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九百八十六章 险谷脱困
    “成败在此一举,险境中只能搏命一把……”萧天做好了赴死的危险,凝望着底下的“黑暗深渊”,内心隐隐搏动……

    “隆隆隆隆——”横梁之上移动的“机关石佛”,以及埋伏在暗的灵影教弟子,还在一步一步向着萧天方向逼近。』』『天籁小说Ww『W.⒉但萧天早就做好了准备,生平最凶险一战,决心最为坚定,萧天掌中蓄势待,如暴风雨前的宁静……

    “吼——”黑暗之中,突然骤杀一声“龙威”——萧天终于动手了,“神龙天威”断空而出,惊破天地之气宇,“苍龙掌”骤袭而下,如有席卷乾坤之气魄,吞噬浩渺一切烟云。

    最强之诀式,萧天出掌,只在下方的交错横木。不看举定难破的“机关石佛”,也不看暗众埋伏的灵影教弟子,萧天这轮绝命杀招,只为摧毁交错支撑的横梁支木。

    “咔咔咔——咔擦——”一瞬之间,黑暗之下断木惊响,“神龙天威”力破千鼎,“深渊”之下颤足剧烈,舞空中一条破浪蛟龙搅碎尘泥,直翻谷底而去。

    “咔擦——咔擦……”一声接一声裂响,空屋室中巨鸣叠起,横错高地的栏杆巨木,霎时被“巨龙神威”冲碎俱裂,整座古刹庙宇顿时如地震般摇晃不止,攀附在墙上的岩壁逐渐剥落,随同断碎的横木一起,掉落深渊谷底。

    而伴随着作为支架的横木碎散,四周依附的“机关佛像”也纷纷坠落,一同掉入深不见底的“黑暗”之中……

    萧天依附在岩壁最高点,俯视着“空屋”下的一切,两眼聚精会神凝望,寻找着自己意图的“目标”。然而古刹庙中摇晃剧烈,遭受“苍龙掌”之侵袭,恍如地震崩塌般,萧天自己也感受到强烈的震动,决定中的冒险一搏,可能面临永远埋葬在谷中的危险。

    但萧天毫不畏惧,似乎心中有着从未有过的强烈信念,即使面临再险的绝境,也会执着坚定、永不退缩。

    “一定要找到,最关键的那根支柱……”萧天心中暗暗道,眼神目不转睛地望着下方破碎的横梁,把所有的希望赌在上面……

    “轰——轰……”一声声震撼,庙宇之中横梁塌方,数十座“机关佛像”随之坠落谷底,出震魄不息的回声巨响。

    “啊——啊……”而埋伏在“佛像”一旁的灵影教弟子,有的未能驻足立稳,与“佛像”一同跌落,惨叫一声后,永远埋没在黑暗的“深渊”下……

    “吼——”萧天没有停止,冒着自己也可能被“埋葬”的危险,继续施展“苍龙掌”,正对庙宇中下的众木横梁。

    “咔——咔……”一根接一根交错的横木,就这样被萧天的“龙掌”纷纷击断——横梁即断,庙宇塌方愈加强烈,依附在山岩上的古刹颤晃不止,似乎整座山头都有欲颓崩塌的危险……

    岩顶之上,乱石坠落,空屋正前,巨木断响,黑暗下的庙宇逐渐化为一片狼藉,随同着乱土尘埃一起,共同跌落谷底……

    然而正在“乱象”间,隐约中一根粗枝横木安然无恙坐落其中,连接着庙宇四壁,壁口一道竖直光亮穿透进来——那里似乎就是庙宇洞穴的出口……

    “找到了,在那里——”萧天正眼而望,即刻找到了出口所在,心中定喊一声——眼见完好横梁不过十丈之高,萧天两手附壁一鼓作气,准备跃至横梁,沿着出口的方向离开庙宇。

    然而,事情似乎还没这么简单——“地震晃摇”中的古刹庙宇,幸存的灵影教弟子数人,正沿着庙宇石壁方向攀爬而来,似乎是要阻止萧天离开;虽然“机关佛像”坠落尽毁,但这些个灵影教徒依旧难缠,萧天如今立身危境之中,挣脱似要一番功夫。

    但萧天已然抱定决心,不顾周身迫近的众敌,看准下方完好的横梁一侧,举步飞身一跃而下……

    “呀啊——”萧天鼓劲振喊一声,从檐顶跳下,正落横梁之上,两手抓住横木,伏身正前光亮洞口出处。

    紧随着耳边“呼呼——”震响,因“苍龙掌”威力塌方的山洞,头顶几块碎岩落下,险些砸中萧天的头。萧天知道此处即将塌陷埋没,万万不可再耽误时间,得尽快逃出这个洞口。

    但灵影教众徒显然不会就这么放过萧天,纷纷跟着落至横梁,前后拦住萧天的去路,即使知道自己今天命之已绝,也要拉着萧天一起陪葬。

    “可恶,这帮家伙真是阴魂不散……”萧天暗中咒骂一句,立稳梁上,拳脚以对,为自己虎口脱险作拼死的博弈……

    “吭咔——”又是一道震晃,周身的横梁碎木再起裂响,随同头顶上方坠下的落岩,形势愈加刻不容缓……

    萧天二话不说,“凌云步”沿着横梁,飞身灵影弟子众前,先制人突掌而上——“推云掌”兼一手“虚明”,萧家拳法盘涌二式,欲以最简单之招法,制伏对手,为逃脱洞口争取时间。

    果然,危境独处横木之上,“婵依阵法”无使不说,灵影教弟子众人更是乱脚中无以准备。萧天如冲云般出招前来,自己等人举手无措,想要拔刀即使寒芒阻拦,却是来不及动手……

    “呼——砰——”疾掌呼至,干净利落,萧天出手正中要害,推掌所击敌身正前。

    “啊——”周身中掌,当即惨叫,内伤顿涌,灵影教弟子挣扎一顿,遂两脚一滑跌落横梁,埋没坠入谷底“深渊”……

    萧天所见,举步重施——“玉明掌”跟进一步,配合“苍龙诀式”拳脚掌法,手道其间,游刃有余。

    前列灵影教徒不过三五,举刀无以为阵,面对章法不紊的“萧家拳法”,毫无还手之力。萧天出手干净利落,萧家拳法正中其心,三两套路着手正点,之将面前拦截的敌人纷纷击倒,随同一起跌入谷底。

    “啊——啊……”伴随着谷底的阵阵惨叫,“深渊”之下又添埋葬之人……

    身前拦不住萧天,后方跟上的灵影教众人,手持寒芒踱步逼来。萧天余光瞟见,反身横脚一袭。

    “苍龙诀式”足阵其法,虽未有强劲之力道,却也震慑众敌不敢靠近。萧天乘势而上,“斗转星移”再起,眼疾手快趁其不备,将众敌之兵器吸附聚合一处,用力一挥,皆知落下。

    没完,萧天回身最后一记反扑——掌纹晕芒交错,两手“震王拳”纵断而下,如有开山裂石之力道,正击身后灵影教众敌胸前。

    “啊——额……”聚力胸骨震碎,灵影教众徒纷纷重伤,吐血惨叫一声,遂亦体力不支跌入谷底,成为了黑暗古刹的“陪葬”……

    几手出拳解决掉了拦截的敌人,萧天重新转过身,脚踏横梁,沿着洞口光亮的方向跑去……

    “隆隆隆隆——”然而,谷中庙宇再度震响,檐顶的巨岩大块大块碎落,似乎整个山洞已经支撑不住,整块山岩开始一起塌陷——再这样下去,最后这根支架的横梁也快承受不住。

    “再拖一会儿啊!——”萧天也知道这是绝境中的最后一道希望,加快朝前奔跑脚步——如今自己只有一个信念,就是在山顶塌方之前,跑出眼前这道唯一的洞口……

    “轰!——”最后一道震天惊响,洞中支架尽数断裂,整座洞口山岩塌陷,随同司马寒衣古刹中的“机关杰作”一起,埋没在永无天日的黑暗之下……

    而在青冥山谷之外,司马寒衣及被挟持的追风派弟子等人,也是看到了这惊世的一幕……

    就在刚刚萧天“落难”的庙宇山岩处,地震摇晃不止,随同一声惊天的震响,恍若劈天碎地般,整座山谷侧崖一处,全然塌方落下,化为一片烟云,只剩谷口道下一片碎土狼藉……

    任谁也不会想到,整座山崖竟会莫名塌方,还是出自一人毁落之手……

    “那是……萧天哥哥刚刚落困的地方……”鲁涛看着眼前的震景,惊异害怕道。

    “怎么会……这样……”吴贤也以为萧天被埋没其中,露出嗔异的眼神道,“不可能……这不是真的,萧大哥不会死的,我不相信——”

    徐双则在一旁默不作声,但看着眼前的“山谷塌方”,却不见其中萧天的身影,眼神与内心同时充斥着矛盾与恐惧……

    追风派弟子担心萧天情理之中,但令人出乎意料的,视萧天为对手的司马寒衣,看着眼前的“绝景”,不但未露喜悦之色,反倒眼神中的担忧愈加强烈——但司马寒衣并不是担心萧天的安危,而是自己的机关大阵,就这样毁于一旦。

    “山谷庙宇塌方,这绝不是巧合,一定是我那些‘宝贝玩意’出事了……”司马寒衣咬着牙,眼神愈加不安道,“这都是苍龙大侠做的吗?他一个人置身那样的绝境……而且,他真的死了吗……”

    如今在司马寒衣的眼中,对萧天不再举以轻蔑之意,反倒是多了几分畏惧与惊恐……

    塌方的山谷从中落陷,“烟云”下碎土尘埃将青冥谷底彻底埋没,古刹栈道狼藉一片,波及伤亡灵影教弟子不在数百人之下——萧天被用计逼入庙中“机关迷阵”,司马寒衣本意图将萧天困死阵中,结果这一下不要紧,萧天独自一人破解“迷阵”,并捣毁了整座山崖,塌方埋葬了灵影教弟子百人,司马寒衣得不偿失……

    “萧大哥还活着,我相信他!”关键时候,吴贤仍旧不放弃希望呼喊着萧天的名字。

    “是啊,我也相信他……”徐双在一旁,忽然眼神迷离一阵,抱着复杂的情感,望向“废墟山崖”一处,心中暗暗道,“他为了忆瑶师姐,坚定信念拼上一切,绝不会在这种地方倒下……”

    渐渐地,徐双对萧天的情感,由仇恨逐渐转变为期待……

    “还活着是吗……”司马寒衣也在心里叨叨嘀咕,不知为何,望着前方的“山石乱象”,似乎自己也不希望一心想要杀死的对手,就这样永远被埋没在废墟谷底……

    山崖塌方约莫一刻过后,一切趋于平静。须臾,山脚一侧忽而响起“希望”的动静……

    “乱石”之下,一道身影拨开乱土,从废墟之中缓缓爬了出来……

    “那是……”吴贤看在眼里,不禁渐起兴奋。

    “嗯……”司马寒衣也猜到了结果,不禁沉闷一声……

    爬出之人满身土灰,四肢摇晃似乎受了些折骨之伤。肩上一支插进的箭头,还来不及拔出,左脸上一道细长的刀痕,折射出坚毅与不屈——是他,萧天还活着,并没有死!

    “真的是萧大哥——”吴贤和鲁涛二人见了,不禁同时兴奋喊道。

    “哈……”徐双也不自觉露出欣慰的笑容,湿红着眼眶默默道——这是徐双第一次为萧天用心担忧,也是第一次为萧天,为自己曾经所恨的男人露出笑容……

    萧天还活着——山岩塌方的最后一刻,奋力跑出了洞口……抬头而望,眼神坚定正见山顶之上的司马寒衣——看样子萧天的精神不错,最后一刻从绝境中成功逃出,连一丝心有余悸的表情也没有。

    “果真还是逃出来了……”看到这里,司马寒衣脸色愈加难看,暗暗愤声道,“居然独自一人破了我的‘机关迷阵’,真不愧是苍龙大侠……”

    萧天见定山顶方向,不顾疗养身上的伤情,“凌云步”兼轻功踏步飞跃,以最快度登至了山顶。

    而经历了这一出,不但灵影教众徒损伤惨重,就连幸存徘徊在山谷栈道的灵影教弟子,也不敢再阻拦萧天——如今萧天在自己等人面前,简直如同天神下凡一般,谁也不敢再贸然上前……

    萧天两三跃步,径直飞到了司马寒衣身前,与其正视而对。看样子从山底一路“闯关”上来,萧天的体力保留不错,完全有能力再斗“婵依”,以及和司马寒衣决一生死。

    而司马寒衣这边,幸存的灵影教众徒近百人,也几乎同时聚到了山顶正旁——看样子在这里,将会是决战的最后之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