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九百八十三章 机关迷阵 上
    杀招欲对一式,霎时乌云四座,暴风雨前阴沉,后慑最险惊忧……

    “呲——”“吼——”两道巨响,迸光炸裂,“剑龙”与“虬龙”相杀,天地骤显神威。“婵依虬龙”刚足力顶,众刃惊芒齐发,其力不可小觑;而萧天的“青龙神威”稳如磐石,虽未能反招回击,但也不让敌招进犯击退一步,“龙威”震慑对手。

    不过,虽然两招相杀不分胜负,但暗藏隐患的一幕,如今情况特殊不得不防……

    “咔擦……咔擦……”萧天脚下,栈道木板碎裂微响,似乎有断裂之倾向——刚才巨龙剑气与“虬龙”相缠,虽然威慑聚力挡住毫发无伤,但这木质的地板可不比自己,稍有不慎,便会被强冲内力所震断。

    下面就是悬崖高口,一旦木板断裂,驻足落空,栈道高台之上无以为避,萧天恐怕自身难保,更有失足跌落悬崖的危险……

    “可恶,继续这么耗下去,阵还没破,这地儿得先损……”萧天努力琢摸着,环望着四周峭壁栈道,寻求可以“逃脱”的机会。

    灵影教众徒当然不会放萧天离开,看着他左顾右盼,还以为其欲要逃跑,继续挥刃予以施压。“婵依阵”再起,以静克动,以守为攻,这次“虬龙”再度变阵,众刃寒芒齐聚挥上,以其刚对一点,惊发而冲阵中。

    而萧天早就预料所至,忽感头顶一阵阴云压迫,萧天意识到这一回合凶险,自己必须转移出这里……

    “呲呲——”利刃划破风云嘶响,飞电疾行般,寒芒齐聚内力而上,集于萧天阵中头上一点——“婵依天狼”骤杀而起,不同于刚才,这回灵影教众徒出击主动,聚集寒芒于一式,断雷致袭,欲图从上而下,一举震破击穿萧天。

    “婵依天狼”并不陌生,落崖那日让苏佳煎熬战中吃尽苦头。萧天抬头凝望“疾电”,心中已然一定,似乎做出了拼死准备……

    “咔——”骤时,如同惊雷闪电般,疾光利刃从萧天头上纵劈而下,气势夺然,威逼其命。

    萧天不再有任何犹豫,举身一闪,准备一跃跳出“婵依”包围……

    “咔擦——”一声惊断之响,“婵依天狼”落雷而下,没有击中萧天,却是一招击穿了栈道高台的木板——直截了当,地板碎裂,撞开一个巨大的裂口,俯视能望悬崖云端,令人惊寒。

    萧天早就预料到了,刚才若是不跑,就算自己有御龙神威之力,挡下了“婵依天狼”,但栈道高台已然裂痕,固然挡不下这道“击穿”,自己不被“雷刃”劈死,也会掉下悬崖摔死。毫不犹豫之下,萧天选择放弃固守,转身飞跑寻求突破——想要对付灵影教众人,须得选明狭窄地势,不让其施展“婵依阵”方为上策。

    但灵影教弟子也不傻,不会就这么放萧天跑出去,“婵依天狼”余力未尽,所守阵中教徒御刀正前,彼此连环聚力相待,似乎要把萧天拦在这“死亡绝地”的高台之上。

    不过萧天似乎早有准备,嘴角一笑,尽显从容……

    “吼——”众目睽睽,一声震吼,惊举一刻,萧天“苍龙掌”震断出手。不过目标并不是护阵的灵影教弟子,萧天出招的目标竟是——自己脚下的栈道木板……

    “咔咔——”“旷宇苍龙”惊杀十座,洞穿脚底木板一刻,高台栈道霎时裂响——因为“苍龙掌”威力震破,这一掌下去,别说把脚底木板打出个大窟窿,气力余威如同波浪,裂痕纹路随之扩展;“旁击侧敲”只是一下,便是满地俱碎无以为复,人若中招可以防御,地板受击则毫无办法。

    任谁都没有想到,萧天奔袭躲避“婵依天狼”致命一击,看似避难破阵,却是出人意料破坏栈道地板。地板受不起“苍龙掌”之威慑,一声惊骤之响,霎时木屑灰飞烟灭,整座高台破碎七零,险崖之上顿时悬空……

    一下子反应不过来,萧天破坏场地的缘由何在,但看着萧天坚定不移地冲阵外冲来,众徒似乎明白了什么,但却为时已晚……

    本来是想要以“婵依阵”,包围强行拦住萧天的去路,可这一下“木碎拆台”,破坏得正是及时——高台断碎,众卒临危,刚才包围施展“婵依阵”的灵影教众徒,顿时脚下摇摇欲坠;立足未稳难以发力,连环刀刃无以相顾,站场不再,“婵依阵”不攻自破。

    阵法及“破”,自然没人拦得住萧天。萧天不停脚步,疾步飞驰上去,所见没了阵法的弟子挡在身前,举手一招“双龙破”,干脆利落“龙爪”一挥,便将对手掀翻在地。

    “啊——”受袭弟子惨叫一声,受其重击,伏倒在前。萧天趁此机会一举跃步,奔上阁楼岔道几层,离开了危险重重的栈道高台,继续朝着山顶目标进发而去……

    “哎,好险……”山顶之上,追风派众人看着萧天的“步步为险”,不禁提心吊胆,直到萧天安全离开“破碎断裂”的栈道高台,众人才渐渐松一口气,鲁涛忍不住沉定一声。

    “看见没有?司马老贼,不管你玩儿什么花样,都不会是萧大哥的对手——”吴贤壮着胆,继续冲司马寒衣嘲讽道。

    司马寒衣没去理会吴贤,看着台下的“破碎栈道”,刚才阵中负伤的弟子,时不时失足跌落山崖,司马寒衣暗暗咬牙道:“这个可恶的苍龙大侠,居然借助地势将我一军……哼,不过再往上走,可就到了老夫引以为傲的古刹‘庙地’,在那里,老夫定要让你死无葬身之地……”

    司马寒衣一边说着,一边摆弄着自己右臂的机关,似乎心中另有图谋。

    而徐双则是半天没说一句话,看着萧天巧计化险为夷,自己心中不知是安心还是愧疚……

    萧天继续往上登足,沿着狭窄的“崖壁长廊”,举步飞使而去。但敌人的阻截不会停止,前后两路纷纷包抄夹击而来。萧天做好了决死一拼,虽然敌手众多不下百人,但比起刚才高台之上冒险破杀“婵依阵”,栈道一战,风险要低得多……

    “噌——”前使飞足间,一道锁链寒芒已经率先朝萧天身前袭来。萧天从容不迫,以动为静,剑柄一摆弹开利刃,举步攻前正出其招。

    断杀惊响,一道剑气——“萧家剑法”之“剑气破天”,最基础的招式,却是最有效的应对。“剑气破天”所攻直路,正好一举冲破栈道前路一列众敌,在地势狭窄无以施展“婵依”之下,灵影教众徒皆难敌手“神行之破”的萧天。

    “啊——啊……”教徒众人防守不及,被“剑气破天”冲倒在地。不要小看只是冲倒,这一下剑气不要紧,剑气斩断栈道房梁,木楔碎片塌落下来。又是几阵裂响,狭窄栈道摇摇欲坠,有的栏杆已经被震断,灵影教徒一二倒地之时,已然十足摔落悬崖……

    除了前方,后方众徒也欲包袭而上,挥刀近逼而来。萧天所见镇定自若,举剑一挥故技重施——“咔咔咔——”剑斩几分再度破楼,栈道四周木裂支碎,一旦稍不留神用力过大,很有可能再度撞破木地坠落悬崖。

    抱着这层顾及,后方赶来的灵影教弟子,不敢再轻易上期逼迫萧天。而这也正是萧天的目的,拦截了后方顾虑的追兵,自己微使一笑,继续踏着众敌的“倒地伏首”,奔往山顶而去。

    “继续追——”灵影教带头弟子当然不会就这样任由萧天“过关上山”,喝令一句,命还能行动的手下众人,继续追捕萧天而去……

    再往上走,地势又较为宽敞,虽然并不像刚才高台那样,可以众列施展“婵依阵”,可萧天依旧心境未稳,有些余有担忧。但越往上走,险情越深,萧天步步为营保存体力,对付灵影教众徒同时,完全不敢掉以轻心……

    但值得注意的是,这层台阶栈道,依旧和刚才大相径庭……萧天稍稍一转,身侧就是一座古刹神庙,看样子是青冥山谷栈道修行的驻足点,坐落搭建在峭壁悬崖之上,更显几分庄严与沉肃。

    但现在不是“赏景”的时候,前后灵影教众徒已经包围上来,若再做不出决策,敌人包围的数量越来越多,自己离进发山顶的路途便会越来越难……

    “得在这里先克制住敌方的攻势……”萧天心中这么说,却是没有立刻想到办法,这时所见身旁一座格子窗的古刹神庙,不禁心头一动……

    “在那里,他跑不掉了——”众敌已然来犯,时间紧迫悬头,婵依头领呼喊一句,遂冲萧天身侧袭去了锁链飞刀。

    萧天定睛望在眼里,早就有所准备……

    而在前方另一侧,包夹上来的灵影教众人,也相继飞出了铁索刀刃,暗器一般几条连对,正朝萧天侧身而去。

    萧天所见,沉着应对……“呼——”一式“斗转星移”,轻松拨开右手的寒芒;“叮叮叮——”左手举剑不偏不倚,反手将飞袭而来的“暗器刀刃”纷纷击落。

    但灵影教弟子还不肯罢休,自信人多势众,强攻压上必然会打得萧天喘不过气。果然,就在萧天收剑准备反击一刻,前方弟子已经御刀飞身,朝萧天正前压迫而来。

    萧天没有办法,反手持剑向前一顶,以己强威之力,挡下敌手突袭一式。

    但是没完,灵影教众徒的进攻还没结束,后方又有人扑袭而上,朝萧天的右侧夹击而来。

    萧天余光所见,知道自己被包围了,只好御身一一破敌,见机行事。这次右手举出了徐双的佩剑,连剑带鞘一起,挡下了敌人飞袭的一击。

    可是,出乎萧天意料的情况……

    灵影教众徒,一个接一个,朝着萧天的身前扑压而来,完全不给萧天喘息之机。顷刻间,抵在萧天左右身前的弟子,竟有十人以上,聚力相应正对而出,没有了“婵依阵”,照样合力将萧天逼入绝境。

    萧天有些轻敌了,站在庙宇门前,独自一人刚对十敌……

    “额……”萧天凝眉咬牙坚持,自己内力虽然深厚,但灵影教弟子个个高手,而且十人围众齐聚而压。灵影教弟子施展不了“婵依阵”,萧天也同样施展不了“苍龙掌”和“神龙九变剑法”,如今的自己就像被推至了油锅边缘,放退一步便是焦油临身、痛死边前……

    局势顿时僵持住了,就在庙宇门口正对处。而灵隐教弟子愈渐增多,十人顺势到几十人,合力齐聚左右,正压萧天一人。萧天苦苦奋力支持,却最终难敌四手,手臂疲软疏忽一刻,便被数十敌人合力翻推,正朝庙宇大门后去……

    “砰——”一声阵响,萧天直接被对手数十人,一把“推”进了古刹庙宇中,不但撞断了格子窗,门前更是碎屑狼藉一片……

    “萧大哥——”看着萧天处于危境,一下子被推进庙中,暂时不见身影,吴贤不禁大喊道。

    司马寒衣则是轻蔑一笑,似乎心中在打着莫名的算盘。

    看出了司马寒衣的“表情”,吴贤转头喝问道:“你这老贼,究竟把萧大哥怎么样了?”

    司马寒衣冷冷一笑,不紧不慢说道:“你放心,只是被撞进了庙内,苍龙大侠还活着,不过……”

    “不过?”听着司马寒衣故意渐疑的语气,吴贤知道司马寒衣不怀好意,愤怒的同时,心中不免一阵担忧。

    “不过老夫可是为他准备了一份特别‘礼物’……”司马寒衣继续道,“哼,世人都道他是郜前辈的弟子,‘江湖博’的传人,‘苍龙大侠’的后世……可孰不知,他也是妖鬼大师的亲授弟子,精通鬼谷机关之术……不过要说到机关要术,你苍龙大侠未必是老夫的对手,如果你真有胆识,就让老夫看看,你能不能走出老夫的‘机关迷阵’——”

    看样子,司马寒衣是打从一开始就想将萧天逼入庙内。而在古刹庙中,谁也不能想象等待萧天的,会是怎样的凶险……

    破防盗完美章节,请用搜索引擎搜索关键词,各种小说任你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