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九百九十章 逆命之心 下
    “嗯,因为这一切都是我的错——”萧天正视点头道,“你恨我,都是因为我,如果我能了解你,了解你的想法,哪怕是恨我怨我的也好,我也会好受点……”

    徐双听了,在一旁隐隐沉默,似乎是在犹豫着什么——和自己的想法不同,眼前的“苍龙大侠”,一点没有刚才“杀阵无敌”的威慑,也没有视人不见的高傲,反倒在自己一个恨他的人面前放低身份,所言愧疚……不知不觉,徐双心中的复杂愈加缠绕,对于萧天,甚至对于苏佳,徐双别有他想。

    “小双……”看着徐双犹豫的神情,一向懂情的吴贤默默支吾道。

    徐双稍稍镇定了眼神,似乎决定了内心的想法……

    “你让我说,好……”徐双终究还是放下了偏执,发自内心道,“我和忆瑶师姐从小就是情同至深的姐妹,无论喜怒哀乐,小时候在追风派,我们每天都很开心。不只是我,吴贤、淘淘,还有死去的小红姐姐,以及未叛走师门的陈世今,我们每天都像一家人一样,其乐融融……”

    萧天耐心地听着徐双的讲述,刚才燃斗的心逐渐平和下来,静而不语地望着徐双的面容。

    “可是就在那一天,所有的一切都变了……”徐双像是说到了痛处,低声咬牙道,“前往‘峨眉论剑’的那天,蒙元官兵来袭……我们一向尊崇的陈师兄,居然为了贪享荣华,做了朝廷的走狗。忆瑶师姐为亲手杀死陈世今,不惜丧失理智,奋身搏命……”

    说到这里,在一旁的吴贤和鲁涛也感同身受——那一天的“事变”,自己二人也是在场的,他们亲眼见证了陈世今身处蒙元军中,面对武林众士的丑恶嘴脸,以及李忆瑶(苏佳)奋不顾身拼死杀上的一幕,那是他们这辈子永远都忘不掉的沉痛画面……

    “陈世今走后,忆瑶师姐也疯了……”徐双继续悲伤说道,“她失去理智闯进了门派禁地‘水月洞’……我不管忆瑶师姐是为了什么,被发现后遭到莫掌门雇佣刺客追杀,小红姐姐为保护忆瑶师姐也惨遭殒命;然后又是我亲眼见着忆瑶师姐安好小红姐姐的坟冢,屠戮众人离开了门派……就在那一天,我们‘一家人’就破散了,至此便是三年未能再重逢……”

    听到这儿,一旁的鲁涛也不禁感怀伤情——他清楚地记得,三年前苏佳离开追风派的时候,自己的师姐和自己拉钩誓别的那一幕。

    “陈世今叛变,小红姐姐身死,忆瑶师姐走后,剩下的我们三个,便一直活在孤独和沉痛之中,再也没有了从前的快乐……”徐双继续说道,“直到半年以后,郑羽化郑师兄来到追风派,我以为又可以回到从前的日子,可谁想到……”徐爽一边说着,一边哽咽不止。

    听到“郑羽化”,萧天心中不禁一怔——和苏佳一样,想到“陌谷一战”的惨败,萧天不觉隐隐一痛。

    “三年之后,终于和忆瑶师姐重逢,本以为能欢心叙旧,却怎想到忆瑶师姐却变了——变得冰冷,变得陌生了……”徐双悲苦着说道,“而且郑羽化的目的,是为了杀忆瑶师姐,为死去的小红姐姐报仇……为什么,本来都是一家人,为什么如今却闹得自相残杀的地步不可……”

    “小双……”吴贤在一旁有些不忍听下去了,在一旁默默吱声道。

    “忆瑶师姐也是,完全不顾原来的姐妹之情……”徐双继续道,“我和忆瑶师姐,好歹也是相守十几年的至亲姐妹,我来到这里和她重逢,她连对我笑都没笑过一次……真的都变了吗,为什么忆瑶师姐会变成这样?还不都是因为陈世今,因为郑羽化……再有,就是因为你这个‘苍龙大侠’——”

    说到这里,徐双终于将“矛头”指向了萧天。萧天听到这里,神情镇定一视,表情却显淡然。

    “这三年,忆瑶师姐都是和你在一起——”徐双稍稍抬起头,余光瞟视着萧天哭道,“和你在一起,忆瑶师姐变得比以前更冷漠了……凭什么,我和忆瑶师姐相处十几年感情深厚,你和她在一起不过三年,却让她变了一个人!所以我恨你,恨你夺走我的师姐,恨你到最后还保护不了她——”

    总算将心中的怨恨发泄出来,徐双心里好受了些。而萧天心里也好受了些,他终于了解到徐双的内心……

    “小双……”终于,萧天缓缓开口道,“对不起,因为我,让你对我以及你的师姐感到冷漠……”

    “额……”徐双万万没想到,萧天居然真的承认了“错误”,在自己面前道歉起来——虽然她很清楚,这一切的一切不过是自己内心的私怨,若要归根对错,也不是萧天的错。

    萧天缓和中微微一笑,遂向徐双投去亲和的目光道:“小双,你愿意听我说吗……”

    徐双哽咽没有说话,只是默认颤抖地点了点头。

    “你说得对,这三年佳儿……不,是你师姐的确变了……”萧天笑了笑,眼神渐渐笃定道,“不过,她并不是变得冷血无情了,相反,比起原来,她更热心和成熟了……你可能不知道,在我们好上之前,她比现在还要冰冷,在柳沙镇的时候,心里只惦记着仇恨,甚至为了报仇目的,不惜利用我,还不止一次……”

    “忆瑶师姐……利用你……”徐双听到这里,不禁怔异道。

    “是啊,她利用过我,骗我都算轻的,最严重的,还给我下过一次蒙汗药呢,呵呵……”想起从前“有趣”的往事,萧天不禁呵呵一笑,心情坦然道,“但是,她离开追风派以后并不孤独——她遇见了我,遇见了菁妹,遇见了唐战兄弟,遇见了子川兄弟和玉如嫂子,遇见了黄纪兄弟和瑛妹……她并不孤独,反而比从前更看得开,心中更惦记着姐妹和朋友,不再只挂念着心中的仇恨,个性也比原来开朗许多……”

    “怎么会……”听到这儿,徐双表情有些茫然。

    “她以前在追风派的事,多多少少也和我讲过……”萧天继续说道,“也许吧,比起小时候的她,可能现在的她还是比较‘无情’,但她一定比以前更加在意和珍惜身边的人,更别说经历了战争的生离死别……我相信佳儿,相信你师姐,一定比任何人都在意你们,不会对你们不闻不顾。她之所以对你们“冷眼相待”,也许是命运的折磨——仇敌陈世今在前,郑羽化与小红姐姐的身世,自己父母当年的真相,这一切都让她夜不能寐、无以安心……当然这些都只是冰山一角,这三年来她经历了更多更多,不是她原来在追风派比之可及的……”

    “可就算如此……就算如此……就算如此……”徐双似乎是心中的隔阂难去,哽咽吞吐几句,悲伤落泪道,“我知道,这一切也不是……也不是萧大哥你的错……要怪的话,就怪这不公的命运——为什么忆瑶师姐是苏仁和林雨霏的女儿,为什么莫掌门会是她的杀父仇人,为什么她要是‘江湖博’的传人,为什么死去小红姐姐的恋人会和忆瑶师姐反目成仇……忆瑶师姐会变成这样,都要怪这无情的命运!”

    继续听着徐双的发泄,众人心中感慨难就。

    “我的愿望很简单,就是想再回到从前的日子,一家人和和睦睦一起,每天开开心心的……”徐双继续哭道,“可是为什么,命运为什么会这样?陈世今离开了,小红姐姐离开了,忆瑶师姐也离开了,再次重逢却是仇人见外……到底是怎么,这个世道又是怎么了,我们从前在追风派的‘开心日子’为什么回不去了……到底是谁的错,谁能告诉我?!——”最后一句心扉透彻之响,道出了徐双心底最深刻的呐喊。

    场面顿时肃静,久久没有回声……

    “因为佳儿她成熟了……”良久,萧天缓缓低语道。

    “什么……”徐双没明白萧天的意思,转头疑问道。

    “她的命运,世道的命运终究会变,注定要经历的劫难,佳儿从来都不会逃避,而是勇敢地面对——”萧天抬起头,义正言辞道,“这三年来我见证过——独自面对卢欢的追杀毫不畏惧,汴梁为救‘扬州女侠’挺身而出,换得萧家山庄名誉安身独临危境,神峰崖上为了救我跳下悬崖,保护逸仙掌门的女儿义不容辞勇斗恶贼,到现在为了天下大义挥师北伐、拯救中原……这三年佳儿变化得太多了,所经历的劫难根本数都数不清,不是光一个‘陈世今叛变’和‘莫天行杀父之仇’所能比及的。佳儿经历过的磨难与困苦你们根本无法体会,唯独不变的是,无论面对何等处境,佳儿从未放弃过与命运斗争的决心。就拿这次‘鬼陌之谷’的惨败来说,昏阙后清醒的她,依旧没有因为小红姐姐的死因和自己的走火入魔而沉沦,而是从跌倒的地方重新站起来,继续与命运顽强斗争——这才是真正的佳儿,原来的十六年虽然活在谎言和欺骗中,但是在我身边的三年,我却见证了她的成熟和意志!”

    “忆瑶师姐……成熟了……”徐双听到这里,表情不禁一变。

    不只是徐双,吴贤和淘淘听了自己师姐的经历,心中也不由所动。

    “命运也好,不公也罢,也许过去‘幸福’的日子的确回不来了……”萧天继续说道,“但是人还在,信念没有改变——人总是要长大的,佳儿她能做到,抛开往日的虚幻沉溺,勇敢面对未来的命运,一步一步向前迈进。而且我相信,佳儿打从心底也是希望你们能够一样,一样可以坦然面对过去的喜怒哀乐,成熟一步朝前看!”

    “忆瑶师姐……”彼此之间敞开心扉,心中的隔阂似乎一扫而尽,在那一刻徐双似乎也明白了萧天的想法,更明白了自己师姐的真实内心……

    萧天说着,也不禁想起自己对小花说过的话……

    (回忆中)……

    “大哥哥……”小花看着萧天自信的目光,内心不觉几分感触,心中抱着莫名的期望,怀紧双手道,“大哥哥,要是你能一直在小花身边就好了,你是小花见过的最好的哥哥……”

    萧天想了想,缓缓一笑,然而接下来的一句话,却似乎别有深意……“小花……”萧天表情稍显淡定,微微说道,“人总有一天,都会长大的……”

    “嗯?”小花一时没有明白,但不知为何,听到这句话,小花心中暗怀着一股伤心与希望,一种说不出的感受,不知道是该伤感还是开心……

    (现实中)……

    “这就是我当时想告诉你的,小花……”想起那天与小花的聊心,萧天不禁暗暗道,“不光是佳儿,也不光是小双你们,我也是一样,从过去的不成熟,经历了无数挫折磨难与人世常情,才走到了这一步……”

    萧天不禁想起从前的自己——在萧家山庄的“燕雀之志”,寄托于能一直照顾自己的萧博大哥;遇见苏佳后,又顾念苏佳能一直保护自己于危难……但自从神峰崖上的“生死离别”后,萧天便真正变得愈加成熟,懂得面对命运的磨难,自己挺身而出独当一面,甚至保护身边的人。

    而今天在这里,萧天自当是坚定信念,拼上性命也要救下徐双和吴贤他们……

    “哼,漂亮话谁都会说,但并非每个人都能做到……”然而,一直在一旁默不作声的司马寒衣,这回倒是出言“嘲讽”道,“你和她可不一样,你可是堂堂的‘苍龙大侠’,所历世间经历无数,自然说得出‘反抗命运’的话。怎不想,你是‘苍龙大侠’,是‘江湖博’的传人,你本来的命运,就不是他们这些普通人可以比的……”

    “嗯……”萧天听见司马寒衣的“冷嘲”,知道他是故意教唆,不禁眼神一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