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九百八十二章 龙胆战魂 下
    高台之上众卒围列之阵,果然是“婵依阵”。而当看见这个阵法,萧天心中不禁一寒——“婵依阵”的威力,自己不是没吃过苦头,虽然说是自己亲手找到了“婵依阵”的弱点,但萧天心中仍有隐隐的不安……

    “噌噌噌噌……”寒芒利刃层层叠响,灵影教弟子十人,所持“连环刀刃”,将萧天重重包围——和那晚情形一模一样,“婵依阵”再次将萧天包围,等待萧天的,更将是一场苦战……

    “又是‘婵依阵’,噩梦又要来了是吗……”亲手破解其法的“婵依阵”,萧天如今却依旧将其称之为“噩梦”,可见萧天的顾虑与对“婵依阵”的后怕……

    “那个阵法是——”山顶之上,看见栈道下底高台的局势,吴贤不禁惊呼一声——司马寒衣袭营那晚,丛林中的对决他们也是亲眼看见了,萧天苦战“婵依之阵”,甚至险些丧命。如今再临眼前,众人不禁担忧。

    “婵依阵……”徐双记得非常清楚,交杂的内心同时担忧萧天的安危,不禁默默道。

    “看来你们还记得嘛……”司马寒衣冷冷一笑,继续说道,“本门镇教之宝——‘婵依阵’,今天老夫会让苍龙大侠重现当晚的情局……”

    “重现?”吴贤在一旁听了,不禁趁机“嘲讽”道,“我没记错的话,那晚的对决,好像是萧大哥赢了——你的‘婵依阵’被萧大哥找到了弱点,如今拿同样的招式逞什么威风……”

    “就是,萧天哥哥一定会打败你的——”鲁涛也不禁在一旁“起哄”道。

    “究竟谁胜谁败,现在还不好说……”司马寒衣也清楚萧天了明阵法弱点之事,但却依旧自信满满道,“那晚的对决,不过是‘婵依阵’之雏形罢了,当时就把苍龙大侠逼到了绝路,险些丧命……不过今天,老夫会让苍龙大侠见识见识,‘婵依阵’的真正恐怖……”越说,语气越加阴森和恐怖,让人听了颤惊遐想。

    “婵依阵,还留有后手是吗……”徐双心中不安一句,遂继续冲栈道台下投去担忧的目光……

    栈道高台,萧天与灵影教众徒继续对峙……

    十人围阵,连锁刀刃相向,灵影教众弟子已经将萧天团团围住。和当晚一样,“婵依阵”再起——即使知道萧天明细“婵依阵”的弱点,众徒也似乎打定拼上性命,绝不让萧天活着出阵。

    而萧天更是不用说,自己发现的“婵依阵”的弱点,自己比谁都印象深刻——“制其人而破其阵”,萧天已经做好了准备,就等灵影教教徒意图动手,自己随时拔剑相向。

    而灵影教众徒也不敢怠慢,知道萧天的身手,以及那晚“狂龙断碎手”的威魄——苍龙大侠的实力,众人当前不敢轻敌怠慢……

    杀阵破阵绝下,剑一使而惊发,萧天这回不再坐以待毙,主动上前挥剑而去……

    铁索连环,刀使绝刃,“婵依阵”阵中弟子身法疾变,十人护持交错下,人随刀转,迅至倾攻而下。

    萧天不紧不慢沉着应对,举剑一发,巨龙魄使——“神龙九变剑法”之“飞龙在天”,“剑龙”一并冲天而上,其威震慑,身临八方。

    灵影教众徒刀阵聚力,铁索连桥一道,所定断而不屈,刀刃连接相交一刻,与飞来的“剑龙”正面抗衡……

    “吼——”龙吼惊威,震慑宇内,萧天的剑法毫不留情,所至之处,狂杀迭起,这一式剑发必为致命。

    但“婵依阵”之顽强,萧天早有所见,阵中众人齐结之力,能抗世间一切招数,即使是自己的“神龙九变剑法”,也丝毫不在话下。

    当然,见识过那晚“婵依阵”威力的萧天,自然也是心知肚明,自己故意御使一道“剑龙”,似乎别有他意……

    巨龙剑气未破“婵依阵”,所使惊杀一刻,萧天嘴角微微一笑……突然,萧天折步一个转身,还不等“飞龙在天”剑气全散,反身便冲“婵依阵”另反方向而去。

    “婵依阵”阵中众人结合一处,能抗一切招式,但萧天独以看准阵法弱点,对症下药,逐点击破——刚才一招场面惊威的“飞龙在天”只是佯攻,“制其人而破其阵”,真正的意图是在后头。

    灵影教众徒还在举阵连刀抵抗巨龙剑气,突然这时,萧天反方向临至己身。“婵依阵”所依阵中弟子疾变身法,彼此连结以聚强力,一旦与对手招式相抗一瞬,纷纷停下脚步驻足而御,身形在这一刻化静为动——萧天就是抓住了这个时机,特以高调使出“神龙九变剑法”,就为拼出这一个众敌驻足的时机,“龙威”所杀敌阵一刻,咬住了众敌停顿的瞬间,萧天反身飞至“婵依”薄弱之处,占据主动,出手在即……

    “呼——”惊风呼使,一掌即过,萧天御使“震王拳”一招,不偏不倚正中敌人腹下。而灵影教弟子正聚心抵御“飞龙在天”,完全来不及反应,还没从“神龙九变剑法”的惊威中反应过来,身体动弹不得,就被萧天徒手“宰割”……

    “啊——”一声痛叫,灵影教弟子被萧天一拳当场击倒在地。一人即破,“婵依阵”顿现漏洞缺口,萧天抓准机遇,就在阵法连结聚力断层一瞬,双手趋使,飞掌断杀——“双龙破”如龙出水,震起而慑,“苍龙诀式”四座惊威;众灵影教弟子还未从刚才的剑法中清醒回来,就被“苍龙掌”一招伏翻,破倒在地。

    “啊——啊……”龙掌杀阵,众敌倾倒,“制其人而破其阵”——萧天依旧是把持着这道弱点,稍许变换思路,举招更加灵活多变,比起那晚煎熬苦战,更显几分灵动,主动破敌效果显著……

    “有了——”吴贤看见萧天御使剑掌,巧妙破解“婵依阵”不费吹灰之力,不禁兴奋呼喊道。

    徐双看见了,眼神中也油然而起一股莫名的欣慰——和那晚在林中台下亲眼看着萧天鏖战“婵依阵”一样,自己不知不觉会关心起萧天的安危……

    司马寒衣所见,眼神稍稍一凝,看着萧天举招游刃有余,心中不禁暗道:“看来这个苍龙大侠,是真的吃定了本教的‘婵依阵法’,找寻弱点击破,来回变招毫不费力,比起那晚鏖战,要更自信和从容……没办法,就让苍龙大侠你提前见识‘婵依阵’的真正可怕好了……”

    栈道高台,众敌倾倒,萧天看在眼中,自以为胜券在握……突然,周身弟子十人,在其阵法围聚而上,对萧天实施第二次包围,连环刀刃相向,“婵依阵法”再起。

    萧天看在眼中,不觉嘴角一扬,抬头余有闲心,冲着山顶的司马寒衣一笑,振振说道:“司马教主,我说过了,同样的招式对我不管作用——那晚我不明局势,孤身敌众吃尽苦头;但是找到了尔阵之弱点,今天就算是千百弟子阻挡我,也是徒劳无功!”

    司马寒衣回望着山崖底下的萧天,冷笑应声道:“苍龙大侠,你先别高兴,‘婵依阵’真正的恐怖,现在才刚开始……”

    “嗯?”萧天似觉情况有变,局势稍有波动,不禁凝神一紧……

    “噌噌——”连环刀刃再起,“婵依阵”重逢而至,和刚才看起来没什么两样,依旧“老套路”,众徒连结,攻守兼备,欲以正御敌招一刻,反式出招制伏对手。

    萧天还以为和刚才一样,想也没想,举剑再起——一声龙威,震惊四座,“神龙九变剑法”之“雷龙破风”,纵观之气杀伐一剑,断冲而朝“婵依阵”一点而去。

    灵影教众徒所见,依旧镇定,和刚才不同的是,阵中弟子不再来回变换身法,似乎从一开始就驻足不动,无论是攻失守,弟子众人都固定在自己的位置,绝不改变。

    “雷龙破风”震慑杀来,绝招断袭毁天灭地……

    “轰——”阵龙相杀,内力乱冲,一声惊响,惊魄四散……

    萧天以为灵影教众徒仍和刚才一样,顾首不顾尾,自己反身冲招一式,欲趁着众敌集中精力抵挡自己“剑龙”一刻,先制其人,萧家拳法已经备绪。

    可这回灵影教弟子早有准备,驻足抵挡巨龙剑气一瞬,其人所见萧天飞来,剑光呼闪震惊身前……

    “噌——”一道寒光夺目而出,还不等萧天近身,便是一道震威散过。萧天察觉到情况不对,即刻收手,暂退阵中。“婵依”刀刃连法即上,刚才御守一人,连锁一瞬如有惊雷,顿现足力骤闪冲天,震威强慑挡住了萧天的侵犯。

    “以攻代守是吗……”萧天一眼就看出了其中的蹊跷——和刚才“婵依阵”身法变换不同,这次灵影教弟子众人不变身法,驻足原地举刀而对,自己的“雷龙破风”虽震惊威,却仍旧被众敌以连锁集刃挡下。

    不光如此,就在刚才自己想要故技重施,灵影教弟子却早有准备,继攻在手呼刀雷鸣,萧天无以近身侵犯……

    “这就是……‘婵依阵’的变法是吗……”萧天意识到了局势的严峻,新的招式阻挡身前,意味着自己面临的,又会是一场苦战。

    “怎么了,苍龙大侠,不是信誓满满吗?”山顶之上司马寒衣看在眼中,抓住机会冷嘲热讽道,“你以为老夫的‘婵依阵’,真的只有一种阵法?笑话——所临敌手随机应变,‘婵依阵’的弱点,老夫比谁都清楚!坐镇敌招据变以对,‘婵依虬龙’以及后式,今日之决斗才刚刚开始,苍龙大侠别急啊,咱们慢慢道来,哈哈哈哈——”

    萧天懒得理会司马寒衣的嘲笑,转头凝视着新的阵法,心中暗暗道:“‘婵依虬龙’,阵法变招是吗……这个司马寒衣可真不简单,举手难缠,看来得走一步看一步了……”

    萧天眼神一动,反手持剑似有变招——一手聚掌,一手举剑,左右护持,以不变应万变……

    “婵依阵”变式,“婵依虬龙”转以攻招——阵中弟子驻足相向,收起刀刃聚力四起,鸣声骤响如雷神威,电法惊座环结一处,目标正指阵中的萧天。

    “来了是吗……”萧天眼神一定,看着余角四面的寒光,知道凶险一刻即来……

    “噌噌噌噌——”顿宇劈空,“婵依虬龙”连招相向,阵法四周众徒刀刃聚力而来,以远击空,正朝萧天驻足中间而来。

    萧天不敢有任何怠慢,“龙威”再起,举剑正中……

    “呲——”战意一瞬,一道电闪惊威,“婵依虬龙”所有寒刃聚足之力,全冲萧天一人而去。

    萧天不敢怠慢,回剑以示震威……“吼——”一道龙吼即破,其威震慑洞天——“神龙九变”第六式,“青龙神威”狂顶而出,巨龙剑气盘旋而绕,化为一道坚不可摧的“剑龙屏障”,聚力欲挡住“婵依虬龙”的“雷鸣电袭”……

    杀招欲对一式,霎时乌云四座,暴风雨前阴沉,后慑最险惊忧……

    “呲——”“吼——”两道巨响,迸光炸裂,“剑龙”与“虬龙”相杀,天地骤显神威。“婵依虬龙”刚足力顶,众人惊芒齐发,其力不可小觑;而萧天的“青龙神威”稳如磐石,虽未能反招回击,但也不让敌招进犯击退一步,“龙威”震慑对手。

    不过,虽然两招相杀不分胜负,但暗藏隐患的一幕,如今情况特殊不得不防……

    “咔擦……咔擦……”萧天脚下,栈道木板碎裂微响,似乎有断裂之倾向——刚才巨龙剑气与“虬龙”相缠,虽然威慑聚力挡住毫发无伤,但这木质的地板可不比自己,稍有不慎,便会被强冲内力所震断。

    下面就是悬崖高口,一旦木板断裂,驻足落空,栈道高台之上无以为避,萧天恐怕自身难保,更有失足跌落悬崖的危险……

    “不行,这里支撑不久太危险了,得赶紧转移‘战场’才行……”萧天努力环顾而望,意图将彼此战势转移出这个危险地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