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九百八十七章 麒麟大阵 上
    机关阵中虎口脱险,山崖崩塌决死命搏,萧天眼中带血坚毅,凝望着司马寒衣及其身前的灵影教徒众人。

    司马寒衣重新正视萧天,不再举以轻蔑的神情,惊畏中隐隐流露出颤抖与不定——他是在害怕萧天……

    萧天擦拭一番嘴角的鲜血,抖了抖铠甲上的尘灰,冲司马寒衣微微一笑道:“哼,司马教主,看来你的‘机关阵’也没能将我困死,倒是亲手埋葬了你的教众爱徒,和这连绵成峰的门教道场……”

    司马寒衣冷凝相望,努力镇静应道:“本想以其法制其人,却不想你这个‘妖鬼大师’的弟子,倒真精通机关要术,毁了老夫数十年的心血……”

    “你还知道我是‘妖鬼大师’的弟子啊——幸会幸会,明知我晓理机关之术,却还用此法算计我,该说司马教主是尊敬我呢,还是愚蠢了点儿……”萧天在司马寒衣面前,到也毫不客气嘲讽起来。

    “你说什么?”果然,听到萧天不屑的话语,司马寒衣回声冷应道。

    “我说的没错啊,这么做确实就是愚蠢——不过,司马教主可并不是第一个‘愚蠢’的人……”萧天继续自信“嘲笑”道,“原来也有一个人‘愚蠢’过,用以机关之术对我,却不想我是‘妖鬼大师’的弟子,于是我把他整座山头给翻了——”萧天口中所说之人,正是一年前逸仙门恩怨,盗取自己师父《机关要术》的“鬼王师”田栩。一年前“寻巍山”一战,萧天独破机关阵中“四门玄关”,算是给了田栩不小的教训。

    司马寒衣却不想和萧天扯有的没的,如今“机关迷阵”未能困死萧天,眼下只有真刀真枪一决胜负。青冥谷顶所剩弟子百人,萧天一路从山底杀上,彼此都无退路,这里即是最后的战场……

    “哼,你先别得意,一路过关斩将杀来,你也耗了不少体力吧……”司马寒衣故作镇静,冷冷一笑道,“别以为破了老夫的‘机关阵’,就大事尽了,今日青冥峰顶一战,你别想活着回去——”

    “那我也是一样……”萧天御剑在手,眼神坚定,挥斩振奋道,“无论如何,我都会救回小双她们——你我恩怨终归了结,既然这里就是你司马教主的葬身之地!”

    “口气倒挺狂妄……”司马寒衣继续道,“你不要忘了,老夫教众的‘婵依阵’犹在,你今日独自一人前来叫战,根本就是自寻死路!”

    “是吗?司马教主也不要忘了,你的‘婵依阵’弱点,早就被我识破……”萧天毫不畏惧,应声反驳道,“故技重施可没用,我可不会再像那晚一样,中了你的圈套——”

    “那可难说啊……”司马寒衣似乎仍有保留,冷冷一笑。

    “不信可以试试啊……”萧天倒也毫不示弱,凝声笑应道。

    “嗯……”萧天的语气听了就让人恼火,司马寒衣虽经验老成,却不甘被萧天这等“年轻狂妄”之辈看轻,隐忍沉愤定声一句,遂向周身弟子下了列阵手势……

    灵影教众徒得令,百人之众齐聚分散,列以三五道环,二三十人为群,飞身几式,在萧天面前形成一道“寒芒连刃”的“封锁屏障”——不同于之前的“婵依阵”包围之势,这回灵影众教所行阵法,俱以一面之力与其争锋相对,所临气场与压迫却丝毫不逊之前围势。

    萧天看在眼里,不禁暗暗道:“和之前的阵法不同了是吗……”

    萧天很清楚,之前几番与灵影弟子交手,所遇“婵依阵法”不过点点。如今决战毫无退路,司马寒衣拼尽全力,所余弟子皆以列阵,这将会是“婵依阵”最厉害的形态。

    “哼……”萧天临敌却毫不畏惧,铁剑在手,所当无畏,“有意思,这回总该使出全力了吧……就让我看看,‘婵依阵’的真正力量……”

    阵法当前,“婵依”聚列,灵影教弟子百人,寒芒交错围栏而慑——半包围之架势,将萧天身前视位完全封锁,可攻可守,动静皆变,实中有虚,暗流涌动……

    “又是那个阵法吗,‘婵依’……”吴贤看着眼前百人列阵之“宏观”,想起第一次对决那晚,萧天身受“婵依阵”之煎熬,不禁担忧道,“要是还像上次那样举手被动,这回所临敌众更多,萧大哥会很危险的……”

    “不用担心,萧天哥哥不会有事的……”鲁涛倒是镇静说道,“他已经找到了‘婵依阵’的弱点,以不变应万变,对付司马寒衣,他心里一定有数……”

    “不过也真是的,为什么只有萧大哥一个人前来救我们,李师姐呢?”打了这么久,看着萧天一个人殊死奋战到这里,担忧中不禁疑问道,“按道理来说,李师姐应该比萧大哥更着急我们的安危才对,可她却放心让萧大哥一个人来……司马老贼狡猾至极,‘婵依阵法’又凶险难测,更有教众弟子数百阻拦,就是一支军队来了也未必能够拿下,可李师姐却放心让萧大哥一个人来……”

    “应该是司马寒衣给萧天哥哥下的‘威胁’吧,以我们为人质,让萧天哥哥一个人前来……”鲁涛生性聪明,一猜便中,“毕竟司马寒衣的眼里,只有身为‘苍龙大侠’的萧天哥哥一个人……”

    “走到这一步已经很不容易了,萧大哥为了救我们,一个人独战灵影教众敌……”吴贤用祈祷的目光望着萧天,不禁心有感触呢喃道,“李师姐昏过去的时候,我们‘不顾道义’离开了他,结果还被司马寒衣挟持,给他添了不少的麻烦……可萧大哥却不计前嫌,依然赴死来救我们,也许这回,是我们欠他的太多了……”

    徐双在一旁听了,心中感情却愈加复杂……

    “萧大哥,之前因为忆瑶师姐重伤昏迷,我一气之下出手打你,你却不计前嫌,还拼上性命来救我们……”徐双眼神迷离,心中苦涩道,“可是你为什么,为什么要这么做?我并没有原谅你,即使现在也是……反观忆瑶师姐,如今我们有难,她自己却不前来相救——从我们来到军营的那一天,忆瑶师姐连笑都没笑过一次……忆瑶师姐,我们好歹也是一起长大的朋友,你就真的全部忘了,我们之间的情谊……我只是想回到从前,回到原来我们一起开心的日子,可是为什么,为什么忆瑶师姐你变了,变得这么冷酷、这么无情……”

    渐渐消磨对萧天的恨,却又油然一股对苏佳的埋怨,暗暗萌生。现在的她,在意的并不是自己的生死,而是这虚假而无情的命运——自己想要的最简单的幸福,自己怎么样也得不到,反而看着曾经的朋友,相离几许后,渐渐离自己远去……

    在徐双看来,这就是怎样也改变不了的,残酷的命运……

    “婵依阵”前,生死决斗……

    数十人为一阵,阵法聚合离散,锁链连环交错,如“铁索连舟”般固若金汤。曾经的“婵依阵”,一阵既已困斗难破,如今数阵联合,更是棘手万分。

    萧天知道这一战最为艰难,但心中不变的信念支撑,自己无论如何,也要杀破敌阵,打败司马寒衣,救下徐双她们……

    “‘制其人而破其阵’,婵依阵之弱点……”萧天眼神一凝,举剑镇定道,“可如今相数阵法连结,想要像那晚单独破阵恐没那么简单。既然如此,只有拼出一条机会来了……”

    坚定了决心,萧天耸了耸还能奋战的肩膀,飞身“凌云步”先攻而上,持剑凌然骤杀而去。

    剑气傲然,呼风电闪,“萧家剑法”之“剑赤冲天”,碎土扬尘灭袭而上,正朝“婵依阵”阵眼方向而去。

    “‘婵依阵’,众星——”司马寒衣看在眼里,知道萧天这回是拼尽全力与自己搏命,丝毫不敢懈怠,冲阵前弟子命令道。

    灵影教弟子据阵以对,流环分散一道,聚合一处的“铁阵”如莲花般绽开,忽而翻移五面,以其分散包围萧天。

    萧天不顾周身所变,“剑赤冲天”当阳而去。凝聚叱咤剑风之狂澜,“剑赤冲天”翱翔破宇,正击其中阵眼一点。

    “阵变,镜花!——”司马寒衣着眼阵中变化,继续命令大喊道。

    “婵依阵”即刻骤变,分散五处合围交袭……

    “噌噌噌噌——”四周顿闪金光寒响,“婵依镜花”五影碎杀,八方交错正朝萧天凌步半身而来。

    萧天顿感杀机四伏,剑锋稍许收敛,退回“剑赤冲天”一式……

    “着!——”司马寒衣以为萧天身中陷阱一处,定声一喊。

    但萧天所见“镜花碎影”袭来,并未举手无措……

    “吼——”一声龙咆,震慑天地——“神龙九变”第六式“青龙神威”,巨龙剑气盘旋而出,化为一道冲天屏障,聚阵萧天周旁。

    “婵依镜花”所使致袭,裂影碎闪皆中“龙威屏障”之上,并未伤及萧天半点。

    而萧天破招后,没有多做歇停,剑气化守为攻,“龙威”再度震起——又是一道惊龙之吼,巨龙剑气分散八方,“神龙九变”第八式“龙游八方”,破灭之巨龙百游齐上,分杀骤袭而去。

    “镜花碎影”无以撼动巨龙威魄,辗转几式后,纷纷被“龙威”所吞噬。但“婵依阵”之连环壁所仍在,“龙游八方”虽有撼地之威,却仍未能击破“婵依阵”之根本。之前对决其中一阵,“神龙九变”都无建树,如今“五阵”合围,其势更加难缠。

    但萧天却显得很有耐心,即使“剑龙”无以击破,仍在努力寻觅着机会……

    可司马寒衣就不同了,所见愈战,萧天愈加稳重和自信,司马寒衣心中逐渐慌乱,恨不得越早将萧天打倒,自己越能安得下心。

    果然,望见萧天“神龙九变”并未能破解“婵依”,司马寒衣继续冲阵中弟子喊令道:“阵合五聚,天狼阵!——”

    列阵弟子再接命令,分散移步聚散相持——“婵依天狼”再起,以静为动强攻,只是这回不是一阵之力,而是五阵其杀,威力更甚之前。

    萧天所见“天狼”骤现,两眼一凝,丝毫不敢怠慢。眼疾手快收剑一手,聚掌齐出似有其意……

    “呲呲呲——”强威的震力由连环锁链聚合,五阵阵中冲顶而发,电闪雷鸣般震慑,内力狂流汇集一处。围阵弟子纷纷举刃,合众内力聚为一点,“婵依天狼”轰雷一式,五星集发,正冲萧天头顶而去。

    “额啊!——”萧天这边所临压迫,愤吼一声,聚掌呼顶而上……

    “吼——”断杀惊响,“龙威”震天——“断龙苍天印”破封而上,正冲头顶“天狼雷鸣”而去。

    雷龙相杀,百聚狂鸣,本已乌云密布的阴天,顿时恍若惊雷滚滚——这一式“龙威”与“天狼”相冲,顿时呼鸣百裂,拼至全力的搏命一击,彼此出手毫不留情。只不过萧天是一个人,而对手则是“五阵百人”的灵影教众徒……

    随着裂土扬尘一式即过,双方搏杀再度平手。萧天落地定心一刻,司马寒衣则在一旁紧张未息……

    “又是平手是吗……”追风弟子这边,鲁涛看着眼前的“窒息对决”,紧张提至了嗓子眼,担心萧天的同时,不禁暗暗说道。

    “这到底是什么对决……”吴贤也瞠目结舌道,“‘婵依阵’的威力实在可怖,而萧大哥招招奋力相敌……萧大哥,你可一定要撑住啊……”

    徐双没有说话,只是眼神担忧地看着战场,看着眼前这个师姐托付生命的男人……

    “苍龙掌的威力,还是这么恐怖……”司马寒衣看着眼前的战局,萧天仍旧余力迎战,而且并不落下风,自己不禁暗暗道,“果真是‘苍龙大侠’,其武掌法以本难敌,五道‘天狼阵’都不能尽破……看来要想彻底打败他,必须耗尽其掌法才有机会……”

    司马寒衣似乎想到了歹计,眼神莫名一变……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