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江湖博 > 第九百七十九章 青冥古刹
    老九看着苏佳归来,欣喜激动道:“苏姑娘,你真的……真的没事啊,前几天听闻你和萧将军失踪,大伙儿还担心呢——”

    “让您受惊了,老九前辈——我和阿天都没事,你们放心好了……”苏佳战后欣慰一笑,露出巾帼红颜之下,绝代佳人的倩容。

    “对了,既然你和萧将军一直在一起,那萧将军人呢,怎么没看到他?”老九又不禁问起萧天的下落道。

    “啊,阿天他还有别的任务,所有没有回来……”苏佳表情镇定说道,心中也同时暗含意思担忧。

    “别的任务?”老九继续疑问道。

    “和我一样,是菁妹之前安排的任务……”苏佳眼神即刻坚定,凝神说道,“但同时,也是阿天必须亲身面对的难关,虽然这一关十分凶险……”

    “凶险?萧将军不会有事吧——”老九继续问道,想到一路征战军将身死无数,如今对于每一个先锋军将士的性命,老九都十分珍惜和在意。

    “这趟任务,恐怕是我们所有人之中,最危险的……”苏佳带着担忧却不失坚定的语气说道,“但我相信阿天,他能够做得到!”

    看着苏佳坚毅的眼神,老九想到这一路来,众人经历的困苦磨难——从王家村亲眼见证唐家后人的蜕变,到如今江湖义士慷慨奔赴疆场的豪情,唐战、6菁等一群年轻之辈,在老九眼中,如同自己的孩子一般,珍爱且成长……

    “定城拿下,老身心想,桅城讨伐那边,应该也毫无困难吧……”老九缓了缓神,随即对苏佳道,“苏姑娘,我们回去和6翎将军会和吧,等待6姑娘或是6翎将军其他的指示……”

    “不用了,我的任务还没有完成——以将之名前来支援讨伐,这只是菁妹给我的第一个任务,等待在我后面的,才是真正凶险的考验……”苏佳眼神一定,似乎想到计划真正艰难的一处,自己仍有凶险要犯,不禁隐隐道。

    “苏姑娘你还有什么任务?”老九不禁好奇问道。

    苏佳镇定一番,遂抱定决心如誓言道:“杀潼关主将——陈世今!”

    老九听了,眼神一怔,虽然未历江湖远事,但从唐战6菁那里听过,陈世今的身世,以及苏佳与其及追风派的恩怨……

    “暗……暗杀吗?”想到这趟任务的凶险,老九内心不安问道。

    “也许吧……总之只要能杀陈世今,战前不择一切手段……”苏佳内心沉定,终究将恩怨了结的任务交给自己,是6菁对自己的信任,苏佳握紧双拳,暗暗誓道,“无论如何,是生是死,这个任务只有我能完成——”

    老九看着苏佳坚毅的目光,心中一阵感慨……

    “对了,说到陈世今……”老九突然想起了什么,从腰间别出一封密函,递予苏佳说道,“桅城定城开战前,敌军阵地有人秘密送回一封信件……”

    “送回信件?”苏佳转回眼神,不禁一问。

    “就是安插在敌军阵中的内应,随时传回敌军驻守的机密情报——一开始本来是只交给6姑娘和萧将军的,现在他们二人失踪,内应的信件就莫名交予老身保管……”老九表情略显严肃,递予信件道,“我偷偷看了看信件的内容,上面说是和陈世今有关……”

    “什么,是真的吗?——”听到这里,苏佳顿时表情一怔,结果老九手中的密信,迫不及待拆开来看。

    信件内容核实如一,苏佳过目,攒紧信纸眼神一定……

    “怎么了么?”看着苏佳决意的神情,老九知道其**会有关键之提,不禁问道。

    “信上所说,陈世今的下落……”苏佳放下信件,低声说道,“两天之后,他将会孤身一人前往琥丘峰谷……”

    “琥丘峰谷,还是一人?”老九听了,略显疑惑道,“这个陈世今在想什么,如今战事正是紧张,他一个人前往琥丘干嘛?如果听闻了今晚桅城定城失守的消息,他难道还会如此之行?”

    “会的,信上所说,陈世今一定说到做到——”苏佳十分坚定说道。

    “不明白陈世今什么意思……”老九迟疑摇了摇头,不明觉厉道,“而且这个安插在敌阵的内应,居然一清二楚陈世今的举动,还十分肯定不会改变计划,难道说他和陈世今的关系非常亲近?那皇上可真大胆,居然安插一个和敌军主将亲近的内应……”猜疑间,向来心思缜密的老九,不禁对敌军阵中的内应身份感到好奇。

    “管他呢——阿天和菁妹说过,敌军内应传回的消息,全信就好……”苏佳将信纸揉成一团,笃定说道,“不过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我终于知道了陈世今的下落……两日之后,琥丘峰谷,菁妹给我的任务是刺杀陈世今,明日我就要赶往即去——潼关交战这么久,这还是我第一次有机会见到陈世今,等着吧,这一次恩怨了结,我不会再错过了……”说完,苏佳露出自信坚毅的目光——不同于从前的饮血仇恨,这一次,苏佳是带着信念和执着,正视面对自己这份迟早要了结的恩怨……

    “就和6翎将军说,我没时间参见他的‘庆功宴’了……”知道了陈世今的下落,苏佳重新骑上战马,对老九说道,“我想菁妹她自己的计划完成之后,后续一定还会有别的安排……老九,剩下的一切就拜托你了——”

    “老身知道,放心好了,一切交给老身就好……”老九点了点头,遂冲苏佳投去担忧的目光,“倒是苏姑娘你自己——陈世今的危险不必老身多说,你自己一个人前往刺杀,一定要多加保重……”

    “嗯……驾——”苏佳凝神点了点头,驭马一声,遂驰骋离开了定城驻地。

    “一定要……当心啊……”目送着苏佳驭骑离开的身影,老九心中暗暗道……

    翌日,琥丘前的狭谷山底……

    陌道之上,郑羽化一个人,独自走在狭谷山间。自从在潼关与陈世今短暂会面后,自己的心一天都未宁静——约定好了生死对决,明日便是决战之日,郑羽化走在前往琥丘峰谷的路上,衬托着两道狭谷绝壁的凄寒,郑羽化心中隐隐不定……

    “明天就是对决之日……”郑羽化手持佩剑,一边行走在狭谷正中,一边暗暗说道,“陈世今,只要打败了你,我就能按约向莫天行起挑战……莫天行是间接害死我父母的仇人,我绝不会放过他——就算不杀了他,我也要让他得到应有的下场……”

    心中抱定着决心,郑羽化内心的执着愈加坚定,不时偶尔加快步伐,赶往着琥丘的方向而去。

    “打败了小师妹,紧接着是陈世今……原来在追风派,小师妹不是陈世今的对手,而打败小师妹已然废了不少气力,恐怕陈世今会更难对付……”想起自己打败苏佳一役,对比陈世今的实力,郑羽化隐隐担忧道,“而且这回,是真正同门的追风派武功对决——陈世今精通‘追风九剑’全式,更是掌握‘天神剑法’四式……而我只不过领悟‘天神剑法’两式,何况陈世今也不会像小师妹那般走火入魔,若要硬拼,恐完全处于下风,我真的能打败陈世今吗……”

    一想到自己与陈世今的“差距”,郑羽化心中隐隐不安。

    “不,既然走到了这步,就不能再有任何的迟疑……”郑羽化忽而握紧拳头,心中镇定道,“就算武功招式不及,未必没有战胜他的可能……追风剑法甚至‘天神剑法’的弱点,我都了如指掌,只要应招针对的话,我还是有很大的机会……等着吧,爹,娘,还有红云,我一定会打败陈世今,最后和莫天行决一了断,给你们一个无悔的交代——”

    手持寒梅剑,心摒着绝不改变的意志,郑羽化迎着琥丘的方向继续走去……

    未时,青冥山谷。今日阴云密布,渐晚恐有雷雨降袭……

    这里是萧天与司马寒衣赴约的场所,同时也是灵影教门派所址……

    天高望远,古刹嶙峋,青冥谷坐拥三环高山绝壁,似于天路栈道,空灵庙宇。山崖百丈之高,峭壁附岩之上,大大小小数十座古刹坐落其间,更有天梯栈道仙观之貌,飞瀑姿态,绝路天成,鬼斧神工,心驰神往。

    这便是灵影教教众之地青冥山谷,好似一副仙山登高凭空庙宇,高山绝崖上灵堂,云雾缭绕间其梭,如若不是灵影教之险恶,任谁也会觉得,这环山古刹之处,定是道教修仙之圣地——云雾呈祥,仙风一气,百作修炼,凭栏望远……

    而今赴约前来一日,司马寒衣及灵影教众教徒翘以待。正在山顶,风云交错一处,司马寒衣正坐其中。而在高山峭壁栈道庙宇接连处,灵影教弟子数百之众,似乎做好了“迎敌”之态势,纷纷寒刀利刃在手,高山悬崖壁上静静等候。

    如此大的阵势,如此磅礴的气场,就为等待一人前来……

    而今天出席这场“绝命之宴”的人,并非仅仅在此赴约的双方,司马寒衣身边,被作为人质的徐双、吴贤和鲁涛三人,被绑在一根立柱之上——这是今天自己的筹码,为了引诱萧天现身,挟持数日的人质……

    “可恶,这帮家伙到底想干嘛……”看着今日声势浩大的“排场”,想起自己等人被扣押数日,徐双挣脱着绳索,咬牙忿忿道,“之前还把我的佩剑给拿走了……那把剑,可是以前小红姐姐送给我的,要是这帮混蛋弄丢的话,我决饶不了他们——”

    “省省吧,现在被挟持的你们,能做什么?”司马寒衣听见徐双在一旁的牢骚,不禁冷笑道。

    “你这可恶的老贼,挟持我们作甚?你不是要找苍龙大侠吗,有本事的话,自己去找他啊——”徐双不改直率的脾气,也不怕死地冲司马寒衣破口骂道,“一把年纪还玩儿这种卑鄙手段,口口声声说要杀了苍龙大侠,却玩儿挟持人质这种伎俩,根本就是个胆小鼠辈嘛!”

    “喂,小双……”徐双说话过冲,怕激怒司马寒衣,吴贤在一旁轻声提道。

    谁知,司马寒衣却并不恼怒,神情鄙夷的脸只是冷冷一笑,正眼都没去望徐双,狡黠说道,“哼,老夫之所以抓住你们,只不过为了引诱苍龙大侠现身罢了,一旦来者与之一较高下,老夫自然不会刁难你们……”

    “切,说得那么好听……”徐双并不相信司马寒衣,继续不屑一句道。

    司马寒衣似有他意,不禁凝声一问:“对了,你们觉得,苍龙大侠会一个人按时赴约来救你们吗?”

    “那还用说?萧大哥他堂堂正正,才不会怕你这种无耻之辈——”吴贤毫不畏惧,斥声喝骂道。

    “那你觉得呢,徐姑娘?”司马寒衣似乎是故意针对徐双,眼神一瞟问道。

    “嗯……”徐双似乎暗藏心结,徘徊不定,有话难以言表。

    “老夫知道,你是想让你们的师姐来救你们对吧……”司马寒衣一语道破徐双的心思,故意嘲讽道,“不过老夫之前有言,如果苍龙大侠前来,敢带其他人的话,我会以你们的性命要挟……很可惜啊,今天最多只能见到他一人了……哦,不对,说不定苍龙大侠还没胆前来,你们连见都见不到他……”狡黠的同时,司马寒衣甚至嘲讽起萧天来。

    “萧大哥一定会来救我们的,我相信萧大哥!”鲁涛在一旁忍不住喝声道。

    “不管你这老贼使什么手段,苍龙大侠一定会将你打倒——”徐双不禁反驳一句,心中却是无比的纠结。

    司马寒衣看出了徐双的心思,冷冷一笑道:“噢,是吗?你对苍龙大侠这么信任啊……据我所知,你不是挺恨他吗?怎么,这会儿倒是帮他说起话了……”

    “你这可恶的老贼……”知道司马寒衣是在故意“玩弄”自己的心思,徐双咬牙切齿暗愤道。

    “你一直恨他的,老夫清楚得很,你不用撒谎了……你放心,老夫一定会如你所愿,替你亲手杀掉这个可恶的男人……”司马寒衣继续嘲弄道……8