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九百八十九章 逆命之心 上
    萧天从半空垂直坠下,但还是咬牙镇定稳落下来,两臂的酸痛愈加强烈,手掌正心甚至出现内力的灼伤和裂痕——“婵依”一战,是自己生平独当最险一战,自己已是拼尽全力,“苍龙掌”威力透支,若不能接下回合战胜众敌,恐难继续坚持下去。?

    “神掌之力都未能尽破,这‘麒麟阵’真是可怕……”萧天握紧拳头抬头正望,所见高丈之阵中心其处,被自己奋力击落的灵影弟子数人,稍许出现阙漏,萧天像是看到了破绽,隐隐镇定道,“唯一的机会,就是那个阵眼——我的‘苍龙掌’已然拼到极限,最多还能冲袭一次,下一回合一定要分出胜负……”

    定罢,萧天一手持紧铁剑,一手聚力蓄势待,两眼紧盯着“麒麟阵”的阵眼,心中已然决死准备……

    而司马寒衣看在眼里,心中亦然难以安定:“阵中弟子所剩无几,继续斗下去,恐怕也不是苍龙大侠的对手……不过,苍龙大侠也拼到了极限,这战即过非败即伤,剩下之余交给老夫,你终究还是会葬身于此……”

    说完,司马寒衣冷冷抽了抽袖间的“机关”,似乎意图所动……

    萧天两眼定神,举剑飞身上前,最后一次朝“麒麟阵”起搏命突袭,赌注一刻,此战非胜即败。

    而灵影众徒这边,“婵依麒麟”再起,七星绝阵游动而上,聚以中心阵眼一点,就刚才“苍龙掌”扑威袭破一处,据守为固、强拦一式。

    萧天看在眼中,证实了自己的猜想,剑掌绝袭正朝阵眼,胜负关键即在此处……

    “额啊——”萧天踮步飞上,怒吼一声,骤剑惊决然而起——“剑气破天”洞天一指,如穿破黑暗枷锁之惊魄,全力凝聚回芒一点,正刺当头。

    夜舞当空一道青光,“剑气破天”穿破云霄,萧天如同飞疾雄鹰,人剑合一正朝“阵眼”杀去。

    灵影众徒所见,“婵依麒麟”臂挡连环——星芒聚阵纵向和一,归于全力之一点,欲图挡下萧天的狂袭。

    “剑气破天”杀光即至,内力层涌惊如巨浪……“呀啊——”没完,萧天单手托剑,定身一闪,再纵一力飞扑上前。

    “吼——”洞破云霄间,一道龙威窜涌而出——“神龙九变”第七式“覆海神龙”,蛟龙翻搅垂天而上,借以“剑气破天”之冲袭,踏雪冥威之力,一击荡破天尘。

    “啊——啊……”阵中弟子数人挡不住“双剑合璧”的突强之力,剑光杀闪夺魄几阵,惨叫几声,血伤满溢,纷纷坠落阵底而去。

    但阵眼阙漏,“婵依麒麟”依旧顽固,“剑龙”一式虽有聚强,却仍未完全冲开“缺口”。连环刀刃连结相向,若萧天不能再施强袭,缓和过后“麒麟”断力反噬,萧天很有可能面临冲伤暴毙的危险。

    萧天也清楚,这一回合没有退路,施尽全力拼杀正前,不是敌死就是我亡……

    “啊!!!——”最后一声惊吼,萧天凝气剑锋直指,双手腾空纵力一推——“断岳天龙”煞宇而出,继承“剑气破天”与“覆海神龙”的威劲,三招聚顶破灭而上,其力夺然惊天泣鬼。

    震慑天地龙卷之力,“萧家剑法”“神龙九变”“苍龙掌”三式狂袭,萧天这一击聚足自身所有劲力,全然拼上这一回合。铭蒙铁剑如有神光,聚空之力下如同洞天神刃,百聚天灵之力,正刺“麒麟”当头。

    “婵依麒麟”所据弟子数十人,合以全力尽数相抗。霎时阴空乌云之下,恍若电闪雷鸣交错,内力聚冲最强针锋,坚持最后即为胜者……

    惊宇狂澜搏杀只在一瞬,骤破内力一道后,狂鸣一声巨响,阵中炸裂开来……

    “婵依麒麟”星寒碎落,终究挡不住萧天“最强一剑”的冲杀,阵中反噬内力狂涌,八面金光化为散落剑气,席卷阵中落魄弟子众人。“啊——啊——啊……”霎时败阵弟子惨叫叠叠,纷纷被乱冲的龙威剑气所伤,血溅横飞垂直而落,大多身死毙命而亡……

    搏命的最后一回合,萧天赢了……

    不过萧天也并不好过,这一招贯涌三招之强,几乎使动了“神龙九变”与“苍龙掌”的最强威力,两手被反噬内力所伤,甚至出现轻微烧焦的痕迹,几乎无以再用“掌力”迎战。

    而内力的尽度损耗,“神龙九变剑法”恐亦无以为用,打败了“婵依阵”,还不代表最后的胜利——最后的敌人,司马寒衣本人,萧天心知肚明,他才是最终的胜负……

    “砰——”一声沉响,萧天从半空垂直落下,连施展轻功的平衡都无以把持,身体径直摔向地面,可见其连番数战之疲态,接下对阵司马寒衣,如何所为犹未可知。

    “萧大哥——”追风派弟子三人看在眼里,以为萧天落了性命,同时惊呼喊道,就连徐双也不例外。

    司马寒衣见了,稍稍解开了自己的手臂,看着满目疮痍的“婵依阵”弟子,冷冷说道:“真不愧是苍龙大侠,没想到独自一人连战老夫弟子百众,还打败了老夫的‘婵依阵’——当世之者只有你一人,老夫不得不佩服……不过,恐怕你也只能到此为止了吧,从山底一路杀上,‘机关’‘婵依’皆以所破,应该拼到了极限才是……”

    “还没……完呢……”萧天忍着全身的剧痛,从地上慢慢爬起,咬牙坚持道——双手徒现烧伤的痕迹,自己的铭蒙铁剑也来不及拾回,掌法剑法皆以无用,现在的自己基本当属手无寸铁,在司马寒衣面前却依旧屹立不倒。

    “萧大哥,你的手……”吴贤看着萧天手上因“苍龙掌”使用过度的灼伤,痛心呼道。

    萧天则是不以为然,甩了甩受伤的手臂,依然坚挺道:“没事,不过是战斗用力过度罢了……”

    “哼,事已至此还在逞强吗……”司马寒衣看着萧天的“倔强”,继续冷嘲道,“苍龙大侠,所依‘苍龙掌’之闻名,又是‘江湖博’郜前辈的亲传弟子,‘神龙九变剑法’威震天下……如今汝二式皆无以用,内力过度损耗的你,想要战胜老夫,简直就是痴人说梦——”

    “哼,不试试看怎么知道呢?当初我打败王大生的时候,同样也没用这两招武功……”萧天却依旧不改顽强的表情,镇定一笑道,“我说过了,今日在此生死一斗,便是你司马教主的祭命之日——我一定会将你打倒,救回小双她们!”

    徐双等人看在眼里,心中油然莫名感触。尤其是徐双,在徐双心里,她依旧对萧天抱有复杂的感情。

    “哼,还想着这帮追风派的朋友啊……”司马寒衣回头瞅了瞅徐双等人,不禁冷笑道,“噢,不对,准确说还不能算是朋友……这些人中,不是还有特别恨你的人吗?”司马寒衣说着,望了一眼在一旁一直低头不敢正视的徐双。

    萧天看着徐双的表情,明白一丝她的内心——萧天很清楚,徐双打从心里,依旧还怀有对自己的恨意,就算今日救下了她,她也不会完全原谅自己。

    但是另一个声音在心底呐喊,让萧天至始至终没有放弃自己的信念……

    ……

    安隐村落,萧天救回小花的路上……

    陌谷一战,苏佳走火入魔的那次伤痛,直到现在还是萧天心里那块难以磨去的疤痕,不仅仅是因为自己没能保护苏佳,更关键的是辜负了徐双等人的期待与盼望……

    “有一个人很讨厌我……”萧天想了想,冥冥苦笑一声。

    “什么?”萧天自语的声音很小,小花没有听清继续问道。

    “我说……并不是每一个当作妹妹的人和你一样,把我当成可亲可近的大哥哥……”萧天忍了忍心中的哀痛,缓缓自笑道,“有一个人就非常恨我,因为我辜负了她……都是我的无能,才造就了这一切……”

    “大哥哥你这么热心,一定是想要保护所有人,为什么会辜负她?”小花听了,倒是不以为然道,“小花在大哥哥身边,只知道大哥哥全心全意保护我,不管结果如何,小花都很开心……我想大哥哥说的那个人,应该也和我一样的想法——可能确实因为大哥哥你一次没有尽善,她心有埋怨,但我相信她绝对不是嫉恨大哥哥你,她一定多多少少对你心怀感激……”

    “嗯……”听到小花天真的话语,萧天心中不觉一触——从未了解过苏佳师弟师妹们真正的想法,就和自己很早认识苏佳时,不了解她一样,表面上怨恨与失望,也许心里还隐藏着许久的期待。至少现在徐双等人被囚禁在司马寒衣手上,心中惦记着的,绝不仅仅是苏佳一人……

    “小花,谢谢你……”似乎明白了什么的萧天,收回脸上的悲伤,随之坦然一笑。

    “谢我?”小花半天没反应过来,伏在萧天背上,稚嫩地问道。

    “嗯,谢谢你告诉我这些……”萧天冲着前方投去希望的目光,满含期待道,“我知道我该怎么做了……”

    ……

    在小花面前立下的誓言,也是对苏佳,对徐双本人立下的誓言,萧天今日无论如何,哪怕不能回心转意,也要救下徐双还有吴贤他们……

    “有什么遗言要交代吗?”司马寒衣这边,倒是继续对徐双“挖苦”道,“不管恨他的,念他的,想说出来的都说出口好了……否则一会儿杀死了他,你就再也没有机会了……”司马寒衣的话,暗含着隐隐的杀气,似乎自信自己一定能够亲手杀死萧天。

    徐双似乎还在犹豫,在一旁低头迟迟未有说话。

    萧天看到这里,表情一凝,似乎若有想法……“小双……”终于,萧天向徐双投去安抚语气说道,“我知道你恨我,恨我没能保护佳儿……有什么想对我说的,哪怕是对我的怨恨,骂我的也好……就像那天佳儿昏迷,你在我背后泄抱怨一样……”

    “你就这么想听我骂你……”徐双眼角有些湿红,没有正眼望萧天,缓缓低语道。

    “当然,毕竟这一切都是我的错,你恨我是应该的……”萧天露出亲和的微笑,耐心说道,“我没能懂你,不够了解你,结果让你恨我……”

    “你不够了解我吗……”徐双继续轻声昵语道。

    “当然……”萧天继续说道,“老实说,我和佳儿……和你师姐最初见面时,我也不了解她,经常惹她不悦,也因此激怒过她,让她怨恨……呵,你师姐可比你狠,你离营出走只是踢了我几下,但当年她可是在我脸上,留下一道永不磨掉的刀痕……”

    面对徐双,萧天语气如同兄长一般亲和,甚至不禁开起了玩笑,提及了自己和苏佳的往事——柳沙镇外,苏佳留给自己那道永远的“伤疤”……

    “忆瑶师姐……也曾经伤害过你……”徐双听了不禁一怔,缓缓问道。

    “当然,还不止一次呢——呵,比起脾气来,你师姐可比你‘暴躁’多了……”萧天继续开着玩笑,遂两眼看着徐双的眼神,正经说道,“所以后来我明白了,我需要更加了解佳儿的内心,了解她的想法……同样的,我也需要了解你,小双你的想法……”

    “你就这么想了解我……”徐双继续“红眼”问道。

    “嗯,因为这一切都是我的错——”萧天正视点头道,“你恨我,都是因为我,如果我能了解你,了解你的想法,哪怕是恨我怨我的也好,我也会好受点……”

    徐双听了,在一旁隐隐沉默,似乎是在犹豫着什么——和自己的想法不同,眼前的“苍龙大侠”,一点没有刚才“杀阵无敌”的威慑,也没有视人不见的高傲,反倒在自己一个恨他的人面前放低身份,所言愧疚……不知不觉,徐双心中的复杂愈加缠绕,对于萧天,甚至对于苏佳,徐双别有他想。

    “小双……”看着徐双犹豫的神情,一向懂情的吴贤默默支吾道。

    徐双稍稍镇定了眼神,似乎决定了内心的想法……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