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九百八十八章 麒麟大阵 下
    “五阵连结的‘婵依’,果然不是那么好对付……”萧天收回掌力,趁着空隙稳了稳心神,眼神严肃道,“还没完呢,这还不是‘婵依阵’的最强形态……我得快点解决战斗,否则继续拖下去的话,额……”

    霎时间,萧天顿感左右两臂一阵酸麻“苍龙掌”用力过甚,以一敌百难以久战,继续拖延下去,形势只会愈加严峻。壹  看书    ?而且不只是灵影教众徒,萧天还得省下力气,和司马寒衣一决生死,不得不说,今日青冥绝谷一战,是萧天生平以来最艰险的一战……

    而萧天的“异样”,也被司马寒衣看在眼里,司马寒衣似乎是发现了“破绽”,凝神暗暗道:“从山底过关斩将一路杀上,体力消耗严重,‘苍龙掌’有些不支了是吗……‘苍龙掌’和‘神龙九变剑法’,你引以为傲的两招武功,只要耗尽汝之全力,你便无以继续为斗,就算真的破了‘婵依’,最终也绝不是老夫的对手……”

    司马寒衣似乎是决定了什么,手势命令暗暗一变……

    萧天没有时间停歇,缓和一阵后,看着五面阵法暂之静处,遂继续先发制人突袭而上。

    “制其人而破其阵”,自己找出的“婵依阵”的弱点,萧天为求速战速决,以其为首,盾剑而上。

    所见萧天再度袭来,灵影众徒举刃相向“婵依天狼”再起,五星连阵集结,剑鸣轰雷循循而上,破天之力欲图纵贯而穿,目标正指萧天。

    但萧天这回,显然不会让敌人先出手……“吼”龙威齐震,剑龙再发“神龙九变”第三式“飞龙在天”,龙之贯穿剑风其鸣,四面分闪翱翔破宇而出。

    知道“神龙九变”之神威,“婵依阵”举攻为守,连结集阵,五面连环铁索交错,顿现连星交阵之势,层层金身,聚挡“神龙剑气”而出。

    果然,“飞龙在天”纵使神威,却依旧难破“婵依”之牢固。但这早就在萧天意料之中,昔日当晚一阵剑威既已难破,更别说五阵连结固若金汤。

    但萧天根本不慌不忙,似乎自信能有对策……

    “还是不行吗……”然而,看着战局焦灼毫无建树,吴贤在一旁暗暗担忧道,“‘婵依阵’太牢固了,再厉害的刀剑掌法也难以冲破,何况萧大哥还是以一敌百……”

    “没问题的萧天哥哥亲身找到的‘婵依阵’的弱点,他一定有办法可以击破!”鲁涛则在一旁鼓励说道。

    徐双没有说话,只是满眼担忧地看着阵中苦战的萧天,心中复杂难定……

    “吼”剑鸣呼闪,电芒交错,“飞龙在天”纵断神威,所杀“婵依”绞索之上,却依旧难以冲破牢笼。

    但萧天早就留有后手,就在巨龙剑气顶阵的一刻,剑气收发转而一变……风格陡然一转,刚猛剑气忽而渐柔,虚灵缥缈的内力,裹住“剑龙”之全身,刚刚冲杀四面的神威剑气,一时间虚无难测,将本来举阵抵挡的“婵依天狼”之阵,所尽迷茫。?一看书??·1?K?A要

    果然,剑气陡然变化,灵影教众徒有些适应不及“婵依”虽有本固,但所临招法软硬不同,需以变阵而对。

    “飞龙在天”即过,“神龙九变剑法”即逝,转而虚缈不定的剑法,烟雨中渗透杀机“萧家剑法”之“鸿蒙墨雨”,和那晚第一次破阵一样故技重施,以其虚灵剑招渗进,自己本人借由本身,寻机潜入破敌。

    萧天果然就这么做,“鸿蒙墨雨”缠住“天狼阵”,自己则施展“凌云步”,游然于“雨雾”之间。待到临近“婵依阵”阵眼即中,萧天忽而现身,一招萧家的“碎甲拳”和苍龙诀的“藏龙云手”,直将敌阵阵眼搅翻。只听得惨叫一声,分阵阵中忽有人倒,所依“天狼阵”如土崩瓦解般,顿时散裂开来。

    萧天看准时机,举剑飞身而上“神龙九变”第八式“龙游八方”再起,跃天朝下,破击碎灭而出。

    “吼吼吼”巨龙神威骤杀惊鸣,所慑威震毁天灭地,“婵依天狼”瓦解一瞬,灵影众教徒来不及凌芒据守,被“龙游八方”破袭一式,所杀横尸无数伏倒而去。

    没完,一阵即破,五阵中皆以破绽萧天又看准另一发“阵眼缺口”,凌空一掌“旷宇苍龙”兼“白咫龙威”,“苍龙掌”顿并两道青纹巨龙破土而出,正朝敌人“散阵”而去。

    “啊啊……”又一出破阵惨叫,转脚另一处“天狼阵”弟子,纷纷中掌负伤倒去,“婵依阵”一角再被瓦解。

    一招突袭,五阵破三,萧天这一发虚实强攻,剑掌尽出全力,一下制伏灵影众徒数十人,局势来回不少。但这一出连环杀招冲袭,消耗了萧天不少内力,幸好是先发制人出其不意,否则其中稍有失误或贻误时机,便有可能满盘皆输真是惊险的赌注。

    这一发赌注萧天赢了,但也就解决了一小半危机,重新转头正视而望,“婵依”仍有三阵并连,苦战煎熬仍未结束……

    不过,就这一下,着实震惊了司马寒衣萧天找准了“婵依阵”的弱点不假,以其为出动击点,一口气就解决了四成战力;现在灵影教弟子所剩无几几十人,不能再有任何闪失。

    “聚阵,麒麟!”司马寒衣看出了局势紧迫,遂命教众弟子再度变阵……

    “婵依天狼”瓦解,几十人连环阵脚合并一起。险山之高,碎牙之芒,举以铁壁合为一处,如绞作神武麒麟般,震撼而惊威“婵依麒麟”骤现,形成芒牙据守的屏障般,如尊天神挡在阵前,让萧天残斗一人逡巡难进。

    “这是……什么?”看着如百数高楼的气魄,数十灵影教弟子,举以连环铁索刀刃,结成一道坚不可摧的“狼牙屏障”,萧天瞪眼震惊道,“莫非这就是……‘婵依阵’最强的形态……”

    “终究还是用出来了……”司马寒衣下定了用尽全力的决心,隔着阵后所望渐显疲态的萧天,冷冷说道,“‘婵依阵’之绝式,‘婵依麒麟’!”

    “婵依……麒麟……”萧天瞳孔仍在颤抖,眼前的“麒麟阵”如巨神之门,似乎是自己永远也跨过不了的屏障,不禁暗暗战兢道。

    “不得不说,能独自一人力克我灵影众教,并逼出‘婵依阵’的最强阵势,你当之无愧配得上‘苍龙大侠’的名号……”司马寒衣神情严肃,振振有词道,“不过决斗到此为止,今日今时,就是你的绝命之日,‘婵依麒麟’即出,你别想再有进犯!”

    萧天没有说话,但听见司马寒衣的“教唆”,似乎心中涌起鼓动……

    “这到底是……什么阵法……”看着如同铁壁高山的“麒麟大阵”,吴贤眼神惊恐道,“我还从来没见过,这么窒息压迫的阵法,就好像……就好像……”

    “就好像是天神镇守的神门一般……”鲁涛接过话语,亦战战兢兢道,“不让凡人进犯之威魄,如同神一般的威严……”

    “萧大哥……”徐双看着萧天的处境,暗暗担心道……

    “麒麟之主,天神所位……”司马寒衣站在阵后,正经言说道,“‘婵依’之宗归,所寄奉之神灵,灵影众教面向,神兽麒麟含珠‘婵依麒麟’,神之天阵,就算是苍龙大侠你,也休想进犯一步!”

    “噌噌噌噌噌噌”话音刚落,阵前“铁壁”索刃齐响,如同划破天际的雷鸣,亦或是震天麒麟的獠牙,撕裂乾坤。

    如此威严惊魄的“铁阵”,高悬屹然萧天身前。但萧天似乎是见定了决心,两手握紧拳头,表情比之刚才陡然一变……

    “哼,居然自诩为神,别笑死人了……”萧天暗暗一笑,遂冲司马寒衣冷嘲说道,“司马教主你,不过就是个统治教众的首领罢了,手下弟子连自己的‘机关迷阵’都逃脱不了,还敢自称神位……”

    “你说什么?”司马寒衣听见萧天的“嘲讽”,心起怒意道。

    “不管是什么,我萧天今日拼上性命,也要破了你的‘麒麟阵’!”萧天抬起头,眼神顿时坚毅,振奋不屈道,“如果挡在我面前的是神,那我就是战神!我要让你死前好好记住,我,萧天,是将你亲手葬送地狱的人今天我一定会打败你,救下小双她们,好好记住了!!!”

    此话一出,鼓舞激昂,虽然临场“战神”只有萧天一人,其威慑气魄却丝毫不在灵影众教百人之下,更有不少灵影教弟子被萧天的气场所慑,阵中手足隐隐发抖……

    “呵,萧大哥”望见萧天的决意,吴贤和鲁涛二人也同时振奋,信心欣慰道。

    徐双则在一旁,所望惊呆了双眼:“这就是……忆瑶师姐看上的男人是吗……”在徐双心里,她似乎了却释然了许多,望着萧天坚毅的身影,眼神中更多了一分甚至无限的期待……

    而司马寒衣见了,震惊的同时,咬牙忿忿道:“哼,逞嘴皮子强硬是吗?有种尽管放马过来,我要让你尝尝‘婵依麒麟’的恐怖”

    “来了!”萧天坚忍两臂的酸麻,举剑一招正扑袭来,毫不畏惧便朝“麒麟阵”挥斩而去。

    “举阵,星法破杀!”司马寒衣也在阵后情绪计划,满含着愤怒指挥手下弟子道。

    命令即下,“婵依”骤变“婵依麒麟”所归芒牙,五角星寒之阵,如寒冰莲花般汹涌绽放;铁碎寒芒四星齐聚,纵宇冲天之气势,正冲萧天断杀而去。

    萧天毫不退缩,飞身举掌以对“碎天惊龙”呼使百鸣,“苍龙掌”断尽之神威,与“婵依麒麟”举角相杀。

    霎时间,天地狂涌,电闪雷鸣,冲破黑暗枷锁之断击,破力狂澜,纵杀而下。“碎天惊龙”震碎之神威,贯之杀招一式“神龙天威”,双龙齐上,震天撼地,几乎动之“苍龙诀式”最强内力,正冲“麒麟”阵角而去。

    灵影教众徒这边,忽感灭天之力道逼近,数十人合力挥使,纵芒即变“破杀麒麟阵”汹涌而下,铁碎寒芒更添穿击之惊力,暴雨梨花般狂舞飞卷,借以“麒麟”惊天之神力,聚心冲击萧天而去。

    萧天两掌“龙威”杀前,却不料四周“碎芒”趋使、咄咄逼近。自己又以突袭置身半空,四面杀招全然死角,显然这招无以躲避……

    “你逃不了了!”司马寒衣更如惊狂般,看着萧天坠入险境,生死即在一刻,不禁狂喊道。

    萧天两眼一定,掌力骤发,剑起苍澜……

    “苍龙掌”飞招即过,萧天挥舞铁剑惊转一变,骤天剑芒如雨飞散“萧家剑法”最强一式“潇湘剑雨”,瀑雨飞袭梨花碎落,与身前袭来的铁碎寒芒招招相错……

    “叮叮叮叮叮……”霎时间,半空中密密麻麻碎响不断,银光碎落百转千回般,刀剑相拼震慑惊宇,谁也未占上风……

    “呼”一掌惊风,狂澜即过,“苍龙掌”两式破杀依旧,正冲“婵依麒麟”而去。

    “啊啊……”过于注重对萧天的拦截,疏忽了“苍龙掌”之神威,结果这一招灵影教众徒攻强守弱,阵中弟子数人惨叫几声,被“碎天惊龙”与“神龙天威”毙落倒下……

    “额”而萧天这边也不好过,本来之前就两臂负担过重,施展“苍龙掌”最强杀招已是搏命,危险绝境中又突使剑法,并未能做到完美无极;结果敌人寒芒飞使,自己未能尽数抵挡,肩膀再中几道利刃,铠甲缝隙之处,不禁渗出鲜血几许,自己全身也从半空垂落而下……

    “萧大哥”看着萧天负伤“倒落”,吴贤等人在对面发出惊呼的叫喊。

    “嗯……”作为对手,看着萧天负伤,司马寒衣却并未掉以轻心毕竟刚才杀决一刻,自己的“麒麟大阵”也稍许受损,如今剩余的手下弟子不多,一旦萧天再坚持几刻奋战,自己的“婵依麒麟”还真未必能挡住萧天……

    萧天从半空垂直坠下,但还是咬牙镇定稳落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