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九百八十一章 龙胆战魂 中
    “砰——”一声裂响,被踢飞的灵影弟子撞断栏杆,惨叫一声跌下道去。好在栈道初上未离崖高,这下断落道外并未丧命。

    狭窄栈道之上,成列灵影众徒接踵而至,虽因地势所趋未使“婵依”,但众教徒武功身手不俗,萧天以一人之力奋战攀爬,如比垒土登天。

    但萧天的眼神始终坚定,抱定了今日力战决心,就算拼尽全力,也要将司马寒衣及灵影教众徒就地正法,救出徐双吴贤他们……

    “噌噌噌——”一式飞踢并未震慑,寒刀利刃接踵而上,栈道身后灵影教弟子纷至前来,所使“连刃之数”,招招夺命。

    萧天看在眼里,知道自己徒步登山栈道之上,如履薄冰,万万不能有丝毫大意……眼神一定,徒手掰掉刚刚被自己踢裂的护围栏杆,一直木楔如暗器般,正朝逼近的灵影弟子飞掷而去。

    “啪——”“啊——”木楔飞掷打在敌人脸上,一声脆响,一声惨叫,萧天所出“木质暗器”毫不逊力,直接一手便将敌人击翻在地。

    “噌噌——”但后面灵影教弟子紧接而来,萧天故技重施,再掰一块木楔,用力投掷前去。

    这次是膝盖,关节部位——正中其点,一道阵痛,灵影教弟子痛叫一声一个踉跄,半跪伏倒在地。

    栈道十分狭窄,几乎仅容一人通过,前面的人“跪下”,后面的弟子纷纷停滞……就是看准这个时机,萧天滑步而上,“苍龙诀式”寸手一挥,兼之萧家拳法“伏魔拳”当中敌人腹下,一击重招,毫不留情。

    “额——”敌人痛叫一声,腹下如有重锤——寸手正身一扣,“伏魔拳”千鼎隔山打牛,一招下去,震魂惊威,后面教徒赶及不上,内力倾然间,骤负内伤,一时难以动弹。

    萧天看准时机,“凌云步”上前,再使一手“推云掌”,寒沙扑落般,直将拦截的灵影教众徒打倒在地。自己击倒十首数敌,萧天大跨步飞驰一跃,跨过倒在栈道上教徒众人,径直朝着更高的方向攀登栈道而去……

    山顶之上,看着萧天很早一下便击搓众手,登上栈楼,司马寒衣不禁暗暗道:“苍龙大侠真的要一个人对付老夫手下百千教众吗?哼,有意思……”

    “萧大哥果然厉害——”俯视看见萧天轻松跨过第一道“拦线”,吴贤在一旁兴奋喊道,“司马老贼,别以为那晚给萧大哥制造那么大麻烦,今日就能故技重施——告诉你,用同样的招式对付萧大哥,根本就是没用的!”

    司马寒衣则不改脸上的“轻蔑”,抿嘴一笑道:“哼,现在正在栈道上,‘婵依阵’还没起呢——那天晚上对决只不过热热身手,真正的‘婵依阵’还没让苍龙大侠见识到,到时谁胜谁负难说得很……”

    “等着吧,萧大哥一定会打败你的!”吴贤继续振奋说道。

    徐双则是在一旁只言不发,静静看着山底之下“奋战上山”的萧天,眼神中既有矛盾,又有担忧……

    第一层栈道轻松登跃,再往上走,栈道便是附着悬崖,不但地形路势更加复杂,以一敌众稍有不慎,便很有可能撞断侧栏摔下山谷,尸骨无存……

    越往栈道上走,借着稀疏云雾的缥缈,萧天继续“闯关”而去。来到栈道楼梯曾口,上台的十来灵影教徒,纷纷持刀逼迫而来——这次栈道稍有复杂,不但宽度能有两人身形之容,把手栏杆间,更是多了复杂木楔的雕饰,行移寸步更加困难。

    但萧天依旧冷静应对,所处绝势,站在楼梯道口镇定自若。眼神一定,脚下一猜,只听“咔擦——”一声。楼梯着面被当场踩断,一根木板弹起身前。

    萧天二话不说,转脚一个飞踢,之将将木板踢向众敌身前。

    “嗖——”速度如同离弦的箭,萧天出脚毫不姑息,这一式“飞踢暗器”,正中前排弟子胸前……

    “啊——”应声惨叫一句,中招弟子伏倒而去。

    萧天看准时机,一个箭步临至众前,“藏龙云手”回转一式,“龙爪”包覆侵吞敌身……“咔咔咔——”三连断响,“苍龙掌”震威即发,将栈道扶手木楔击碎,其力威慑众敌;但悬崖栈道木板所连,萧天也不敢断然使力,一旦鲁莽用力稍有不慎,栈道被“剑龙掌法”击断,自己身处悬崖高壁也当危险。

    而灵影教众徒修身习武于此,更是了解,所出招法“婵依”之前,尽以连环刀刃合围相向……

    “啊——啊……”回声几式惨叫,数弟子被“藏龙云手”翻倒在地,一同撞裂了栈道的木板,差点摔落悬崖而去。

    “噌噌噌——噌噌噌……”纠缠数敌即过,几发利刃铁链正朝萧天身前飞袭而来。萧天眼疾手快注意到,纵驱侧身一躲,锁链正逢耳边掠过,发出尖锐的擦鸣。

    躲过“一劫”,萧天重新正定。但身后教徒不留萧天喘息之机,腰间方向继续施以寒链飞来。

    萧天看在眼里,垂然双手随之一变……轮回一转,“斗转星移”随之而行,正中偏移了飞来“箭袭”,寒刃铁链擦身而过,再次躲开致命。

    四所铁链交错,萧天正容其中,但经验丰富的他,似乎并未紧张慌乱……忽而两手一抓,交错四链缠住,萧天稍许发力,“龙威”油然在起——“断锁狂龙”惊发一式,震慑其威断冲决下,一声碎响,栈道中央被“龙威”捅破一个窟窿,俯视而望云端高崖,心中不禁胆寒。

    “断锁狂龙”之强力,持链教徒被吸附身前,萧天眼神一定,“斗转星移”偏颇正中,正对木栈道下窟窿,萧天翻身俯掌一招“震王拳”,只听得腹背四人惨叫一声,从窟窿中央穿落,径直掉下了悬崖谷底……

    山顶上方,徐双等人看着萧天以一敌众步步为上,栈道之上破碎崎岖,每逢敌击落便是命丧悬崖,不禁心惊胆寒为之担心。

    而司马寒衣则似乎仍有后招,看在眼里并不慌张。只是所见萧天初临栈道并未尽使全力,多以“萧家拳法”近身招式与众教徒相搏,可见其一定留有后手,节省体力登山而至……

    一招四敌,落难崖壁,萧天近身击溃并未沾沾自喜,趋势几步上前,这回先发制人,出手身法便朝拥挤在狭窄栈道的灵影教众弟子而去。

    灵影教众徒自然不会坐以待毙,无论挥舞寒芒利刃还是赤手空拳,纷纷朝萧天堵截而去。

    萧天“凌云步”微使阵前,身法偏移一道,随之又是一转……

    这回面临教徒一敌赤拳袭来,萧天镇静一望,敌手临近一刻,侧身一移……

    教徒挥手一击没有袭到,萧天灵巧躲开,但也并非防守……及早发现此处栈道护栏木楔复杂,随即扶手紧抓一处,挥拳掌法正袭项间。

    “额啊——”脖子被萧天拦掌一劈,其痛可想而知,惨叫一声过后,翻身重倒在地……

    “去死!——”然而临胜一敌,萧天没时间掉以轻心,一敌又使呼刀前来,目不暇接便欲夺取萧天性命。

    萧天眼疾手快,并未使出任何招法,右手一扣,再度掰下扶手的木楔……“砰——”击打一声,木楔正朝对手脸上呼去,灵影教弟子还没看清萧天的身法,就被来了个“闷头击”,痛叫一声,掩面而倒……

    “杀——”看着一个个并上“送死”,萧天逐个击破步步为营,栈道高处灵影教弟子心有不甘,泄愤中喊杀而去,便朝萧天身前而来。

    萧天定睛一望,随即拔出腰间的佩剑……

    “噌噌噌噌——”几道寒刃利响,四杀分闪般,栈道层口,无数把无情锁链飞使而来,澎涌着杀气,欲夺萧天性命。

    萧天举剑沉着应对,身法剑法依旧从云……“烟雨迷蒙”即现,衬托崖壁云雾缭绕——“鸿蒙墨雨”剑法再起,灵散油然间,伴着“凌云步”之飘移,渗透奇袭便朝众教徒身前刺杀而去。

    以柔克刚的剑法,所临众敌之“神招”——萧天这一式剑突奇袭,绝境中将“萧家剑法”发挥极致,不但未有强震摧毁“脆弱”之栈道,剑气更是目标漫遍,以一敌众不在话下。

    果然,深深吃受“鸿蒙墨雨”之“柔剑”,以慢制快,以柔克刚,众教徒出招还未临近萧天,便是被“萧家剑法”所制伏,纷纷接连倒下……

    两层突破轻而易举,萧天继续登山而上,而当来到另高一层的栈道平口,萧天眼前稍之一变——

    不同于底下两层的狭窄栈道,这一处栈道地形稍有宽敞,四周不仅仅是以木楔支撑,而且皆有锁链相连,能容八十来人围阵以据。

    “呼——呼……”山崖高处,寒风凛冽,萧天踏上高台一步,四周教徒齐聚而来,少说也有二十来人……

    “高台围阵,是要来了吗……”看见地形宽敞,众卒列阵,萧天似乎是猜到了什么,心中暗暗道……

    “哼,对付苍龙大侠,终于还是得使出来,我们教派的看家本领……”司马寒衣望着阵下的战局,似乎心中有数,不禁暗笑道,“‘婵依阵’——上一次在前关丛林处对决只是试探,这一次,老夫会让苍龙大侠你见见,‘婵依阵’的真正可怕之处……”

    高台之上众卒围列之阵,果然是“婵依阵”。而当看见这个阵法,萧天心中不禁一寒——“婵依阵”的威力,自己不是没吃过苦头,虽然说是自己亲手找到了“婵依阵”的弱点,但萧天心中仍有隐隐的不安……

    “噌噌噌噌……”寒芒利刃层层叠响,灵影教弟子十人,所持“连环刀刃”,将萧天重重包围——和那晚情形一模一样,“婵依阵”再次将萧天包围,等待萧天的,更将是一场苦战……

    “又是‘婵依阵’,噩梦又要来了是吗……”亲手破解其法的“婵依阵”,萧天如今却依旧将其称之为“噩梦”,可见萧天的顾虑与对“婵依阵”的后怕。想起那晚的对决,萧天仍旧心有余悸……

    (回忆中)……

    对决那晚,萧天独破“婵依”大阵,司马寒衣则是和童琛在一旁不断叙言,讨论着“来头”……

    “你不是说,这阵法是你们灵影教的瑰宝吗?求之见识,按理来说该是你们灵影教的荣幸不是吗……”童琛继续问道,“阵下看似飘影步伐的老头儿你的弟子,未出其力,便是逼得传说中的‘苍龙大侠’节节败退,想必阵法有高人之处吧……”

    “想知道……”司马寒衣见人问理,表情略显“骄傲”,轻声转问道,“听说过‘婵女’吗?”

    “婵女?”童琛莫名其妙疑道。

    “古之有女,武精力拔,此之为‘婵’……”司马寒衣慢慢解释道,“战能胜鼎万夫,却并非力强之道。轻有身形,迅有步法,持有章托,顾有联众。以其连锁屏障之守,以柔克刚;以其突影寒芒之刃,以迅为上;以其人数连壁之合,久而旺战——此为‘婵法’……”

    “原来如此,以古之‘婵’理,你们灵影教所创此之阵法,可攻可守,相得益彰……”童琛闻及,应言一句。

    “‘婵’之法,此乃阵之一道……”司马寒衣似乎还未说完,继续言道,“所依阵法,须得人阵相结,进退攻守皆而自如……‘婵’之理,既为女,所需依伴,方为阵守。古之又言,‘虚实合道,所行依术’,阵法奇行,贯为‘依’——”

    “‘婵’之理,‘依’之术……”童琛嘴中喃喃说道,似乎明白了什么。

    “没错……”司马寒衣冷冷一笑,望视着树下“死斗”的萧天,以示轻蔑之意,故意大声道,“古理之法,阵中其克,此之为——‘婵依’!”

    “婵依?!——”高台之下,精熟武学的苏佳和郑羽化二人闻之,眼神惊异暗暗道。

    “‘婵依阵法’是吗……”萧天回身持剑,默默念叨着,“这就是灵影教的传家阵法,古之‘婵理’言用其实,司马寒衣熟之所创,果真不是等闲之辈……”

    (现实中)……

    眼前现实清醒,萧天再次亲身临入“婵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