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九百八十四章 机关迷阵 中
    “不过老夫可是为他准备了一份特别‘礼物’……”司马寒衣继续道,“哼,世人都道他是郜前辈的弟子,‘江湖博’的传人,‘苍龙大侠’的后世……可孰不知,他也是妖鬼大师的亲授弟子,精通鬼谷机关之术……不过要说到机关要术,你苍龙大侠未必是老夫的对手,如果你真有胆识,就让老夫看看,你能不能走出老夫的‘机关迷阵’——”

    看样子,司马寒衣是打从一开始就想将萧天逼入庙内。而在古刹庙中,谁也不能想象等待萧天的,会是怎样的凶险……

    古刹庙宇门前,格子窗碎了一地,刚才被众徒撞进庙内的萧天,一时没了动静,生死未卜。而后续从栈道前后夹袭而来的灵影教众徒,很快将庙门围了个水泄不通,以防萧天从面门“逃出”。

    而此时此刻在庙宇之中,萧天和灵影教众人的糜斗还未结束……

    “啊——啊……”几声惨叫,血溅当场——庙宇之中一片漆黑,萧天随同教徒数人翻进庙宇之后,萧天剑出几式干净利落,结果掉了随同一起的灵影教弟子……

    “嗯……”萧天吱应一声,慢慢站起身来——这一战实属艰难折磨,萧天一路从山顶沿着栈道杀上,所杀敌数不下百人,体力消耗不轻,这也是自己独自一人面对过的,最危险持久的战斗。

    但萧天心里清楚,今天拼尽全力,也要救回徐双她们,抱定着决心,以及对苏佳的承诺,萧天就算战得负伤累累也得坚持下去。

    不过被莫名撞到庙宇中来,反倒是给刚才被数十众敌逼迫的萧天喘了口气。如今眼前一片漆黑,不知庙内究竟有何物,萧天把持着生来的好奇,想要深入一探究竟……

    “被这帮家伙撞进这里,他们的人一定还在庙门口守着,我现在要是原路走出门,肯定又会被包围……”萧天想了想,暗暗镇静道,“倒不如进这莫名庙宇中瞧瞧,看看这坐立悬崖峭壁的天梯栈道庙宇,灵影教修行的师门圣地,究竟是何地方——反正司马寒衣未知我生死之前,不会对徐双她们下手,趁着这段时间,恢复一下体力……”

    于是,萧天壮着胆,“摸黑”走进了庙宇深中……

    庙宇之外,山顶之上,司马寒衣还在紧紧凝望着“战场之处”——被教徒众人一同撞进庙宇之后,就再也没了动静,也不知道萧天是生是死,司马寒衣倒还揪着心;他也清楚,萧天一路从青冥谷底杀上山来,所杀教徒不下百人,一个个心爱弟子死于萧天之手,司马寒衣收回几分轻蔑,对萧天逐渐举以仇视的目光。

    而徐双吴贤他们则更是担忧萧天的安危,庙宇之中半天没有动静,也不清楚现在是个什么情况,百余灵影教弟子又围在破碎古刹门前,就算萧天平安无事走出庙宇,也会再陷敌围……

    “萧大哥他……不会有事吧……”一向最关心萧天的吴贤,终于忍不住低声问道。

    “哼,谁知道呢?”司马寒衣冷冷一笑,心中带着期待与杀意说道,“不过这样正好,给苍龙大侠你准备的特别的‘礼物’,老夫倒也想见识见识,你这个妖鬼大师弟子的能耐……”

    “妖鬼大师不是莫掌门的师兄吗?传说中精通机关要术的前辈……”鲁涛想起妖鬼大师和掌门莫天行同为玄清大师弟子门下,不禁问道。

    “没错,机关要术,世间百行,却怎能想堂堂苍龙大侠,竟也会是他妖鬼大师的弟子……”司马寒衣继续道,“老夫的机关术一直深有造化,想要和传说中的妖鬼大师一较高下,却是一直没有机会……现在可好了,苍龙大侠是妖鬼大师的弟子,这可真是天赐良缘——庙宇之内,就让老夫看看你苍龙大侠的本事,是否能活着走出这里……”

    口中所言,似乎在这古刹庙宇中,等待萧天的,会是凶险难当的机关要阵……

    庙宇之中,深藏暗道……

    萧天继续摸索着,一路往庙宇暗道潜行而去。直行通过一段独木桥般设计的斜梯,眼前渐显模糊的光亮,萧天不见暗暗疑道:“斜梯垂楼,连接四所——这是机关要术的设计风格,难道说在这庙宇之中,司马寒衣专门为我设置了机关迷阵?不是没有可能啊……”

    精通机关要术的萧天,第一时间本能反应,猜测这庙宇之中,会是一道机关设伏之所。想起之前在悬崖上与司马寒衣对峙,所见其深谙机关之法,萧天内心不禁隐忧……

    (回忆中)……

    山峰之上,萧天和神智崩溃的苏佳,被逼到了悬崖道口……

    “哼,真是没用,看来最后,还得让老夫出马……”司马寒衣冷斥一声,遂缓缓解开手臂的绷带,似有他意。

    萧天听闻,不觉惊望——至始至终,萧天自己也好,其他人也好,都只和灵影教弟子过有身手;但作为教主的司马寒衣,还没有人见过他的武功……“婵依阵”乃灵影教之武精,但须教众合力而围。司马寒衣身为教主,武功自当造极,但以其一人之武功,世人不禁猜测其神秘……

    “司马教主要亲自动手是吗……”看着面前司马寒衣的一举一动,萧天凝神定问道。

    “不管是在西域,还是中原武林,见过老夫出手的人,世间少有……”司马寒衣渐渐解开右臂绷带,冷冷说道,“你和苏姑娘今日有幸,能一睹老夫之身手,也算是临死前弥补的遗憾好了……”

    “你说什么?”听着司马寒衣嘲讽的语气,萧天定神不甘道。

    “不过看到这一幕,兴许苍龙大侠会有兴趣呢……”司马寒衣像是故意卖着关子,完全解开手上的绷带,让人震惊之画面映入眼帘——

    只见司马寒衣之右臂,豁然一副“钢筋铁甲”,非以人类之手臂,全然机关器械让人惊畏……

    “机关手……”身为妖鬼大师的弟子,萧天对世间机关颇有敏感,看着司马寒衣右手的“铁甲”,不禁愣神嘀咕道。

    “你果然熟悉这东西……”司马寒衣冷冷一笑,冲萧天应道,“妖鬼大师的独门弟子,苍龙大侠颇懂机关要术……”

    听其了解自己的身世,萧天不禁惊叹道:“你居然知道,我是妖鬼大师的徒弟……”

    “很惊讶吗?”司马寒衣回笑道,“灵影教除了教众武学名震西域,另外独门得意之处,便是弟子眼线广布世间,了解江湖之万事……不光是你苍龙大侠,苏姑娘追风派的身世,包括追风首席郑羽化十载恩怨等等,我们都很清楚……所以‘鬼陌之谷’一战,我们不仅知道胜负,还知道苏姑娘和郑羽化间的恩怨重重……”

    “你连追风派的事都了解……”萧天咬了咬牙,凝神问道。

    “好像扯远了啊……”司马寒衣冷冷一笑,抬起“机关手臂”继续说道,“机关要术之本传自西域,虽然你师父妖鬼大师曾乃中原武林机关之祖辈,但要比起我西域机关之术,还是差乎其中……”

    “你想怎么样?”萧天看着司马寒衣在自己面前故意卖弄机关之术,不禁骤问道。

    “用这玩意儿将你打倒——”司马寒衣狰狞笑道,“打倒你苍龙大侠,不仅仅是武功上,老夫要在一切之上超越你!”

    “就凭你这个‘破铜烂铁’?”萧天冷言相向道。

    “是什么并无所谓……”司马寒衣倒是毫不在乎,在萧天面前故意轻蔑道,“就算是‘破铜烂铁’,一样能将你打倒……”

    “嗯……”司马寒衣的话不像装腔作势,萧天看在眼里,两眼一凝。

    “身为妖鬼大师的弟子,精通‘机关要术’的苍龙大侠你,应该很清楚,机关术之精强绝不在刀剑武功之下……”司马寒衣继续笑道,“现在被逼入悬崖绝境,就让你和苏姑娘死在老夫的‘机关炮手’之下好了……”

    (现实中)……

    想起那日在悬崖遭遇“机关炮火”绝境,险些丧命司马寒衣手中,萧天仍旧心有余悸:“那个机关炮的威力,可谓机关术火药之上乘。没想到这个司马寒衣,如此精通机关要术,深谙机关之法,绝对不在妖鬼师父之下……而且还把自己的手臂做成机关,这老贼决死狠心之辈,我可不能大意了……”

    做好一切境遇所对,萧天继续拾步,往庙内更深处走去……

    “呼——”凉风一阵渗入庙宇空屋,不禁让人抖擞惊寒,空旷沿楼机关斜木下,是深不见底的黑暗与恐惧。

    萧天独自走在“空屋”横木之下,越往前走,脚下木桥越显孤支,下面一片如同深渊,时不时传来鬼怪般的厉风寒号,稍有不慎跌落,必然是命丧谷下、粉身碎骨……

    从一个空屋走进另一个空屋,似乎这庙宇之中的结构颇深,能容下好几个密室。越往前走,空屋结构越显迷离——刚进庙宇之时,屋内栈道不过由横木斜式相连,如今走到不知何深处,眼前的景象便是黑暗之下,几根木头交错相连,看不见地面,也看不见尽头……

    “庙宇之内,能做如此玄妙奇异之空景,机关结构造诣颇深,看来是我小看了司马寒衣……”萧天下意识间,不禁赞佩了司马寒衣一句,随即暗暗道,“不过这老家伙杀心颇重,做出这玩意儿绝对不是享乐之心……一定有陷阱,在这机关之中,我得留心防着点儿……”

    一步一险,一步一小心,“平静”一段时间后,萧天体力恢复不少,但也着实不敢掉以轻心,慢慢深入朝着横木延伸的方向走去。

    终于像是走到一个内置特别的房间里来,横木交错黑暗之下,尽头处横空坐落着几尊“铁人”,如佛像般屹立不动。毕竟这里是庙宇,石佛所设虚灵,萧天镇定着眼神,似乎对这十几尊“佛像”心存疑虑,直觉不由隐隐不安。

    “这老家伙,真把这里当寺庙啊,供奉着几尊佛像……”萧天望着四周的“铁佛”,不禁暗暗道,“但是用铁质做成的佛像,所宣并非佛家普度众生,而是铁血浮屠制造杀戮……这个司马寒衣,看样子是借以机关之术,在这处心积虑。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几尊佛像,一定别有玄机……”

    心里忌惮着,萧天丝毫不敢放松警惕……

    “吱吱吱……”果然,不出一刻,佛像突然响起了动静。

    就在萧天踏进这个房间一步,像是触发了莫名机关似的,横木尽头佛像围列,如同敌军摆阵一般,将自己团团围住。

    “有动静……”萧天凝视着四周的异动,暗暗惊忧道,“该不会是这些佛像……”

    “咚咚咚咚……”横木之上,摆放在尽头的“铁佛”,隐隐摇坠而动,愈加震惊响烈。

    “来了吗?……”萧天定神一句,做好了苦斗一战的准备……

    “咚咚咚咚——”摇坠声音愈加震响……突然,惊人眼球般,正在萧天视野之中,铁身佛像仿佛自我意识一般,沿着横木方向,朝萧天的位置夹袭而来。

    “佛像自己动起来了——”萧天也是不禁怔异道——自己虽认精通机关要术不少,即使是机关木人惊绝构造,在柳沙镇或寻巍山见识到的,萧天也明了细中;但如今眼前的“铁佛浮屠”,萧天却是闻所未闻、见所未见,此等机关要术之惊奥,果非普通圣贤之辈。萧天在那一刻意识到了,这个司马寒衣,是一个精通机关要术不在妖鬼大师之下的绝世高手……

    “原来这才是司马寒衣真正厉害的地方……”萧天凝神暗暗道,“自创灵影教派,所习‘婵依阵法’,还以为司马寒衣武功上会是何等绝世高手。如今所见,原来司马寒衣真正厉害的过人之处,是这举世惊木的机关阵法!”

    “隆隆隆隆——”四面的佛像离萧天越来越近,犹未可知的危险正在徐徐逼前,萧天很清楚,这机关迷阵的凶险,自己必将逢临苦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