世,从未放弃与命运的斗争!这三年来,我从来就没把自己看成是‘江湖博’的传人,亦或是‘苍龙大侠’的后人;我一直是我,就是一个普通人,是从未改变过的那个萧家山庄的‘垫底虫’……”

    “萧大哥……”徐双有些哽咽说不出话,望着萧天欣慰的表情,自己难过的心灵稍许的得到安抚。

    “因为我一直把自己当成普通人,所以在外人面前,在命运面前,我从不昂头傲见……”萧天稍稍提了提手中的佩剑,继续冲徐双缓缓道,“你的剑暂时借我一用好了……小双,你愿意相信我吗?”

    “嗯?”徐双没有明确回答,但两眼出神地看着萧天,心中已然有了答复。

    “今天我拼上性命,也会救出你们……”萧天缓缓一句,遂一手举剑,一手握紧拳头,冲着司马寒衣振奋言辞道,“无论命运如何,我绝不会逃避我不用‘苍龙掌’,也不用‘神龙九变剑法’,我一样会打败司马寒衣给你们看!!!”

    最后一句壮志豪言,旁人所闻无不振奋。

    “什么?……”听着萧天突如其来的“狂言”,司马寒衣两眼一凝道。

    徐双吴贤他们更不必说,早就在一旁两眼惊诧,但萧天自信坚定的“豪言”,却如同强心剂一般,在众人心底深深扎根。

    “这就是……忆瑶师姐看上的男人……”徐双看着萧天决毅的身影,在那一刻似乎终于明白了,自己师姐爱着这个男人的原因……

    局势阵中,所见萧天“口出狂言”,司马寒衣冷冷一笑道:“哼,苍龙大侠口气不小嘛……看看你现在的处境,双手作废、体力尽虚,还不用引以为豪的‘苍龙掌’和‘神龙九变’,想打败老夫,凭什么?”

    “凭我还有手中的剑!”萧天执起徐双的佩剑,义正言辞道,“只要我还站在这里,决斗就不会结束司马寒衣,你我的恩怨,今日就在这里了结,我会让你看看,你是如何败在我的手上……不是‘苍龙大侠’,而是我萧天的手上!”

    最后一句愈加强调,表证了萧天与自己命运斗争的决心。

    “哼,那老夫倒想看看,你还能有多少本事……”司马寒衣冷视一望,缓缓抬起“机关手臂”,似乎笃定了出招即刻便决胜负……

    “真的可以吗……”追风弟子众人这边,鲁涛听见萧天的“豪言”,仍不禁暗暗担忧道,“我不知道萧天哥哥现在情况怎样……可是不用‘苍龙掌’和‘神龙九变’,真的打得过司马寒衣那个老家伙吗?”

    “那是当然,我相信萧大哥一定做得到!”吴贤则是对萧天绝对的信任。

    徐双则在一旁,默默期待地望着萧天在她心里,她已经认可接受了这个男人,危境决胜当头,不由担心起萧天的处境……

    萧天话虽这么说,但自己心里也并不是完全有底现在自己的身体状况,自己很清楚,“婵依”一战耗尽战力,双手几乎报废,“剑龙”无以再聚,不是自己在徐双等人面前“耍帅”,而是以自己现在的内力和伤情,真的已经不容自己再使“苍龙掌”或“神龙九变剑法”继续应战;想要打败司马寒衣,必须另辟他径。

    “今天无论如何,也要救下小双她们,不只是对她们的承诺,也是对佳儿的承诺……”萧天举剑两眼凝神,心中暗暗道,“可如今‘苍龙掌’和‘神龙九变’皆无以用,最后一战,恐怕只有冒这个险……绝影剑法……”

    萧天心中不能全定,因为这个“绝影剑法”,是自己亲手所创,却还未成熟的剑法武功……

    ……

    汴梁战后,回到梅花山庄叙旧过夜……

    一向上进心的萧天,不禁想到了自己与苏佳等人武学造诣的差距。虽然如今自己的武功,未必在这些人等之下,但真要比起修习武学的创新,自己根本远远不及。

    萧天低下头,望着激湍之下破碎的倒影,神情茫然中暗含一丝坚定……

    “两年前在这里,苦行修炼正果,成了我人生的转折……”萧天伸手迎打着水花,感受着刺激与冰凉,暗暗坚定道,“两年后的今天,故地重游,不仅仅是怀念在这里,我还要继续修行,奋发上进,抛开名辈弟子后人之份,独创自己的武学造诣,超越佳儿、唐战兄弟还有黄纪兄弟他们……”

    想罢,萧天缓缓站起身,脚底溅足水花,横向微波,忽而瞬影即过霎时间,萧天施展出萧家武功“凌云步”,迅影缥缈的步伐,似乎奠定独创武学的起始……

    “抛开‘神龙九变剑法’,抛开‘苍龙掌’,我要独创自己的武学”萧天眼神坚定,心中决意道。

    掌法虚实即变,由最开始的“萧家拳法”套路,融合“苍龙诀式”之内力,伴着“凌云步”的脚法,萧天转而出掌一式,力道不强,却是阴柔中迅影变幻莫测,既有“萧家拳法”的柔劲,又有“苍龙掌”的迅捷……

    “呼呼”两阵寒风掠过,伴着萧天绝影无踪的掌风,八面刺影,阵阵呼啸。“凌云脚步”不见其踪,幻影疾风层层而现,不同于自己熟用的“萧家拳法”和“苍龙掌”,萧天起掌惊起水花,独创而现从未有过的“绝影掌法”。虽是融合所学武道之合,但其拳掌之势与武之行路,却是前所未有……

    萧天施掌,忽觉体中空前独特的内力涌流,神情愈加兴奋,遂轻功起步飞跃而上,正于激湍流水横波之间。

    “嘿”萧天像是想到了什么,拔出背上的“铭蒙铁剑”,兴奋一喝,全身倒跃,剑锋正点,挑起层层水花。

    融合“萧家剑法”的灵动与“神龙九变剑法”的迅猛,萧天使剑游龙出水,剑影寒光窜行而过,溅起水花飞扬。没了“神龙九变剑法”的刚猛,却是挥剑出手中其一点;没了“萧家剑法”的招式繁琐,剑影出招直截了当“绝影剑法”横空出世,百般杀出众影威慑,却是不动一丝余力,剑招收放恰到自如……

    萧天愈练愈加兴奋,游龙戏凤纵横天宇,幻影重重层叠而上,比起两年期在“单行山”上“吟龙咆哮”,如今萧天自创的“绝影招式”,静谧中灵动百般,不受拘束……

    忘我陶醉的修行,就像两年前修炼绝世剑法一般,也是在这儿后山之处。萧天也算完成了自己的志愿,两年之后故地重游,在这儿梅花山庄,又一次升华了武修境界……

    ……

    “绝影剑法……我把胜负堵在自己的剑法上面!”萧天心中暗自笃定道……r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