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九百八十章 龙胆战魂 上
    司马寒衣看出了徐双的心思,冷冷一笑道:“噢,是吗?你对苍龙大侠这么信任啊……据我所知,你不是挺恨他吗?怎么,这会儿倒是帮他说起话了……”

    “你这可恶的老贼……”知道司马寒衣是在故意“玩弄”自己的心思,徐双咬牙切齿暗愤道。

    “你一直恨他的,老夫清楚得很,你不用撒谎了……你放心,老夫一定会如你所愿,替你亲手杀掉这个可恶的男人……”司马寒衣继续嘲弄道。

    徐双在一旁暗自低落,暗恨司马寒衣的同时,又对萧天的爱怨纠结难定。

    “司马老贼,你别在这里妖言祸听,萧大哥一定会打败你的!”吴贤顿时来了火气,斥骂了一句司马寒衣,随即又冲徐双道,“小双,不要听他的,萧大哥一定会救我们的,你要相信他——”

    徐双咬牙隐隐一定,似乎冥冥之中决定了什么……

    “怎么样,只要你开口,老夫会帮你杀了那个可恶的男人……”司马寒衣继续冷嘲道,“期待一个你恨的男人来救你,这不是自作折磨吗?不如听从老夫的吧,看老夫如何在这里将苍龙大侠送命归西……”

    “你住口——”突然,徐双坚毅愤吼一声,眼神笃定道,“萧大哥会来救我们的,而且一定会将你这个老贼正法!”

    发自内心情感的流露,这是徐双第一次愿意亲称萧天“萧大哥”。虽然对于萧天的感情,徐双依旧不为尽好,但如今面对司马寒衣,徐双无论如何,也会与萧天同仇敌忾。

    “哼,看来果然还是心系苍龙大侠是吗……”司马寒衣听了,嘴角冷冷一弯,狰狞说道,“既然如此,老夫就让你们在临死之前,亲眼看着苍龙大侠死在老夫手上好了……”

    听着司马寒衣的危言耸听,三人不禁内心唯恐,如今的希望,只能寄托于萧天身上……

    约莫半个时辰,青冥古刹暗道一侧,传来了沉重而缓慢的脚步……

    “哒……哒……哒……哒……”暗道水流处,一座木栈通道通往山涧当口,缓缓的脚步徐徐而至,听得出是一个人前来此处……

    “教主,他来了……”山顶之上,一个弟子悄声报道。

    “哼,终于来了是吗……”司马寒衣眼神一凝,即刻迫切望着古刹之下木栈当口……

    青冥山谷峭壁栈道,数百灵影教弟子举目而视,纷纷望向山下的木栈之处——那道走进环山古刹的唯一通路……

    “哒……哒……哒……哒——”脚步声愈加弥近,终于,那个熟悉挺立的坚毅身影,走到了山谷正口,出现在众人眼前……

    他终于来了,带着必胜一战的决心,萧天独自赴约,前来了青冥山谷……

    萧天即至,众目惊望,峭壁栈道上,成群一片的灵影教弟子,纷纷冲萧天投去敌视的目光。萧天看着漫山遍野数不清的敌人,独自一人没有任何的畏惧,转而眼神望向山顶之上的司马寒衣,依旧被挟持为人质的徐双等人……

    “萧大哥——”吴贤和淘淘见了,皆兴奋喊道。

    只有徐双没有应喊,再次看见萧天的面孔,想起自己对萧天曾经的嫉恨,甚至临走前对萧天的鲁莽“动脚”,徐双心中既有愧疚,又有复杂——对于自己来说,自己仍未完全消除对萧天的怨恨,但更多浮现的,却是悔恨与恩情;如今的自己面对萧天,可谓是“情愿难结”……

    当然,萧天也注意到了徐双的反应——虽然远距山顶看不太清,但所见徐双低头垂目,大概能够猜得到。萧天不禁握紧了拳头,暗示自己今日的决心……

    “你终于来了,苍龙大侠——”终于,司马寒衣露出狰狞的笑脸,从山顶之上条目而望,借着环山峭壁的回音,厉声呼道,“老夫等你好久了,没想到你真的按约,独自一人前来这青冥山谷——”

    萧天眼神一定,遂径直举起手中一佩剑,以示决心。

    看清楚了,那是徐双的佩剑——之前与苏佳被逼绝路那日,从灵影教弟子手中夺过来的……

    “那是……我的剑……”虽然距离甚远,但徐双一眼就认出来了,默默呢喃道,眼神中也带着莫名的感动与期待。

    “是小双你的剑——”吴贤也在一旁应呼喊道,“小双你看,萧大哥果然不会不在意我们——”

    “可是我之前对他做了那种事……”想起自己临走前,情绪失控对萧天“动脚”的那一次,徐双心中愧疚不已。

    “小双,你要相信萧大哥,他会救我们的!就像我们一直相信李师姐一样——”吴贤继续在一旁安慰说道。

    “萧……大哥……”徐双内心逐渐感化,看着前来“赴死决心”的萧天,心中感触愈加渐深……

    “司马教主,我今日按照约定,前来青冥山谷赴约——”萧天冲着山顶的司马寒衣,立声镇定道,“你若想和我对决,我苍龙大侠独自一人奉陪到底,不过在此之前,请司马教主先放了追风派众弟子——”

    司马寒衣听了,故弄嘲笑道:“呵,苍龙大侠没有搞错吧?今日让你赴约前来,可不是和你谈什么条件——老夫今天约你的目的,就是要亲手杀死你,杀死你这个名声赫赫的苍龙大侠,以绝后患,振我灵影教之威名!”

    萧天听出了司马寒衣的杀心,眼神一凝。

    “让你看看老夫手下众教全貌好了——”司马寒衣正对着山下的萧天,举臂环望道,“这青冥山谷是我灵影教教众修教之地,古刹错落险道山间,所拥弟子百千之众——你想要杀了我,救回追风派弟子,就从这古栈山道一步步爬上来,与老夫手下众教糜斗;不过‘婵依大阵’伺候已久,苍龙大侠能否活着走上山来仍未可知,今天在这狭谷之道,老夫要让你命丧黄泉,做好觉悟吧!”

    的确,想要救徐双她们,就得杀了司马寒衣,而想杀了司马寒衣,就不得不从青冥古刹的悬崖栈道一步步爬上至山顶。可悬崖栈道错落有致,所拥弟子百千之众,遥想昔日对付十来灵影教徒“婵依之阵”,萧天险些遇险落命,如今孤身对战众敌千人,其凶险与难度堪比登天,就算换作世上最厉害的高手前来,也难以突破阻拦……

    徐双等人也看在眼里,心中不禁隐隐担忧,吴贤更是心悬提上,不禁担忧咒骂道:“可恶啊,司马老贼你这个无耻家伙,居然仗势欺少——有本事和萧大哥一对一单挑啊,耍这种卑鄙手段算什么英雄?”

    “哼哼……”司马寒衣没有理会,行事向来阴谋毒辣的他,不禁冷冷一笑。

    “萧大哥……”徐双心中的期待愈加强烈,看着山下萧天即将面临“千敌之难”,内心不禁隐隐担忧……

    “怎么了,苍龙大侠,怕了吗?如果你不敢来,老夫可是会亲手杀了追风派的弟子等人——”司马寒衣继续嘲讽萧天道,“就让老夫看看,你苍龙大侠的胆魄,究竟有几分斤两!——”

    萧天没有正眼去看司马寒衣,而是将目光望向山顶一旁情绪复杂的徐双。

    “小双……”萧天似乎暗中笃定着什么,守护着曾经的誓言,自己赴死也绝不会放弃……

    (回忆中)……

    安隐村落,萧天救回小花的路上……

    陌谷一战,苏佳走火入魔的那次伤痛,直到现在还是萧天心里那块难以磨去的疤痕,不仅仅是因为自己没能保护苏佳,更关键的是辜负了徐双等人的期待与盼望……

    “有一个人很讨厌我……”萧天想了想,冥冥苦笑一声。

    “什么?”萧天自语的声音很小,小花没有听清继续问道。

    “我说……并不是每一个当作妹妹的人和你一样,把我当成可亲可近的大哥哥……”萧天忍了忍心中的哀痛,缓缓自笑道,“有一个人就非常恨我,因为我辜负了她……都是我的无能,才造就了这一切……”

    “大哥哥你这么热心,一定是想要保护所有人,为什么会辜负她?”小花听了,倒是不以为然道,“小花在大哥哥身边,只知道大哥哥全心全意保护我,不管结果如何,小花都很开心……我想大哥哥说的那个人,应该也和我一样的想法——可能确实因为大哥哥你一次没有尽善,她心有埋怨,但我相信她绝对不是嫉恨大哥哥你,她一定多多少少对你心怀感激……”

    “嗯……”听到小花天真的话语,萧天心中不觉一触——从未了解过苏佳师弟师妹们真正的想法,就和自己很早认识苏佳时,不了解她一样,表面上怨恨与失望,也许心里还隐藏着许久的期待。至少现在徐双等人被囚禁在司马寒衣手上,心中惦记着的,绝不仅仅是苏佳一人……

    “小花,谢谢你……”似乎明白了什么的萧天,收回脸上的悲伤,随之坦然一笑。

    “谢我?”小花半天没反应过来,伏在萧天背上,稚嫩地问道。

    “嗯,谢谢你告诉我这些……”萧天冲着前方投去希望的目光,满含期待道,“我知道我该怎么做了……”

    (现实中)……

    “我已经在心底暗自发誓,就算面对再大的危险,也一定要救回小双她们……”萧天收好徐双的佩剑,抬头正望山顶的“绝路”,两手握紧拳头道,“司马寒衣,今天我就是死,也要将你打倒!”

    司马寒衣在山顶看着萧天的坚毅,不禁冷笑道:“哼,怎么,终于下定决心了吗?”

    “你等着,司马老贼,我现在就徒步上山,取你性命!——”萧天壮胆厉喝一句,冲司马寒衣振振威胁道。

    “有意思——”看着萧天昂起的杀心,司马寒衣顿起兴奋,呼声应道,“来吧,就让老夫看看,今日面对老夫教下弟子千人,所设终极‘婵依大阵’,你苍龙大侠能力战几分!——”

    “‘婵依阵’的弱点,我早已心知吐明——”萧天为自己激励内心的同时,冲司马寒衣振振冷笑道,“我要让你知道,用同样的招式对付我,是有多么愚蠢!——”

    说完,萧天坚定飞步而上,朝着悬崖栈道山上的方向,一步步“闯关”而去。

    “来了——”看见萧天终于决定动手,司马寒衣心中一定……

    栈道狭窄,所临灵影教徒无数,萧天独自行上并非易事,敌身在前,不得不战。而上山险道之路,所临众教即当千人——以一敌千之战绩,除了传说前辈上官仙剑能为,陵关城苏佳也是勉为胜负;而今自己面对的,却是武功异高的灵影弟子,更有“婵依”列阵险阻以待,此番战役,其凶险程度,世无从有,萧天也将面临平生以来,最艰难却最不可退缩的一战……

    “噌噌——”寒刃两声骤响,驻守在一层栈道的灵影教弟子纷纷前来——不同于蒙元将士的大呼小叫,这帮教徒个个武功高强,所处应招艰难对手。之前第一次交手,所对敌手二十便已凶险异常,如今面对千人之众,艰难更处其中。

    灵影教徒出招,仍旧以“婵依”寒式相向,虽然狭窄栈道无法施展“婵依阵”,但裂刃之袭已然棘手,招招致命杀机而来。而萧天徒步栈道而上,狭窄无以躲避之处,迎头正对之时,绝不容一丝失误与大意,否则便是命丧山谷……

    萧天沉着应对,所见寒刃袭来,低头侧闪一瞬,“推云掌”出手迎上——惊风掠闪,由掌一式,萧天为求节省气力,顺势推招,以“萧家拳法”行云流水,看准迎敌破绽一刻,正击敌首腹下,以最小气力击倒敌人。

    灵影教弟子虽出招迅猛,但反应于萧天仍有过之不及,被萧天一掌中其腹下,顿时内伤两眼一黑,有些站不住脚。

    虽未毙命,但萧天自然不会在这里将其放落,为求节省气力,萧天转身一脚便将灵影弟子踢飞出栈道。

    “砰——”一声裂响,被踢飞的灵影弟子撞断栏杆,惨叫一声跌下道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