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九百八十五章 机关迷阵 下
    “佛像自己动起来了——”萧天也是不禁怔异道——自己虽认精通机关要术不少,即使是机关木人惊绝构造,在柳沙镇或寻巍山见识到的,萧天也明了细中;但如今眼前的“铁佛浮屠”,萧天却是闻所未闻、见所未见,此等机关要术之惊奥,果非普通圣贤之辈。??萧天在那一刻意识到了,这个司马寒衣,是一个精通机关要术不在自己师父妖鬼大师之下的绝世高手……

    “原来这才是司马寒衣真正厉害的地方……”萧天凝神暗暗道,“自创灵影教派,所习‘婵依阵法’,还以为司马寒衣武功上会是何等绝世高手。如今所见,司马寒衣真正厉害的过人之处,是这举世惊木的机关阵法!”

    “隆隆隆隆——”四面的佛像离萧天越来越近,犹未可知的危险正在徐徐逼前,萧天很清楚,这机关迷阵的凶险,自己必将逢临苦战……

    “铁佛石像”沿着凭栏横木,四面八方朝萧天夹袭而来,萧天独立孤木之上,两眼凝神,不敢怠慢……忽然,两脚轻划,骤空一起,萧天御步飞身,先行身位居高临下,看“对手”究竟有何目的。

    佛像的移越来越快,就在离萧天脚下五寸之距……“嗖嗖嗖——”突然,“佛眼”之下,忽而冒出暗器数支,四面合计如淋密雨,正朝萧天暗袭而来。

    萧天镇定自若,两脚腾空飞转一扣,尽以最大之能,将飞来暗器悉数踢开。所临上身暗箭,萧天两手轮回一拨,“斗转星移”呼使相向,将暗器逐一击落。

    但这仅仅只是个开端……萧天从半空落下,再至横梁木上,“石佛”已然垂手突袭——机关纵力支撑下,“石佛”惊若“如来神掌”般,四面合一朝萧天举掌而来,重鼎千斤,其力不可小觑。

    萧天倒也不想一直躲避,索性壮起心胆,挥手一招“旷宇苍龙”迎击而去……

    “吼——”动魄四慑,龙威震魂,“旷宇苍龙”与四面“石佛”对掌而至,百里惊撼,骤魄天威,一时梁木杀风俱断,迷阵之下狂风破袭。

    然而,看似威力震慑的“苍龙掌”,似乎在这些铜墙铁壁的“石佛”面前,毫无效果。萧天断使全力迎上,四面“石佛”却纹丝不动,即使阻止了石佛的靠近,也依然未能将其破毁。

    相反,这些“石佛”的迫近掌击,如同压力紧迫的山岩之力,压得萧天喘不过气,不但“苍龙掌”未以克服,一股油然的震慑与惊威,将萧天逼近了死角。

    “呼……呼……”果然,遭受四面夹袭,“苍龙掌”无以击破,萧天原地喘了喘气……

    “咔咔……”谁知,“石佛”没有击退,萧天脚下的横木倒是愈加断裂——看样子“苍龙掌”的威力不但没有破阵突围,反倒给迷阵带来了不可预估的破坏;在这“暗室”之中,看不见地面墙檐,只有横木交错悬浮空中,下面是一望无底的深渊,一旦梁木尽数毁坏,就算“石佛”机关尽毁,自己也会坠入深渊,永远困死在这黑暗之中。

    临近如此苦战,萧天不禁想起在汴梁南宫家的“千秋塔”,自己和王大生的决死一战——今日的场景和那日很像,同样是被困在孤阵危境中,武功力道所使把控,不但要制伏对手,又要避免危境场景损毁殆尽;不同的是,当日在汴梁,萧天的对手只有王大生一个,而今日自己的对手,却是数不胜数的“机关石阵”,以及躲在暗处犹未可知的灵影教弟子……

    “可恶,这些佛像坚如磐石,连‘苍龙掌’都无法击毁……”萧天顿了顿,内心急愤下,不禁暗暗道,“这个司马寒衣,真是不简单——我本以为,妖鬼师父的机关木人,已经当属机关要术的之绝妙,今日所见‘石阵机关’,更为惊奇……再拖下去局势会越来越被动,我得想办法摆平这里,尽快从这儿离开……”

    萧天心里这么想,但形势却并不如人愿……“咯咯——”四面“石佛”再次有了动静,纷纷举以铁手垂击,再度朝萧天头顶呼使而来。

    萧天没有办法,卯足全力纵身一跃,躲开“千斤力击”。恍而一瞬,举足飞转,腾空踢杀,正朝“石佛”掌心而上,欲图再觅良机。

    只可惜,脚法并非萧天之所长,“石佛”掌力又不惧“苍龙掌”之威力,萧天这一下踢击看似正着战机,实则不痛不痒。

    “好痛……”相反,萧天两脚踢在“石佛”掌上,脚步传来隐隐的阵痛,“这些个‘石像机关’,简直力顶千军——不行,不想点对策正面硬碰的话,根本无以还手……”

    心中担心着,萧天准备另觅战机,然而眼前惊异的一幕,差点让自己猝不及防……

    “石佛”迫近,萧天半空中又渐落下……突然,惊幕一瞬,就在萧天耐心寻索对策间,眼前佛像忽而一转,背后正对,惊象眼前——只见“石佛”突转身后,埋伏灵影教徒数人,手持暗器寒芒利刃,早已伺机等候多时。

    “什么?——”萧天也是大吃一惊,没想到机关阵后,竟有灵影教弟子在此埋伏,自己一时反应不及,手无举措凌空无定。

    “嗖嗖嗖嗖嗖——”灵影教众人二话不说,纷纷举以暗器短弓,正朝萧天夹袭飞射而去。

    萧天来不及多想,“斗转星移”偏转一瞬,急忙身力顿使当空——龙吼一阵,再起风云,“断龙苍天印”破杀定下,百里惊寒之杀吼,碎天神威,纵宇而出。

    “叮叮叮——”“啊——啊……”神威弹开暗器之瞬,更是毙命埋伏灵影弟子数人,灵影教众徒惨叫几声,纷纷由横梁“石佛”之上,跌入暗不见底的深渊……

    然而,局势慌乱之下,萧天并非毫无中招……

    “额……”萧天忍叫一声,肩膀传来一阵剧痛——只见萧天左肩之上,一支暗箭正穿其中,刚才突袭过于突然,萧天“龙威”未能全数避开暗器,肩膀仍旧深中一箭,鲜血渗流。

    但现在不是萧天考虑养伤的时候——刚才“苍龙掌”威力震破,又一次击断了支撑的横梁,脚下顿时高底楼空,稍有不慎,便会像那些灵影教弟子一般,跌入深不可见的“黑暗”。

    不过也并非完全没有“收获”,就在横梁塌方的一瞬,几尊“石佛”随之震落,一并跌入了深渊之下,最终“暗底”传来回声数久的震响。

    “那便是,最快清掉这些机关石阵的方法是吗……”萧天看在眼中,似乎脑中灵光一现,举步飞身跃至更安全的檐木上方,似有所意动……

    “隆隆隆……”然而,“石佛”坠落的震响,不但在古刹庙中震惊数番,在庙外青冥谷上四周,也能感觉到不小的震动……

    “那里,到底生了什么……”果然,山顶之上,看着萧天之前被撞进的庙宇方向,那里传来惊动的巨响,吴贤不禁担忧问道,“萧大哥,该不出什么事了吧……”一向信任萧天的吴贤,这会儿也不由担心起来。

    “那座庙宇,是不是有什么不寻常的地方……”向来机灵的鲁涛,不禁在一旁寒暄道,“萧大哥不过是一个人落入其中,山谷一侧却能传来这么大动静……”一边说着,鲁涛一边将目光瞟向一直注意战局的司马寒衣。

    萧天被逼绝境,按理来说司马寒衣应该“开心”才对,然而谁知司马寒衣凝望着古刹庙口,神情十分严肃,似乎一直在担心什么。

    “那个巨响错不了的,只有老夫的那些‘机关佛像’……”看样子司马寒衣似乎心中有数,庙中生的一切,不禁暗自喃喃道,“那些机关,可是老夫的精心杰作,纵使你苍龙大侠武功盖世,也未必能敌,更何况是在那间独有横木交错支撑的暗室绝境……可是刚刚那道声响,定是‘石佛’倒塌之动静,难道说苍龙大侠找到了破解‘机关石阵’的方法?不可能啊……”

    司马寒衣很清楚“暗室”之中,机关摆设定位所在,可如今传来惊动声响,司马寒衣心中莫名牵动……

    庙宇暗室之中,萧天飞身两步跃至更高横梁,而在横梁四周,又有十来“机关石佛”逼近而来。

    萧天很清楚,这些不过是故技重施,在“石佛”背后,一定还有暗中埋伏的灵影教弟子。

    “隆隆隆隆——”石佛震响举步靠近,萧天看准时机,这回不会坐以待毙……

    突然,萧天阵中不再被动,举步朝前主动出击,就在“石佛”临近身前,准备转向突袭一刻,萧天四举神掌而出。

    “吼——”如同冲破黑暗的震威,惊龙百里,洞穿天际——“断岳天龙”震破八方,恍若游然于黑暗中的巨龙,倾巢举向,正朝四周“石佛”而去。

    “砰砰砰——”一道道龙掌打在“石佛”之上,可想“石佛”全身坚如磐石,即使是震杀千里的“苍龙掌”,也丝毫未能破其半身,仅仅只是阻止前进一番罢了。

    但萧天的目的并不在这儿……

    “啊——额……”突然,“石佛”背后,灵影教众徒纷纷惨叫,当场吐血暴毙而亡——原来萧天这一式“神掌”,其意不在“石佛”之上,而在隔山打牛、断其根本。“断岳天龙”力顶神威,洞穿“石佛”身体,将灵影教众徒悉数毙命,几声哀嚎惨叫过后,纷纷跌入“深渊”。

    萧天再次飞身几步,对付这些剩下难缠的“石佛机关”,萧天似乎笃定冒险一试……

    “机关要术之本,其有众之根源,就像房屋之本在于横梁,桥梁之本在于墩柱——横梁若断,房屋尽毁;桥柱不支,木梁无完……”萧天念叨着中的核心所述,环顾着这只有横木交错支撑的“暗室”,以及随之而动依靠横木移动的数不清的“石佛机关”,不禁大胆猜想道,“既然如此,这古刹庙宇中的‘石佛机关’也是一样,一定也有根源之梁架在其中……这‘暗室’之中为何没有房檐一角、地板石砖,空有横木交错架空其中?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些支架除了支撑这些‘石佛’的移摆,更是为了交错暗室支撑的横梁。既然暗室之中没有一砖一瓦,空有这些支架,那这些横木支架便是支撑所有一切的关键,一旦尽毁,庙宇暗室必将坍塌……”

    萧天纵使轻功几步,故意躲开沿途“机关石佛”的追击,继续思索着突破的办法……

    “但司马寒衣精通机关精妙,这些道理他一定懂,既然支撑‘暗室’的只有这些交错的横木,又要保证庙宇不被意外损毁……”萧天两眼定睛,坚信自己的猜想道,“这些横梁之中,只有一支梁木,是最佳加固牢不可摧的——那就是支撑整座‘悬空庙宇’的核心横梁,也是连通这座暗室和洞外出口的地方!”

    抱定了心中的想法,萧天腾空一跃庙宇暗室最顶处,俯视着“黑暗”下交错万分的横梁支架,自己似有冒险举动……

    “成败在此一举,险境中只能搏命一把……”萧天做好了赴死的危险,凝望着底下的“黑暗深渊”,内心隐隐搏动……

    “隆隆隆隆——”横梁之上移动的“机关石佛”,以及埋伏在暗的灵影教弟子,还在一步一步向着萧天方向逼近。但萧天早就做好了准备,生平最凶险一战,决心最为坚定,萧天掌中蓄势待,如暴风雨前的宁静……

    “吼——”黑暗之中,突然骤杀一声“龙威”——萧天终于动手了,“神龙天威”断空而出,惊破天地之气宇,“苍龙掌”骤袭而下,如有席卷乾坤之气魄,吞噬浩渺一切烟云。

    最强之诀式,萧天出掌,只在下方的交错横木。不看举定难破的“机关石佛”,也不看暗众埋伏的灵影教弟子,萧天这轮绝命杀招,只为摧毁交错支撑的横梁支木。

    “咔咔咔——咔擦——”一瞬之间,黑暗之下断木惊响……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